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25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我们的摇滚同学: 麦田守望者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44:18 ,374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我们的摇滚同学: 麦田守望者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44:18 1999) WWW-POST

我们的摇滚同学: 麦田守望者




            我们的摇滚同学: 麦田守望者


    [Young]
    我的每一次采访都要经历长达几小时的奔波和茫然的
寻找。往往要费无数口舌去问路,再打几个电话,还得出
一身透汗方能找到 。 不过话虽如次,却早已习惯了,更
何况还能转变北京的四九城呢。这次去红星采访麦田守望
者真让我大开了眼界。你们有没有想过生活在一个乡间别
墅呢?推开窗能看见青山绿野,而且还有那一匹匹骏马在
悠闲的吃草。用一个词概括就叫绿野仙踪。也许你该提醒
我,别做梦了,哪有这样好的地方。可是却真的有这样的
地方,著名的红星唱片公司就坐落在这个叫马场的地方。
而本文的主角麦田守望者乐队将由红星推出他们的第一张
专辑,名字就叫《绿野仙踪》
    其实我在九五年就知道他们,原因是我的一个同学他
哥是贝司手大乐的同学。印象中的麦田乐队搞的是耶酥与
马丽项链那种风格的吉他噪音音乐。这只是我粗浅的听过
他们几首歌后得到的初步感觉。但我想他们肯定不愿意我
这样随便的界定他们的风格。于是在他们的新专辑没发之
前,我对这几个摇滚同学进行了访问。

                               访    问
    笔者:第一张专辑要向听众表达什么?
    苏阳:当然可以说是表达自我吧,表达自己的生活吧。
我们这四个人所处的这个环境,对这种环境的一种感受,
一种看法,其实也没什么主张,但是就是一种情绪吧,也
不是很具体。
    笔者:你们是纯粹的签约乐队,还是有别的工作吗?
    大乐:不是,我们还是半业余式的,都有自己的事干。
    笔者:你说这是否对你们的音乐有帮助呢?
    大乐:反正音乐是从生活中提取出来的吗,没有生活
纯搞音乐对我来说不太可能。因为你想平时没事去酒吧是
去听音乐,在家呆着也是听音乐,生活离不开音乐。
    笔者:大学带给你们的影响是什么?
    刘恩:当然是有帮助了。反正就说你干点儿别的事,
上上学呀,再干点其他的工作呀,肯定对你都有帮助。第
一点呢就是在国内这种情况,单独搞音乐肯定维持不了生
活。这是最基本的。所以你就想靠搞别的挣点儿钱。维持
你搞音乐。这肯定对你搞音乐有保证。第二点就是说能扩
展你的眼界,不能死盯在一个圈上。这样在今天的这种社
会肯定不会适合你,周围的一些发展变化呀,内心的一些
冲击呀,还有接触人,事呀,各方面的这个都会在你的音
乐中反映出来,他能丰富你的音乐,不能说在家里一人练
琴,练个十年,我肯定要成什么,我觉得没有这样的。向
我们这样是非常自然的做这个,平时都很少在一块儿。我
们就是把音乐作为一种生活乐趣。
    笔者:北工大的音乐气氛是不是这几个大学里最好的?
    刘恩:那我倒不知道,不太了解。不过我们几个都是
工大的吗,反正我觉得在各个学校都有这么一批人干这个
事。但是能真走出来签约的非常少。相信以后还会有更多
的人来搞这个,因为这对你整个人素质都有提高。工大有
一阵这种活动比较多,但我想有一个原因是因为这里大多
数是北京孩子。但我想这不是必然的。
    笔者:在酒吧给泡吧的人演出与给大学同学演出有什
么不同?
    苏阳:我觉得组乐队之前我们是在学校演出,真正组
乐队之后我们主要的场所那还是在酒吧。我感到在大学里
演出的机会也不是很多。我们喜欢给学生演出。
    刘恩:当然我们演过几场,我们感到学生还是比较热
烈的,比较真实,让你自己也非常感动。而如果你在社会
在酒吧演,那些人可能也喜欢,但是他表现的比较木,他
顶多稀稀拉拉的掌声。
    笔者:是不是他们把你们的音乐当作他们喝酒时的一
种背景?
    刘恩:有的人甚至以一种挑剔的眼光来看,来抵视呀,
或者各种可能性都有。当然也有的观众比较好,但我觉的
还是给学生演比较带劲。
    笔者:那有没有这种情况,你们在玩自己东西的时候,
有一个人站起来说来段SOLO。
    刘恩:我觉得这种人比较傻。(笑)
    苏阳:咱们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刘恩:我觉得在北京还是在别的地方演出,观众还都
是比较尊重你的。还没碰见对你的音乐特别反对,(苏阳)
死活要跳出去。(刘恩)对。可能因为我们的歌也不是特
别的难以理解。(苏阳)我们还不能算是特别前卫的乐队。




