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16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让超级市场来袭击你的耳朵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43:24 ,335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让超级市场来袭击你的耳朵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43:24 1999) WWW-POST

让超级市场来袭击你的耳朵



        


北京【张渤洋】

    也许你会为他们的音乐感到兴奋,但你却不需要惊讶,在这里我要向你声明,如果
你有一个YAMAHA的QY300音序器,你甚至不需要一个MIDI键盘和E-MU的音源和采
样器就能做出同样出色的音乐,其实很多吉他手就有音序器,而电子音乐的概念贩卖进
我国也只有两年,为什么你自己没能完成你嘴里常说到的概念呢?答案就在第一个自然
段里。
    羽伞是个很穷的吉他手,现在他手里弹的是一把国产吉他,他曾经拥有一把
FENDER,但是当他听到另一种让人兴奋的声音的时候,便毫不忧郁把他换成了YAMAHA
的音序器,这玩意并非是现在他嘴里谈到的那种音乐利器,但对于一年多以前的他已经
足够了,正是用这个简单的音序器进行无数次的排列组合的实验后,他们的的第一张专
集正式由摩登天空唱片公司推出。
    不管别人怎么去评价他们的音乐,说是电子音乐也好,前卫音乐也罢,羽伞的态度
很明确,“我们搞的只是自己音乐,别人说什么我们只是去复合他,”因此当你聆听这
张略显怪异的音乐时并不要惊讶,它和真正的ELECTRONIC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这里
面有程序的声音,扭曲的人声效果,但同时也有真鼓和羽伞那把颇能掉动人情绪的吉他。

而这种折中主义产生的原因很简单,羽伞没有采样器,没有一块128M内存的超级音源,
更没有他跟我说的那种价值20万人民币的超级音频工作站,他的工具只是音序器,吉他,

吉他效果器,(同样用于人声处理)和王勇的鼓 。这其实令他非常苦恼,但是一个音乐

同志可能并不知道这些,他仍要为这个惊讶,惊异于自己为什么没能做出这些,羽伞告
诉你的是每天都要用他去做音乐,你会发现一切都将成为可能!
    其实北京音乐圈里的电子之风已经出露端倪,华子前两年推出的专集满载着八十年
代的SYNPOP气息,他的音色也同样是那个时代的产物。而拥有YAMAHA数字
调音台,AKAI硬盘录音机和E-MU采样器的老崔在他的新专集里的音乐取向是T
ECHNO和HIP-HOP,但老崔的音乐并不叫ELECTRONIC,因此,这
张《无能的力量》就表现的更为折中主义,我相信老崔他有这个能力更有这个实力去进
行新的音乐实验,之所以没能完美的表现应该说与年龄,地位和生活经验有关,但我相
信老崔决不会屈服于市场。超级市场就没有这很多的顾虑,他们可以出其不意的袭击你
的耳朵,让习惯了重金属和NIRVANA的朋友有一个扩大视野的机会,其实音乐没
有好坏之分,电子音乐也并不前卫,这两者的巨大差异应该是概念与设备方面的问题,
所以在目前的条件下,羽伞表达的态度和音乐理念与他们的专集的色彩是成正比的。



                         访         问 
    笔者:为什么要叫超级市场这样一个很具体的名字?
    羽伞:具体吗?名词本身就是一个具体的东西。我也不在乎他是怎么样的,我只是
觉得他非常符合生活。比较符合我们的生活。其实这张专辑不论是音乐还是取名字都是
一种表现的方法。这是我们所考虑的很多因素,所以他怎么样都可以。
    笔者:王勇,你们的音乐中肯定会有鼓和鼓机,那你是怎么处理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呢?
    王勇:演出时因为受条件的限制,所以只能用程序,我们特别注重节奏,但不注重
这个节奏是怎么产生的。
    羽伞:我们的东西很多都是偶然的,无论他是怎么出来的。我们也没有接受过传统
和理性的音乐教育,没人教我们怎么去做,所以我们认为好象应该就是这样去做。而且
这个东西录出来以后,过程好象我们都不记得了。我们现在满脑子考虑的都是怎么做新
的专辑。第一张专辑在我的头脑里已经没有了。
    笔者:你做出来以后听了有几十遍?
    羽伞:没有,除了你们来以后听,我根本不听。他在我脑子里根本就没了,而且很
多东西从我心里讲,我也不想听了,我认为我现在搞的音乐是最好的。我必须要有新鲜
感,而且它并不是我装出来的。
    笔者:那你演出的时候,这音乐肯定不会忘了吧?
    羽伞:演出的时候,这正是我们的原因,演出时我经常忘。(笔者:你不想把他当作

