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92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电动灵魂(3)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28:46 ,398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电动灵魂(3)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28:46 1999) WWW-POST




                                            电动灵魂(3)

            机器/人

                                                          1975年,曾有人问及摇
滚乐
                                                          批评家Lester
Bangs(同后
                                                          来的Greil
Marcus等人一
                                                          样,他的文字维护了乐
评这
                                                          一行当的尊严和必要性
,因
                                                          为他们有一以贯之的观
念、
                                                          思路、立场、历史感和
文体
                                                          的个性):“摇滚乐都
上哪
                                                          儿去了?”Bangs
毫不犹豫
                                                          地回答:“被德国人和
机器
            弄走了。”(记忆所及,大意如此。)

            Bangs 所说的德国人和机器,无疑便是被英美人士称为Krautrock的
            那些乐队,尽管“Krautrock复兴”这个词如今见诸于各类摇滚杂
            志,德国人还是更愿意把它叫做Kosmische Music (宇宙摇滚?
            ),也许这更符合这种音乐的本性。仅就对Techno音乐的影响而
            言,Kraftwerk 是其中最重要的名字(本文也更多地只论及他们对
            Techno的贡献而非“全面回忆”)。

            Kraftwerk的Ralf Hutter曾这样描述过他们的境况:“我们刚开始
            时,就如同休克,四处一片沉寂。我们站在何处?一无所有。我们
            没有父辈,没有延续不断的娱乐传统。在五六十年代,一切都是美
            国化的,直指消费行为。我们都是1968年运动的一部分,那时突然
            一切都有了可能,于是我们开始创立某种德国工业之声的传统。”

            从某种程度上讲,68学运的意义并不在于差点推翻了法国政府或爆
            发了其他街头对峙,而是在于它的过程和和结果开启了另一种生活
            方式和思考方式。正是在这种新方式的影响下,德国这个保守的营
            垒中才出现了法斯宾德和维姆? 文德斯(Wim Wenders)的电影,
            也才出现了Kraftwerk这样的音乐。

            同其他Krautrock乐队一样(比如Faust首张专辑的文案中便宣称所
            寻找的是“新声响和新的表达方式”),Kraftwerk对仿效他人毫无
            兴趣,甚至对吉他、贝斯、鼓的“三件套”亦不再欣赏。但从观念
            上而言,他们则是未来主义、具体音乐先辈及先锋作曲家施托克豪
            森(K?Stockhauaen) 的子嗣,对音乐建基于工业之声的观念深信
            不疑,对简约旋律和反复节奏深信不疑,同时,也对同代人Velvet
            Underground在Sister Ray中树立的那种生猛之声心领神会。而在所
            有的这些观念中,扮演最重要地位的还是电子和机器的重要性──
            合成器与录音室不仅仅是一种技术手段,而且成了感情和音乐本身
            的表达和倾诉对象(这是如今的Techno观念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它
            使所谓电子乐冰冷、无人性之类的说法显得过于片面)。这显然是
            68年运动的理论杀手锏异化论的极端后果之一。

            Can乐队的Holger Czukay曾说:“在
            录音室中,你是在为机器开一场音乐
            会,而且机器真的喜欢听。”Hutter则
            更进了一步,他说:“我们玩机器,机
            器玩我们,我们同机器之间的确存在着
            交流和友谊。”

            Kraftwerk 的早期录音已经充斥着沉郁
            的长篇电子段落和生活噪音,但我们可
            以断言它们并不像有些人想象中的那么
            重要,乐队成员迟迟不同意许多早期作品出CD版,已经说明了一
            切。我们并不是要以成败来论英雄,但的确是在1974年乐队风格突
            变的Autobahn,才真正使Kraftwerk 成为一支不会被遗忘的电子先
            锋队。原因非常简单,正是在当年,他们才弄到了一台小型的Moog
            合成器,其意义一如当年Chuck Berry 发现了电吉他。专辑的标题
            曲是听觉版本的德——奥高速公路之旅,其实Neu!乐队在1971年
            已经描述过这一历程,但Kraftwerk 这次的描述显然更加出色,对
            他们自己而言,这是一场革命,因为他们的音乐中第一次有了歌
            词,第一次全部使用电子乐器,对整个流行音乐而言,其意义也非
            同小可,合成器丰富的和声效果、循环往复的机动旋律与明快  的鼓
            机声将界定未来许多电子乐大师的艺术取向,就连那句不知道是英
            语还是德语(是Fahr'n,fahr'n,fahr'n,fahr'n on der autobahn还是
            Fun,fun,fun on the autobahn?)的单调而怪异的歌唱,也将成为一
            种传奇,至于其中发动机声的花样变换,将会成为未来Techno之声
            的入门级技工了。而从《音乐殖民地》的出版人将自己的公司注册
            为Autobahn,你就可以知道这张唱片的影响无远弗届。

