当前在线人数1321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星际浪子 (科幻小说)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第十六节
[版面:星际浪子 (科幻小说)][首篇作者:minimouse] , 2001年02月07日19:10:05 ,33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minimous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minimouse (小老鼠), 信区: SciFiction
标  题: 第十六节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Wed Feb  7 19:10:05 2001) WWW-POST

[最近更新]牋 [奇幻文学]牋                   
[艺术画廊]牋                   
[奇幻新闻]牋 [第九艺术]牋牋                   
[奇幻论坛]牋燵飞鸽传书]

恶龙降世,邪神的阴影在地平线上出现,一群平凡的冒险者,挑下了挽
救世界的重担.在黑暗降临的前夕,他们能找到生命之光吗?


龙枪传奇-时光之卷(下)
第一节
第二节
第三节
第四节
第五节
第六节
第七节
第八节
第九节
第十节
第十一节
第十二节
第十三节
第十四节
第十五节
第十六节
第十七节
第十八节
《龙枪传奇》:作者是美国的Tracy          
      Hickman和Margret Weis,由TSR公司出版,中文版权属于第3波
公司.译者除非特别注明均为朱学恒

第十六节
    那晚,伊斯塔没有人睡得着。
    暴风不断加剧,似乎要摧毁所经路径上的一切,凄厉的呼号声惨
过传说中的报丧女妖,
甚至划破雷声,让闻者心惊胆战。青白光的闪电狂妄的在大街上游走
,被轻点着的树木无
不瞬间起火。强风肆意穿梭,击破砖瓦石材,震碎玻璃,再长驱直入
屋内继续掠夺。
    是的,没有人受伤。
    宛若诸神在这最后时分仍然小心翼翼呵护着所有生物,希望、甚
至是哀求他们注意到
警示。
    天刚破晓,暴风止息。整个世界顿时陷入怪异的寂静。诸神屏住
呼吸,细细的等候着,
深怕错过了任何一个可能将拯救世界的微弱呼喊。
    太阳在灰蓝色的天空中升起。没有鸟儿的歌唱,没有清晨的微风
轻拂过树叶,因为根
本就起不了风。空气完全静止不动。烧焦树干仍然持续冒着的黑烟直
往上冲,而洪水正以
惊人的速度消退。人们战战兢兢的走到屋外,不敢置信的发现强风暴
雨、雷鸣闪电倏的结
束,接着他们放心的上床补眠。
    不过,毕竟那晚伊斯塔还是有人睡得香甜。突如其来的寂静事实
上还惊醒了他。
    泰索何夫。柏伏特总是津津乐道他的历险故事——曾经在暗黑森
林和鬼魂谈话、遇到
过几只龙(还骑上过一只)、和修肯树林非常非常的接近(每次提到
这一段就会又更接近
了一点)、打破了一个龙珠、以及他是打败黑暗之后的大功臣(当然
他的确是出了点力)。
因此他根本就不把普通的暴风雨放在眼里,即使是昨天晚上风云变色
的异常情况也不能够
吓他分毫,打扰他的睡眠。
    拿到魔法装置根本就是易如反掌。亏卡拉蒙还对那个做的烂得要
死的假箱底得意的很,
泰斯可是压抑了好久才没有告诉他,任何超过三岁的坎德人都可以轻
易的识破。
    泰斯急切的从箱子里拿出魔法装置,专注的盯着它。他几乎忘了
它是多么的迷人,他
难以想像自己要带着具有如此强大活力的东西。
    泰斯立刻在心中默念雷斯林在几天之前才交给他的指示。雷斯林
强迫他要记牢——他
还刻薄的嘲讽坎德人可能一不小心就会把手写的指示给弄丢。
    这些指示并不难,泰斯只花几分钟就背好了。
    “汝之时间为汝之所有穿越它旅行绵长亘古不停转动不受阻碍抓
紧最初和最终的两端
将之反转修补一切的差错命运就在前方”
    这装置实在太过美丽,让泰斯忍不住多看两眼。不过由于他的时
间宝贵,所以他还是
迅速的把它装到一个袋子里,再抓起其他的小袋子(说不定还会在里
头找到什么宝物,也
或许是宝物会跑出来找他),穿上披风后就赶着离开了。他在途中想
到了几天前和法师的
对话。
    “在前一天晚上把它‘借’出来,”雷斯林告诉他。“将会发生
骇人的暴风雨,卡拉
蒙可能会拿着它离开。再说,在恶劣的天候里,你也比较容易潜入神
殿的神圣厅堂。暴风
雨会在早上结束,然后教皇和部长们就会进入神圣厅堂,开始进行祭
神大典。教皇就是在
那里向诸神提出请求。”
    “你一定要在教皇停止说话的关键时刻,启动魔法装置……”
    “它会怎么做啊?”泰斯插嘴。“我会看到它射出光束或其他东
西到天上吗?还是它
会把教皇打扁?”
    “不,”雷斯林回答,接着虚弱的咳嗽。“它不会……呃……把
教皇打扁。不过你倒
是说对了有关于光的部份。”
    “我吗?”泰斯把嘴张得大大的。“我这样就猪对啦!真是太神
奇了!我一定对魔法
的玩意儿很有天分。”
    “是啊,”雷斯林虚应一下故事,“继续我在被打断之前的……

