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476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星际浪子 (科幻小说)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第八回 惊天神龙
[版面:星际浪子 (科幻小说)][首篇作者:zxm] , 2000年08月21日21:38:11 ,41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zxm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zxm (最好的小跟班), 信区: SciFiction
标  题: 第八回 惊天神龙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Mon Aug 21 21:39:01 2000), 转信

我们五个人,在公孙婉蓉的引导下,来到了异兽惊天龙盘据的万天谷。我们的目的,只

是想了解整个地形地物,以便做些有利的安排。以整个局势而言,我不能容忍“万功基
因图
”落入魔族六长老的手里。所以我必需设法取得鬼府阴胶。
  由公孙婉蓉的口中,我们已经知道这个魔物的来历和可怕性,也了解一万劫前,惊
天龙
大闹天宫的一段史实。
             ※       ※       ※
  惊天龙是古时掌管大地雨水的龙神莫汗多的子孙。因为不服天帝迁移龙宫,罢擢龙
宫四
大守将的官位,而忿然率领龙宫将士,顽抗天帝命令,终于爆发龙族与神族的剧烈战斗

  历经三个天年的争战,惊天龙已经占有神族一半以上的土地,而且每战必胜,把整
个天
庭大军,杀得落花流水,惨不忍睹。眼看着龙族大军,逐渐的逼近天宫,天帝终于摆设
了“
万神灭魂阵”,准备将整个龙族彻底毁灭。
  “万神灭魂阵”是以宇宙精英汇聚而成的一万种先天宝贝,和一万个上古神族长老
,排
练而成的必杀阵式。自有天地以来,还没有任何仙佛,敢公然挑战此阵的。
  当此阵式摆设完毕后,整个天黑地暗,万象终止运作。森严的杀机,弥漫了整个宇
宙,
功力较浅的神族,已经不支倒地,甚至有的已经陷入昏迷状态。哀声四起,怨气冲天,
天地
之中,已经没有祥和之气,有的只是一片凄风惨雨。
  这种恐怖的气罡,惊醒了处于涅盘状态的远古心佛,让他由五万劫的沉睡中,苏醒
了过
来。他曲指一拨,万化因果影像,瞬间流过他的心镜中。他慈悯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心
念一
动,他的化身已经来到天帝面前,要求天帝收回“万神灭魂阵”,以免造成永世的遗憾
。至
于龙族之事,则由他负责处理。
  天帝见到几万劫前的高真出面,也不坚持己见,就授权远古心佛,妥善处理惊天龙
案件
,同时,下令撤了“万神灭魂阵”,使整个宇宙生机,再度恢复了正常操作。
  远古心佛以神通力,出现在惊天龙面前。要求惊天龙罢兵休战,二人因此产生了一
场唇
枪舌战。
  “老和尚!自古以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如今我节节获胜,为何还要听命于他
?”
惊天龙道。
  “因为你取不到最后的胜利!”远古心佛道:“既然赢不了最后的胜利,又何必要
牺牲
整个龙族?”
  “你如何知道,我赢不了?未曾尝试前,大家机会都是一样的,鹿死谁手,尚在未
知之
数?”惊天龙道。
  “孽龙!我当然有证据。你知道天帝的杀着‘万神灭魂阵’吧。你有把握能破解吗
?”
远古心佛道。
  “我知道天帝要以‘万神灭魂阵’,诛杀我龙族。可是我龙族密传的‘龙禅夜夜心
’大
法,却不见得不能破解此阵。”惊天龙道。
  “不错!‘龙禅夜夜心’正是‘万神灭魂阵’的克星,可是那并不意味着,你有更
好的
机会。因为你和龙族的子弟,在这方面的造诣,只不过是一成功力而已。要赖以抵御‘
万神
灭魂阵’,就像螳螂挡车一般,有去无回。”
  “老和尚!你言之有理!可是要我们束手就缚,是绝不可能的事。”惊天龙道。
  “我不要你束手就缚!相反的,我要你闯一趟‘万神灭魂阵’,让你输的口服心服
。”
远古心佛道:“不过,我要和你立个赌约……”
  “甚么赌约?”惊天龙诧异的道。
  “如果你能破得‘万神灭魂阵’,老衲负责把天帝交给你处置,并且拥护你当天帝
。”
远古心佛道:“可是,如果你失败的话,你必需接受一万劫的囚禁,一直到你遇到你未
来的
主人为止。你愿意不愿意接受?”
