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bbs.com
  首页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读书听歌看电影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首页
  分类广告
分类讨论区
  移民专栏
新闻中心
  精华区
  未名博客
  俱乐部
  未名形象秀
  未名黄页
  未名交友
  未名人才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同主题阅读: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 (转载)
[版面:读书听歌看电影][首篇作者:wh] , 2013年01月30日16:57:39
[分页:1 ]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an 30 16:57:39 2013, 美东)

【 以下文字转载自 Zhejiang 讨论区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Zhejiang
标  题: 【何去何从】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an 30 16:35:58 2013, 美东)

题记:
“如果《龙的传人》还有点自豪感在歌声中的话,《龙的传人续篇》则通篇是无奈,无
奈和无奈……”

(一)
参加了孩子学校的家长会。老师事先让小孩写一段自我介绍放在课桌上,包括肤色、眼
睛和头发的颜色、兄弟姐妹等;家长们根据自我介绍寻找自己孩子的座位。我转了几圈
没找到自己的孩子,甚至没找到一个中国孩子。有不少黑头发,但没有黑眼睛。好在知
道孩子的同桌,等她妈妈找到座位后,我再读邻桌的我家孩子自述:兄弟姐妹有五个—
—回家问她哪来那么多,她说国内的也算呀。原来她把我国内兄弟姐妹的孩子,都算成
了她的兄弟姐妹。

更有甚者,她的眼睛是棕色。我的惊讶无以复加,脱口而出是黑色呀。孩子说老师告诉
他们是棕色。中西交流数百年,原来对中国人的眼睛颜色有如此的认识分歧。有没有学
历史的朋友知道,中国人从什么时候起自称黑眼睛?西方人从什么时候起称我们棕眼睛
?我告诉孩子有支歌叫《龙的传人》,唱给她听“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孩子大感兴
趣,跟着我唱。我找出youtube的视频给她看,放到“虽不曾听见黄河壮,澎湃汹涌在
梦里”时,孩子指着画面高兴地大叫:“虎跳峡!虎跳峡!我们去过!”我吃不准那是
虎跳峡还是壶口瀑布,都是一样的雾蒙磅礴、泥丸飞溅。老二闻声蹬蹬而来,扭坐到我
腿上一起看,一边不断问:“龙呢?龙呢?” 我听歌听得哽咽,他们听得兴高采烈,
一会儿便学会几句反复的歌词,拉开喉咙唱山歌般地唱。老二进而把“黑头发黑眼睛黄
皮肤”篡改为“黑头发黑眼睛光屁股”,两个小孩笑成一团。

(二)
这几年每年暑假带孩子回国到处玩。前两年遇到东南沿海中等城市的一些官员,有魄力
、有干劲,管理相对自由,城市欣荣发展,让人充满希望,直想回来大干一场。后两年
遇到一些中央的官员,说话的调子完全不同。薄熙来事件之后风声更紧。碰到一些高干
子弟,有的努力、勤勉和低调,有的木讷、唯诺和力不从心,也有的直接、张扬和心狠
。不管是哪样的高干子弟,无一例外都在国外或往国外走。一位总行的儿子说,中国银
行三四年里或许不会垮,十年怕是撑不住。我不由问你父亲怎么办,他笑着说有句流行
语啊,牺牲我一个、幸福我全家啊。

那天饭后游浦江,惊讶地发现外滩所有的高楼遍插国旗,数了数有38面。此时既非国庆
,也非整年周庆,从未见外滩如此,不知何故。“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从小熟悉的
歌词飘上心头,却激不起一点喜悦之情。十年以后,还是否有家可回?










附一:
龙的传人续篇(1984年新鞋子旧鞋子专辑)
词曲:侯德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i2enDn-5Dg

歌词:
第一篇
嘿,昨天的风吹不动今天的树
嘿,今天的树晒不到明天的阳光
光阴总是拼命向前
谁也不能让青春转回头,
你也不能,我也不能
哭也不能,笑也不能
嘿,成功的甜蜜治不了失败的创痛
嘿,失败的创痛挡不住成功的脚步

虽然春天不能永恒
冬天绝对不是结论

成也不是,败也不是
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黑也不是,白也不是何苦如此,斤斤两两
患得患失。
何苦如此,斤斤两两
患得患失。

