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62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物性 人性 乐性 神性
[版面:摇滚音乐][首篇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07:43 ,826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物性 人性 乐性 神性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07:43 1999) WWW-POST

 

                                     物性 人性 乐性 神性

                                                 李皖

               在一个新词太多的时代,表达的确定性受到了威胁。新词出
             现之初,其语义是不稳定的、多变的,尤其当它从一个圈子词汇
             生长为一个大众词汇。这时,望文生义成了触动词义转化的内在
             规律。如时下人称呼音乐爱好者,往往简单地分为“追星族”
             “发烧友”两类,音乐爱好者这个称谓反极少被提及。而真正的
             音乐爱好者其实既不是追星族也不是发烧友,准确的叫法只能是
             音乐爱好者。

               追星族追的是星,发烧友烧的是器材,二者的醉翁之意都不
             在音乐。一个听的是脸蛋儿和伪造的传奇,一个听的是机器的性
             能,音乐在他们那里只是媒介──一个可以传载白日梦或音响效
             果的媒介。

               在发烧友那里,唱片可以不叫唱片,更好的一个叫法是──
             软件。这个叫法准确地透露了倾听在今天的物化事实,突出了唱
             片的机器部件属性。作为一种日益弥漫的欣赏方式,发烧评论往
             往能非常传神地展露这一新欣赏方式的诸多特征。因为对音乐的
             爱好,我有时会翻一下发烧友的胡话,一方面当笑话读,一方面
             可作录音效果的参考。

               如这么一则发烧评论:

               《行星鼓乐》是米奇.哈特的第2张个人专辑,不怕你笑我浅
             薄,我在一听到这张CD的第一首音乐时,就认定这是一张发烧友
             “死了都要买”的天碟!您一定要说我为什么这么轻率,其实这
             并不是我轻率,只要您有一套低频表现不错的音响系统,您也一
             定会和我一样,听了第一首就中毒了。

               那么,这张CD的音效到底怎么样呢?劲!劲到“面无人色”
             (请主编大人手下留情,不要将这个形容词删掉,因为我实在找
             不到更贴切的词语来描述)。你可能不信,那咄咄逼人的鼓声一
             出,我的感觉,先是胸闷,继而胃疼,最后全身的皮肤都觉得微
             微的震撼。在JBL4344这样的大喇叭中听来,鼓声虽非震天价
             响,但贴地而行的低频震波,却令到听音室中“粉尘飞扬”;及
             至最高潮处,就象当胸被武林高手连击数掌一般,透不过气来。
             甚至有想呕吐的感觉……

               您可以没有上述的感觉,不过原因只有两个:第一,您是硬
             汉。第二,您的音响是不及格的。

               如果一篇发烧评论的背后有一万个读者,一万个读者肯定代
             表着一万套音响系统。与其说是人在听音乐,毋宁说是音响在等
             待一次“考机”,人也成音响系统的一个配件了,欣赏成了一种
             音响测试工作。从这个角度来观察,发烧评论是一种日益严重的
             污染,这种文字污染了评论更腐蚀了赏乐。它的危害主要在两个
             方面:一、重音效不重音乐,永远不谈作品本身是否重要;二、
             即使谈及音乐,往往作绝对化的判断。发烧评论很少分析乐曲,
             很少评论乐手诠释之优劣,而津津乐道于刻版、数码、信号处理
             等录音工艺。肯定某张CD好听到极处:便说“其他唱片都可以扔
             了”的俏皮话,或者说些“如果你听不出来就是音盲”、“索性
             把音响给砸了”、“以后也不用买唱片了”、“买了也是浪费”
             之类。

               怪中之怪倒不在欣赏技术,而是工艺和技术竟也能给人以感
             动。台湾的乐评家刘汉盛说他在第一次听 James Newton
             Howard的一张唱片时,感动得几乎掉下眼泪──“因为LP再生
             出来的速度感简直就有如电光石火般的快速。”发烧是一个时代
             的物性最后发展成这个时代人的人性的一个绝好例子,它是机
             器、电子、信息技术和丰富的物质领域延伸到人的情感世界的结
             果。每个时代的物都会最终变成人性的一部分,物化同时就是人
             化。所不同的是,古典时期是自然进入了艺术,现在是机器进入
             了艺术、信息进入了艺术,机器和信息的构成、格式(物性)暗
             暗成了艺术构成、格式(乐性)的不知不觉的母本。在历史的长
             河里,人总会自觉不自觉地发现一些新的器物,它们击中了人在
             某个特殊时期的感怀,并固定下来是某种乐性,这些新的器物精
             确无比地表达了正当其时的人,反映了环绕在他周围的物世界,
             可能美丽,也可能是病态。