    “对不起喔,我不会再插嘴了,”泰斯道歉,但随即在雷斯林的
怒视下识相的闭嘴。
    “你要在晚上溜进神圣厅堂里。祭坛后有厚重的帘幕可以把你遮
住,你就躲在那里。”
    “然后我就阻止了大灾变,然后我就去找卡拉蒙,然后我告诉他
我做了什么,然后我
就变成大英雄……”泰斯停了一下,有片阴影浮上心头。“不过,如
果我阻止了一件没有
发生的事,还会变成英雄吗?
    我是说,如果这件事没有发生,别人怎么会知道我……“
    “喔……他们会知道的……”雷斯林温柔的说。
    “他们会吗?我还是不大懂:对了,你一定很忙吧。现在我应该
走了对吧。好吧。不
过,在这一切全部结束之后你会离开吧,”泰斯边说边被雷斯林慢慢
的推向门口。“你会
去哪里呀?”
    “去我选择要去的地方,”雷斯林说。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泰斯着急的问。
    “不,你一定得回到属于你的时代,”雷斯林回答,边用奇怪的
眼光看了看坎德人—
—至少泰斯是这样觉得,“去照顾卡拉蒙……”
    “是啊,我想你说得对,”坎德人叹了口气。“他的确需要被好
好照顾。”他们终于
到了门口。泰斯望着门,然后期待地抬头看雷斯林。
    “你能不能把我‘咻’一下变到另一个地方,就像上一次一样?
这真的很好玩……”
    雷斯林真的实现了泰斯的愿望,把他‘咻’一下变到鸭子水塘里

    坎德人不记得雷斯林曾经对他这么好过。
    这一定是因为我要阻止大灾变的关系。他一定是很感激我,只是
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又或许是,既然他那么邪恶,可能不被准许表达感情吧。
    泰斯慢慢走出水塘,滴着水湿漉漉的回到竞技场。
    泰斯在(将不会发生的)大灾变前的晚上离开竞技场时又想起了
这段对话。他没有意
识到雷斯林说的暴风雨会这么猛烈,强风真的把他举起来,重重丢到
竞技场的石墙上。泰
斯休息了一阵子,恢复平顺的呼吸和检视有没有什么东西破了之后,
又再一次冲出竞技场,
往神殿方向前进,小手里紧握着魔法装置。
    这一回,泰斯紧沿着建筑物前进,他发现狂风吹不到这里。事实
上,泰斯觉得穿越暴
风雨挺有趣的。有一次的闪电就击中了在他身边的树,接着树就给劈
个粉碎了!还有一次,
他错估了街道上的水深,然后就发现自己被冲到下一个街口了!虽然
很好玩,可是如果能
够呼吸的话就会更棒。最后,洪水把他丢到一个小巷里,泰斯终于又
重回地面,继续他的
旅程。
    泰斯在抵达神殿时觉得挺遗憾的,不过,他一再提醒自己身负重
要任务。雷斯林的话
再度应验——他一下子就顺利溜进了神殿。牧师们跑来跑去,忙着清
除积水、清扫玻璃碎
片,还有的忙着重新点燃被吹熄的火炬,或是安慰不小心扭伤脚的人

