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68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谁的六十年代?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18:20 ,536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谁的六十年代?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18:20 1999) WWW-POST

 

                                          谁的六十年代?

                                                颜 峻

             我们这些自称与摇滚乐沾亲带故的,有不少人出生于六十年代,
             但在我们的出生地,伴随着童年成长起来的既没有带电的吉他。
             也没有抗议歌曲和自由自在的乌托邦集会,即使带着对青春激情
             的无限惊奇,向染发的一代新人描述时代、革命和肉体最初的秘
             密,也并没有谁从本土的疯狂中发现异邦的风云究竟为谁所生
             ……

             时光已经抹去了感同身受的热血和头晕,直面The Beatles或者
             Jim Morrison,我们脚下是成吨的Internet网站、传说与传记、
             收藏品和现场录音,再加上巨大的社会差别,我们九十年代的中
             国人又凭什么来谈论六十年代摇滚呢?难道就因为他妈的音乐美
             学和感官收藏癖么?哼,我却不愿相信所爱之深会仅仅停留在替
             洋人怀旧,为自己解馋的地步——纵然外语难懂、风景远异,我
             还可以捕捉点滴的冲动,看有没有资格追思并说“我爱”。在那
             些听信西方中心主义的读者见鬼之前,我们必须先将利物浦和旧
             金山看作无数人类灵魂荡漾之地中的两个,至于萨特与警察扭打
             的街头巴黎、至于布拉格的政治档案,至于本土必将误入地狱的
             青春。至于更多被我们的狭隘所忽略的奇迹或悲剧,都其实是同
             属于一部呼喊与迷惘的精神之书。如果不打算像实验话剧导演牟
             森做过的那样,对一切六十年代的话题做事件性复述,那么摇滚
             乐也该和其他人类活动一样,有一颗不为档案翻阅者所知的隐秘
             心脏。我是说,连篇累牍地转述反战宣言或《金西的报告》的影
             响是一种貌似深刻,实则僵化的摇滚社会学;花童?嬉皮士的口
             号?黑豹党白豹党?John Lennon的LSD?真是烦死了,我从16
             岁起就被这堆废话蛊惑,可至今还没有一样能用于改善此身此地
             的精神与物质。摇滚乐的革命到底能不能让我也改庆换面?

             啊,革命……米歇尔.福柯在1977年说:“革命的问题支配了一切
             现代思想,正如它支配了一切现代政治一样。”二战后迅速复兴
             起来的城市集中了现代性问题的所有尖锐体现。作为个人的人终
             于为上帝收好了尸,他们在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和社会结构
             的领域内开辟了个人化的形式,并打开了被排除在主流话语合法
             化之外的话语禁忌之窗,底层进入了社会、性进入了身体、勇气
             进入了青春、革命进入了日常生活。每个人都需要改变自己,或
             者改变世界,但真相是,世界正在改变,正在用革命来帮助这个
             上帝缺席的人间。第三世界的现代民族国家尚在建立,西方国家
             的权力模式即已遭受了深刻的挑战——用一种权力来代替另一种
             权力么?No!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推毁的并不是戴高乐政府
             的威望,也不是资本主义体制,当爆发于教育体制的不满蔓延向
             普通民众,“结构不上街”的耻辱便注定要被结构中新的关系所
             辞澹腔炻业某宥钌钔驳搅苏鎏逯浦械牡赖吕斡⒕没
             鳌⒄位蜒浴⒓彝ツJ健⒂镅苑绞健哟蠡髦械娘荻た
             甲孕兴啥靡恢郑ú唬梦尴拗郑┬碌乃嘉绞酱蛄烤墒澜缈
             梢傻恼逍浴R荒暌院螅飧灿谏硖宓姆刺逯票灸埽ǘ皇欠
             ⒍擞诎屠韪叩仁Ψ堆г旱难醺锩┰诒泵来锏搅苏嬲缁峄
             瓜值母叱辈⒐橛谛榭掌泼鸬某良拧D训阑够嵊腥耸峙酢妒澜缫」
             隼执蠊邸氛庋脑愀躺疲阂」鑫幕用商乩衾纸贘imi
             Hendrix的魔法到伍德斯托克音乐节40万人共酿的理想之酒为胜
             利,由奥德蒙音乐节“地狱天使”杀人事件到Lad Zeppelin的
             Stairway To Heaven为散场吗?假如摇滚乐只是他们说的社会学
             报告的一个章节,那么它活该朝生夕死、与一代人始乱终弃;倘
             若迷幻的心灵并未与LSD同遭禁黜,而探索的欲望开始随效果器
             普及,甚至空留遍地避孕套和残花的旧金山也长存了鲜活的逾规
             越规的精神,那么这一代人就用狂欢和死亡开创了无处不在的个
             体斗争的历史。

