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91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可以爱,可以飞,可以遗忘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16:24 ,754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可以爱,可以飞,可以遗忘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16:24 1999) WWW-POST

 

                                   可以爱,可以飞,可以遗忘
                                     ——超级市场《模样》

                                                颜 峻


                三个被色彩拍打得不辨轮廓的男子,一张温情隆重得不留余
              地的专辑,远比《无能的力量》值得我们拥有,并赞美它人性的
              光辉。
                如果说远渡重洋而来的时尚之声会让我们感到隔阂,会引发
              “人性早已流逝”的叹息,甚至更进一步使老庄的不屑子孙们借
              尸还魂,辱骂电脑及其变幻的血。那么,超级市场终于通过一位
              可以飞的中国猫,让骅梓、窦唯面临下岗,让满怀伤与痛、怨与
              哀的我们拥抱了来自时代深处的安慰。尽管从歌词和前奏来看,
              这《模样》的第一首,《很久很久以前》几乎就是超现实主义游
              戏,但摇摆的热情马上进入了混沌之中,专辑的基本的节奏和尾
              音加重的歌词在幻想中诞生了,真鼓的忠诚音色、吉他的温情纠
              缠和所谓时尚会师了。在这被人声处理得结构突兀的第一曲之后
              妒谐〗ソフ鞣苏嬲萏溉诵缘娜嗣恰は胫械腟ub
              Rosa式魔幻低音或Astralwerks或冷峻回声并没有泛滥,相反,
              极简派和未来主义被削减了,既便在拥有Underworld般开头的
              《爆炸》中,他们也中止了弥漫的渐密的织体幻觉,转而重拾摇
              滚记忆,慢动作一般,温暖着叹息、节奏、迷幻、手工制作的旋
              律……现在,我的害怕已经融化,时间让人发傻,听下去吧,把
              音乐辞典放下……
                从“噢我已为你献出感觉”,到“宽阔使我可以拥抱了你
              ”,我们可以体会末世情圣的甜言蜜语,从“我只想回到童年没
              有幸运和神”到“看这世界好像没有人爱了”,我们探索着身体
              内部残存的回家的愿望(哦,它永不实现),其间夹杂了“如果
              可以不爱又怎能不爱”和“嗨,我的Cafe”这样夸张、溺爱的感
              人嗓音(还管他是谁唱的)。再没人想着Rave和逃离,哪怕是
              在伪装成跳舞版的《假若今夜来临》那儿,进入这晦明不定的市
              场,我们自身的情感、记忆、爱或伤心、甚至潜意识之书,早已
              堆积如山——他们为此加大了密度、减慢了速度、将七十年代中
              期的吉他环境音乐和摇滚教育的人肉的味儿带入了今天的电子奇
              想中。就让“病态”和“自恋”的指摘不攻自破吧,这9首带着
              折衷主义暗记的慢药并不刚猛或者数学,它们甚至挽回了“颓
              美”一族的绝望,因为至少在摩登天空旭日高升以前,还有人经
              历过坎坷、隐秘、人文的暗夜。
                向着记忆的源头,将理性遗忘吧,超级市场节约了瑰丽、忍
              住了悲伤,是为了我们灵魂与他们美妙的词句一同飘飞、舞动。
              遗忘是多么幸福,一路上它还原着伤疤、经验、童年恐惧和社会
              打击,使这一切难以辨认,却又隐隐触动。在足以催热每一道沉
              睡之血的结束曲《荆棘与往事》中,普通歌曲的长度中容纳了从
              容的曲式演进,让暖昧、细致的Techno向饱满的摇滚框架转
              移,来自Enigma的采样(或巧合?)与翻来复去的两句主旋律
              简直令人振奋,依然变形的人声和破碎的间奏更让我们相信,再
              也没有什么现实值得细读或书写,再也没有什么科学能将爱捆
              绑。


                                                   返回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