    虽然泰斯不知道神圣厅堂在哪里,不过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四处
探险。两三个小时之
后(他的几个小包包已经装得鼓鼓的),他到了一个完全符合雷斯林
描述的房间。
    房里漆黑一片,没有点燃任何的火把。不过闪电足够让泰斯看到
雷斯林形容的祭坛和
帘幕。现在,他有点儿累了,挺想休息的。不过他还是四处检查,却
发现这房间很无聊,
啥子都没有。接着他通过祭坛(同样是空空如也),躲到帘幕下,边
想着(也查证过了)
会不会有什么秘密通道。
    泰斯环顾四周,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面盖着带幕的墙
。他坐在帝幕后,把
披风摊平阴干,拧一拧头湿湿的冲天地发型,然后从包包里拿出一路
上搜集的小玩意,开
始分门别类。
    过了一会儿之后,他的眼皮愈来愈重,呵欠打得让下颚开始酸痛
。他蜷在地上准备进
入梦乡。他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卡拉蒙是不是已经开始想念他了?
如果是的话,他生不
生气?
    泰斯回过神来时,发现一切都寂静无声。为什么宁静会把他从熟
睡中给吵醒真是一大
谜团。还有另一个谜团就是……他到底在哪里?不过,他还是想了起
来。
    对了。他是在伊斯塔的教皇的神殿的神圣厅堂。今天就是大灾变
,还是说,今天不会
是大灾变,或许是,今天就是过去发生大灾变的那一天?泰斯觉得一
头雾水——改变时间
真是麻烦。所以他决定不想了,来调查一下这里到底为什么这么安静

