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581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乘拖拉机远去啦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14:20 ,724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乘拖拉机远去啦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14:20 1999) WWW-POST

乘拖拉机远去啦
                                                 颜峻


             听到胡吗个的歌,大概不会有人提起Mark Knophler或者李宗盛
             他们的“半说半唱”,你会马上想到每天按时经过楼下的那个身
             分不明的外地小贩的吆喝——他唱的不是“鸡蛋甜酒”,就一定
             是“修雨伞补锅收购旧家具”。

             简单地说,《人人都有个小板凳,我的不带入二十一世纪》这张
             专辑就是建立在这种身分上的吟唱。外省人在首都出售劳动,胡
             吗个在别人的世界散步;人才在城市里流浪并伺机闯出名堂,胡吗
             个无所谓地混饭间或无所事事地忧伤。他可真够迟钝的!即不痛
             苦也不眺望,以叙述为乐,甚至很没面子地叹息自己没有老婆
             ……在成串的念白、湖北人的吆喝、摇头晃脑的方言和高唱、甚
             至咏叹调的中国农村版之间,胡吗个弹着木吉他来了,他在民谣
             吉他上胡乱地改造了几下就找到了想要的,但却并不考虑面前这
             帮眉头紧皱、拼命找词的乐评人。天哪,第一首歌叫做《有人从
             背后拍打我的肩膀》,可以做电影插曲,但那个导演还没出生;最
             后一首叫做《大街上/一眼望去》,可以做小说提纲,但那位作家
             已经被拐来拐去的胡吗个弄得睡着了。不过如果你还算有趣,脑
             子里的主义不多,那么这至少算是一张让你快乐的专辑,“可怜
             的,没人管教的我们只会:将左手一伸就往左拐,将右手一伸就
             往右拐”,你知道他是怎么从方言绕口令一下子转入感伤的漫长
             尾音的吗?他是用快乐的天性。我们不妨说这就是善良、狡猾、
             忧伤的劳动人民本色。

             胡吗个并不是不理睬技术,听听《部分土豆进城》或《花功夫做
             些手脚后该去拜访谁》细心的吉他就知道了,他只是不理睬规矩
             罢了——他的歌不是方的也不是圆的,而是结构上缺少强调、主
             题中拒绝提炼的叙事。像《一桩事实婚姻》,歌词就有四五百
             字,像《大街上/一眼望去》,有6个“事件”和两句自我评价:
             “落入俗套”,在一种为高兴而唱的本能指挥下,胡吗个忽高忽
             低、忽紧忽慢、转调、变脸,在没有歌的地方唱出了歌,就连从
             1950年到1996年的6个故事都用上了感伤的吉他和一本正经的抒
             情,他能把新写实派小说唱出浪漫来,还要让我们跟他一样渐渐
             沉默、感谢生活!至于《花功夫做些手脚后该去拜访谁》,哈,
             真是健康极了,你得有想象力,才会知道一个矮个子的渔夫如何
             端起多明戈的架子赞美矮个子的小娥,末了,在一个停顿之后简
             单的琴声重又响起,胡吗个满怀柔情地告诉大伙“我们一起坐在
             草坪上,无动于衷”。这戏剧性的场面还有的是,但都没有《两
             个川厨在酒吧》那般夸张,因为压得太低而发抖的声音简直像艺
             术家Lou Reed,书面语被强行抒情,就在停停走走的伴奏快要结
             束之际,人家竟陡然间摇身一变,让酒吧里自卑的川厨重返蛙鸣
             夜色,变突兀起伏的歌声为流畅:“忧伤的歌曲总在欢笑中响
             起……唱一支歌吧,叫:《驾拖拉机远去》,趁着月色,我们驾
             拖拉机远去……落露了,我们就在车斗中过夜”。川厨哪里去
             了?!

             这是个不需要怀旧的人,他自己就很旧嘛。他自然的歌声让我们
             别扭、深感沉闷,但也让我们中的一部分听得笑起来,为他有如
             此的忧伤和幽默而开心。这是外省人终于抢到的发言权吗?不,
             胡吗个的叙事将停留在情感而不是社会的领域,他装模做样并一
             往情深地又说又唱,是为了把身陷都市的尴尬也变成对生活的感
             恩。“屋顶上的老鼠换了一拨又一拨,有人交了份辞职报告,说
             是去了兰州,嗯,仅仅是,为了那儿的一碗拉面,”我决定请他
             去黄河桥北的“艾力”吃两块钱一碗的牛肉面,然后像卡通片里
             的乡下老鼠一样,用外地口音大声唱起来,乘拖拉机远去啦。


                                                   返回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