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20462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如烟网事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山夫和蛇的故事
[版面:如烟网事][首篇作者:chinaice] , 2018年04月15日19:48:30 ,63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chinaic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chinaice (冰冰), 信区: Memory
标  题: 山夫和蛇的故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pr 15 19:48:30 2018, 美东)

    农夫和山夫是不同的,农夫指的是以种田为主的农民;山夫则是以山里汉子为主,
这些人除了可以种田之外,还可以在陡峭的山上砍伐竹子和木头,种茶采茶。在陡峭的
山上干活不仅要有体力,还要有技术,比如砍竹子,砍倒后还要将五六根竹子的枝桠去
掉,将竹稍扎在一起,然后拖着竹子,借助斜坡的助力快速跑下山。对于平原上的人来
说,从陡峭的山上下来,空手腿都发抖,何况还有几百斤重的竹子在后面?所以农夫的
活山夫做起来不费力,山夫的活农夫不一定能干得了。

    有一次,我坐车从县城回家,车上有个城市来的人,见到连绵不绝的山峦,山上全
被竹子和各种树木覆盖,这个城市客担心地说:“这么多树,里面一定藏着不少蛇吧?
山里人是不是经常被蛇咬啊?”开车的和其他乘客都笑了:“这么说,我们山里人不都
被蛇咬死了?”

    对于外人来说,山上确实有危机重重的感觉,作为山里人,其实上山没那么可怕,
不过因为上山被毒蛇咬伤的事情确实发生过,远的不知道,近的倒是听过一些。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我们村里有个叫辣子的小伙子,大约在他二十七八岁的时候,
真的死于毒蛇之口。那时他结婚才一两年,孩子尚未出生。

    那时生产队在山上开荒种了玉米,玉米快成熟时还要派人到山上看着,怕野猪出来
偷吃。看玉米的人在山上搭个草棚,在棚里离地几尺高的地方搭个架子,在架子上铺上
被子睡觉,柱子底部还要涂上石灰,防止蛇爬上去。看的人睡在铺上,用竹子做一个梆
子,有的是用棍子敲打,有的则是将竹筒剖为两半,看的人一手一半像鼓掌似的击打,
发出的声音连村里都能听见,这样就能吓跑野猪了。

    看玉米也是个吃苦的活,总是大家轮流着去看,一般看三个晚上就要换了。

    那天是轮到辣子去看玉米,他的丈母娘家就在山下,他上山之前还去了丈母娘家小
坐。那一夜都没事。第二天早上,辣子下山回家,在地里方便之后,不知怎么惊动了一
条五步蛇,我们这里管五步蛇叫五龙。那条蛇在辣子的膝盖下面咬了一口,辣子赶跑了
蛇之后,蛇毒发作,他痛得满地打滚,据说将周围地上的土都抓松了,草也全部抓死了。

    辣子的丈母娘吃了早饭还没见女婿下来,觉得不对劲,就叫邻居上山去看。邻居上
山后才发现辣子被蛇咬了,赶紧下山叫人去抢救。辣子的丈母也去了,她从头上剪下一
缕长发,将辣子伤口上面扎紧,这样可以阻止毒液向全身扩散。等大家把辣子抬回家,
毒液已经扩散了,被咬的腿肿得和水桶一样粗,那缕头发深深地陷进去都看不见。接着
全身开始肿胀,人已经失去意识,到下午四点就死去了。死后身体还是肿胀的,入殓的
衣服穿上都无法扣上。

    由于辣子太年轻,孩子没出世,出殡时还是妻子捧的灵位。孩子几个月后才出生。
这个孩子在六岁时也夭折了。妻子也改嫁了,辣子一家就这样在村里湮灭了。多少年后
,村里人一提到五龙,就会提到辣子。

    我在没读书之前,跟着奶奶回她娘家。那时奶奶的大哥哥还在,小哥哥去世了。两
嫂子都在,是我的舅奶奶。奶奶还带我到旁边一家去玩,那家有两件事吸引了我,一件
是家里有一对双胞胎,那可是我第一次知道世上还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另一件事就是
那家的奶奶只有一只脚,另一只脚从膝盖以下没了,走路就靠双手挪一只方凳向前移。
年幼无知的我回家后还一只脚跪在小凳子上向前挪学那个奶奶。我一学家里人就骂我。