    接着,他想到了!原来是暴风雨停了!和雷斯林说的一样。泰斯
从帘幕后跨了出来,
看见窗外刺眼的阳光。他兴奋的屏住呼吸。
    虽然他不知道现在确切的时间,不过从太阳的位置判断,应该是
在上午祭神大典开始
的时刻,列队将会巡行神殿。而教皇会在太阳升到最高点的时候,向
诸神提出请求。
    他的判断相当正确,不久之后开始敲钟,震耳欲聋的钟声比雷声
更恼人。泰斯一时之
间还认为耳朵里的嗡嗡声注定要和自己终老。
    一段时间之后,钟声终于停止,几分钟后,他脑子里的回音也没
了。
    泰斯松了一口气,躲回帘幕后透过缝隙往外瞧,边希望至少能有
人来打扫打扫厅堂。
    泰斯看到一个头低低,步伐缓慢迟疑的人走来,他走近祭坛后就
虚弱的跪下。虽然他
和神殿里的其他人一样都穿着白袍,不过泰斯觉得这个身影仿佛在哪
里见过,所以他在确
定那个人不会注意到自己之后,冒险打开帘幕看个清楚。
    “克丽珊娜!”他兴奋的对自己说。“不知道她那么早来这里做
什么?”一个令他沮
丧的想法闪过……或许她也是要来阻止大灾变的!
    “哼!雷斯林说我可以做到的,”泰斯嗫嚅。
    接着,他发现她在说话——不是在自言自语就是在祷告——泰斯
不确定是哪一个。
    “伟大的帕拉丁,代表永恒善良的智慧之神,请在这浩劫的一天
倾听我的声音。我知
道我无法阻止将要发生的事。我只是恳求您帮助我了解。如果我必须
死,请让我知道是为
了什么。让我知道我来此并没有完全失败!”
    “请允许我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聆听从来不为人知的关键性谈
话——教皇的祈求。
他是一个好人,或许太好了,”克丽珊娜把头埋在双手间。“我的信
仰只被一根细线所系,”
她用泰斯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让我看看您这恐怖的裁决。如果这
只是您一时兴起的怪
异想法,我将会一如安排的死去,或许,是和那些早就背弃真神信仰
的人共赴黄泉……”
    “他们不只失去了信仰,神眷之女,”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躲在帘
幕后的坎德人吓了一
跳。“他们的信仰还被其他的假象所取代——金钱、权力、野心……
    泰斯放胆瞄了一下,被克丽珊娜的样子吓看了——她很明显的几
天没睡,双眼深陷,
嘴唇干燥龟裂,也没有梳理头发。当她警觉的看着眼前鬼检般的形体
时,她的乱发像黑色
蜘蛛网一样凌乱的盖在脸上。
    “你是谁?”她问道。
    “我是罗拉伦,是来带你离开的。你命不该绝,克丽珊娜。你是
目前克莱恩上最后一
个真正牧师。你应该加入在多天前就离开的我们。”
    “罗拉伦。西瓦那斯提最伟大的牧师,”克丽珊娜喃喃说。隔了
好长一段时间后,她
转过身,颓然跪在地上,面对着祭坛坚定的说,“时候还没到。我一
定要听到教皇说,我
要知道究竟为什么……”
    “你了解的还不够吗?”罗拉伦严厉的问。“昨晚你灵魂深处有
何体会?”
    克丽珊娜用颤抖的手理了埋头发。“敬畏、谦卑,”她低声说。
    “所有人在见识到诸神力量时都会……”
    “没别的了吗?”罗拉伦质疑。“像是嫉妒?想要和它们竞争?
和它们平起平坐?”
    “不!”克丽珊娜愤怒的回答。她别开涨红了的脸。
    “克丽珊娜,现在和我走吧,”罗拉伦说。“真正的信仰毋需表
明,毋需靠外力证明
心中的信念。”
    “我的心和灵魂不能产生共鸣,”克丽珊娜反驳。“我一定要亲
眼目睹其相。不,我
不会跟你走的。我要留下来听教皇怎么说!看看诸神的裁决是否公平
。”
    罗拉伦注视克丽珊娜的眼神中,同情多过于生气。“你并未看光
亮本身,而是站在它
的前面。你所见到的阴影根本就是你自己的投影。下次你会清楚的看
见,克丽珊娜,当你
被黑暗包围时……永无止尽的黑暗。再会了,神眷之女。”
    泰索何夫眨眨眼,环视四周。老精灵已经消失了!他曾经在这里
出现吗?坎德人不安
的想着。不过一定有,因为他还记得老精灵说的话。泰斯觉得相当迷
惘。他在说些什么?
全都听起来好奇怪。
    克丽珊娜又是什么意思——她是被送来赴死的?
    坎德人开心起来了。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大灾变根本就不会发生。
怪不得克丽珊娜形容
枯槁又郁郁寡欢。
    “或许她在知道世界不会被毁灭后,会高兴一点儿吧,”泰斯自
言自语。
    接着坎德人听见远处传来的歌声。祭神大典开始了!泰斯几乎兴
奋的叫了出来,他立
刻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边看了克丽珊娜最后一眼。她脸色灰白,不
过神情刚毅,紧抿着
双唇。
    “你待会就会觉得好多了,”泰斯无声的对她说,然后躲回帘幕