你看那太阳它日日夜夜
再看那花儿开岁岁年年
多少人多少年唱一首歌
我现在唱他永远永远

第二篇
(众分部合唱)
太阳下山明朝依旧爬上来
花儿谢了明天还是一样地开
太阳下山明朝依旧爬上来
太阳爬上来
嘿哟,嘿哟
嘿咦哟哟哟,嘿咦哟哟哟,
太阳下山明朝依旧爬上来

太阳下山明朝依旧爬上来
花儿谢了明天还是一样地开
太阳下山明朝依旧爬上来
花儿谢了明天还是一样地开

第三篇
天地之间,五千多年,
花谢花儿开,仿佛五千年。

(女合)
五千多年
(侯)
太阳下山,太阳上山,
日日夜夜黑白过多少年。
(女合)
黑白夜
(男合)
多少岁岁年
我们老祖先,经历到今天
(女合)
到今天
(侯)
不变的天,一样大地
天和地之间我们永永远远。


附二:
发信人: JGG (六月的茉莉梦), 信区: Sound_of_Music
标  题: Re: 听了一晚上候德健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Feb 12 15:41:28 2010, 美东)

今天继续贴候德健。

候德健也和罗大佑一样,写的歌都很长。他后来给龙的传人写了一个续篇 -- 龙的传人
续篇,总长9分多钟。不知道是不是华语流行歌曲最长的一首歌。。。

顺便八一句,候德健的国语很标准,没有台湾腔。

一开首,我就听到信天游的影子,到了末尾,又是信天游。

一直觉得老罗对候德健的影响很大,老罗的青春舞曲里引了王洛宾的“我的青春小鸟一
去不回来”,候德健的龙的传人续篇也引了同样的一首王洛宾的作品“太阳下山明早依
然爬上来”。在候德健的专辑里,可以看出他对老罗的欣赏和敬意,在卅岁以后才明白
那张专辑里,候德健翻唱了两首老罗的作品 -- 恋曲1980和家。这两首歌,以后再贴,
算在老罗帐上。候德健也写过一首未来的主人翁,和老罗的未来的主人翁算是姊妹篇。
明天贴。

扯远了,回到龙的传人续篇。我一直没听明白这个续篇究竟要传达什么样的一种信息,
有点晦涩。如果是龙的传人还有点自豪感在歌声中的话,这个续篇通篇纯粹是无奈,无
奈和无奈。。。

这样冷僻的歌,youtube上没有,我也并不意外。这些和市场并不沾边的流行音乐,永
远不可能走进大众歌迷这个群体。不过是几个爱胡思乱想的文人和知识分子阁中的宠爱
罢了。。。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修改:·wh 於 Feb  1 00:40:02 2013 修改本文·[FROM: 6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0.]

 
jadefox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jadefox (玉狐),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 11:57:03 2013, 美东)

其实我对岳飞的师傅周侗比较敬仰,哈哈
你看人家收的徒弟,卢俊义、史文恭、林冲、武松、岳飞,
各个牛掰哄哄的,可惜每一个命好的
卢俊义好好的大员外当着,让黑宋三儿惦记上了,先陷害又搭救软硬兼施荤腥并举的给
弄上了山,可好好的山大王每当几天,刚适应了角色,又tmd招安了,然后打仗啊,打
完了,让朝廷给办了。
史文恭那么大能耐,也没混个体制啥的,就在乡镇企业混了个保安队长,因为射死了流
氓团伙的黑老大晁盖,激怒了大社团梁山,最后被师兄卢俊义给做了
林冲,高开低走的典范,说是高开,其实也没多高,八十万禁军教头听起来瘆人,可是
事实上又不是总教头,禁军教头可不止一位,数量惊人着呢。因为老婆好看惹了祸,最
后被逼上梁山。在加入社团的坏分子中,林冲算最倒霉的吧,上山时被刁难,后来火并
了老大弄坏了名头,尽管能耐大资格老,却当不了总瓢把子,只混了个铜锣湾堂主啥的
。不过他的死到是一个凑合的结果,战时没死在刀兵之下,然后病死,省的回京之后让
高俅给折腾死,算是没遭零最吧。
武松是我大爱的人,可是不得不说,他性格缺陷很明显,否则在乐善好施的柴大官人府
里也不会遭人白眼,好不容易凭借打虎弄了个县刑警大队长的职位,算是混入了体制。
因为嫂子潘小脚跟本县首富,十佳青年,人大代表西门大官人劈腿,老哥武大惨死,武
二怒而报仇。然后就是一路被利用着,最后不得不加入黑社会,还不是一步到位,先是
小社团,三当家的每当多久,小社团又被大社团吞并了,地位自然又下降不少。招安打
方腊,武松是立了大功的,拼着断了一条胳膊捉了最大的黑老大方腊,却连个三等功慰
问奖都没得着,心灰意冷之下复原出家,总算得了个善终。
岳飞就不说了,因为莫须有被勒死,太憋屈了。
又想起一说,有人说方腊也是周侗的徒弟来着,
若是如此,可见周老爷子真是只教数理化,不管思想品德,忽略了政治教育,后果太严
重了
感叹之后,忘了我为啥要说这段废话了,唉
【 在 Tagore (我来故我在,我在故我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印象中是“气死兀术,笑死牛皋”,还是牛皋大侠晚死一步哈,这很关键,lol