            紧随Autobahn的Radio-Activity向来不太招人爱,但隐含其中的
            却是一种未来/ 科幻式概念,即主题曲所描述的一种无形的强力,它
            既可被视为有积极意义的无形电波,也可被视为消极的放射性尘
            埃。这类概念将会成为Techno音乐极为偏好的主题之一。该曲那平
            平整整而又十分动听的旋律也依然是标准的Kraftwerk作派。不管别
            人怎么看,名导法斯宾德是这张唱片的拥戴者,在他那两部许多中
            国观众都看过的《中国轮盘赌》和《柏林亚历山大广场》中,都可
            以听到Radio-Activity的声音。

            77年的Trans-Europe应和的依然是Autobahn的主旨,也是如今的
            techno最偏爱的另一主题──速度、时空转换旅行,但其中动用了
            当时最先进的技术,也启用了他们最精致的些乐句,还有他们最沉
            重的节拍和开始有趣的歌词(其中谈到了同Iggy Pop及David Bowie
            的会面)。但唱片的中心主题还是那13分钟的对火车旅程的模拟:
            钢轮运行于铁轨之上的咔嚓声、汇车时汽笛的鸣响与消逝、车厢间
            的相互挤压、停车时的尖厉摩擦……这些机动的精巧句式却被过时
            的服装和泛黄的色彩包装,其间的反讽意识亦会在Techno中有所继
            承。而Kraftwerk 对生活中各种声音的不懈采纳或模拟,使得当代
            的人们对未来主义的“噪音”一词有了真切的体会,它并不是指就
            人的声音,而是周围的>


            Transfer interrupted!

            发展有决定性的影响。

            其实,在对Techno产生决定性影响之前,Kraftwerk就已经与朋克/
            新浪潮之间有过良性互动。Kraftwerk一向坚持的大音稀声(少就是
            多)和自己动手的精神,同朋克运动不谋而合;反过来,70年代末
            的朋克/新浪潮之声,也不可避免地让他们作出更加简洁化的回应。
            The Man Machine 以流水般的精密、齿轮般的咬合和电路似的清
            晰为自我和时代作了这样一场大献演,连图片中缺席的乐手也由机
            器人取而代之。而The Model,更成了Kraftwerk最成功的一曲,它
            那动听得“令人发指”的旋律,在经过Big Black 和香港流行歌星来
            自两个极端的翻唱之后仍然让人流连不已,是因为它深刻揭露了
            “太过完美”的高级时尚模特以及一切时代宠儿的机器本性,这种
            观察世界的方式将成为Techno后继者永不衰竭的灵感来源。

            1981年的Computer World宣示的现代社会将由电脑操控的概念尽
            管已成老生常谈,但时至今日,这一概念也依然统治着Techno领
            域,而Computer Love一曲显然是走在了时代的前头,让网虫们倍
            感亲切。

            在Kraftwerk最后的专辑(The Mix除外)Electric Cafe中,我们终
            于听到了那首Techno Pop,它唱道:“合成电子鸣响/工业节奏横行
            /音乐不停/Techno流行”这既是Techno本源所在,又是Kraftwerk
            交出接力棒之处。本来,这张唱片原来就计划叫Techno Pop,在乐
            队的主要成员都沉溺于自行车世界后,他们似乎没能完成未来的
            Techno之声所需要的全部声响特性。然而,连Throbbing Gristel
            和Cabaret Voltaire这样的吉他噪音乐队也坦承Kraftwerk 的影响
            并开始转向了电子舞曲方向,Africa Bambaataa更是开始直接从
            Kraftwerk 作品中大肆采样,使Techno雏形显现,这标志着
            Kraftwerk 已经功成身退,而新一代的音乐已急不可耐、呼之欲
            出。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