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90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在这块土地上撒点儿野(一(C)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5:02:50 ,266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在这块土地上撒点儿野(一(C)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5:02:50 1999) WWW-POST

在这块土地上撒点儿野(一(C)

                            转摘自《中国时报 》1991.04.04.

        大陆(C)剧界的顶尖全能演员李慧芳感(R)地问我:「在我们

         这一行琢磨个几(R)年,还未必能成材,怎麽他们只要一登

          台,就红成那个样儿?」她所说的「他们」是群很难以一

         言蔽(R)的歌者,其中包括流行歌星,也包括了一部分摇滚

         乐手。如果笼统地看,「他们」只是「搞音乐的年轻人」,

         属於一个令老前辈难以理解的世代。「你说的这个『崔健』

          ,他的『艺术』究竟怎麽样?」我在回答「有」的同时立

          刻想起崔健那首《像一把刀子》的几句歌词--如果我贸

         然念出来,所有的老前辈都可能认为我,还有那(C)「搞音

          乐的年轻人」都已经疯了:「你赤 的身子放着光辉/照

          得你那祖宗三代露出羞愧/你张开了胸怀你还伸出了手/

          你说你要的就是我的尖锐」。台湾的媒体读者和观众也许

        比一位北(C)(C)剧界的前辈艺术家熟悉崔健的名字,却也可

          能和她一样不明白崔健和他的音乐。即使崔健自己曾经强

          调:「想要真正了解我,只有去听我的歌;我要说的话都

         在歌里。」然而要解读这(C)歌的时候,人们恐怕必须面对

         更为复杂的问题:除了旋律、节奏和歌词的字面意义(R)外

          ,它们还指涉了什麽?倘若把这个问题还给崔健本人,他

          只会把它说得更「不明白」。一个从香港到广州去听崔健

          最近的一次演唱会的记者问他:「你为什麽会用音乐去批

          判中国文化?」--这位记者并非无的放矢,所谓「批判

         中国文化」(R)语是崔健的挚友兼工作夥伴梁和平在《一无

          所有》这张专辑发行时为崔健下的的注脚;而崔健的答覆

          也许出於谦逊,也许夹带  ,也许是随囗敷衍,也许是

          崔健又想推翻一次「媒体所描述的」自己。大凡采访过崔

          健的人们都会感受到同样的「浑 」--面对种种试图了

          解他和他的音乐的问题时,他经常这样说:「音乐这里头

          的东西我说不明白,要是能『说』明白,我就不必搞音乐

            了。」「有人说我的音乐是 Soul,有人说是 new wave,

          我自己也弄不清楚,也不想弄清楚。」「你再问下去,我

          就要胡说八道了。」要不就是「很多人问我这、问我那,

        老实说:在他们问我(R)前,我压根儿没想过那(C)问题。」

          一如《从头再来》的歌词所描述的:「我愈来愈会胡说/

          我愈来愈会沈默/我愈来愈会装作我什麽都不明白」显然

          ,倘若要了解崔健的「艺术」,我们势必要从旁的材料和

         方式中「从头再来」。对我而言,在北(C)和广州与崔健几

          次谈话的经验和纪录也只有在编入「中国摇滚音乐的初期

         阶段」这样一个历史背景(R)下,才比较能够清楚地呈现出

         「可解」的意义。我手上有一张「庞克摇滚」的标(C),如

          果就这样把它贴在崔健的背上,似 非常冒险--因为一

          般人所了解的、出现於一九七六年以後的英国青年庞克族

          群通常有着极其鲜明的打扮和装束,他们把头发染成五颜

         六色,皮夹克上必备形式复杂的金属拉链以及「无政(R)」

         、「遥控」、「流鼻血」(R)类的标语贴布。他们的反社会

          态度与异端言行彷佛在「渲染及及复制」六○年代的嬉皮