    笔者:我看到付  羽中的宣传上说你们是一只POP.
PUNK乐队,你们同意这种叫法吗?
    苏阳:这个我觉得是那些所谓乐评人的一种看法,但
我们其实没想那么多。
    刘恩:我跟你说实在的吧,现在给你说一下我们是怎
么弄的吧。就是说九四年那会大家都在玩GRUNGE或
META那种,我们原来都干过这个。当时我们也没完全
搞清这是怎么回事,所以当时我们碰了一下,当时苏阳和
肖伟觉得像性手枪那种弹法不错,我们几个人也比较反感
那种眩技性的SOLO,当时就说不弄那种,弄一别的。
试图就模仿这种感觉, 当时也没出GREEN DAY,
THE CURE, 我们也没听过。但是过了一年,突然
九五年的时候,他们就出来了,正好跟我们不谋而合。其
实我们这是非常巧合的一种,跟国际气候能够吻合在那个
时候。所以就我们这张专辑,这种手法并没有刻意去弄。
    笔者:那你们的风格是什么,也许你们不愿意这样去
说,容易陷入一个圈子,但也许可以这样说,你们涉及的
音乐元素是什么?
    苏阳:我觉得付羽中的这种总结呀也可以,我们还可
以接受。
    刘恩:其实我们承认也有那么一点,我们也希望别人
听完后有一种积极的反映。而不是人家听完后都觉得你不
可理解。但希望大家不要把这固化了,也就是这样不能变
呀,拿这个套我们,不希望这样。
    笔者:我觉得很有意思,你们和一个真正的PUNK
乐队同台,是叫脑浊吧?
    刘恩:对,我觉得这不好说,真正的PUNK是什么
东西我并不清楚,至于发型就更没谱了。
    苏阳:因为我想他们在中国人眼里是PUNK了,也
许他跟外国的意义也很不一样。咱也就这么叫,这无所谓。
跟谁同台也无所谓。
    刘恩:我们之间可能都是朋友,并没有感到在一块有
什么相似或不相似。肯定有。
    苏阳: 其实我们在音乐上没什么交流, 你说是吧?
(刘恩)对。其实在生活方式上也不一样。(笑),他们
都十几岁,这跟年龄有关系。我想不一定都表现成特别极
端的或者特别柔软的。但可能还是有一点点相似。(苏阳)
关键我想大家都比较真实,他们喜欢他们那样,我们喜欢
我们这样,大家都很认真的话就没问题。
    笔者:我个人很喜欢英国音乐,所以我很关注有英国
乐风的乐队。很多香港乐队他们受英国音乐的影响很深,
像黑与蓝,AMK之类的乐队都非常英式。我觉得你们的
音乐也带有很深的英式的风格。所以我想了解你们去香港
演出时有没有和香港乐队交流一下对英国音乐的理解有什
么不同?
    苏阳:这个我们倒没和他们交流过这方面,不过只是
大家听吗,他们可能更像英国的乐队。
    刘恩:我们能听出来是大陆的乐队,还是比较中国化。
    苏阳:我们跟他们还是不一样,即使你说我们也是英
国风格或接近英国风格,但他们可能更英国。(笑)
    刘恩:我觉得他们的风格可能更完善,就是更多,丰
富。比我们的英国的感觉强。各个方面风格都有。非常怪
的,非常简单的,非常烈的,非常晕的都有,他这种风格
挺多的。而且他们也比较成熟,乐队的配合呀,技术呀,
设备呀也要比咱们这大陆的乐队要成熟很多。所以他们那
效果就感觉更加的完善。我们也没有特殊的比过,但我想
我们应该在一个水平线上。他们有咱们可以借鉴的地方。
    笔者:那么观众的接受呢?
    刘恩:还是很热烈的,虽然外表上看起来,香港是一
个非常流行文化的地方,但是还是有一批人啊,是非常死
硬派的。因为当时也正好碰到过这么个地方,有小一千人。
(大乐)人还可能更多。但我觉得至多还只能算是一个地
下音乐。
    笔者:你们第一张专辑请张亚东作制作人,有没有想
过以后去请一个香港音乐人去制作你们的音乐?
    刘恩:我觉得不管可能性大小,当然我们希望能跟各
地的人合作,不一定是香港啊,北京的,甚至是欧美的。
只要有机会,我们愿意与大家互相合作,增加了解。
    苏阳:关键制作人他得了解我们的想法,他的得明白
我们的音乐吗。这个当然很好。