  “那我的族人呢?”惊天龙问道。
  “我保证你的族人,仍然安居乐业,居住于海底龙城。”
  “好!一言为定!你要多久时间摆阵?”惊天龙道。
  “哈!现在心不可得,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三心既不可得,则现在、过
去、
未来有何差异?既无差异,则过去已摆好的‘万神灭魂阵’和现在要摆设的‘万神灭魂
阵’
有何差异?既无差异,又何需片点光阴?眼下即是!”
  说完,往虚空一指,天帝摆设之“万神灭魂阵”,于瞬间出现眼前。
  惊天龙大吃一惊,这种穿梭游戏于时间流的功夫,简直匪夷所思。利用道法,使自
己游
历于各种不同的时光块和空间块,已经是非常不简单的行为,而这老和尚却于弹指间,
将整
个过去的时光块,完全的搬移到眼前。这分功夫已经“超圣入佛”,绝非自己所能,心
知今
日的赌约凶多吉少,乃交代所有龙族子弟军,回归海底龙城,只剩下自己,独自硬闯“
万神
灭魂阵”。
  他运起“龙禅夜夜心”,全身变成一片淡绿的光霞,缓缓的射入“万神灭魂阵”中
。肃
杀的杀机,立即被光霞压迫而收缩。可是上万种的先天宝贝,却自动反应的,漫天漫地
攻上
来。他奋力一击,使出龙宫绝学“万里风波浪翻腾”,往攻至的先天宝贝攻去。
  只见到无穷的气劲翻滚,犹如万里惊涛骇浪,汹涌的淹上先天宝贝。一声清脆的钟
声响
起,万般的法器,突然泛起血红的光幕,形成一道红墙,硬将波涛挡住。接着半空中,
出现
一个庞大的酒胡卢,产生强大的吸力,将所有的惊涛骇浪吸进,更将惊天龙的躯体,往
胡卢
内吸。
  在危急状态下,惊天龙突然施展开,宇宙中早已失传的绝学——“混沌逆天阴极法
”,
全身化成一个混沌阴球,形成一个反引力气劲场,竟如无底深渊般的,将万种先天宝贝
全部
吸入气场内,消失无踪。更将万名神族长老,吸的危险万分,几乎要陷身阴极气劲内。

  眼看着,“万神灭魂阵”即将被破解时,突然传来一声佛唱,空中出现一只巨大无
比的
手掌,竟然将整个气劲球,抓在手里。任凭气劲球怎样翻滚,都无法挣脱手掌的掌握。

  “老和尚!你卑鄙,你使诈!这不是我们约定的范围。”惊天龙哀号的道。
  “我们并没有约定,我不可以出手啊!是吗?”远古心佛道。
  “总之,我不服!你简直就是趁人不备,攻人之危嘛!叫我如何心服?”惊天龙道

  “好!为了让你心服,现在我让你自由奔逃。你只要能逃脱我手掌心,我就放你自
由。
否则你落足的地方,就是你被囚禁一万劫,等候你主人救你的地方。记得,我用的功法
是‘
一沙一世界,万千世界归一沙’的高级佛法。假如你输了,可不能耍赖啊!”远古心佛
道。
  随即巨掌消失,惊天龙恢复了自由。他略微休息一下后,就施展“龙神幻化功”,
化成
一道淡绿的光,以着光速快速的逃窜。如此奔逃了五天五夜,他不知道走过了多少的时
空块
,心中想着:“这里应该够远了吧!”就停了下来,四下一看,发现那个老和尚,并没
有追
来,不禁愉悦的笑道:“哼!秃驴!我就不相信;你能追到你家爷爷!”
