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798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香港九月INDIE风暴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46:27 ,391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香港九月INDIE风暴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46:27 1999) WWW-POST

香港九月INDIE风暴



           
   
                                                    [香港]  棠棣
    九七年九月, 一股INDIE风暴横扫香港艺术中心,凶猛音量所造成的破
坏力无人能挡。适逢笔者流落香港街头,成为逐风而行的游荡者,连续三次
被卷入风暴中,得以亲历这股风暴的其中四团独立气流:Virus、老猫&进念
二十面体、午夜飞行及CHARISMA的迎风吹袭,现将受灾情况报告如下:
    所谓“INDIE风暴” 是香港艺术中心于九月逢周五晚举办的一系列Band
Show的总称,共有四场。九月五日第一场演出为INDIE界老大哥Huh!?,意想
其必异常精彩,岂知笔者因为初到香港人生地不熟,竟找不到艺术中心的所
在而错过了!遗憾至极。后来听说该场音乐会因为音量过大而遭邻近酒店投
诉、报警,惨遭腰斩。



   
    9月12日·Virus
    因为Huh!?被投诉事件,Virus被迫迁至室内剧场演出,效果反而更好。
我于开场前1小时到场,已经有几十人在排队了,到沉重的鼓声从场内传出,
我们终于得以一哄而入时,队列已经延着回旋楼梯排到了六、七楼以上。
    Virus乐队成立于1992年, 属香港少数迷幻乐队之一。第一次现场演出
为93年由H.M.A(重金属同学会)所举办的Park Entry Concert,现为H.M.A
的中坚分子,在香港地下音乐圈拥有不少乐迷。主要成员有李嘉强(主唱、
吉他),梁国清(贝司),侯光武(吉他)及张以式(鼓)。
    一开场震慑我的是张以式狠扎透心的鼓击和侯光武沉着而流动着推进着
的吉他,梁国清的贝司也相当厚实,无法被主音吉他掩盖。当然台下疯狂的
女孩们喜爱的是李嘉强的中性俊美冷酷模样,象见到流行偶像一样尖叫着,
这对Virus及其他听音乐的人是一个讽刺。 但后来发现李嘉强的吉他水平不
容忽视,甚至可以说全靠他的前奏与间场的Solo以亮利、诡异的单音跳跃制
造出的强烈迷幻气味才使Virus成为一支迷幻乐队。 他的吉他风格令我想起
Television的吉他手Richard Lloyd: 明晰而又有隐秘的张力。可惜张以式
与侯光武的鼓与节奏吉他太重金属,象泥石流一样冲击了Solo飘忽的游逸。
    他们演唱的都是将在他们第二张大碟出现的歌,包括几首还未有名字的
国语歌,两首广东歌“你、我、自己”和“人”,还有两首听不清名字的英
文歌。在巨大的声浪中歌词当然也听不清,从扑进耳朵的零散词语中猜想,
歌词说的乃是都市的冰冷麻木与人与人的疏离。





