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45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竹林九贤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23:29 ,454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竹林九贤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23:29 1999) WWW-POST

竹林九贤
                                   ——摩登天空的第一张合辑
                                                 颜峻

             啊。

             我宁肯把《我们的时代》看做“新裤子”乐队最糟糕的一首歌,
             因为他们才20岁,既不够老谋深算,又不够纯真勇敢。在
             Radiohead里泡过的这一首新朋克显得仓促、自负,他们想都没
             想就操起了北京新朋克通用的含混口音,他们抛弃了老百姓的时
             代,蹦跳在自己的时代中,其实一切都没改变,只是有人喜欢庆
             祝胜利罢了——所以,摩登天空旗下好手“新裤子”的第一首单
             曲连斗争都不愿进行就擦去了和弦上的火药。

             接着是老板。李皖说,“清醒”所代表的只是小小一群生活在时
             代最前端的幸运青年。言下之意被我借来做了这篇短文的标题,
             正如魏晋的竹林中隐逸了颠狂的七位,沈黎晖则率领“清醒”做
             了摩登的竹林中忘忧的领队。当然,忘忧的代价是失重,是思乡
             病,也是加倍的忧伤。你听到了,干净、时髦的天空下,吉他虽
             跳跃,却逃不出凝滞的弦乐,记忆已然丧失,除了向冷漠索取诗
             意,他们已经无路可走。  是,清新的美,刻划失重者的清
             逸,甚至疾病。

             在这些近亲繁殖、同病相怜的先行者兼漂泊者中,龙宽诉说了无
             助。是的,无助,羽伞的机械节拍也不能帮他面对些什么,他只
             是和中速的鼓点错开半拍,向自由和无边的迷茫坠落……

             九贤中有一队并不唯美也不自闭的,他们只是太喜欢那闲散、诗
             意、时尚和隐喻,这叫“玩笑”的,用一种玩的心态使《我没有
             洗衣机》成了灵感四溢的悲剧仿写本,它比原本更有力,因为这
             是个麻木的年头,唯有佯狂才可以真美。

             而“神经”才是最彻底的酒神。他们将童心和病态结合得光采照
             人,空白中鼓在延长幻觉,贝司紧跟旋律,像在唱歌,《妈妈》
             中那本来要冲入阴霾的吉他被一次次平息,直至延时、渐逝,夜
             千用童声和恍惚的呓语叠加出了裂变的心理学。这首歌就这么随
             风而至,却深深温暖了所有孤独者快要变态的心。

             同样爱着尾韵的“超级市场”早已迷幻得近乎靡烂,变形的嗓子
             像在融化,模糊的合声像美妙的环境污染,节奏上的贝司带有人
             类体温,旋律的碎片却不停翻飞散逸。如果说数字世界中人会无
             家可归,那么就融化吧,“I heave a sign when I come to light
             ”,我们会遁入最后的夕阳,感动得要哭。

             又是这个词——“飞”,能飞到哪里?高松从西安盛行的Grunge
             里节取了必将燃尽的怅惘,尽管简洁,却依然执著,在他也飞不
             起来的地方,民族的翅膀终于滑入了套路之中。

             最后小松和王成像王磊的两个邻居一样前言搭上了后语,一个拿
             恶俗的歌词将假声调戏;另一个像刚从印度回来(其实是木贝
             司),向众贤介绍了Jim Morrison式结构的魅力。木吉他和嗓子
             该还给王磊了,但假的和做的幻觉可以留下。

             最后我们谁也不能安慰谁,被竹林九贤或深彻骨髓,或以假乱真
             的迷惘、恐惧、扭曲、欢歌所灌醉,轻飘飘地,或者说幸运地,
             目睹了流放途中疼痛的幻美。


                                                   返回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