  于是,他选了一块大石头坐了下来,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他坐好时,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道:“孽龙!你到底还逃不逃?还是你认为已
经可
以了?”他吓了一跳,赶紧拔腿就跑。
  就这样,反覆了五次,惊天龙终于疲惫的躺在地上,道:“老和尚!你这种邪法实
在太
不光明正大了!你利用你对时间和空间的特殊造诣,来整治我这个没这方面知识的人,
未免
有失公允!现在我认输了!一切随便你了!不过,那并不代表我没办法,破除万神灭魂
阵。
我不是败在天帝之手,而是败在你老和尚的邪术下。”
  “反正结局是相同的,我将把你囚禁在此地。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我将送你三部书
,让
你参研,你只要修通了这三部书,就可以公开的向我挑战,以夺回你的自由。第一部书
是你
们龙族失传的‘神变无量真经’,第二部书是‘无境心经’,也就是记载我刚才使用的
,一
切时间与空间游戏的无上佛法大典。第三部书就是‘佛见直指’,是我个人修道的心得
记录
,相信对你会有好处的。”
  “老和尚!你为何要这样待我?”
  “一切都为了你心目中的老大哥!或许你不知道,他是我入涅盘前,唯一的法传人
。”
             ※       ※       ※
  了解了惊天龙的来历后,我有一种腥腥相惜的感觉。反抗霸权的无端侵扰,无疑是
生物
最基本的自然行为。却因此而遭受一万劫无情的禁梏,实在是非常值得同情的。我心中
不由
自主的,想见一见这位敢大闹天庭,而且打得他们束手无策的大英雄一面。
  简云龙、诸葛英、尤坤和妙三通四人,也有相同的想法。
  因此大家迫不及待的,要到万天谷一探究竟,希望能找到破除掉这万劫禁梏的方法
,使
得惊天龙恢复自由。
  万天谷,位于原始森林深处的山脉中。高耸入天的连绵山峰,毫无止境的,向遥远
不可
知的天边,延伸过去,让你有云深不知处的感觉。各种奇花异草,布满了崎岖难行的山
道,
虽然美丽,我们却没有心情加以欣赏。
  我们五人虽然都拥有一身绝世的武功,可是前往万天谷的路径,也实在太荒凉了,
一下
子冰谷,一下子悬崖断壁,一下子又是上山冰道……,把第一次上山的我们,整得大呼
受不
了,倒是公孙婉蓉驾轻就熟,毫无倦态,令我们五人讶异难当。
  终于,我们停在一处平坦的岩石地上面。地上大约一寸左右的坚冰,使得我们站立
不稳
,东倒西摔的,好不狼狈。
  “公孙姑娘!你好棒的功夫,竟然能如履平地地在冰块上活动,实在佩服!”我由
衷的
道。
  “白国主!这不是功夫!这只是寻常的溜冰术地运用而已。”公孙婉蓉道。
  “溜冰术?”
  我们五个人面面相观的愣在那里。不错!以溜冰的方法,在冰地上滑行,无可否认
的,
是最有效的方法。只是应用的道具呢?
  妙三通终于开始溜冰。他将真气运到脚下,形成气刃,使得鞋子就像溜冰鞋一般,
能顺
利的滑行。更因为是真气凝聚脚底,所以不用费力移动,只以心念控制真气,往前推动
而已
。至于平衡的动作,对我们这种级数的武功好手而言,是不必烦恼的。多年的武术训练
,已
经使得平衡,成为我们的本性之一。
  我们五人立即变得生龙活虎地,开始在这片冰天雪地里玩起了冰战游戏。一下子,
漫天
的冰块飞舞,气劲的破空声,犹如飓风般的呼啸起来。
  妙三通突然叫道:“五行幻化七星阵!”
  我们立即由不规则随意的运动,回归以五行变化为主体的幻化七星阵。
  一般的七星阵是由七个人组成的,代表北斗七星,以天体运转的规律为主导,而开
拓的
合击之术。可是妙三通开展的“幻化七星阵”,却是以快速的移动,由五个人的其中二
人,
兼守二个方位而成,兼具五行阵和七星阵的优点,是攻守兼具,威力非常强大的一个阵
容。
  我们逐渐熟悉冰上运劲取巧的秘诀,七星阵的威力也逐渐发挥出来。我们开始聚气
成剑
,一齐演练起“独尊九式”来。这些时日的苦练,大夥儿的功夫,都有长足的进步。聚
气成
剑已经是寻常的功夫,雪湖一脉至少有千名子弟能够发出气剑,所以并不足为奇。只是
今日
我们所要练习的,是手脚气剑的运用。由于溜冰的启悟,使我们误打误撞的,在双足形
成气
剑,也因此拥有更惊人的杀伤力,因此我们必需加以练习,使之运用自如。
  “星聚斗残!”
