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00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希望的田野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北大博士生冯军旗的论文《中县干部》是否有悖学术伦理? (转载
[版面:希望的田野][首篇作者:Mayingba] , 2016年09月02日02:58:50 ,233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Mayingb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Mayingba (吳鐘學), 信区: RuralChina
标  题: 北大博士生冯军旗的论文《中县干部》是否有悖学术伦理?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2 02:58:50 2016, 美东)

【 以下文字转载自 Military 讨论区 】
发信人: Mayingba (吳鐘學),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北大博士生冯军旗的论文《中县干部》是否有悖学术伦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2 02:48:21 2016, 美东)

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903611

北大博士生冯军旗在河南某县挂职,期间收集素材写作了博士论文《中县干部》。此文
经南方周末和中国青年报冰点等媒体报道后,引发了广泛的关注。11月3日,环球时报
刊登评论文章,指出冯的论文有悖学术伦理,并称“这篇博士论文如果是由美国高校的
博士生撰写,并且配合大众媒体报道,那么,不但作者本人要被取消学位并开除,作者
的导师以及所在院系、甚至校长都要受到处罚。”

《中县“政治家族”现象调查》

http://www.infzm.com/content/62798

《一个县的官场生态》
http://zqb.cyol.com/html/2011-10/26/nw.D110000zgqnb_20111026_1-12.htm


《环球时报》刊出评论《中县干部有悖学术伦理》:
http://news.sina.com.cn/pl/2011-11-03/101123408095.shtml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大JoySociologist
45 人赞同
谢谢邀请,昨天简单回复了一下,但终究觉得每个人的博士论文都非常辛苦,没有看到
博士论文原文之前,臆想评论本身就没啥伦理,所以我把回答给删除了。但后来觉得这
件事还是应该回应一下,倒不是针对论文本身,而是针对一些对(西方)学术界的认识
误区:

1)我真没听说国外大学拒斥学生论文或学术文章被媒体报道和媒体合作什么的,也不
至于因此丢掉学位受处分什么的。至少在英国,研究上了媒体,是求之不得的impact。
环球时报那篇文章有点夸张。

给你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有个研究英国赛马社区的书“The Sport of Kings: Kinship,
Class and Thoroughbred Breeding in Newmarket”,这本书写得棒极了,非常具有
可读性,而作者在一边写博士论文的时候,一边给报纸写同样内容的专栏!——这比冯
的情节要“严重”多了吧!非常引人入胜的一本书,一流的文笔,一流的学术。

但这里要提出,以媒体渠道公开学术发现的时候,是有一定的转载规则和伦理要求的(
比如有些敏感数据会被隐去-这点似乎冯的例子也做到了)——这里还涉及媒体伦理。
另外,经媒体发表的文章绝对不能算academic publishing,只能算journalism,你可
以是investigative journalism也可以是peer-reviewed journalism——折合咱说的“
报告文学”。Academic work完全是另一类有特定规则和标准的事情。

2)知情同意确实是个关键,而且国外学校对博士生研究的知情同意管理非常严格(如
其他答案里给出的例子),我自己深有体会,因为博士研究是一种training,所以会格
外的严(一般都会要求当面签署书面同意)。但实际上很多文科研究对知情同意是有很
多变通的——注意,这里不是说无须知情同意——被认为有效的知情同意方法很多,比
如邮件、录音等都是可以的。

学术伦理是为啥?最主要的要保证三点:研究结果对社会有意义,研究过程最大限度避
免对当事人的(身体、心理、社会等)伤害,还有就是 讲 道 理。

即便是貌似很系统很教条的西方,也讲道理。大部分(西方)学者都会认同:世界上不
是只有一种学术伦理标准,不同社会其标准和形式可能有所不同。具体到这件事情,显
然“北大”或至少答辩委员会,在他们了解的情况之上,觉得这里没有什么伦理问题—
—并不是说我就同意北大的看法了,但是在没有了解该研究的细节前,至少北大比我更
有发言权,而且北大可以采用有别于西方某校伦理标准的标准。