一种机械的重复是吗?)对,我们并不想无端的去重复很多东西。就这么简单。同时我
也希望很多乐手在作一些地下的演出时,大家需要作的不是为了挣那个钱,或是表现自
己是一个怎么样一个类型的人。大家既然去做的是音乐,那么大家每回就要去实验音乐,

研究音乐。就像一个沙龙似的,把这一段时间有什么想法让大家知道。关键是交流,这
两个字特别重要。现在北京的地下音乐缺乏的就是交流。大家可能会用嘴,因为他们知
道嘴能有所保留,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所以我希望大家真的用心去作音乐,然后大
家去交流,在演出的时候作出一段时间里新鲜的东西。这样做会是种非常有意思的东西。

    朱宇航:说白了,他们这几年老是几首歌,但是你人在长进,不光是一岁一岁长,
一个月一天都要有长进,人在长进,你作的东西也应该有长进。哪怕你同一首歌你能换
一版本。得让人知道你的东西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你有什么新想法。但他们还是老那
样,有点不负责任。
    笔者:你喜欢为什么人演出呢?
  朱宇航:首先是喜欢音乐,不是去凑热闹。
  羽伞:可以随便,但我最希望的还是能够跟我交流的,这样他们能给我正确的反馈。

因为我知道我的音乐里经常会出现非常大的毛病,这是我每回创作和演出后都能意识到
的,所以我希望能得到准确和细致的反馈,我们之间能够达到共鸣,即使他说我的音乐
差的太多了,他真能让我觉得真的不对,那我绝对心里特别愉快,我认识很多这样的朋
友。这是从我的音乐创作上来看的,如果从商业演出来看当然是人山人海更好。
  羽伞:就是在每次演出完了,台下的观众如果能问问台上的乐手说你这个声音是怎
么出来的?如果每回PARTY都是这样的话,是多么令人特别兴奋的事情啊!如果每回大
家都能问出不同的问题,那绝对是一种多么欣欣向荣的感觉。
  朱宇航:所以为什么羽伞说我们的歌都不怎么听了,我们就是说现在给我们有新的
乐器,投入到新的创作中去 ,我们作出的东西肯定比现在的好。所以说我们一拿到新的

东西了,肯定觉得以前的要差一点了。因为我们作的不是写诗那种东西,我们作的是音
乐。你要按现在音乐发展来说,电子乐在未来几年肯定会热起来。就像你刚才问我们的
鼓手那个问题,我们希望我们的鼓手出来的时候不再像鼓三儿那样打架子鼓有多厉害,
没准我们乐队鼓手将来是电子乐的鼓手最厉害的,那个也是成一派。
    笔者:你们怎样看待舞曲和电子乐这两个概念之间的不同?
  羽伞: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概念本来就是来应付别人。当别人来问我们这些问题的
时候,我们只能理解他们说的是什么。在我的头脑里没有这个概念。我们作音乐可能就
是这么一种声音和氛围以及我们手上所具有的这些东西。包括现在说的这些DRUM
‘N’BASS和TRIP HOP啊。对于我来说跟听那些METAL啊一样,我并
没有怎么仔细的想过他们是怎么回事。它可能还是属于外国人的一种系统,但对于我们
来说并没有受过这种系统教育。我只是有一个模糊的概念。我只是塑造我自己的氛围和
颜色和我要表现的东西。而那些东西可能是你们一些媒体所要说的。对于我来说一般不
谈这个。
  笔者:为什么你们的人声要加效果器呢?
  羽伞:大家都要用效果器。
  笔者:可是那些传统的摇滚乐队,我没有看到他的主唱要用效果器呀?
  羽伞:那是因为他没有条件或是他不懂。如果你什么都知道了的话,那你的创作余
地会很大。如果你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他们就肯定不知道唱歌还需要加效果器。效果
器其实并不重要,歌声同吉他和所有的音色都一样,我就把他当作一种乐器来用。但这
回实际效果器加的不是很重。而关于效果器的运用这个系统其中区别非常小,但是你想,

