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86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是谁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15:33 ,771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是谁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15:33 1999) WWW-POST

我是谁
                                        ——评《麦田守望者》
                                                 颜峻

             在麦田守望者的首张专辑里,有一个奇妙的化装游戏——那著名
             的《我是列宁》被改了歌词,易容为《我是……?》,对照同样
             沸腾而单纯的两份歌词,你会发现“革命”已被“机会”置换,
             “英特纳雄耐尔”变了“Inter奔腾处理器”,人类纯真梦想过的
             “共产实现”如今改写为“摩登时代”与“数字未来”,我也似
             乎不再是列宁……

             那么我是谁?“红警”高手、市井少年?毛泽东时代的抒情者或
             操场上盲目的欢呼者?“五月风暴”的恋人还是范思哲的邻居?
             或者我并不属于时代和地址,我只是青春本身,粗糙地绽放,并
             且必将被你们丧失、由生命给予埋葬?这被称作“超越了技术和
             形象”的四名理工科大学毕业生,如今不可避免地被技术和形象
             端上了时尚的餐桌——英式流行与美式流行朋克,先行一步的清
             醒或远在南灸七八点,谁也没法超越那一大群满脑子资讯的乐评
             侦探。

             从《我的星期天》开始,可以捕捉眼下正时髦的减速朋克和用于
             时尚的懒洋洋的鼻音,在对无聊状态的得意表白之后,麦田守望
             者由英伦过渡到美利坚,适可而止地踩响了吉他上连着的那块雄
             性电路板。

             当董瑞铮富有弹性和肉感的朋克贝司在《风景》中开心地蹦和
             跳、当肖玮的嗓子回到中国大陆,当这无端的兴奋颂扬着青春,
             麦田守望者几乎就要变成了另一队健康少年。然而并蒂相生的,
             又是摆脱了滑翔的吉他哇音的大片噪声——加上反馈和摇杆,加
             上地下贝司,加上不假思索的总在换气的歌唱,一首《自私》却
             真正焕发了麦田本色。他们用变得热烈和悦耳的地下之声来歌唱
             肉体,那美式的间奏连接了朴实的性观念和热情的行动主义人
             生,那当然不是痛苦,也未必该是幸福,只要我们还在不停地干
             着,节奏就会无限地跃动在心跳般的贝司之上。

             于是可以理解《绿野仙踪》背后舒畅的民谣气息,甚至刘恩在吉
             他上添加的一点新古典延时效果;于是可以原谅《顶嘴》念念不
             忘的代沟斗争;于是可以无条件地加入挥霍的行列,不计后果地
             向青春致敬——《我是……?》在战斗着的鼓击中杀开一条风火
             之路,以欢歌加上军歌的速度前进,顾不上更多的噪音舞蹈,就
             把热血映红了天空。而,我是谁呢?

             我是无害的旗帜,从青少年梦中的克里姆林宫插到数字时代,我
             指引着青春的红孩儿,向盲目、抒情、肉体、新鲜事物和一切无
             关理想的冲动而飞奔。我是列宁的手势和比尔?盖茨的信心,是留
             恋中狂欢的年轻岁月,是惊喜和乌托邦,鼻音快要撕破了,吉他
             分身了,有人刷扫着琴弦和献身的欲望。

             在《牺牲》出现之前 ,该预先听过《在路上》……那是我唯一的
             目的,永远到不了的远方,迟早要终结的青春梦。苏阳调松了鼓
             皮,正如大孩子们望见了中年人,这梦和专辑中所有简短干脆的
             作品 一样,那么快就被惊醒了——专辑中唯一的键盘飘然而起,
             深刻地说出了热血中注定的阴霾。

             玩闹着扮过了猴王(《大闹天宫》),麦田守望者犯下了喜庆过
             头的错误,《节日气氛》被剥夺了赖皮和街巷气息。不过我们可
             以再拥有开放的《无题》和激情的《牺牲》,乐队全体都自然、
             沉醉的前者真正给时尚披上了诗意,而后者则通过转调和不整齐
             的合声唤醒了“民族性”——北窘的自由主义、王蒙发现过的黄
             皮肤的盲目与激动。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让我们做
             最后一次欢唱吧!

             粗糙的热情、行动的魅力,麦田守望者的没头脑的大把高兴已经
             出炉,清醒是雅皮,他们却是市井,七八点是幻想的文学,他们
             是一身的汗水。他们不知道我是谁,但却直接地揪住了我的肾上
             腺,他们跟着我从社区奔向花花世界,我跟着他们祭奠了酒吧里
             闹成一团的青春,我们要一口气唱完,我们不会像崔健同志那么
             罗嗦,因为痛苦太重,面包会有的,奔腾Ⅱ型万岁!


                                                   返回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