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981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子曰”:在诙谐中悲哀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47:45 ,302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子曰”:在诙谐中悲哀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47:45 1999) WWW-POST

“子曰”:在诙谐中悲哀



                                                                ●邓迪

    指望从北京的摇滚乐听到一种独创的声音已经变成越来越奢侈的想像了,现在
  的状况是:那些著名的摇滚乐队已经到了该“下课”的年龄了,那些咄咄逼人的新
  秀们正在紧锣密鼓地为西方摇滚乐做中国话的配音。但事实又总是在捉弄我们,曾
  经在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出来了一个崔健;当流行音乐几乎成了港台的天下的时
  候,又出来一个张楚;当摇滚乐现在快成了千篇一律甚至比那些上榜的流行歌还庸
  俗无聊的时候时,又该是谁出来了呢?
    当然,现在不会有崔健式的人物从天而降,但至少我们现在能从像“子曰”、
  “鲍家街43号”这样新乐队的音乐中听到令人兴奋的声音。他们可能不会成为第二
  个崔健和张楚,但他们的潜力足以超越北京的那些朽木般的老摇滚们和他们同龄的
  新人。




    “子曰”最近即将出版自己的第一张专辑,因为崔健在这张专辑中但任制作
  人,这也是崔健首次在他自己的专辑以外出任制作人的角色,因此格外引人注目。
  但我认为,“子曰”真正引人注目的是他们那别具一格的音乐。
    从1994年起,“子曰”便陆续发表自己的作品,他们的作品先后出现在一些北
  京的摇滚拼盘中,从《好好兄弟》、《乖乖的》、《白皮本》等作品中,能感觉出
  这支混在北京众多的平庸的摇滚乐队中的“子曰”在歌词上总是高出一筹,他们的
  歌也每每成为一个拼盘中最值一听的一首。但音乐上,似乎不如他们歌词的特点鲜
  明,仍然存在其他乐队所共有的通病。
    “子曰”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秋野自己,他组建的“子曰”除了他自己没有变动
  外,其他的成员一直不固定。也许在许多地方存在着与崔健相似之处,“子曰”被
  崔健看中,并签下了这支乐队。
    “子曰”可算得上是第一支“京味儿摇滚”(非京式摇滚)的乐队,他们的音
  乐中融入了方言、俗语、曲艺等形式,过于口语话的歌词有时甚至让人觉得这根本
  不像歌词。初听“子曰”的歌最大的感觉是幽默、诙谐、不太正经,《乖乖的》中
  那一口天津话的父亲,《磁器》(即原来的《好好兄弟》)中那个操着南方口音的
  领导,还有《鸟儿事儿》中第一句便是典型的京韵大鼓唱腔:“我家的门前儿有根
  电杆儿,上面有五条高压线儿。”听秋野的唱,有点儿痞,让人忍俊不禁,但随着
  你一遍一遍地听下去的时候,你就能从中体会出越来越多的苦涩来,让你再也笑不
  出来。
    同很多流行歌曲不一样的是:“子曰”的歌里能给人一种十分强烈的画面感和
  十分鲜明的人物形象,就像张楚的《姐姐》中的那种冲突感一样。“子曰”总是把
  “我”这个形象放在一个弱小、悲惨的位置上,像《乖乖的》中那个总想张口对爹
  说说却总是随即招徕一个大嘴巴的儿子;《鸟儿事儿》里那些电杆儿上的无辜无助
  的小鸟;《大树》中那棵院子中央遭到雷劈的大槐树……而“子曰”都无一例外地
  用诙谐、幽默的手法来刻划这个“我”,在看似幽默、诙谐的演唱中实际上让人们
  品尝到的是一种悲哀。这无疑为作品增添了戏剧化的效果。
    “子曰”在他们作品里的另一个触点是揭示了当今社会中的人与人之间的微妙
  关系,君子之交淡如水、世态炎凉等。他们没有从正面去揭露、批判,而是在一种
  诙谐与调侃中揭示了这种现象下人的本质,让人越嚼越不是滋味。《磁器》中开头
  引用了曹植的《七步诗》,前一部分强调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然后还要亲
  亲热热,拍拍握握,最后是你要耍我,我就跟你死掐。这是一种不堪一击的磁器;
  《酒道》里所揭示的似乎更直接一些,所以秋野在最后慨叹“世态人情薄似纱”。
  但同时我们也看到“子曰”在《相对》中对爱与真诚的呼唤。
    “子曰”在作品里没有表现绝望,甚至没有批判,只是流露出一点淡淡的悲
  哀,而更大的悲哀和想像他们留给了听者,让听者去慢慢地品味。
    在笔者一次与秋野的聊天中,他说如果中国人去唱RAP的话,很难再超越崔健,
  所以他想尝试一些新的方式,不想步崔健的后尘。“子曰”的RAP中,融合了很多地
  方曲艺、方言,用秋野的话说是这样做能更直接、更舒服一些。从结果来看,也确
  实达到了秋野预期的效果。





    做为制作人,崔健像制作自己的专辑一样极为认真地为“子曰”制作了这张专
  辑,但首次成为制作人角色的崔健,似乎还没有从他自己的角色中走出来,从以前
  “子曰”的几首单曲与现在崔健制作的专辑相比较来看,在录音上是十分出色的,
  层次感极强,崔健把“子曰”的比较糙的地方收拾得干干净净。但从编曲上来看,
  音色、和声、节奏型都似曾相识,绝对的崔健化,这不能不说是崔健的一个失误。
  另外,虽然在录音上干干净净,但同时也把“子曰”最感性的一面抹煞掉了,失真
  的吉他给降到了最低限,而“子曰”的音乐有时是太需要用些噪音来点缀了。相信
  崔健再次以制作人的身分出现时不会犯类似的错误。 
    除去崔健的理智的一时失误之外,笔者认为这是一张极为精彩的专辑,它至少
  应该是97年最出色的专辑之一,同时也告诉了我们,在众多的平庸的中国摇滚新秀
  当中,还有一个出类拔萃的“子曰”乐队。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