    后来才知道,那个奶奶本来是个勤劳的人,夏天地里事做完之后闲着无聊,就上山
采箬叶卖钱。箬叶不仅可以用来包粽子,还可以做其他包装用。而农历七月是蛇活动最
频繁的时候,天气热,蛇喜欢在箬叶丛下栖息。那个奶奶就是在采箬叶时被五步蛇咬了
小腿的。她跑回家,在我小舅奶奶家停下来,我小舅奶奶是个热心人,见状不管三七二
十一,就用口帮她吮毒。后来那个奶奶被人抬到医院治疗,由于蛇毒被吸出一些,保住
了一条命,腿被截肢了。而我的小舅奶奶只会吮毒,却忘了应该喝口酒再吸,这样可以
借酒消毒,结果她整个嘴都肿了,喉咙也肿了,差点死去。

    那个截肢的奶奶,她妹妹也在我们村。好像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吧,她妹夫在采茶时
也被五步蛇咬了,咬的是左手虎口部位。多亏我大伯的女婿小陈在这里,小陈出生中医
世家。小陈将一把刀用酒精消毒后,在伤者手背上划出几道口子,将毒血放出一些,又
用草药敷上。后来去医院治疗,伤者左手的拇指失去功能,紧贴在食指旁边不能活动。
既保住了命,身体也没有多大摧残。他们一家对小陈一直像亲人一样。

    在我们的记忆里,只见过一个叫松子的女人死于蛇毒。那是八十年代。松子也是个
顾家的女人,她老公是我们村第一个开农用车的,家里很富裕,夏天她还要上山采箬叶
。结果被一条眼镜蛇咬了,她自己也知道应该将咬的地方划开消毒,可自己没勇气下手
,叫同伴帮她将那块肉给挖去,同伴也不敢下手。后来把她抬到乡医院,乡医院做了简
单处理又往县医院送,由于耽误时间太长,还是死了。去世时还不到四十岁。据说她死
后身上也是肿胀的,睡在床板上,伤口流出的水被她家猫添了几口,猫都中毒死了。

    松子去世后,大家都感叹,要是小陈在这里就好了。其实小陈那天真的从外地来到
我们村,他不知道松子被蛇咬了,松子也不知他那天正巧来了而已。

    几年后,松子的孩子成了我的学生,他在作文《我的妈妈》里,详细记录了妈妈被
蛇咬后直到去世的过程,看得我潸然泪下。

    只从松子去世后,我们村里再也没人去采箬叶卖钱了。

    随着后来生活条件的改善,交通的发达,蛇咬了人都不是致命的了,只要及时医治
,大多会痊愈。以前人们上山都是穿草鞋,后来条件好了,穿长筒靴上山,蛇也无从下
口了。在田野里被蛇咬,毒性都比山上的蛇要小,一般问题不严重。我父亲前些年也被
竹叶青咬过,及时去医院也痊愈得快。

    其实并不是所有的蛇都有毒的,一般来说,山上的蛇比平地的蛇毒一些。从外形看
,圆头的蛇无毒,扁头的才毒,三角形的蛇最毒。五步蛇和眼镜蛇都是扁头的。竹叶青
在我们这里叫清水彪,它们全身像植物叶子一样的青色,有两种类型,从眼睛看,红眼
睛最毒。有些蛇咬了也不要紧,像乌梢蛇,它在家里出现,人家看见都不打它,因为它
专吃老鼠。它也不敢咬人。有种蛇叫土环蛇,身体只有一尺多长,身上的花纹都是圆环
,这种蛇看上去很小,还没有乌梢蛇体积大,反而有毒,我们这里称那些平时看上去老
实,其实满肚子坏水的人为“土坷垃蛇”,就是土环蛇的意意思。

    时过境迁,山里人过去怕蛇,上山生怕遇到“扁嘴巴”“长东西”,却常常被蛇所
伤。而今,上山的都希望遇上“长东西”,因为一条蛇如果活捉,拿到市场去卖,都是
一笔不小的收入,尤其是五步蛇,大的每斤250元,两斤重就有500元。他们还有套捉蛇
的方式,甚至还有女人也捉过五步蛇的。当然他们捉蛇只是看见了才捉,谁也不会刻意
找蛇的。蛇是有灵性的,现在上山遇见蛇的机会变小了,大约是蛇怕人了吧!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172.]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如烟网事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