另外还有两点,但似乎被忽略的是——

一般情况下,在英语国家,不会让学术调研和其他身份相混:也就是说,不会在挂职锻
炼的时候同时做社会学调研。这两件事一般情况下是分开的。不然方法论上,实在很难
论证其科学性。

如果原论文和媒体转载的形式差不多的话,一般情况下,这种研究算人类学(比如上面
提到的赛马的例子也属于人类学),不算社会学,这个分类有一点意义,因为人类学在
取证上,研究者本人的“田野笔记”要比社会学更重要,串个门喝个酒获取的信息会更
多的被使用,如果是社会学的话,至少在英国,学校会问:你录音了么?有transcript
么?

编辑于 2011-11-08 5 条评论
方可成宾夕法尼亚大学 传播学博士在读宾大博士生,前《南方周末》记者,政见CN…
26 人赞同
这个问题无法给出一个简单、确定的答案。

原因之一是:关于研究的细节,比如是否在采访前说明了自己的研究,是否有知情同意
书,我们不得而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冯军旗不是“卧底”的角色,中县人人都知道他是北大过来挂职的博
士生,知道他是要搞研究的。

原因之二是:这种研究是否有违学术伦理,本身就是一个不断被讨论的争议话题。你很
难用简单的“是”“否”来下判断,因为两方面都有道理,而且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
国家,由不同的人来裁决,都可能导致不同的结果。

正如我的一位在美国读phd回来的北大老师所说:
(环球时报刊登的程文)上来就以应该取消学位并开除作为文章立论,实在是过了。伦
理问题本来就是争议的领域,更何况中国并没有明文的研究伦理制度,也没有伦理审查
委员会。
在这种情况下,我的意见是:希望论文的作者能够对伦理问题有所警觉,最好的情况是
在论文中对研究方法进行反思;但挥舞伦理大棒打向作者,是我绝对不同意的。
发布于 2011-11-07 1 条评论

17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吴达我为社团显本领
17 人赞同
《中县干部》有悖学术伦理。


询问了一位在香港大学取得社会学博士学位的朋友,她的意见是:
說實話,這種數據收集方式是不符合學術倫理的…港大08年開始實行新的學術倫理制度
,所有港大師生所做的研究,如果與“人”有關,都必須在研究開始之前提交研究計劃
。一般情況下,所有訪談都必須讓受訪者清楚知道研究目的,多數還要簽同意書(犯罪
學等極少數方向才可以豁免)

她的一个亲身经历是:
我在新加坡做的研究,2009年向学校提交研究计划,因为涉及一些非法移民、性工作等
等内容,所以一开始我向学校申请豁免“签同意书”这一项,结果港大学术伦理委员会
驳回我的申请,要求每一个正式访谈都必须让受访者签署同意书。最后我只好照做了。