               过去曾常常迷惑于口琴这种乐器,它总能带给我一些关于旧
             日子的回忆。它是感伤的又是孤寂的,是民间的又是青春的。我
             不知道它是带来了回忆(七十年代口琴是大陆一代青少年生活中
             的爱物),还是它自身就有这个物性。现在我倾向于后者。口琴
             就是有这个物性,这个物性与人的某种情感有天然的对应,它是
             发明它的时代生活的产物,是当时环境下诸种人性的凝聚。不是
             因为我在少年时经历过它,任何人任何时候其实都可以从中感觉
             到大致相同的情怀,口琴的物性和人的人性就是有那么一层割舍
             不去的隐秘联系。

               类似的情况我们还可以说埙,埙的声音和远古太初的那种联
             系,那是古人所面对的天地图景,可以说吉它,吉它的音色和平
             民和民间的那种联系;可以说Duduk与亚美尼亚,说西塔琴与印
             度哲学;可以说二胡、说古筝、说钢琴、说笛箫,等等等等。它
             们都是时代和生活发掘出来的物性,并随着时代和生活的演进积
             聚和发展。通过它,人的心弦被拨动,时代和生活被一次又一次
             召魂。

               器物的属性,由此传达着人类又规范着人类。我们有理由说
             民谣就是吉它以它的器物形式不断繁衍的一个结果。民谣一方面
             成于吉它,一方面又为吉它所限。发烧也是。一方面我们看到它
             对现代人那种狭隘的规定性,另一方面也能看到它的生成性。正
             是发烧器材的一些属性,规范和刺激着当代一些音乐的发生发
             展。物性繁衍成乐性,新的物性繁衍成新的乐性。

             发烧片经常是注重声色而乐思浅薄的。天碟们给现代人肤浅的美
             感、感官的熨贴,同时消磨着他们的心灵,使其日益丧失对音乐
             乐思和崇高审美的感悟力。但发烧片极端重视效果,重视低频和
             高频的丰富表现,这刺激了冷门乐器、低频高频乐器的创作盛
             景。一些在过去仅能充当配角的乐器,如大提琴、倍司、打击
             乐、长笛、短笛等,如今走上前台充任独奏或领奏。一些具有玲
             珑音色,易于表现音响器材优点的乐器,如竖琴、电钢琴、吉
             它、弹拨乐器,也空前活跃新作频出。演奏技法推陈出新,新颖
             的乐器搭配层出不穷。而哪个时代又有这么多样的小件乐器创作
             呢?同时,发烧器材超乎前代的解像力,则导致了流行音乐精致
             化精细化的去向:音乐创作的笔触更细腻、配器更绵密,并特别
             注重织体中各乐器的独奏线条,大乐队、和声式的表现则退居其
             次。这种绵密的风格也影响了流行歌曲的伴奏部分。它的负面影
             响是过分地注重了细节,而忽视了单纯直接的音乐动机的力量。
             发烧录音在乐队规模上的局限性,则导致了现代器乐的小品化。

             一个时代的物对那个时代的精确指证永远值得我们惊奇。数码录
             制到的CD,虽然使声音无比清晰,却无可奈何地失去了LP(塑
             胶唱片)所具有的那种人性的温暖。CD的物性,准确地刺中了其
             声音还原方式的本质。而电子乐器的声音,怎么刚好塑造的就是
             那样一种听觉,那么锋利地传达人对科技世界的和机械世界的感
             受?电子时代发明了电子合成器──计算的时代、信息处理的时
             代,终使得音乐这种人的心灵的活动也可以用计算和信息处理的
             方式产生。计算机、Midi、采样技术,它们的末流导致了创作中
             的重组、复制和变相抄袭现象,这正是用计算机作音乐的最大威
             胁。这种创作毁灭了人类因为心灵的激荡而产生音乐的那种灵
             性,是从素材出发而不是从心灵出发,是处理而不是创作,最终
             割断了音乐与人性的血肉联系。即便是探索性的采样式创作,同
             样不能逃脱使音乐丧失人性的劫难。加拿大音乐家John Oswald
             有一首20分钟的先锋乐作品,乃采用采样技术将四五百首Top
             40歌曲以每首1至3秒压缩拼贴而成,我想这曲子肯定没法听,虽
             然它以一种信息时代特有的方式(资讯处理)展示了这个时代庞
             杂浮泛的本质。在这种音乐下,人类愈益生活在无限多样的物质
             世界的表面,生活在泛滥的传媒和浩瀚的信息的表面。精神失去
             深度,想象剪去翅膀。