--

※ 修改:·jadefox 於 Feb  2 12:05:50 2013 修改本文·[FROM: 74.]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4.]

 
xia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xiaan (夏安),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4 01:24:37 2013, 美东)

水浒一百单八将,个个不重样,这是水浒的精彩之处,而且水浒本来就不是君子的传奇
,所谓英雄没有几个是真英雄,这是水浒这本书特别可贵的地方。特别不喜欢某一个和
特别喜欢某一个都没什么奇怪的吧。

我特别不喜欢武松,是因为他集中了鲁达和李逵的所有缺点。对比一下武松和鲁达,鲁
达讲义气,武松讲名气(一个土匪,动不动要摆出英雄好汉的面孔和架子,本来就挺可
笑的);鲁达天真烂漫,武松心计颇深,当然两个都不是愚蠢的人;鲁达杀人为救人,
武松杀人为泄愤;鲁达不滥杀无辜,武松杀起人来宁滥勿缺;鲁达悲悯,武松嗜血;鲁
达潇洒,武松瞻前顾后。说柴大官人越来越厌恶武松,我想搁谁家里住着这么一位,都
得不耐烦。

所以,我有多喜欢鲁达(一部水浒里,就他配立地成佛),就有多讨厌武松。


【 在 jadefox (玉狐)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人不喜欢我理解,他性格有明显缺陷
: 但为啥特不喜欢呢
: 要是他跟金莲实现了真耐,会不会加分?
: 我喜欢他的原因很简单
: 注意到没有,这哥儿们在全书中单挑没败过
: 而且大多都是秒杀
: 他武艺可能不是最高的
: 但战绩是辉煌的
: 无论书对人还是对野兽!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6.]

 
NWWolf
形象投票:
形象得分: 440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4 ]

发信人: NWWolf (西北の狼),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4 03:10:31 2013, 美东)

文豪的问题照例被雷版传统大水淹没了,抱歉!多谢文豪特地提醒。已经给
文豪回信答疑,想来这个问题或许褒姒兄等各位也有兴趣,特来分享如下:

  ————————

老头的中文阅读能力,我还真不十分肯定。当初我替他读县志,都是把有用
的内容用英文写在index card上,加上具体出处,用不着他再去查原文。广
东的县志读过几部,记得是替他选了广州城里的番禺、南海两县和粤北山区
的一两个县,不记得有没有花县。不过在我接手之前,或许和我同时,还有
两个“土著”老美研究生也在替他浏览县志。这两位都是在美国学的中文,去
台湾短期进修过而已,阅读、翻译准确性恐怕难以保证。如果他们当时做摘
录的方法和我一样,那很有可能误读的罪过在这两位研究生,不在Spence
本人。

当然,都是猜测而已。Who knows……或许哪天老头自己一时兴起也去读了
两本县志,亦未可知。Just one thing is for sure: Whatever happened,
I DIDN'T DO IT! :-)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只要不乱。就怕乱,倒霉的总是平民。
: 哎哎我一直想问你那个关于史景迁的疑问哎,网上流传他误读花县志,是真的么?他的
: 古文水平如何?看下面这个帖,不知道出自史景迁的哪本书,是否确实。犯个错也无所
: 谓,就是好奇是不是真的有这个错?:
: 发信人: bos (Bart), 信区: LeisureTime
: 标  题: Re: 【征文】金安平初印象——在美国上儒家课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21 17:45:36 2013, 美东)
: ……
: 有个挺有名的笑话,讲史景迁的,也算赫赫有名了的人物了,转贴一下:
: "镝非讲过一个笑话。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73.]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5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4 12:23:54 2013, 美东)

