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83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暗室里的风景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50:11 ,305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暗室里的风景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50:11 1999) WWW-POST

暗室里的风景



                                                           [秋种秧]
            在准备写暗室之前, 我曾把他们的样带放给许多做音乐、听音乐
        的朋友, 因为我想收集整理出更多的客观元素。艺术家的天职就是不
        受任何框架束缚地去挖掘那片最真实最秘密的自我世界, 评论者的分
        析工作同样需要具备适度的自我成份。 然而超出限度的夸大其词或视
        而不见, 不但将歪曲或掩盖艺术家辛勤劳动的成果,也会在艺术欣赏
        者观察的窗户上蒙上一层纱布,让暴露显得模糊,让透视变得艰难。

            当我打开这个处心积虑的意见箱时, 倒出的是一大堆令我目不暇
        接的信息:有的说他们的音乐腔调酷似Suede;有的说主音的演唱很像
        中国的第一好嗓; 有的说他们作品的结构衔接生硬;有的干脆说他们
        不行。 当我把这些输出的信息再输入聆听的过程中,这些具体的结论
        似乎一一得到证实。 然而当我把这些信息全部扔掉独自走入每一首作
        品时,我最终却在结论的天平那端加上了一块否定的砝码。

            对待新生事物的态度, 决定了我们观测暗室这种地下音乐的视野
        角度。 听惯了国外各种精致、严密流行乐、摇滚乐、主流与非主流的
        乐迷, 当然无法心平气和地走入这个与潮流脱节的地下世界。我无法
        想像的是一个连三餐都成问题的革命老区青年, 是凭什么伎俩学到了
        Brett Anderson名模般玉树临风的招式; 我更无法想像的是一看到街
        上有北国部队的专辑就买回来大笑三天的内地乐手, 是靠何种资本把
        自己的作品装点得如Bon Jovi一样婉转圆润的。

            然而暗室里将会看见什么样的风景呢? 在这片幽暗中生长的到底
        是哪种科目的植物呢? 我观测到的暗室一直保持着一种与世隔绝的状
        态, 它拒绝被充满尘埃的外部空间所透视。在暗室里,我看到的是一
        种没有形态大小的轮廓, 一种没有明暗对比的颜色。没有轮廓是因为
        它本没有一副完整无损的骨骼, 暗室只有一名主音兼吉他手和一名小
        提琴手, 因此很多作品的完成不得不借助于合成器。没有颜色是因为
        长期处于一种缺乏日照的状态下, 这里的感情色彩已接近于一种中性
        色,因此你无法判断看到的是一片明媚还是一团漆黑。



            在暗室的九首作品中, 我发现显著的一点就是创作者在人称代词
        上的使用率极低, 如创作音乐最常见的“我”在暗室的一首歌中最多
        不超过三次, 而“你”则消失无踪。这时我就很清楚地发现在创作者
        的世界里, 竟然根本不存在某个具体的倾诉对象。为了寻找一个平衡
        的支点, 创作者于是把他的情绪释放投注到了一个个群体上,而这里
        的群体并非由一次次的‘我们’ 组成,而是由‘他们’、‘她们’甚
        至‘它们’ 构成的。‘失望的男人女人’倒映出这这样一幅生活中的
        画面:‘ 我还记得童年的恋爱/她们给我舒缓的空气和温暖的美梦/我
        愿意和她们一起游戏/这是我唯一能够表达情感的方式/简单又神秘/失
        望的男人和失望的女人/他们都还记得那份死去的心愿/他们做爱/只为
        了阴阳平衡/他们结婚/只为了打发时间/失望的男人和失望的女人/他
        们互相折磨又互相安慰/他们撒谎/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他们真诚/只是
        为了换点真正的快乐’ 创作者把每个人童年初恋的温暖神秘与成人游
        戏的枯燥单调作了最直接的比较, 阐明了男人与女人失望的原因。作
        品进行到中段时, 电吉他的荒凉与鼓点的失落明显地推进了层次的深
        入。

            作品集中还有一首歌名怪异的名为“快生长吧什么” 。刚看到这
        首歌名,就忍不住联想起一位北方歌人的作品“繁殖吧生命短促啊”。
        这并非是出于一种盲目或无聊, 因为他们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现实,那
        就是这片土地上的新人类都不约而同地对生命成长期的失调感到了无
        所适从。 前者表达了幻想(快生长吧),却找不到目标(什么);后
        者作出了决定(快繁殖吧) ,却看不清方向(生命短促啊)。然而后
        者似乎找不到了解决或代替困惑的方式, 前者却宁愿固执地停滞在凝
        思的状态中, 并把听者也一起卷入了这个漩涡中。有一点值得注意的
        是作为主人公的‘我’ 在整首歌中只闪现了一回,群众角色的渲染倒
        用了极重的笔墨。‘快生长吧什么/快走吧去哪儿/快给我吧什么/快笑
        吧天哪/头发和胡子被太阳收买/眼里却含着月亮的泪水/歪歪的大脑在
        偷偷发育/亢奋的杂念让我平衡在陌生的乐园/蓝色的鸟儿在坟墓里歌
        儿唱’ 。这是一首典型的具有暗室色泽的作品,在幸福的周围有一群
        人被无辜地剥夺了权利,于是他们只能在一片无垠的幽暗中匍匐前进,
        在一种无序的空间内辨认方位。 当我们一次次毫无倦意地扩张表现吹
        气后的自我时, 却侧身看到有一群人只想以一种旁观者的身份停伫在
        那里向我们注视。 这应该是暗室中最常见到的一道风景。如果也有中
        国式的哥特音乐,我相信暗室天生就有这种血统。