               但合成器确实又是一件崭新的器物,它的一些音色是这个时
             代特有的。正是从这样一些音乐中,时代的禀性脱颖而出,新的
             人性得到揭示性的呈现。计算机音乐的前锋,正带来前人无法想
             象的新的创作可能和审美体验。比如古典音乐展示孤独,顶多是
             一种独对大地的荒凉,电子音乐则创造了一种更浩大也更骇人的
             宇宙的荒凉。田园时代的音乐永远与描写和心灵相关,电子时代
             的音乐可能与描写和心灵无关,而仅仅创造一种奇境、发现一些
             腥さ呐帕小R酝庑猩矸荻戎乙晕缱右衾种械某晒χ鳎
             涝妒且约扑慊鞲ㄖぉひ桓龇⒕蛐赂芯酢⒀扒笮乱羯⒋丛煨
             伦橹母ㄖ说闹魈迨贾崭哐镉诔绦蛑稀S幸晃唤性竽苫
             沟南执髑遥╔enakis,1922~ ),我觉得他的一些作曲思
             想,对的现代的计算机音乐仍深具揭示性。《二十世纪外国音乐
             家辞典》这么介绍(摘要):

               泽纳基斯的作曲法属于严密逻辑推理的方法,常常采用某一
             数理或物理模式,即用描述某一物理现象的模式或纯粹数理模式
             来处理构成乐曲的各种成份。在他使用的各种模式中有:概率法
             则,对策论,群论,集合论与布尔代数。

             概率法则的运用在他的作曲法中占有重要地位,即使在使用其他
             数理或物理模式的作品中也总包含着概率的法则和运算。这是因
             为他特别喜爱“音群”。他把“音群”称作“云层”和“星系
             ”。他反对现时把音处理成一些孤立的“点”的做法,为了说明
             他对“音群”处理的原理,他提出了“随机音乐”概念。泽纳基
             斯从不允许他的作品在演奏中出现“偶然”因素。随机的应用是
             指在各种因素数量很大时,每一个体因素的行为是无法确定的,
             但总体的行为则是可以确定的。譬如,对一空间中单个气体分子
             的轨线无法描述,然而按照麦克斯韦──玻尔兹曼定律则可以说
             明在一定温度和压力下气体分子总体的分布状态。泽纳基斯在作
             品《皮托普拉克塔》中应用了这一模式,并在气体分子通过空间
             的运动同小提琴上从最低音到最高音的进行之间求出两者的类似
             点。根据假定的温度与压力处理音乐的各种“分子”,从而形成
             滚拂升腾的音调。结果乐曲中的各“声部”,听起来难以分辨,
             而由各“声部”组成的“音群”的轮廓则十分清晰。

             泽纳基斯的数理作曲法需要借助电子计算机进行复杂的运算,但
             与其他计算机音乐作曲家不同,他不使用计算机的作曲程序或音
             响发生的程序,而是用以探索作曲家可以选择的各种或然性的领
             域。

             尽管他的作曲法被看作是高度形式化、纯粹抽象化,然其作品却
             深刻地表现了人性、甚至带有一层浪漫主义色彩。特别是在他的
             声乐作品中表达了对人道主义精神的呼唤。

             物的世界(物理、化学、数学、天文学的新发现,微观世界的打
             开和宇宙知识的扩展),就这样日复一日的浸染、渗透、伸延,
             参与和滋养着人类精神世界的成长。站在一个新世界的入口处,
             我们显得既惊奇又紧张,既期待又忧虑。泽纳基斯的人道主义,
             不可能是他的科技新方法带来,只能根植于他的生命、人格和他
             对人类的关切。而从整体看来,泽纳基斯太少。新方式产生的音
             乐,充斥了没有重量的所谓美,充斥了缺乏感情的所谓实验。人
             性在变薄,艺术变得无力,古典音乐中的神性永远地消失了。形
             式创新的洪流拖得太久早已使人类虚脱,声色误人的发烧在娱乐
             中麻醉着心灵。面对二十世纪末的音响器材和计算机,前瞩于这
             些器物新的生成性,更应引起我们警觉的是它的局限性和它诱发
             的音乐歧途。已有的创作已提供给音乐太多的教训和提醒。这个
             提醒包括:人性和神性,本能和灵魂,作品的力量和音乐家的心
             跳。还有那些高级音响前的听众,应该反思一下,你用怎样的方
             式听取音乐?


                                                   返回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摇滚音乐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