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57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朋克的春天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45:57 ,310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朋克的春天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45:57 1999) WWW-POST



                                      朋克的春天


[欧宁]


    如果把1976年Virgin唱片公司正式签下Sex Pistol作为朋克时代的开端
的话,那么这股已成历史陈迹的西方异端势力直到二十年后才在中国获得回
响。九十年代中期,中国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主流摇滚乐,所有得过美式流行
摇滚传染病的人都已经唱罢了他们的高潮,年青一代的乐手和音乐爱好者忙
着寻找新的词汇、新的武器和新的精神支撑点。他们翻遍了西方摇滚历史读
物仅有的几本中译本,最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朋克!在国内正式出版的英
汉辞典上,Punk被解释为“无用的人”、“小流氓”、“小阿飞”;在煽情
的摇滚乐介绍文章中,Punk则被描绘成穿着奇装异服的下层青少年、靠三个
和弦打遍天下的音乐顽童、企图颠覆主流社会的无政府主义者、以及充满奇
思妙想的即兴革命家。这是一个多么吸引的名词啊......于是中国出现了不
计其数自称朋克的新乐队。
    中国的年青朋克所找到的新支点,不过是英美人二十年前的老玩意。尽
管中西之间的落差是如此之大,但这丝毫不损中国年青人的自信:他们会告
诉你,朋克并不是西方人所独有,六十年代中国就已经产生了朋克,红卫兵
都是小朋克,毛主席才是世界上最大的朋克!这是旧曲新意,是旧瓶新酒,
是中国九十年代朋克运动的还魂术和新伎俩。
    朋克可以把音乐技巧忽略不计,它要的是生命的冲动和勇气,因此它特
别容易鼓动年青人的音乐热情。朋克潮流令中国的乐队音乐越来越低龄化:
在北京新近开张的一间Live House中,出现了一支名为“花儿”的Punk/
Grunge乐队,他们平均年龄才十四岁!他们甚至还未成年,真难相信他们的
音乐负荷能力!
    朋克乐队,没有一支是成熟的。自相矛盾的思想,变化无常的情绪,漏
洞百出的音乐,永远是朋克的特点。从这点来说,在中国众多的朋克乐队中,
“地下婴儿”似乎是最为纯粹的一支。
    “地下婴儿”的核心人物是高氏兄弟:高伟任主音兼吉他手,他的弟弟
高阳打鼓。这兄弟俩都蓄着染了色的爆炸头,衣着随便,时常开着摩托车在
北京城中风驰电掣。“地下婴儿”采取最本色的朋克乐队编制,除了高氏兄
弟外,贝司手由“指南针”乐队的岳浩琨兼任。他们1996年在《中国火(II)》
中发表了第一首作品《都一样》,其原始、粗糙的朋克之声令乐坛为之一震。
在即将推出的《中国火(III)》中,他们又将有《觉醒》和《种子》两首作
品面世。
    “地下婴儿”多数作品由高伟创作。这个满脑子卑鄙下流想法的青年有
一天晚上在路上看见出租车里坐着一位姑娘,回来后写下这首《简单》:

一个梦里的白天
一个清醒的夜晚
一个饥饿的时间
一张不熟悉的脸
姑娘姑娘,你很漂亮
姑娘姑娘,我正在想
也许你认为自己很棒
也许你还没有什么思想
也许你能给我一点热量
也许我的身体太冰凉
   
    这首歌听起来就象是一个弱智男孩对一个中年女人的性幻想,又或是一
个饥肠辘辘的穷小子对一个名门淑女的意淫。朋克的欲望是简单而又直接的,
就象他的叛逆和不恭一样,在《觉醒》中,高伟说:

我要把我的热血和大便都通通洒在这旗帜上面

但在另一首作品《小弟弟》中,他却装模作样地使用了隐喻:

一个男孩真调皮
他不会讲大道理
因为他长得不漂亮
你们把他关进去
他却不怕被禁闭
一想出来他就告诉你
可是你的想法很奇怪
你却说他很没出息
一个男孩真调皮
他不会讲大道理
可他出来不想为什么
他只是你的小弟弟

    这就是一个中国朋克的言说风格。浅白、简单、富有世俗色彩。在嘈杂
的吉他失真效果中,在鼓槌的狠命擂击之下,他用最标准的北京普通话,用
最含混不清的语调喊了出来。他不爱看书(但他比较喜欢从书上看到的“被
抛弃的一代”这个词,因此他拿来作了另一首作品的名字),他文法不通,
他脑子坏了,就象他在《给我个机会》这首作品中所说的:

有一堆大便留在我的脑袋
我要使劲地把它拉出来
但他还有理想,他接着说:
随着时间转变我渐渐明白
我把理想埋在地下养起来

    这个理想当然是指音乐了。做出中国最赤裸裸、最具冲击力的朋克音乐,
这大概就是他们最伟大的梦想。
    在“地下婴儿”的音乐中,我听到最多的是高伟对自我的分析和表白,但
我却找不到那些让他愤世疾俗、放纵胡闹的社会理由。尽管他们简单的音乐颇
能触动听觉,他们的言语亦颇惊世骇俗,但却无法象当年的Sex Pistol那样触
动一个时代,让人为之惊颤。在中国,这不是一个产生朋克的时代。新一代乐
手选择朋克,只不过是一种音乐上的策略而已,我相信这不是一个价值观念和
人生哲学的选择。因此,这个迟来的朋克的春天,只是一次音乐的换季而已,
它不会带有更深的社会历史意义。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