如果加了以后你的声音会更动听,那你加不加?
  朱宇航:很简单的其实,假如一个乐队旁边音乐全起来,那你要是光这么一个干声
音,声音放的再大,他也走不进这音乐里,所以这是一种很必要的做法。
  笔者: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工业化的时代,那么工业化的音乐对你有影响吗?
羽伞:看流行趋势,这种东西绝对是随意的,需要什么,要做什么,来了什么,再出去
什么。我觉得太自然了。
  笔者:那你考虑到中国听众的接受力了吗?
  羽伞:中国的听众的接受能力绝对在变,绝对是你不可想象的,因为现在的社会是
按秒计算的。
  笔者:你们这张专辑里的吉他声音非常有特点,你曾经受过吉他的训练吗?
  羽伞:我曾经做过吉他手,但这张专辑里的吉他确实是不经意的。
  笔者:吉他是传统摇滚乐里的灵魂乐器,在你们的音乐里把他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
置。
  羽伞:作为我对音乐的概念,我既然说了我的音乐就是程序和音色,吉他无外就进
入音色。他和别的音色一样随时进入随时出来。
  笔者:那你演出的时候不可能拿着吉他吧。
  羽伞:当然可能了,我每次演出都拿着吉他。
  笔者:这是电子乐的表演方式吗?好象摇滚乐的演出人们才会拿着吉他。
  羽伞:我们的演出是我们的感觉,别人说电子乐我只是复合他们。我们只是做我们
的氛围和我们感受比较快的音乐。而其实在国外的电子乐演出,都要有人在弹吉他,打
鼓。我不知你知不知道TRICKY在英国作现场演出的时候,他有一个非常好的吉他手,
前边放了一个PROGRAM的硬盘机,放他的电子部分的东西。有一个特别令人感动的鼓
手,然后他的主唱穿着一个破裤子手里拿着一个麦克风就在那不停的说。这就是TRICKY
的风格。所以我觉得并不矛盾,国外的电子音乐包括“赶时髦”跟吉他太有关系了。
  笔者:下一张专辑的制作人还应该是你吧?
  羽伞: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
  笔者:那你认为你做的是编曲还是制作呢?好象现在的制作人大多数从事的是编曲
的角色。
  羽伞:不,之所以你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是因为现在的音乐环境不健全,所以你
有很多混淆的东西。经常有很多人是兼职来做的。但对于一个有能力有个性的创作的乐
队来说,只要别人给我权利我就要发挥他的余热。但是这个前提是没有人来替我做,我
希望能有一个公司能给我作很好的封面,我希望能有人替我做很好的录音,我希望的东
西太多了,但是我没有看到有什么人能够作的到,他也许作的和我一样,那我还是自己
去做。但是我希望有那种商业的社会的大机器的感觉。大家都成为一个零件,尽自己的
能力作自己的事情,不要去管别人的事情,这是我所喜欢的,我自己作这些并非是我太
霸道了,而是没有别人可以更好的完成这些,其实我自己很不情愿作这些事情。
  笔者:你希望你的音乐到排行榜里和那些歌星竞争去吗?
    羽伞:这个我没想过,这是商业操作,如果某一种行为能使我们更好的做音乐,我
就喜欢;如果他们阻止我作音乐那我肯定会反感──这就是我的概念。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