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24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超载的北京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49:06 ,314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超载的北京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49:06 1999) WWW-POST

超载的北京

                                            

                                                                     

        

                       

                               [毛丹青]

    事隔两年,上周我回了一趟北京。
    走出机舱门,迎面扑来的气味仍然是非常熟悉的,上回离京时,到处还是尘
土飞扬的施工工地。但这回看上去,市街路口似乎平静多了,施工的地段已经明
显减少,很难听见打夯机的轰鸣。脚手架盘绕的大楼也正在一层层露出新的姿容,
为首都增添一些发亮的色彩。我原想,如此平和的气象会给市民制造一种宁静,
可后来两天,我的见闻却无法使这个想法站住脚。无疑,这对我是一个意外。

                                  一

    坐上出租车,没聊几句话,一听说我是60年代出生的北京人,司机突然说∶
“那个年代,可真恶!”
    我知道他指的是文化大革命,稍候,他继续说∶“我家的邻居有个书生,写
字儿的,整天挨斗,戴高帽,抓到大马路上游街。你说他一个细皮嫩肉的,哪儿
受得了这些。结果他想寻死,又怕连累家里,就偷偷跑到通县那边儿,找了个农
户人家,正好没人。他拿起灶头前的菜刀,就往自个儿的脸上猛砍,血肉模糊,
让人认不出是谁,然后投河自尽。后来,农户发现灶头前还放着两毛钱,原来这
钱是他支付的菜刀费。那年代真他妈的作孽!哥们儿,你说呢?”
    出租车很破旧,飞跑起来,噪声巨大,司机的嗓门也高,但我一时无话答对。
刚出北京机场时那种宁静的感觉一下子被无情地搅乱了,我觉得难受。这时,手
握方向盘的司机还在嘟囔什么,不过我没问他。听话音,司机好像是说∶别看今
儿改革,大家生活好了,好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话也许是我没听准。

                                  二

    坐“神牛”逛前门大街是一个聪明的选择,一来“神牛”牌三轮车的底盘设
有弹簧,坐入车篷内,悠哉悠哉,极舒服,二来“神牛”穿梭于车水马龙的大道,
不受塞车之苦,畅通无阻,为你在车满为患的市面上带来一丝高贵的感觉。
    蹬三轮儿的是一个老头,话多,咳呛有力,话音落地见响。他的嘴巴上下张
合,抽空儿还扭头看我,好象是为了监查他的主顾是否聆听他的高论。本来我想
细细地观望车篷外的景致,让老头这么扭头一看,我也只好做出倾听的状态,叫
他不至于扫兴。
   “我说,兄弟。你说今儿这世道,怎么有那么多人牛逼轰轰?谁也不知道他
们从哪儿杀出来的,真敢开牙!上回,我拉了两个土老冒,这一路上,他们就跟
我背后吹牛,一个说他大哥的亲戚是李岚清,一个说他老家在扬州,跟江泽民他
家住街坊,到了京城无敌。我心里琢磨,反正是牛逼不上税,跑到这儿来想充大
头?也不撒泡尿照照,想跟咱吃皇粮的拿一把,真他妈的多余。这两厮越吹越邪
乎,恨不得说他家祖先就是这京城里的皇上,我听着来气,心想不能惯这号人的
臭毛病。你猜怎么着?我把他们当地哄下去,不管喽……。”
   “那人生地不熟的,您不是坑人家么?再者,您老也挣不到钱啊?”我急忙
问蹬“神牛”三轮的老头。他个头不大,但有那么一股精劲儿。
   “兄弟,赶情你也是北京人,咱能叫土老冒儿唬着么?牛逼大的人都给我请
下车,本爷从来不懂什么叫伺候。”
    我不明白他跟外人逗这门子气图啥?当然,我自然不会吹牛,免得半途也被
他撵出去。不过,据他说,那两个土老冒大喊大叫,骂他是混蛋服务。结果,老
头只回答了三个字。
   “超·····载·····啦······”
    我听了,心里觉得好笑,但实在笑不出来。