    刘恩:当然非常欢迎这个,但是目前没有这种想法,
以为我们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没有基础,如果有机会我
们肯定愿意尝试这样。
    笔者:你们的基本创作过程是怎么样的?
    苏阳:像我们这歌基本上都是刘恩完成,把这个旋律
和动机基本上都完成了,然后大家来再给完善一下。
    刘恩:大家听一下,觉得好就要,不好就改或者不要。
就这么着,然后再排排试试。大家一块拿家伙练练,过几
遍,然后觉得有点感觉了,回来再想想再过来再排,差不
多就能成型。然后排两三次,基本上有点形状,然后肖伟
回去写词,因为他来唱,所以词他来写,这么着逐渐一首
歌一首歌的这么排。
    笔者:平常你们经常听什么音乐呀?
    刘恩:咳,我现在不听了。(笑)
    苏阳:你好久没听过音乐了吧?我最近也没怎么听过。
    刘恩:我根本就不听,现在我干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
事,跟音乐没关系。也就是最近呀帮朋友弹弹琴呀,就是
说还想了想。平时你生活中看不出我是一个弹琴的人。(
笑)
    笔者:挺奇怪的事情呀。
    刘恩:是,现在情况就是这样,因为我们等着这张专
辑发行,所以我们现在整个的计划呢就是必须把这些事情
办完之后再进行下一步。大家都处于等待之中,现在就干
点别的去。你要问我听过什么音乐,就是以前听过很多,
就是这样。
    笔者:我觉得音乐应该在不断聆听中产生火花。
    刘恩:是啊,不过你知道现代音乐你听到一定程度对
你来说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得掌握一个度。有的人如果
没有找到自己感觉的话,就乱听,审美观点就乱了。要听
过一定数量,得反馈,返回来,然后再想想。积蓄一下生
活的经验,再找找自己感觉,自己想要什么审美观点,然
后再去听。你要是上来给我一大堆,我肯定晕了,尤其现
在音乐都特怪,很多种类,各种音色,我现在听完以后感
觉跟过去有点模糊了。所以我现在认为呢可以暂时的不听,
不是说以后不听。
    笔者:当初为什么起麦田守望者这个名字?
    刘恩:当初呀,主要有两点原因呀。这个因为很多人
都问过我。第一点我们这个乐队和这个书其实是没什么关
系的,是非常巧合的。因为当时九四年哪会儿很多乐队都
是两个字的名字,我们当时要取一个区别于他们的,当时
觉得这个不错。这个因为肖伟他是出版社的,他读了本这
书,觉得不错,就推荐给大家。大家觉得也不错,然后他
就推荐取这个名字,大家觉得挺合适。而且我们看这书也
觉得不错,但说白了我们没有附庸风雅那种想法,我们本
人都不是说对文学多么热爱那种人。你要说有关,我觉得
也没什么关系。但是我觉得不错,也挺好。
    笔者:如果有三件特别好的事让你选择,第一个是一
把JIMI PAGE弹过的LES.PUAL吉他,第二
个是一个去英国去曼彻斯特的机会,第三个是一首你们红
遍整个华人地区的流行曲,你们会选择哪个?
    刘恩:当然是最后一个,煽起来呀。(笑)因为对我
来说,比如去哪哪哪呀,或是派见个什么人呀,其实跟我
们生活实际没什么意义。我们不是奢望那种乱七八糟的什
么天上掉下一个馅饼的人。其实也不一定像你第三点说的
我们一定要煽起来呀。我们只是想让一一定的听众了解我
们。和大家引起一种共鸣。我不知道你这文章怎么写,反
正我们想表现给其他人的就是一个基于中间界点的人。普
通人和一特别怪的人,我们是中间一界点。我们既不愿意
作一普通人那种生活里面,觉得挺乏味的,也不想跳到圈
外边,一点不理这世界。我们是边缘的这种人,作这张专
辑的目的不是说让人觉得特酷呀或特别什么,还是想表现
给听众积极的感觉。不是想让他们听完后特难受。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