    9月19日·老猫&进念二十面体
    要从艺术性来评定,这晚的演出是最具水准也最为前卫的音乐实验。由
香港前卫剧团“进念二十面体”的“老猫”潘德恕和他的音乐朋友演出的概
念音乐“山海经”与“极乐世界”。前者“山海经”充满偶发音乐的自由与
变化性, 他们8人围坐于小舞台的四周,敲打着中间几十个形状各异,盛满
了水或空无一物的“金盆” ---偶然地又紧张地带出节奏与规律,老猫是指
挥、周展彤与何怡安是主要敲打者,其他人都感应着他们的暗示与带领而自
由入神地敲击, 也有人敲打着空气---这令表演带有一点行为艺术的荒诞意
念。敲击声时而哑寂,时而排山倒海,时而繁复诡异,空气中弥漫着紧张又
兴奋的气氛。
    第二部分的“极乐世界”是一组完整的音乐构架。首先是空寂孤冷的滴
水声,悠长得难以忍耐,然后曾永曦弹响凄美哀伤、甚至散发着空洞绝望感
的钢琴, 沉吟唱出“晚安, 洋紫荆” 一曲,声音带着Nick Cave的苍凉与
Mick Jagger的悲郁。而在钢琴声中又夹着一声声孤单的木琴敲出的“樱花”
,更添凄凉,曾永曦反复吟唱的一句“bye bye bye; baby,bye bye...”让
我想起Pink Floyd的“Good bye blue sky” 平淡而悲不可抑。经过中间一
段长长的安魂曲古典唱咏后响起了一曲曲敲击压迫着的电子音乐“黑洞快车”
,仿佛绝望的挣扎、不安,敲击与噪音渐趋疯狂令人窒息,低频的摧促把人
迫到节拍与隐匿的旋律,带出末世的迷醉放任。曾永曦带上防毒面具般的口
罩叫出一声声犹如垂死者的哀鸣(象刘索拉在《末世吟》中所为),聆听者
痛苦, 唱奏者迷狂,一下下沉重的打击声又象Nine Inch Nails的后工业噪
音一样压抑着我们。沉寂下来,孤凉钢琴又响起,曾永曦又低吟出一首“临
时城市”,仿佛悲伤已到麻木,惘然无从。最后是主题曲“极乐世界”,机
械的打字机声音反讽地衬托着电子“优美”的旋律,Techno味道更浓,李端
娴冰冷无情地叫喊出“极乐”的无奈歌词:“……从此习惯,任明日改变”,
在几声短促的呐喊之后,一切戛然而止。
    这场演出虽然仍是带有进念二十面体一贯的意念:政治讽喻,但这次它
的音乐无素,也即形式压倒了内容主题,而成为独立的艺术自体,而给我极
大的震憾。第二天我写下这样的诗句:谁是荣登?谁是极乐?谁是世界?
            谁?谁是晚安之后的血滴
            谁?谁是安魂之中的窒息
   




    9月26日·午夜飞行/CHARISMA
    这夜是Punk之夜, 除了演出的两支Punk Band,在台下观众中还有不少
崩克标准装扮的Punk仔Punk女(鸡冠头、鼻环、别针、绑脚裤)。午夜飞行
是大家都很熟悉的老Punk了,  但首先出场的是CHARISMA这队新成军的Punk
Band。他们的形象绝对的Punk,几首快歌如“Soundtrack”与“贱种”也充
满Punk的急速爆炸性,尤其是主音Elphonso歇斯底里且神经质的夸张演唱,
声音的张力与脸部的扭曲无人能及,虽然古怪,但甚有感染力。但他们的慢
歌就象流行情歌一样温柔,令人失望,与他们的Punk形象成极大反差。值得
一赞的是吉他/键琴手Kevin的技术一流,玩起Solo来舒放自如,不动声色中
抛起激动,但这似乎适合Art Rock更甚于Punk?最后一曲“百年孤寂”最为
感人,繁华过后的慨叹有如达明一派的苍凉,Elphonso充满韧力的嗓音再次
赢得满场掌声。





    坚硬、毫不妥协的“午夜飞行”的出现把现场气氛带到高潮,声浪也达
到高潮。 电吉他失真的狂燥在混乱之中又暗暗地组织出旋律, 就象早期的
Nirvana一样; 大胆直言的歌词令人想起六十年代的抗议歌曲,“几多”和
“我们会返来”中讽刺政治的,“A狗与B狗的对话”巧妙地渴求着自由,
“尘土”则是献给那个难忘的日期的,悲伤中迸发出坚决。而在三水的紧迫
贝司与Haze的疾冲鼓点前面,主音Simon Ho貌似麻木实则疼痛的嗓音咆哮出
“我们的战歌”中的歌词:“捍卫共和国,将敌人抛进历史的垃圾堆!”直
入人心,让听者皆觉淋漓尽致,连我这个只听音乐不管内容的人亦被憾动。
这也符合了“午夜飞行”的宗旨:“他们认为最重要的是音乐本身能否带给
听众讯息。”他们做到了,相信这晚在场的人,甚至路过被噪音吸引的人,
都感到了一种如加缪在其《反叛者》书中所言:暴动参予者的畅快。无政府
主义的狂欢,这正是Punk运动的精神本质。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