她同时对冯的论文指导老师帮助学生打掩护的行为表示了震惊。


编辑于 2011-11-07 7 条评论

15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知乎用户反贪工作从业人员
15 人赞同
带着疑惑仔细看了程海华的文章,文章里面谈的比较多的是研究伦理、研究底线这种名
词,谈的比较具体的是两点,一点是“卧底式调查”,还有一点是“该研究不能导致被
采访者名誉损害,或者遭到逮捕、迫害甚至有生命危险”,即使是这两点,也没有直指
冯先生本人的做法,给人一种商量的感觉,因此整个文章算是比较平和的了。
我就根据程海华文章中具体指向的两点引申下,看看冯先生的做法是否违反了程海华所
说的学术伦理。
1、不谈“法益”光谈名词是不合适的。我认为“卧底式调查”是否违反学术伦理关键
看“研究人员在研究过程中是否有欺骗、引诱的行为”,是否有“运用引诱和欺骗的方
式带入到自己预设的立场和结论中”。从青年报的报道来看,冯先生在去“中县”做调
查时,是没有预设立场的(报道的原文:导师郑也夫也给了学生最大的支持。在2007年
年底进行的博士论文开题报告会上,他对几位评审老师说:“对不起各位,现在还不能
确定冯同学要写什么。”2008年3月7日,冯军旗带着满满一箱子的政治学和社会学材料
,登上了开往中县的列车。“不要有任何定见,不要有任何框框,睁大眼睛多观察,在
实践中发现事实,发现论文主题。”临行前,郑也夫再三交代。)这算是导师给学生打
掩护么?这应该是对研究的实事求是的态度吧,人类学和社会学的研究调查在调查之前
是很难清晰的知道自己所得到的结论的,甚至你开始有一个预想,你之后的调查也会完
全推翻你的预想,这点费孝通先生在《江村经济》的序言中也曾提到过(即调查后得到
的感想和自己的初衷完全不一样),我自己也做过死刑的社会调研,因此我完全能理解
在博士论文开题报告会上郑先生的做法,我甚至觉得学术的审查某种方面带着很强的功
利性和目的性,而追求真理应该是“不记成败利钝的”,因此对于很多学术审查或者前
期的报告我本人是很反感的。
之所以认为冯先生在做论文之前不带立场和预设,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论文中所
描写的县城的官场生态-------------下面有人推上面要有人拉、文凭批发、螺旋式升
降、有为才有位、政治家族、纪委监察、晋升运作等等,这都是很难去在写论文之前就
预设的,我很难想象冯先生不在官场用心经历能够预设这些结论并在调查研究中去引诱
被调查人的思维和语言。
还有一种可能的观点认为冯先生没有告知自己的调查对象自己研究的目的,没有告知被
调查人自己会将有关“上面要有人拉、文凭批发、螺旋式升降、有为才有位、政治家族
、纪委监察、晋升运作”的生动话语写在论文和媒体的稿件中。“没有告知”是否违反
学术伦理,我觉得从两方面看,一方面是研究的真实性,另一方面是从对研究伤害衡量
的权利方面考虑。惭愧的说句,冯先生文中“最为隐秘的纪委官员”在我眼里一点都不
隐秘,经常一起办案的,照我看文章的感官,我觉得冯先生的文章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
真实,至于冯先生的得出结论是不是严谨,我觉得在冯先生这份研究的学术价值的评判
上,严谨不是一个很恰当的标准,真实才是。至于对研究伤害衡量的权利涉及第二点,
就在第二点讲好了。
2、“该研究不能导致被采访者名誉损害,或者遭到逮捕、迫害甚至有生命危险”,冯
先生的论文和媒体的相关报道的确会给文章中所涉及到的人员带来有可能的危害,比如
文中提到的谁谁谁跟他抱怨谁谁谁整人,还有文中将政治家族暴露出来(化名完全没用
),在大陆的特殊环境下,可能会对当事人产生意想不到的影响,毕竟中间很多当事人
涉及的事情是属于灰色地带的,平时不会管,但是一旦认真起来也是不得了的,我们办
案有句口头禅就是“凡事最怕我D认真”,因为认真起来绝对丁是丁卯是卯。
因此在大陆这种“悬剑模式”下,冯先生的研究的确会给被采访者带来可能的危害,但
是同时也需要注意的是,冯先生的行为是没有恶意的,没有恶意的行为即使可能带来危
害,是否能成立过错呢?
冯先生的研究最可能有争议的一点是:在没有告知聊天内容会作为研究论文发表的情况
下,实际上是剥夺了被采访者衡量危害并决定是否躲避危害的权利。很难想象被采访者
在知道自己所说的言语和观点会被发表在论文里或者媒体稿件中时,是不是会考虑政治
风险,是不是还是实话实说。我觉得这点是否违反学术道德会有争议是因为危害的特殊
性,这个危害不符合逻辑、不符合事理却又是真实存在的,冯先生是否必须将这种危害
性考虑进来并履行告知义务,这点真的很难判断。
发布于 2012-11-25 添加评论

7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知乎用户开心就好了
7 人赞同
每当看到你看不懂的词语(而且该词语涉及到普世光环)+一坨坨文字(500-1000字)
的时候,说明最富有知识和文采的人,在为罪恶辩护,在竭力打压良知。

学术伦理是美国的特色,你拿美国学术研究的论理说事,你怎么不拿美国的民主制度针
对中国说事?