                                  三

    时代是变化的,一旦它的变速超出了我们的想像,就会产生一种不平衡。照
理说,北京人憨厚、实诚,讲话也轻松。可眼下,他们却是沉重的、浮躁的,乃
至内心深处潜伏下一种忿忿不平的情绪。这么看北京,可能与我客居邻邦有关,
离开故土时间长了,看事论事已经不象原来那样一步一个坑,而是从大面儿上扫
描,获得一个总体的印象。
    这回,我拜访了老作家邵燕祥,而且跟他阐述了以上的道理,他听后,面带
笑容,不紧不慢地说∶“我每天出门,花几个钱,到街面儿上买点儿小菜,就能
明白今天的行市,就能看见大家的喜、大家的乐,还有大家的悲。这是从外面看
不见的,唯有你住进来,才能明白。”
    我自感惭愧,隐约地还有一种担心。也许有一天,北京会把我认定为“外来
的过客”,就象一股清烟飘散,无声无息,也不敢留什么痕迹。当然,住进北京,
感知北京是必要的,离开北京也不等于丧失了关怀。无论对出租车的司机,还是
对“神牛”的车把式,我原先以为北京是宁静的,但又发现她的沉重和浮躁,所
有这一切,作为私人的感受,恐怕都来自于最本能的关怀。
    令我如此思考还有一个理由,这就是我在北京见到了《超载》乐队的歌手高
旗。

                                  四

    高旗有一张清秀的面孔,看见他,或者听他娓娓长谈,你几乎猜不出他的音
乐里能爆发出一种嘶吼和疯狂。这恰恰象我之于北京的感受,表象与内涵有明显
的落差。为了缩短这类落差,我问高旗∶“你为什么把自己的音乐叫作`超载 
呢?”
   “现在有很多事情,你很想做很想干,但做不动干不动。周围的空气都是高
密封式的,把你裹得死死的,象个保鲜的罐头。装载你的运输工具早就负荷了,
负荷了几千年,不得动弹。我的音乐从哪儿来?无非就是拥有这样一个诞生的条
件而已,没有什么可奇怪的。我叫它超载,是一个最简单的表达。”
    高旗一边对我说,一边向我解释他的最新作品集,这部作品是由中国火音乐
制作发行的,其中有一首《死亡之诗》的歌曲在送交文化部门审查的时候,被指
责为“太伤感太灰暗”,号称“我们的歌曲不能唱死”,要他改掉歌名。于是,
高旗把“死亡”两字改为了“生命”,但同时,他要求英文的译名仍然维持原创
的含意“Poem Of Death”(即“死亡之诗”)。
    这样一来,在最近国内各大音响书店销售的“超载”磁盘的封底,人们会发
现中文的“生命之诗”已经被译成了英文的“死亡之诗”。这作为一般的滑稽,
也许会被人嘲笑,但对于一个想自由自在地表现自己的人,对于一个真正了解中
国的人来说,它是一种深刻的沉重。正如高旗的歌词一样∶
    低下头是人间
    抬起头是天边
    转过身是欺骗
    走向前是无言       ······超载第三首歌(1996.8)

                               结束语

    北京并没有象我刚下飞机时所感到的宁静,尽管楼厦林立,井然有序,但从
每一个人的诉说当中,我感到了一股往外涌的力量,而且很强烈,至少这是我回
到日本所无法感受到的。人们好象都是纤夫,正在拉着一个庞大的时代,拼命地
往前托、往前拉、往前拽……。
    离开北京的那天,我约了一辆夏利送我去首都机场。司机师傅闷头开车,不
爱搭理人。我坐在他的右边,也觉得无聊,窗外的光景已经在这几天看了很多,
没有什么新鲜玩艺儿。无意,我发现眼前的车窗右上角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圆纸片,
足足有十张。我觉得好奇,于是斜着脸,往上瞧,从纸面背后的发行单位可以看
出是公安局的路管局、机动车管理所、路养办、车身税、保险证明……等等,简
直象个万花筒。正当我看着它们,嘴里嘟囔着每一张圆纸片的名称时,司机师傅
开口了。
   “我兜里还有两张呢,想知道么?我嫌麻烦,压根儿就没往车窗上贴,弄那
么多的大疤痢,管啥?真他妈的累人。一看它,我觉得整个车都沉。”
    ………
    这时,我似乎有所感悟,对于我的故乡北京来说,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轻装前
进。除此而外,还要什么呢?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