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72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速朽与不朽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51:02 ,317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速朽与不朽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51:02 1999) WWW-POST

速朽与不朽

            ──怒批鲍家街43号之《风暴来临》

                              gump

这算是给曾不错过的,曾被我,和相信许多摇滚同志,寄
予厚望的, 曾高举新一代复兴大旗的,曾被认为可以继
承老崔衣钵的鲍家街43号致悼词。 我们惊奇地发现,作
为一个前穷孩子,汪峰们除了玩摇滚,的确还能做些别的
什么。

一年多来,许巍的《在别处》和鲍家街的首张专辑之后,
除了老崔仍然一如既往地让我们感动和冲动了一把, 兄
弟已对华语歌坛彻底失去信心,(如果没记错, 其间还
出了几张根本听不完的来自四川或上海的狗屁乐队的狗屁
专辑) 一怒之下险些早婚发胖,今天汪峰们以他们对于
首张中人文关怀的彻底背离, 对BLUES音乐的猥亵(可
笑的是,他们居然生涩地玩起了REGGAE (《风暴来
临》,《游戏》)和RAP(《瓦解》),对批判现实风
格的反动, 对于正义和良知的龟缩和对于音乐形式的彻
底妥协 (程度视商人们龟头的上下位置或左右摆动幅度
及速率而定)让我彻底绝望。 北京这个大圈看来的确和
猪猡们的居所有颇多相通之处,具有化神奇为腐朽的功
效: 特殊材料做的,几十年的老革命都能腐蚀掉,再添
个把音乐学院的毕业生陪绑也不算啥。

《我真的需要》,《小鸟》,《晚安,北京》都曾让我们
惊叹过本土BLUES的力量, 还那句话,音乐超国界,
HARLEM玩得转,三里屯也抡得转。其实, 非洲黑兄
弟姐妹或美洲黑兄弟姐妹所饱受过的, 正在饱受的凌辱
欺压又怎能和我们这个民族相比, (唐朝堕落前,张炬
时期的作品〈〈传说〉〉中有对此有沉重注释),棉花
园, 葡萄田里为生存而奋斗的BLUES乐手的祖先们和今
天窝在人畜满为患的机关大院中, 为了骗得一套婚房而
行房的青年男女相比绝对有权宣称拥有更多的自由。 他
们本可以沿着这条为底层的穷人而歌吟的老路,即
BEATLES,BOB.DYLAN的老路, JIMI的老路,
KURT的老路,SPRINGSTEEN的老路,STING的老
路走下去, 有望成为真正的大师。我甚至指望他们会比
老崔走得更远。如今想来, 我是多大的一个傻逼,你怎
能指望猪圈可以象马厩那样见证耶稣的诞生呢? 猪圈就
只是猪猡们安身立命的场所,它的圈法与章程由其中最贪
婪,最无耻, 最浅薄者制订,由最血腥,最暴虐,最残
忍的积极分子监督执行,只是一切撒旦, 靡非斯特菲乐
斯,牛头马面的摇篮和温床。

我又强忍着恶心,把这张价值十元的(我可惜它们本可用
于更高尚的用途, 如买一打富豪牌卫生纸)“摇滚”专
辑又塞进录音机,按下PLAY键。 粉红色的封面和汪峰
们挠首弄姿的丑态恶俗不堪,让我想起低成本版的“清
醒”。 在龙隆一串欢快的瑞给电吉他节奏声中,噩梦之
旅开始了。 一首大男孩唱给尚存童贞的小男孩的儿歌,
由汪峰装雏的嫩嗓拉了出来, 牧阳象标准的歌舞厅鼓手
那样打着不痛不痒的鼓。 龙隆的重金属SOLO甚至让我
想起了童安格的某支歌,不知老童有没有意见。 他们侮
辱了花朵和前辈流行艺人也就罢了,最可气的是连管风琴
的音色也敢搞了出来, 键盘手(叫做杜咏)虽只是合成
器这样简单的乐器也玩得显然不能避鸡肋之嫌,
Jim.Morrison听到定会气得在坟墓里打滚,人声和声加
得倒颇象革命样板歌曲, 如希望的田野上,来了一个催
人粪劲的曲终;第二只歌也许在文科大一程度以下可以找
到拥趸, 一段COPY BRITPOP的BASS+DRUM 更加
印证了他们迷失于形式的观点;在〈〈错误〉〉中, 汪
峰继续用甜润可耳的奶油嗓向我们展示他作为一个晚会歌
星的才华, 在BRIDGE处虽力图唤起我们关于首张专辑
的回忆,但装酷的沧桑总是不堪一击的, 纵然他也讲述
了一个想要回到子宫的故事, 但谁又会将伟大的格瓦拉
和斯泰龙放在一起比酷呢? 背景下故作清冷的电琴并不
能让他们成为SUEDE,轰隆隆的贝司和吉他也并不能表
达SUNDAY BLOODY SUNDAY那样国仇家恨的愤
怒,他们在主打歌〈〈风暴来临〉〉中又一次陷入 媚俗
的形式陷阱,歌词中大量专有名词,形容词和意象的堆砌
更暴露了音乐之外的失败。 风暴并未来临,他们的职业
音乐生涯倒是快走到头了。 〈〈失败者〉〉的编曲在节
奏处理上的简单随意彻底败坏了我们听完一段的胃口,
吉他音色的选用怎么都觉别扭,但最大的失败来自主唱,
他听起来完全缺乏演绎这个主题的才能,我们想知道:他
知道自己都唱了些什么吗? 我实在不能鼓起勇气去听
〈〈我会在这儿等你〉〉,一个清纯可人、 沁人心脾的
前奏和少年意淫式喃喃自语的中学课桌上常刻有的那种歌
词已将我吓坏, 我的胃很差劲,怕吐脏机器。在
TECHNO的引导下, 汪峰决心再来愤世嫉俗地〈〈瓦
解〉〉这个世界,可他只是出卖了仅存的一点音乐才能,
完全粉碎了他和首张专辑的最后联系;当然, 他有权在
〈〈女士〉〉当中发泄在毒瘾中作爱的很HIGH的感想,
不过, 我真替那位女士难受,他挺得完这首歌吗?只有
大师才有随心所欲表达自己的自由, 楚人学步的结果是
忘了怎么走路,鲍家街还是滚回鲍家圈(ju鄋)去吧。

我已不愿再说些什么,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随着圈子
里最后一点亮色的黯淡, 他们已经选择了做我们的敌
人。

这是一张本不应有的专辑,但它至少让我们见证了又一群
青年的死亡。 在这个大圈(ju鄋)里,“青年象枯草,
青年死得特别早”, 是到该全面转入地下的时候了。

圈里的猪们乐此不疲地制造着垃圾,小猪们做着一桶桶猪
潲, 小猪们苦练着技术,指望全国人民喝他的猪潲,拍
他的屁股。 可人民又怎能象猪一样生活?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