官僚阶级愚昧民众的方式,有一种,就是乱造词语。

下岗工人的摊子被城管掀翻的时候,有伦理吗?
东北下岗女工做技师的时候,有伦理吗?
当你上大学的名额被他人骗取占用的时候,那些个砖家叫兽谈伦理了?
编辑于 2016-02-27 10 条评论

5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王勖摄影能让我不空虚
5 人赞同
这种情况下说学术伦理和考究钓鱼执法的合理性一样,纯属无事生非。按照钓鱼执法的
逻辑,卧底于毒贩窝里的警察也是钓鱼执法了吗?关键是说的太多,戳到了一些人的痛
处。
发布于 2015-06-18 添加评论

5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Qi Ma很多都是假装,唯有一颗真心
5 人赞同
我的感觉是:因为说了太多真相,有些人就不乐意了,拿出来学术伦理吓唬人,其实这
帮人估计也不怎么懂学术。伦理是规范人的而不是去束缚人,那要这么说潘绥铭老师的
研究都别搞了,化名不是也会出问题么?我也参与过国内一项比较大型的调查,也让受
访者签过知情同意书,也录过音,但那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受访者,比如问及收入等隐私
,想不说可以不说。但和这个是一回事儿吗?

再说了,人家这叫参与式观察法,真的是。。。

附上潘绥铭老师的访谈,就是说这个事儿的。。。中国社会学网
发布于 2014-10-22 2 条评论

6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魏玛斯法学院学生和骑行狗一枚,喜欢探讨社会问…
6 人赞同
对此不了解,仅发表下个人观点。
我所知道的是:《中县干部》是非常有水平、有价值、有意义的研究,其研究的目的与
成果都是非常值得肯定的,楼主所反映的应该是涉及程序问题,或者有些不合伦理。研
究的程序问题没啥好讲的,重要的是其中参杂了某些不合理因素。
这中间最关键的莫过于被研究者的知情权与研究的正当性。在研究过程中被研究者知道
要被研究且同意研究,只是对研究意图与其意义认知不足,而这次研究我认为也没必要
想被研究这解释那么多,让其基本了解就足够了,否则将极其费劲,且被研究这也没这
么多顾忌。研究的正当性,从这份研究如此巨大的社会正面影响及其深刻的社会反思来
看,还不够正当吗?
事物影响越大,非议也就越多,追问与反思亦不在少数。《中县干部》研究深刻,社会
影响力巨大,其本身亦有许多无法回避的问题,这次的学术伦理之问亦在情理之中!
编辑于 2011-11-23 5 条评论

10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杨天津做建材的。
10 人赞同
偶然看到抽屉又上榜了中县报告的文章,才想起到知乎看看评论。
那个程海华对这个报告的著名的学术伦理论断引用了:“科学研究虽然能造福人类,但
违反伦理的科学研究却是杀人手段。与臭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队用中国人做实验一样,
美国卫生部研究机构20世纪30年代为了治愈美军士兵的性病,以免费医疗为名,在阿拉
巴马州很多黑人中间先种植性病病毒,再进行药物治疗以测试疗效,这项研究竟长达40
年。”
我只能想这么比喻对于对冯旗军过于恶毒了,拿美国的伦理判读中国的报告,就像拿前
朝的剑斩本朝的官,你这是要谋反呀?
美国的学术伦理建立在调研每个人的情况都是纯学术的目的上的,注意是纯学术,而冯
旗军虽然写的是学术报告,但是他是以挂职锻炼干部的身份调查的,根据党的政策,这
不但是合法的而且对话的干部反倒有如实回答的道德要求,作为一个党员干部要求你需
要的时候为组织献出生命,相比较而言让你如实反映当地的政治生态时有什么好隐瞒的?
中县报告从各种意义上影响深远,它不但来源可靠,程序合规而且行文巧妙,有效地利
用几大派系的矛盾深挖出各种潜规则,如果这就是程海华需要保护的伦理的话,那么首
先这些规则和路径的样本不一定是当事人自己讲出来的,不存在对不起当事人的问题,
其次素材都有正式的组织档案作为核查依据,本质上就是如何挖掘浩如烟海的官方档案
的问题。最后这些素材不存在隐私的问题,如果揭开或者匿名引用这些素材就是违反伦
理的话,美国总统大选时记者就不用挖猛料了,你们都是731。
发布于 2015-07-26 3 条评论