  在妙三通的一声暴吼中,我们十只手气剑和足气剑,已经完全搭并在一起,汇成上
下二
股螺旋劲,排山倒海的往遥远的虚空劈去。
  轰的一声大响,整个大地为之震动。我们的气劲,似乎劈上有形的东西,我们被反
震的
倒退了十来步。
  我们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信的望着上方的虚空。这简直是活见鬼的事。虚无一物
的天
空,怎么会反弹我们的气劲呢?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自言自语的道。
  “白国主!我忘记告诉你们,我们已经进入结界地带。”
  公孙婉蓉道:“从这里开始,就是传说中,远古心佛用以囚禁惊天龙的无形结界。

  “无形结界?”我心中反覆地想着这个问题,希望能由“独尊诀”中找到破解的方
法。
可是答案是残酷的,我翻遍了整个记忆,就是找不到合适的方法。
  我无奈的坐下来,开始往虚空遣送心思流,希望能找到任何破绽,以便突破。我发
现上
方的虚空中,流荡着一股奇异的能量流,若有若无的组成一个异空间。我不断地校正着
,我
的心思流地波长和频率,希望能与该能量流,同频而共振。
  经过了不断的尝试与失败,我终于发现了该能量流频率的规则性。因此我也调解我
的心
思流,与之同频同宽,而逐渐的逼近该能量流。
  “请送上密码,以便验身!”能量流传来的讯息道。
  “甚么密码?”我不解的问道。
  “请将你的整个脑波能,送上来,供我们解读!”能量流道:“你立即进入无思无
虑的
状态,将你的心思流,毫无做作的呈现在我们面前,供我们检验。”
  我刻意地假饰,是他们同类的企图,已经被猜透,我只好毫不虚伪的,将整个心思
流恢
复正常,供他们检验。我发现一股温柔祥和的气息,穿入我的心思流中,然后快速的传
达我
的脑部。我大吃一惊,正想运功抵抗时,那股气息已经撤退回去。我只听到那能量流道
:“
我们等候的人,已经出现了。是撤除结界的时候了!”接着,我听到整个空间回应道:
“是
撤除结界的时候了!”
  刹那间,虚空中响起一道如雷般的声音,然后整个虚空完全分裂开来,现出一个鸟
语花
香,万物争长的天地出来。
  我们真的吓呆了。这简直匪夷所思,整个虚空竟然是一个美丽的山谷盆地。四周峭
立的
崖壁,如剑削过般的笔直入天,使你不知天有多高,云有多深。山谷的正右方,是一个
一望
无际的大湖,湖中央有一些稀疏的小岛,岛上一片绿油油的原野,实在非常的迷人。湖
四周
则是一片草原,百花丛生,各种动物无畏的奔逐其间。酷爱大自然的我,不禁有点痴了
。整
个身心融入这无疵的天地里,而忘了周遭的一切。
  突然公孙婉蓉的惊叫声,惊醒了沉醉的我。我发现一道晶萤的亮光,直接攻向我来
?我
毫不犹疑的发出“三合一神功”,硬往亮光攻去。不料那亮光,竟然如同通灵般,巧妙
的避
过我神功的发力重心,由气劲的脆弱部,硬钻入我的掌劲中,而且快速的逆向上行,直
往我
的掌心攻至。
  我不得不发出天雷指,企图打掉该亮光。天雷指劲无声无息的撞向那亮光,我却感
觉那
亮光毫无实体。一切的力道,就好像掉进泥沼般的,消失地无影无纵。我一时失去了着
力点
,整个内力如浪潮般的往外涌。我禁不住猛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士前冲跌倒在地上。

  我猛然抬头一看,简云龙等四人,状况比我还糟,已经昏迷不醒。而那亮光正攻向
公孙
婉蓉,我心中一急,奋不顾身地前冲,抱着公孙婉蓉往前逃窜。而那亮光无情的自我的
背后
,穿入体内,直攻心经及脑神经系统。