             时至今日,世界上依然充斥着旁征博引的摇滚史权威,他们要向
             不争气的我们倾诉摇滚乐的悲哀——“它早就死了,从那三个早
             死的天才、从商业、从集会的终结开始!”那么,我们不妨向心
             怀鬼胎的他们证明:六十年代文化的消失并不就是摇滚乐的尽
             头,它只是刚刚开始。且让爱好凑热闹喊口号的各国遗老遗少误
             会下去吧,摇滚乐摆脱了政治任务之后,恐怕才真正扬起了解放
             心灵的旗帜,这正如他们的政治运动被美国政府改良、修葺、消
             化之后,独立的人才真正开始从思维、生活方式或者审美态度上
             成为体制的对抗者。作为艺术——是的,始终做为艺术——摇滚
             乐终于拆除了本世纪最重要的心灵之墙,它跟在文学后面,将善
             恶铸为一体,它跟在美术后面,将商业与艺术混血,它跟在哲学
             竺妫窈腿馓褰粱耄沼谛媪寺沂赖睦戳佟T谀且淮
             瞬⑽纯辞宓穆沂溃缓闲场⒖膳碌恼嫦唷⒎抛萘空婷蜗搿⒎
             喊饕搴屯巧倌暌黄穑愠闪嘶薨得览龅暮榱鳌N蘼凼荍anis
             Jopin性生活背后的毁灭欲,还是The Beatles傻呵呵的直白情
             书,他们都开创了不需要权力就可以表达的渠道,用身体、用源
             自身体的摇滚乐,晃动髋关节,挑逗节奏感、重现肉嗓本色,表
             达了人最基本也最常被否认的冲动。如果说摇滚乐做了什么,我
             想,它至少为新的话语的出现提供了佐证:听呐,来自青年的、
             无关于健康富足生活的、欲望深处和街头的、反对请客吃饭的事
             物进入了世界,因为和肉体的深刻联系,再也没有人在目击摇滚
             乐之后还无视它们的存在。

             在麦卡锡和肯尼迪的时代、越南和性解放的时代、领袖频出的时
             代,美国,这摇滚文化的大本营(当然,他们善于把从可乐到摩
             托的一切都折腾成“文化”)竟然养大了那么多被自由宠爱的青
             年,这大概与某个生育高峰有关,但首先是对社会关系的自觉、
             对自我的猛然发现。向后我们可以追溯经济、法律、政治的根源
             和现代化的各种含义,向后,请看,它必然导致蔑视界限的奈张
             者。当The Beatles炮制爱情乌托邦的时候,The Doors深入了灵
             魂的最黑暗处,Grateful Dead在无意识之地漫游,Frank
             Zappa在音阶练习和饱嗝式发音之间实验着形式,远离喧嚣的地
             方有The Velvert Undergronud痉挛着给人性降温,猫王和Bob
             Dylan的追慕者则随时用性和责任感演奏每一样乐器……Rolling
             Stone好歹还品尝了血腥带来的朦胧快感,但这也并不能挽回人们
             对英国摇滚过于单纯的看法。杂种社会里的杂种音乐伤花怒放,
             一边承受着社会斗争、政治运动的宏大使命,另一方面,却在真
             正触及心灵而不是主张、唤醒个人而不是集体、开拓美学而不是
             缁嵫У氖乱瞪匣竦昧苏嬲档米纺降囊导āT谡馔皇贝热
             粼傧蚪衔ゴ坎⒉晃酥囊衾殖绷髯肺剩箍梢源影臀鳌⒂⒐
             ⒌鹿⑷毡局畹胤⑾志哂凶笈汕阆蚧蚝笙执饕宸绺竦呐杀穑
             堑模悄值貌恍祝膊豢细晃幕牟换岬俚乃枷肓煨湟
             黄鹂狥estival,这是不是就注定了“六十年代摇滚”等于“六十
             年代美国摇滚运动”呢?

             随使吧,至少我在“六十年代美国摇滚运动”和出现于六十年代
             的所有摇滚乐这两个概念上,都发现了我所需要的——那不是为
             台下数十万名大麻客和酒鬼提供避世的乌托邦,也不是在议会大
             楼前将资产阶级代言人吓晕,那只能是无孔不入的颠覆性话语在
             用新的语言创造新世界。如果不是Lou Reed这种无人问津的音乐
             家为伍德斯托克诸侠建造起美学的穹顶,那么又有谁能从运动中
             看出时代的影子呢?如果说摇滚乐帮助了运动,那么这话听起来
             真让我难受——美军入侵巴拿马的时候,对着诺列加日夜轰鸣的
             喇叭里播放的难道不也是帮上了忙的摇滚巨星AC/DC吗?要摧毁
             权力的控制吗?上街!对,上街,但更深层的控制却来自好莱
             坞、BBC英语、日丹诺夫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减肥疗法和日后必
             将跳出来的《阿甘正传》……那么,让我们相信吧,在一个精神
             解放与盲目青春共同燃烧的时代,摇滚乐参与并开始了永不休止
             的斗争——向习惯、向社会、也向自己。

             如果说六十年代是世界失去宗教与王权的钳制(也有人说维系)
             之后,终于以和平方式爆发混乱的时代,那么这时候成长起来的
             摇滚乐,则是混乱的形式下混乱精神对死气沉沉的一次刺激,然
             后,这混乱有了形体,美丽、年轻、自觉。


                                                   返回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