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432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大同世界同不同?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20:54 ,443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大同世界同不同?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20:54 1999) WWW-POST

 

                                         大同世界同不同?

                                                颜 峻

               先抄几段美术评论:
               “实施西方化操之过急,仅仅在肤浅地移植西方文化的外壳方
             面取得成功,忽视本土文化、民族遗产,及赋予艺术和思想意义的
             情感。除此之外,一无所成。”(远腾利克,转引自《世界美术》
             1996,4)
               “90年代中国画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如何超越‘本体论’
             (将中国画作为一种自足的意义和语言系统和‘媒介论’(将中国
             画作为西方当代艺术形态史的一种媒介)、东西方、‘中心’与
             ‘他者’这类二元性的思维模式……”(黄专,引自《 江苏画
             刊》1996,10)
               “优秀的作品需要涵纳所有,让所有人对它感兴趣,这是清楚
             和明确的。相反,在我们这个信仰失落,到处鼓吹区域性和差异性
             的时代,艺术家却不知道选择具普遍性的主题来感动大众和世界
             。”(雷蒙.马松,引自《二十一世纪》1996,4月号)
               跟音乐人谈美术?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九十年代以来,随着
             艺术发展和交流的现实,随着后XX文化理论的引进,民族性和现
             代性之间的矛盾空前尖锐起来了。在这道刀锋上行走得最快也最痛
             苦的艺术门类就是美术和音乐,按照雅克.德里达的名言“拆解一
             切界限”,我有意给流行音乐提供一个更靠近艺术而不是商业的参
             照系,前文引到的日、中、法三位艺术家或批评家已经证实,民族
             性与现代性,或曰文化个性与大同世界之间的矛盾已经给更多的人
             制造了焦虑。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有没有一个更宏观的思路来指导
             自己——将血液中文化和人性的存折转换成流通国际并不断增值的
             资金。
               在新疆南部生活的蒙古族人中,有一种迹近失传的双音演唱方
             法:先发出一个较低的持续的长音,而后在它之上的三个八度处再
             发出一个叠加的长音,它被称作“浩林.草尔”,那是一种神奇的
             声音,维系着大地与天空,也紧靠着人类中的这一支的生活方式、
             世界观和世界。我们可以想象,当Michael Cretu(Enigma)或何
             训田拿着数码采样机来到他们中间的时候,将会是又一次的狂喜与
             静穆;接下来“浩林.草尔”被带回某大城市的工作间,问题就此
             出现:加工方法有New Age、Ambint、 World Music、古典复
             兴派、先锋音乐、伪民歌,等等,最不济也可以像黄金刚一样用人
             家的旋律填上另一种语言的词,可我们怎样才能既保留蒙古族人世
             界的真实,又保证成品的放之天下而皆准呢?用黄专的方式来将讲
             就是,既不用简单的包装与重现(比如加上画蛇添足的节奏和伴
             奏),又不让“浩林.草尔”及其文化成为西方中心主义和商业文
             化中的点缀。众所周知,采风之后的创作需要很高的技术能力,将
             煌囊羯⒌鳌⒔谧唷⒑蜕绞酱蚰サ揭黄穑钪罩圃斐鲆恢中碌
             纳簦旱谒苤氖牵谥还匦恼庾钪盏摹靶碌纳簟保
             弥矣诿褡迤事穑坎唬思腋陕锊蝗ヌ妓夭模克锰逑窒
             执衤穑磕训馈昂屏.草尔”只是多元世界大拼贴中的一隅风
             景?
               把“浩林.草尔”推而广之,任何一个人群,只要有自己独有
             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审美惯性、哲学宝藏和艺术传统,就同样要
             面对这个日趋一致的、资训共享、个性相融的新世界和新人类,他
             们尤其要面对长期占据新世界发言权的西方文化。Copy西方的
             Metal或Grange是邯郸学步,用民俗学的为我所用的手段来填充
             World Music同样是中了文化霸权主义的奸计。
               于是我提倡更高的参照系:艺术,而不是商业。庸俗的伪前卫
             美术家自然可以大搞政治波普和“后设计”,庸俗的新音乐自然也
             可以把黄袍马褂和法兰绒方格衬衫穿到一起。给印地安民谣加上
             Hip-Hop是抢钱妙方,给民歌手配个戴眼镜的胖子“让你亲个
             够”是杀鸡取卵,而我们又怎能肯定刘以达的《麻木》不是另一种
             形式主义的讨巧呢?正如雷蒙.马松所言,区域性、差异性已经成
             了廉价的佐料和献媚品,音乐人既然不打算搜集整理并原样出版正
             宗的民歌、京胡和牛角琴即兴演奏,就应该忘记形式的枷锁而焕发
             血液中的气质。对于音乐家来说,贴着任何标签的音乐都首先是
             “声音”,声音作为材料,终归服务于他的内心,崔健这样对待了
             唢呐和古筝,郑钧这样对待了Grunge,中国民族爱乐乐团这样试
             着对待了京剧与合唱,谭盾这样对待了《金瓶梅》……,然而我们
             眼前仍然是荒芜的未来。
               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挑战!我们正在作的,是用民族的素材与
             气质来发展、突破原有的音乐模式,做“中国的摇滚”,或者某个
             音乐家个人的摇滚,而这些,The Beatals,Led Zeppelin在六七十
             年代已经开始;西方人正在作的,Enigma中的声音并不弘扬某一种
             文化的独特气质,它适用于所有那些失去根性的现代灵魂,Dead
             Can Dance超越了族群界限,它忠于全人类。那么有没有一条道
             路,让苟延残喘的自我强大起来,去容纳新的世界并在自己身上脱
             胎换骨、火中涅磐呢?
               以上巨大的话题是CZ音乐公司近期的提问所激发的思考,它
             几乎超出了我的想象能力和兴趣范围,但这思考是激动人心的——
             现在,我要轻松一点,去听烙有这个时代烙印的《第三只眼》了。


                                                   返回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