3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匿名用户
3 人赞同
不就是被揭了短然后气急败坏发现是自己安排的没法打脸,所以赶紧从西方请过来一个
勉强能生搬硬套上的学术伦理来批判一番。
要点脸,谢谢。
发布于 2016-04-01 添加评论

2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熊先生我们热爱这个世界时,才真正活在这个世界上
2 人赞同
环球时报反对的,我们就要……
发布于 2016-02-11 添加评论

2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XHN
2 人赞同
环球时报是官媒,它怎么说还是不需要联系太多。但我只提供一点,一位师兄研究上访
,审稿人说他所运用的这些资料没有经过受访人同意,直接驳回。不过后面也被另一个
期刊录稿就是。前一个期刊级别更高。从这个事件可以看出如果想要让自己的研究无懈
可击,还是要遵守最基本的伦理要求。冯军旗是去挂职的,是否向当地人表明学术研究
的来意,以及取得如此多重资料为研究所用是否经过许可是有问题的,从常理来讲,要
获得同意恐怕不是太容易。所谓的参与观察法不是卧底调查或伪装调查。假如有人研究
艾滋病,伪装成医生,你是否接受?
社会科学研究之所以学术伦理要求,调查访问前需要由学校的学术伦理审查委员会同意
,正是基于对人隐私和知情权的保护。当然这里面有很多模糊的界线,不过不代表它就
无法运用。也不代表国内没有这类的要求就不用去遵守。
我想虽然冯军旗采用化名的形式,但是很多人一查就知道他当年挂职在哪个地方,如此
细致多面的深描,是很难掩盖其中人事的真实情况的。人们可以通过信息的串连,很快
获取所访谈地区的信息,这是不允许的,也是一个学者最基本的准则。而这些又是在访
谈和调查之前,必须向受访谈者明示的,自己在写作过程也要避免出现可以让别人联想
到具体真实信息的文字。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实际生活中,或许有很多问题是值得研究和调查的,但不代表我们
都可以去做。做为一个以学术为业的人,应该懂得在道义责任和学术伦理的限制下做出
有意义的研究。
发布于 2015-07-27 3 条评论

0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莫须有
并不同意表述为是否有违学术伦理,只能说是一种学术伦理困境,社会研究的使命是揭
露实际是什么,而不是应该是什么,必须以这一点为出发点,辅以不对社会、他人造成
伤害。
发布于 2016-08-04 添加评论

0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匿名用户
报告很有意义。
但匿名完全没有做到(那些化名实在是一点也不匿),即使作者有征求被访者知情同意
,他们应该也没同意发给南方周末等公众媒体。即使没有伦理委员会审查,研究者应该
至少匿名处理好,只发表学术期刊。不管在哪国,基本研究伦理都是教育过的。
敏感话题,这样伤害了参加者。
发布于 2016-06-26 添加评论

0
赞同反对,不会显示你的姓名
知乎用户致力于点没有帮助
刚读完,没想到看到的第一个相关评论是这个。

读完《中县干部》,发现成人世界果然是不讲对错的,也没办法讲。

本来就不讲对错,谁TM还在乎是不是符合研究伦理?

研究有没有价值?有!有很高的价值!足够了吧?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03.]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希望的田野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