  我的脑海一震,自我的脑海深处,现出一个迷糊而艳丽的美人。她不就是我怀中的
公孙
婉蓉吗?怎么好像我们已经认识了千千万万年一般?我不由自觉的,吻向我怀中的丽人
,人
也随着陷入了昏迷,口中却莫名其妙的叫着:“小魔女方天珍!”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由昏迷中苏醒了过来。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望向四周,却发
现自
己躺在一个简陋的石床上。床边不远处,摆放着一个石桌。桌旁放了四个石凳,石凳上
坐着
公孙婉蓉、简云龙、尤坤和诸葛英四个人,似乎正在讨论着某件事。
  “白国主!你总算醒过来了,身体的一切感觉,还好吧?”公孙婉蓉是第一个发现
我醒
转过来的人,所以第一个和我打招呼。
  我缓缓的伸展筋骨,尝试运动我的内力。突然,我发现那晶萤的亮光,竟然还卡在
我脑
皮质下层的底端,缓慢的钻探着我的整个脑层记忆区。我再度出现,一幕又一幕,似乎
是非
常遥远,却又感觉非常熟悉的影像出来。
  我惊异的大叫一声,人几乎就又要昏迷过去。这时一只巨大的手掌,按在我的百会
穴。
我感觉到那晶萤的亮光,随即冲向那只手掌,然后消失不见。我随即恢复清醒,刚才的
种种
影像,只像是南柯一梦而已。
  “老奴龙三真,参见主人!”一个年约三十岁的年轻人,向我行跪见礼,使得我惊
异地
从床上跳下来。
  “起来!起来!这里到底是那里?又到底是发生了甚么事?”我扶起地上的少年,
焦灼
的问道。
  “主人!难道你忘记我了?我是龙族第一护国大将军,惊天龙神龙三真啊!”那少
年人
凄厉的叫着。
  “我?我……”
  我真不知道该如何答覆才好,答:“没忘记!”是虚伪;答:“忘了!”又显得太
绝情
了!
  “龙大先生!别忘了!他还没恢复已往的记忆,当然认不得你!”公孙婉蓉道。
  “可是,‘龙神导航’已经证实,他就是老大哥啊!”龙三真道。
  “龙大先生!那只是隐藏的记忆体,部分显现出来而已,对你呈现某些意义,可是
对他
却毫无意义可言。”公孙婉蓉道。
  “嗯!有道理!只有龙族失传的‘神变无量真经’,可以让你恢复功力和记忆了!
”龙
三真黯然的说毕,就伤心的离去了。
  “云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向简云龙问道。
  “白大哥!坐下来休息一下。等妙三通回来,或许我们就会知道答案了!”简云龙
做了
一个无可奉告的表情道。
  我只好默默的走到床缘坐下来,想要理清这莫明所以的混乱状况。
  首先,我必需搞清楚,那晶萤的亮光是甚么?为何它会激起那似有似无,却非常熟
悉的
影像?这些影像又代表甚么?其次,那自称龙三真的年轻人,又是舍来历?他为何自称
是老
奴呢?他和我有甚么关连吗?再者,最重要的一个疑问是,我们到底在那里?为何昏厥
后,
我们会到此地呢?
  我仔细地回忆每一个脑海中出现过的影像,企图重新组合这些影像。可是无论我费
尽多
少心机,都没有办法,使那些影像有意义化。我好像陷身在一片迷宫中,不知道该往何
处走
,才能拨云见日。
  这时,妙三通颓丧的走进来,默默的搬过来一个石凳,坐下来,然后进入深思。对
他这
不可思议的举动,大家都愣住了。到底发生了甚么事?
  “三通兄!你去看的结果,如何了?”简云龙首先按奈不住,问道。
  “云龙兄!说真的,我都搞迷糊了。我不仅没有查出一点来龙去脉,反而满脑子疑
问。
我真怀疑我的脑子,是不是坏了。”妙三通道:“公孙院长!可否请你先帮我做个脑波
检查
,确定我是否正常?”
  这些话更是令我们面面相观,不知道到底发生了甚么事?