苏小小坟头镀了金。慕才亭的石柱的每一面都刻有对联。以前有那么多吗?不记得那么
密密麻麻。我把小小墓和武松墓一块贴上来,武松墓的横联是“嵚奇瑰伟”,“嶔”(
qīn)是小而高的山。“嵚崎”指山高峻的样子;形容品格特异,不同于众。此篆体匾
额根据20年代武松墓的老照片原样刻画而成。对联是杭州人氏、民国护国军总司令部参
谋长高尔登题写的“失意且伍豪客,得时亦一英公”,现为文联副主席冯骥才所题。武
松墓穴内,葬有“压胜物”,内有一枚记录重修历史的印章;一张光盘,内用文字、图
片、画面资料记载了该墓的历史、文献和重修过程;一卷书法作品,上书百余字,记该
墓的来历和重修情况;一轴《普庵咒经》经卷。内装铁函,外装青石石函,分置于墓穴
中。

再贴点武松的八卦和抒情:
http://tieba.baidu.com/p/1954990110
据《西湖大观》:“《水浒传》所载之武松,本江湖卖解者流,非盗也。貌奇伟,尝使
技于涌金门外,被知州高权所见,悦其艺,招之为都头,逐渐以功擢提辖,后高去职,
武以辞事随之。未几,蔡京子鋆继任知州、籍父势蹂躏杭民,上峰不能言,松独怒形于
色,挟刀俟诸途,狙杀之,卒以众寡不敌,被捕死狱中。杭民感其德,乃集资营葬于西
泠桥畔。”

类似的记载在《临安县志》里也有:“松于杭州为都头,升至提辖,后去职。会蔡京子
鋆,知杭州,虐政殃民,怨声载道,谓之‘京虎’。松闻之怒,伺其出,击之毙。卒以
众寡不敌,被捕,死狱中。庶民感其德,葬于西冷桥畔,后人立碑,题曰:‘宋义士武
松之墓’。”

民国时《西湖新志》卷九引《湖杂记》:“谓国初江浒人,在进泷浦下掘地得石碣,题
曰武松之墓。若是,则应在钱塘江畔,未识孰是。”

白话版:
历史上民间流传着多种武松的传说,最早见于宋元之际周密所著的《癸辛杂识》。后武
松的形象通过古典名著《水浒传》的艺术提炼和生动描绘,成为中国家喻户晓、老幼皆
知的英雄人物。《水浒传》言武松在杭州出家终老,葬于杭州。清代有传说武松墓位于
六和塔一带。

另有一传说,据《杭州府志》《浙江通志》等史籍记载:武松原是浪迹江湖的卖艺人,
“貌奇伟,尝使技于涌金门外”,“非盗也”。杭州知府高权见武松武艺高强,人才出
众,遂邀请入府,让他充当都头。不久,因功被提为提辖,成为知府高权的心腹。后来
高权因得罪权贵,被奸人诬谄而罢官。武松也因此受到牵连,被赶出衙门。继任的新知
府蔡鋆,蔡京之子,他倚仗权势,在杭州虐政殃民,鱼肉百姓,民众怨声载道。武松对
这个奸臣恨之入骨,要为民除害。一日,他身藏利刃,隐匿在蔡府之前,候蔡虎前呼后
拥而来之际,冲上前去,向蔡鋆猛刺数刀,当即结果了他的性命。官兵蜂拥前来围攻武
松,武松终因寡不敌众,被官兵捕获。后惨遭重刑死于狱中。当地“百姓深感其德,葬
于杭州西泠桥畔”,后人立碑,题曰“宋义士武松之墓”。但其真实性有待专家研究、
考证。

……
宋朝的武松来到杭州时,梁山兄弟正一起遭遇凄凉与绝望。浙江人方腊的勇武,是南方
式的坚忍,他部下的长矛与利箭,不断刺穿曾经横行中国的山东大汉。

宋朝的武松曾是山寨里最剽悍的将领,是那个时代的传奇。他嗜血的经历和独身向猛兽
的勇气正在被同时代的人标榜。然而和所有被逼上梁山的人一样,当他不再是故事的主
角,他的个性渐渐泯灭,渐渐成为宋江的一枚棋子。整盘棋局,叫作天下,叫作招安,
叫作边关上一刀一枪博个封妻荫子。