         世代。崔健好像从不曾(C)皮夹克亮过相,他和「庞克摇滚

          」有什麽关系?事实上「庞克摇滚」也曾经有过短暂的「

         初期阶段」。早在一九六四年四月,「披头」合唱团以「

             Can't Buy Me Love」一曲风靡大西洋两岸,数以千计的

          年轻男歌者受到鼓舞,遂逐渐从节奏蓝调( R&B(C)和摇滚

          乐的传统中发展出一种新的曲风。年轻的叛逆小子在演唱

         这(C)音乐的时候刻意模拟、传习某种原始而粗糙的方式,

          其特色往往在於咆哮嘶喊的发声以及严重扭曲的旋律和节

         奏。其中最值得注意的部分是歌词都在倾诉着「遭受(R)孩

         子和上一代折磨」的痛苦。一九六七年以後,这(C)音乐团

          体大多消失(或者借由迷幻(C)的『启迪』而浸淫於 Acid

          Punk音乐的炮制(C),直到一九七六年以後,第二波的「庞

            克摇滚」因应着反「进步音乐」( Progressive Music(C)

               的时势而生,人们便将 Ramones和 Patti Smith、 Sex

            Pistols以及铜拉链、皮夹克遍布於都会街角的 Skin-head

         视为「理所当然的庞克」。於是,追随於「披头四」(R)後

        ,匿迹於「迷幻(C)」(R)前的个「初期阶段的庞克摇滚」便

         隐而未彰了--然而,「受(R)孩子和上一代折磨」的主题

          在中国大陆摇滚乐的启蒙时期重新上演了一遍。那是在「

       披头四」获得英国(R)皇颁赠爵位勋荣二(R)年(R)後。一九八

          五年春,大陆第一次出现了较为正式的摇滚乐队「不倒翁

          」,如果依照崔健自己的说法:他开始接触摇滚的时间还

          比「不倒翁」的出现时间晚一年。「不要着急/我的宝贝

          /我要用我的血换你的泪/不管你是老头子还是姑娘/我

          要剥下你的虚伪看看真的」--《像一把刀子》「我曾经

          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一(C)把「老头子」和「姑娘」的字面意

          义看死,崔健自然不能见容於绝大多数的公民--任何一

        个中年以上的男人或稍具(R)性主义意识的(R)人都有指责他

          的音场。在一块经历过无数次大小斗争和运动的土地上,

          崔健以及比他更早投入摇滚乐领域工作的人都轻易体会得

          出:这种音乐的初期阶段是在众多复杂、巨大的误解压力

         (R)下展开的。八○年代以来的改革开放政策在表面上朝大

          的方向为中国大陆带来政治和经济层面的刺激。以英语文

        化为主要背景的许多事物、时尚、趣味和观念也随(R)引进。

         在这样的时空(R)下,我们明显地看见不同的文化理念朝两

         个方向流动着:对「开放门户」所在地的一(C)经济特区和

         大多数醉心於物质条件(R)改善的老百姓而言,流行(速食

         店、彩电冰箱、名牌服饰和港台通俗歌曲等等(C)体现了资

         本主义社会的价值观,也似 借助於消费优势来(C)露既有

          体制的种种缺陷和谬误。然而在另一方面,流行文化并不

          具备挑战一个「旧社会」、「旧制度」的思辨或行动能力

         --在某种生存逻辑的推演(R)下,流行文化甚至必须极具

          妥协地接受「旧社会」、和「旧制度」的宽容和利用;正

         因为这种挑战能力(R)阙如, 丽君婉转轻柔的歌声和琼瑶

         炽烈浓郁的(R)情顺利地为台湾民众制造了「风行大陆」的

          文化反攻神话,但是,也正因为向「旧社会」和「旧制度

          」挑战的需求尚未满足,中国大陆的年轻人发现了第二个

         方向--一个具有「反」的意识的、(R)染知识份子气质的

          、充满质疑与不安的以及随时处於矛盾自觉的方向;一个

                                 属於摇滚的方向。



                                 --未完待续--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