  我只好以徵询的眼光,望向公孙婉蓉。公孙婉蓉对我点了一下头,然后自行囊中,
取出
了一个手提扫描器,对着妙三通开始进行诊断工作。
  “妙三通!检查的结果,是一切正常。除了你的督脉中,多了一股奇异的能量。”
公孙
婉蓉道:“我看,我还是每个人都检查一遍吧!”说毕,就开始检查起来。
  “奇怪!除了白国主外,每个人的督脉里,都多了一股频率和频宽几乎相同的,奇
异的
能量。”公孙婉蓉道。
  她这一宣布,立即引起大家的恐慌。彼此对望一眼后,就开始禅定起来,希求能搞
清楚
那能量的性质,然后加以融化。
  “公孙院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可否简单的告诉我?”我低声的问公孙婉蓉
,主
因是不想干扰了众人的心。
  “说来话长!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所以也没办法和你解释。我只能告诉你整
个事
情始末,让你自己猜好了。”公孙婉蓉道。
  根据公孙婉蓉的叙述,事情的发生是如此的。当我昏迷后,唯一的清醒者,就只剩
下公
孙婉蓉了。她看到我们五个人都昏迷不醒,连忙解开行囊,开始了急救手续。
  就当她忙的大汗淋漓时,整个大地突然发生剧烈震荡,让人有天旋地转的感觉。然
后由
地中钻出一条长约百丈的巨龙,全身青光闪烁,张牙舞爪的,好不恐怖。巨龙闪电似的
,冲
向公孙婉蓉,吓得她花容失色,惊呼哀叫。
  巨龙来到公孙婉蓉的面前,突然摇身一变,现出一位年龄大约参十岁左右,体态魁
梧、
武将打扮的年轻人来,对着她道:“老奴参见主人和主母!”
  “谁是你的主人和主母了?”公孙婉蓉左右四顾,茫然的问道。
  “禀主母!你怀中的人,就是老奴的主人。”年轻人道。
  “胡扯!我还没有结婚,谁是你的主母来着?”公孙婉蓉娇羞的道。
  “你不是小魔女吗?难道当年战阵中,主人要你先行逃亡时,你的委身相许,只是
戏剧
性的策略排演而已?”年轻人道。
  “谁又是小魔女来着了?我是公孙婉蓉,鬼影洞府的院长。”
  “公孙婉蓉?鬼影洞府?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呢?我的主人呢?他还好吧!”年轻人
道。
  “他的名字叫白寒云,是天流王国的国王。”公孙婉蓉道。
  “白寒云?我的天啊!天帝这老匹夫,到底对你们做了些甚么禁制?你们竟然全部
丧失
了记忆。还有那禁宫四卫,又怎样了?”年轻人指了一指简云龙等四人道。
  “他们是简云龙、尤坤、诸葛英和妙三通啊!甚么时候变成禁宫四卫了?”公孙婉
蓉不
解的道。
  年轻人听完公孙婉蓉的话后,仰头望着虚空,默默的沉思起来。这时,整个大地风
和日
丽,百鸟齐鸣,一片的温馨舒适。可是公孙婉蓉却莫名其妙的感觉,阵阵的寒颤,袭上
心头
。若隐若现的感觉到,一件惊天动地的公案,似乎就要被揭发了。
  “公孙院长,你可否帮忙我,去发现这一切的秘密!”年轻人终于自沉思中醒转过
来,
面对着公孙婉蓉道。
  “是啥秘密?”