后,坐着把魔法装置
从袋子里拿出来,紧紧的握在手中。
    祭神大典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至少坎德人是这么想的。他不停
的打呵欠。重要任务
真是无聊啊,他想着日后会有人欣赏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他早就想随
随便便的混过去,不
过雷斯林郑重的警告过他——用连坎德人都会害怕的态度——要等到
“时机到来”,才
“照章行事”。泰斯想到这里,连动都不敢动。
    正当炊德人快要绝望得放弃时(他的左脚也慢慢失去知觉),他
听见厅堂内传来极其
优美的声音,一阵光茫立刻盈满了帝幕。泰斯忍不住想偷看的欲望,
毕竟,他还没有看过
教皇!于是他再度从审幕间的缝隙往外看。
    耀目的光亮几乎让他睁不开眼睛。
    “我的天啊!”坎德人用手遮住双眼。他永远记得小时候为了要
看看太阳是不是巨大
金币,如果是的话又要怎么样才能拿到,而必须冰敷眼睛三天三夜的
悲惨教训。
    “他是怎么做到的?”泰斯还是偷偷地从指缝间往外看,就像他
小时候偷看太阳一样。
他直视光耀的正中央,看到了真相。原来太阳不是大金币,教皇只不
过是个人类!
    泰斯看到教皇真面目的时候,并没有像克丽珊娜一样惊恐。或许
是因为泰斯从没有对
教皇的长相预设立场。坎德人对任何人事物都不会心存敬畏(不过泰
斯承认,他有一点害
怕死亡骑士索思)。不过,他在看到教皇只是个微秃的中年男子,灰
蓝色的双眸躲躲闪闪
的时候,还是颇为讶异……还有点失望。
    “我这么辛苦竟然会遇到这种事,”坎德人忿忿的说。“大灾变
不会发生了。我认为
这男人根本不可能让我生气到想对他丢个派,更甭提什么整座着火的
山脉了。”
    但是泰斯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再加上他还是很想启动魔法装置
),所以他决定静观
其变,说不定还是会发生些什么。他试着想看看克丽珊娜,不过围绕
在教皇身边的光环实
在太过刺眼,让他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教皇慢慢的走到祭坛前,眼神左右闪烁。泰斯原本担心教皇会看
到克丽珊娜,不过很
明显的,教皇也被他自己的光耀挡住了视线。
    他到达祭坛时,并不像克丽珊娜一样跪下。泰斯以为他可能正要
做,不过教皇却仍然
站着,并且生气的摇头。
    坎德人从他的有利位置,再度看清了教皇的脸孔,他藏在傲慢面
具下的是一对极度恐
惧的蓝色双眼。
    “帕拉丁,”教皇大叫,接着他和部长们讨论了一下。“帕拉丁
,你看见了围绕在我
身边的邪恶势力!你目睹了这几天摧残克莱恩的灾难。你也知道邪恶
是冲着我来的,因为
我是唯一与之对抗的人!你当然一定也看到了均势原则不再奏效!”
    教皇的声音转柔,“我当然了解。过去你必须实行这项原则是因
为你不够强。但是现
在我是你的左右手,是你在克莱恩的代表。我俩结合力量就可以彻底
扫荡世上的邪恶势力。
消灭食人魔!让行为反覆无常的人类循规蹈矩!在遥远的地方替矮人
、坎德人、地精找到
落脚处,这些不是由你创造出的种族……”
    真可恨!泰斯愤怒的想着,我几乎要改变心意,让他们把那座山
脉丢到你头上去。
    “我将会治理的有声有色,”教皇的声音愈来愈高亢,“创造出
可与鼎盛的梦幻的年
代相匹敌的时代!”教皇高举双臂。“你给了出身悲贱的叛教者修玛
这样的力量,现在我
也要求你给我消灭克莱恩一切邪恶的力量!”
    教皇静默的等待,手臂继续高举。
    泰斯屏住了呼吸,同样在等待,而双手则是紧紧握着魔法装置。
    接着,坎德人感觉到了回应。前所未有的恐惧席卷泰斯,是即使
在他面对索思爵士或
是修肯树林时都不曾体会过的恐惧。他颤抖着屈下了双膝,垂下了头
,呜咽着祈求诸神宽
恕。泰斯在帝幕后仍然听得见自己的回音。他知道克丽珊娜一定也感
受到这种力量远胜于
狂风骤雨响雷的暴怒。
    但是教皇仍然不发一语。他还在热切的期待,而看不到被雄伟的
神殿所遮盖的天顶…
…因为自己的光耀而盲目……
 

[最近更新]牋 [奇幻文学]牋               
[艺术画廊]牋               
[奇幻新闻]牋 [第九艺术]牋牋               
[奇幻论坛]牋燵飞鸽传书]

请使用IE4。0以上版本800X600分辨率较小字体全屏阅览本站以获得
最佳阅览效果
本站内容图像皆由本站收集整理,如需转载,请与站长联系Copyrigh
t                 
2000 Vampire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星际浪子 (科幻小说)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