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49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战地春梦----从深圳异教看南方摇滚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49:55 ,310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战地春梦----从深圳异教看南方摇滚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49:55 1999) WWW-POST





                    战地春梦----从深圳异教看南方摇滚

   
    94年当中国新时代音乐的火种从北方的长城脚下蔓延到香江河畔时, 它的
火光也照亮了不远处的珠江三角洲, 在这块土地上常年生长的、以及许许多多
辗转全国最后停留于此的音乐旅人, 用他们积攒多年的激情终于点燃了一把沙
漠中的野火, 也为他们的北方战友谱下了一段制造笑话的素材。然而嘲笑时代
必将也遭到历史的嘲笑, 仅仅两年后,黄河和珠江就不约而同地压低了咆哮的
嗓门, 一起流向了失语的边缘。当北方的神话一个接一个地瓦崩碎落之后,南
方曾一度兴奋激动的冲击波也开始渐渐退去。作为沉淀下的唯一一支深圳乐团,
异教就象落潮后一颗孤零零躺在浅沙上的贝壳, 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同伴们一批
批被潮水吞噬得无影无踪, 独自咀嚼着冷暖悲喜。从他们深深浅浅的足迹中,
我们一路拾捡着散落的音符,俯耳聆听着这些曾嘹亮震颤过的回声。

    南方第一次大规模的音乐聚会应该是94年11月5日在深圳Nirvana吧 (96年
关闭) 举行的“新群众音乐共兴活动”,那次演出已成为今天南方音乐人追忆
那段激情岁月的一件凭吊。 在这场音乐会上,穗、港、深三地乐手首次进入携
手阶段, 香港著名的民艺复兴和Juno两支组合为内地的乐迷捎来了耳目一新的
音乐,也引进了新观念。遗憾的是穗深的6支代表到今天只剩下了王磊和异教还
伏在地表,其余的都已沉入地下或从事幕后工作。

    95年4月, 至尚音乐在广州又举办了一场“不死的精神,向Kurt Cobain致
敬” 的大型音乐活动,三地八支代表再次为90年代南方音乐写下了经典注脚。
在这次激情澎湃的演出中, 香港力量占了一半以上的席位:Black&Blue、午夜
飞行、 黄秋生、周启良都已是今日香港另类乐坛上的锋线人物,但异教并没有
参加这次音乐作战。 而仅仅几天后深圳的艺术家联盟“新群众”就又发动了一
次音乐入侵,这次他们的援军是来自日本的抽象派艺术家John Zorn,异教和香
港的小红车乐团作为作为嘉宾。他们总共在深圳、广州和北京举行了五场演出,
但很显然,中国乐迷一时还不能接受这种新派音乐形式在中国的闪现。

    96年元旦, 深圳再度拉开中国新时代音乐的帷幕。唐朝、异教、宋晓军与
香港的四支代表再次同场合作。11月底,异教又参加了广州的三地音乐人聚会。
97年2月,他们又与王磊一起把南方的音乐带给了南京的听众。基本来说,异教
的这种一年几次零星演出与中国大部分摇滚乐团的悲惨命运是比较吻合的。 事
实上, 即使是崔健也无法达到一月一次的数量。异教现在能做的就是每个月在
酒吧里驻唱, 南方的经济高涨并没有为这里的音乐人带来更多实质性的扶助,
在乐迷的视听世界里,异教与大部分其它乐团的价值仅局限于小小的盒子里。

    在深圳这块土地上作与商业规律略有出格的事, 必将得到最刻骨铭心的回
报。象96新年音乐会这样的演出,即使票价200元,主办者也得心甘情愿地接受
几十万的亏本。 这共中的秘密就在于表演者高额的出场费,象北方大部分的大
哥大、 大姐大级别的名字往往都是与五位数划等号的。在中国,音乐家迫于现
实不得不把自己的艺术价码贴在了向他们伸出的投资之手上。 然而对于每个月
500元生活费的穷学生来说, 花半个月的钱去感受120分钟的音乐魅力与激情,
相信他们得在理智与情感之间作一个选择了。 当音乐家们从手中拨弹出一个个
美妙音符时,在强烈的闪光灯照射下,它们开始铮放出金色的光芒...在虚脱的
生活中, 人们期待真情,在飘渺的艺术中,人们同样在期待它有朝一日还原成
最初的朴素状态。

    中国的乐手大概无法想象国外同行们的生活环境: 在与世隔绝的乡野中,
座落着他们的音乐基地: 排练场。中国乐手通常是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中燃烧
自己的音乐激情的, 有时则是在郊外的农民出租房,排练时还得小心翼翼地避
免与大众正常生活节奏发生冲突。 到了晚上,他们可以在酒吧的迷醉中稍微舒
展一下自己在白天隐藏的野性与激情, 然而更多的时候他们还得学会适应外部
的生存环境:英文歌、经典曲、抒情小调都是人们麻醉自己的营养品、口服液,
人们在这里需要的并不是生命的放纵, 而是生命的放松。政府对摇滚乐所抱的
态度是不刻意地干涉, 因为它要面对更多比长发青年们更重要的问题。由于深
圳只有一所大学, 故不象广州那样有很多学生自己组成的乐团,大型活动就更
无法谈了。

    异教现在已在两盘南方摇滚合辑中与全国的摇滚朋友见面, 但他们还无法
录制自己的专辑,这种情况在北方其实同样普遍。乐团最初的组建目的很模糊,
他们只想寻找一种最有效的方式来摆脱他们周围同龄人千篇一律的生存模式,
但在音乐的浸泡过程中, 他们却最终抚摸到了自己身上那根真实的神经:面对
自我。在一块迷路的土地上,他们也同大多数人一样陷入了辨别方向的困惑中,
但他们知道自己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被孤独吓倒, 不被沙砾吞没。因为时间
将证明他们的价值,在他们理想后院的老果树上,正结着一个春天的梦。
   
    异教简介:
    1989年组建了异教的前身“地铁” ,后改为“新四军”,最终定为现名。
主音与吉它手都来自西北, 这决定了异教无法与南方文化融合的血型。乐团的
其他成员始终无法固定, 这也是异教不能形成自己成熟风格的决定因素。95年
的作品《春天的梦》可说是呈现了他们音乐的基本轮廓和脉络。
                                                            [秋子]




                                                   
                  
                                                   

                                            LinkExchange Member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