  “是有关龙族老大哥,及四大禁宫护卫的去向的秘密。”年轻人道。
  “可否详细说给我听?”公孙婉蓉道。
  “可以的!”年轻人道:“我是龙族第一护国大将军,惊天龙神龙三真。而事情发
生在
……”
             ※       ※       ※
  那一天,我记得非常清楚。天空是一片的蔚蓝,炎热的太阳,正高高的挂在天上,
施展
着它的魅力,使整个大地活像拷炉一般。我卫三真和禁宫四卫,护持着龙族的至尊——
“盖
世神龙”龙无影,化身成六个年轻小伙子,来到了距离海底龙城不远的“唯威城”兜风

  “唯威城”是神族统治下的一个都市。人口众多,交通繁忙。神族惯用的风车,正
四处
奔走,负起整个城市运输的重责。
  我们经常来到这个都市散心,除了因为它距离龙城非常近以外,最主要的原因是,
这个
都市驻扎了三万神族部队,而带领的元帅,则是神人魔三界的无敌将军——孔心风的胞
弟孔
心义。
  孔心义是赤塔天王孔心风的胞弟,自幼就在神族的耆老“无缘大帝”的门下修艺,
一身
道法绝学,尽得真传。赤塔天王是天生的护短者,纵容孔心义到处惹祸,而不理神族的
抗议
。天帝在无法可想的情形下,就下令任命孔心义为镇边将军,而外放到唯威城来。知道
他的
背景后,老大哥非常不放心。深怕这小子无端兴起战祸,攻打我龙族。所以经常伪装前
来视
察,以便了解对方的军队训练与战技等情形。
  合该有事,当我们安步当车的走在唯威城的第一大道上时,汹涌的战马奔驰声,吸
引了
我们的注意力、我们发现一大队军人,正在追逐着一个女子,淫秽的言语,毫无禁忌的
出自
这些军人的口中。这情形激起了我和四卫的忿怒心,“淫为百恶之首”,身为神族的军
人,
岂可如此放肆?破坏了天律。
  所以,我和四卫毫不犹疑的,挺身而出,挡住了所有的追兵。我以“开天神功”形
成了
气墙,使得不肯停止的马队,全部因撞上气墙,而人倒马翻,整个现场乱成一片。
  我们趁着乱势,带着那个女人,来到了宗华大饭店。宗华大饭店是神族的高阶人士
,享
受奢侈生活的一个地方。我们经常在这里小酌二杯,同时听一些高官贵人的小道新闻。

  “咦!小魔女!怎么是你?”龙无影在众人坐定后,立即发现救来的女子,竟然是
魔帝
的女儿——小魔女方天珍。
  “嗨!龙大哥!你好!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方天珍道:“三年前,在群英会时
,见
过大哥一次。没想到大哥三年来,丝毫没变。”
  我才猛然想起,三年前陪老大哥出席群英会时,我们就是目前的装束。难怪小魔女
能一
眼看出我们的伪装,认出我们的本来。
  “小魔女!你怎么会与神族起了冲突呢?”我微笑的问道。
  “还不是那个孔心义惹的祸!他竟然向魔界边关‘不归关’下了战书。我刚好在那
里,
所以跑来和他理论,希望能化解风波。却没想到,他竟然下令要围捕我。”小魔女道。

  “他下战书的藉口,是甚么?”我不禁好奇的问道。
  “没有藉口,只是直接宣战而已。”小魔女道。
  我不禁瞧了老大哥一眼,发现他也满脸诧异之色。我立即了解他的感慨,因此我说
:“
他是疯了吗?这种动则死伤千万人口的大事,竟然会没有理由!简直不可思议!”
  “哈!哈!原来是你们龙族,在给她撑腰,难怪她敢跑来此地撒野!我早就看不惯
你们
龙族了,正苦着找不到藉口,可以教训你们。今天天赐我良机,我就顺道宰了你们这些
徒占
神位的兽类。”
  由专室外面,传来一阵摄人心魄的笑声,然后进来一个魁梧的虬髯大汉。我仔细一
看,
发现他就是地头蛇孔心义。
  “姓孔的!希望在我大哥面前,你说话客气点。”我冷冷的道。
  “不客气又怎样?反正今天我们非干上一架不可,有甚么需要客气的?”孔心义道

  “哼!姓孔的!少嚣张!既然想打架,就划下道来。”我说。
  “好!有胆量就随我来!”孔心义说完,就驾着云车往外走,我们只好施展“龙行
术”
尾随在他后面,漫无目的地跟随着他。
  终于,他停止在一个山坡地前面,道:“今天,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处!”说完
,他
忽然发出一声长啸。不久,漫天出现黑乌乌的一片人影,我们发现成千上万的神族战士
,已
经将我们团团围住。
  “王小子!你未免太小人作风了吧!既然已经说好是打架,怎么可以动用这么多的
军队
?”我不悦的道。
  “哈!兵不厌诈!对付敌人又何必守啥承诺规矩?认命吧!龙族的傻瓜。”孔心义
狂笑
的道。
  “孔心义!你真的不后悔,今天的孟浪行事?”我冷冷的问道。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97.179.242]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星际浪子 (科幻小说)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