            对暗室来说, 月亮的泪水也许比太阳的贿赂更值得拥抱,坟墓里
        青鸟的歌声应该比光天下人群的欢笑更为动听。 生态环境长期缺氧造
        成的稀薄, 早已冷却风化了他们所剩无几的浮躁,但不能摧毁吸干的
        是他们体内一直燃烧着的高贵血统。 ‘委屈的荒原’就应是一条沸腾
        的河流,它倒映出的就是一轮黑色的光芒:‘自生自灭在繁荣昌盛/自
        言自语在保持冷静/自由自在在歇斯底里/自吹自擂在疯狂歌唱’ ,作
        品里还是找不到一个‘我’ 字,至此南方人的情感气质显露无遗。在
        这之前, 我们听过的所有国内作品中的自我显得那么的透明醒目,而
        ‘委屈的荒原’ 中的那个自我则钻入了每个字的皮肤和骨髓,让你摸
        不到却又感到它随时随处都可以喷射出来。 这是一尊凸现南北地域文
        化差异的音乐浮雕,你可以清晰地分辨出南北人在情感上的明暗色差。
        这首作品从旋律脉络、 曲式结构、情绪渲泄到音色改造都彻底进行了
        一次开拓, 从乐队气质的捕捉上这一点,‘委屈的荒原’无疑已一针
        见血地击中了。 小提琴在此歌和‘暗室’中的脱胎换骨势必让乐团在
        乐器革命的路上征战许久。 还有一首‘十字架启示’同样与‘委屈的
        荒原’ 光彩四射,读它的歌词让我有一种抚摸冰块的感觉,‘干瘪的
        灵魂在浮肿的世界繁衍繁衍/有机的生命在浑噩的世界里窒息窒息/无
        药可救的空虚把血液里的爱慢慢慢慢的毒死/无休无止的诱惑把世间的
        纯洁慢慢慢慢的吞噬/不知是酝酿还是消耗/远方一片模糊/不知是麻木
        还是坚强/信念总是那么执拗/不知是厌倦了所有的日子/还是想珍惜所
        有的日子/希望总是在痛苦中发芽/不知是灾难快要降临/还是真理快要
        出现/我只想要挺住/直到爆发! ’任何一个没听过他们的歌、了解他
        们生存背景的人都可能会轻易地怀疑暗室音乐动机的真实程度, 因为
        在此之前我们曾被那么多次疲软不堪与无病呻吟所蒙骗。 而暗室根本
        没有必要去伪装自己。 “暗室”这首作品是乐队在早期创作的,当时
        小提琴手还没有加入, 但它给我的感觉依然是血肉饱满的,吉他的弹
        奏让我似乎看到了一片片迎风狂舞的高梁, 他们最终则化成了一排排
        浩浩荡荡的钢铁战士。主音M曾说过他正尝试更宽广的表现形式,包括
        不使用小提琴。 我并不担心去掉小提琴后的暗室能量会大打折扣  (
        ‘十字架启示’正是依据),我担心的是M何时才能找到自己的搭挡呢?
        由于小提琴手W是一名年轻的女孩,又是一名教师,故M也曾担心过W会
        受到的压力。 这让我同样想起景德镇的一群年轻朋友,几乎由于同样
        的原因而拆伙。 从这些业余乐手(其实他们的音乐涵养与信念一点也
        不比那些专业乐手业余) 身上我看到了中国地下音乐的艰难,同时也
        看到了它的坚韧性。 这一帮退下了,下一帮又顶上,每个人都清楚地
        知道自己做的铺路工作。 这并不算一种陈词滥调,谁会猜到多少年以
        后中国会不会出现一座座地下音乐之都呢?

            听过盘古、暗室的作品后,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倾向于听样带了,
        然而这也正是我的问题所在:没有机会证实我聆听经验的准确与偏差。
        而等到有一天我在街头闲逛时, 突然在一间音像店的墙上看到这样几
        个字: 新到盘古、暗室的热销专辑……我该以怎样的心情来看待未来
        的前方呢?也许我会等待下一支盘古暗室的出现。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