于是南征的人们,脸上都有厚厚的阴霾。他们曾经将自己的命运一手掌控,然而加入了
这个悲剧的集体之后,他们只能苟延残喘地任老天摆布。

于是当故事走到尽头时,每个人都以各自的方式解脱。林冲病了,死了;鲁智深坐了,
化了———那也都是在杭州。最绝望的,无疑是武松,他在大战中失去了臂膀,他对宋
江说:“小弟今已残疾。”一个能在打虎之后,意气风发地一遍遍重复自己经历的人,
说出这样的话时,我们能清晰地感知他那无可挽回的绝望。

……
武松是108将里唯一发现有真实墓地的人物,此人的历史形象被确定为宋朝杭州的一个
“义士”。所以西湖有“宋义士武松之墓”,但其实关于此人活了多大岁数、因何而身
故等,都没有记载,唯一比较确定的只有他是在杭州逝世的,人生至少有一大段是在杭
州读过。而他的生活年代,其实连是北宋还是南宋都不清楚,而杭州是南宋时才确定其
特殊地位的,所以很可能这个武松是南宋人,或者说至少是南宋时逝世的。

这武松为什么是“义士”呢?有传说是因为他刺杀某个贪官未遂。这个只能说是一种可
能,也没有实据,并不能确证。所以很可能他有过比这更传奇的经历。

这个经历,被历史淹没了,但是经过武松之口,传播给了世人,从此口耳相传开来。这
个故事就是《水浒传》最早的框架。

水浒故事有南北两大源流,《水浒传》小说的骨架,是来自南方源流的,典型的就是《
宣和遗事》。南方源流的中心就是作为南宋中心的杭州。那为什么描写北方为主的水浒
故事的骨架会从杭州发源呢?很可能就是因为武松的口授。

而作为水浒故事发生地,北方的水浒故事却因为战乱等各种原因,变得支离破碎,以元
杂剧的形式呈现。

我们又可以看到,目前《水浒传》全文中,最详细的段落是武松故事,这很可能就是武
松口授梁山兴衰时的过程中,把涉及到自己的最精彩的段落说得最详细的自然反映。而
其他人的故事,因为不是自己经历,都是经过转述的,所以自然会简略一些。

另外,经常莫名其妙出现的“武松单臂擒方腊”传说,很可能就是当年武松口授水浒故
事的原本模样,在后来故事传播的过程中,可能因为从其他来源得知了不同的细节,才
逐渐确定成了鲁智深擒方腊,但“武松单臂擒方腊”一直在杭州附近的范围流传。

看来,武松很可能就是八百多年前杭州的一个行吟老艺人了,但他讲的都是他经历过的
故事,至少他声称如此。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 did they rebuild 苏小小墓?  i found it's different than before
: 新搞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修改:·wh 於 May 26 16:02:00 2013 修改本文·[FROM: 69.]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IMG_2363a.jpg
(353808 字节) [删除]

 
xia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6 ]

发信人: xiaan (夏安),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6 00:01:36 2013, 美东)

以前在育儿版看到有人批评汤玛斯价值观不正确,呵呵。

我跟你一样,对火车有很特别的感觉,贴一段老早写的关于火车的旧文:

“领导临时让我去趟上海开会,几经考虑最后定了动车票。10多年没坐过火车了,虽然
在美国也坐过一两次火车,可是车厢是全封闭的,窗户打不开,客舱里没有记忆中国内
火车上那样的小桌子,可供放书报吃食,一眼望过去,和长途汽车车厢没有什么区别,
感觉真得有点像沙丁鱼罐头。从前在国内坐火车开了车窗伸手追风,探身出去和卖茶叶
蛋的小贩讨价还价,听沿途旅客口音变化,种种乐趣,在这里是没有的。国内的火车上
还放广播,有一年坐火车回四川,车上放的是川味小品,现在想来大概是大名鼎鼎的李
伯清,讲的是四川人讲普通话,到了北京讲着一口川普问路,结果被问得人也是四川人
,指点人家“前头有个水荡荡…倒左拐”,像白先勇说得那样,四川人说话,一个字一
个字从嘴巴里吐出来,干脆利落,不黏牙齿。两个人抑扬顿挫地说,笑得我肚子疼,回
头就学给哥哥听,逗得他傻笑不止。记得那时候火车上吃得不坏,盒饭里当然是肥肉多
咸菜多,可是不吝惜油盐味精辣椒,香喷喷红艳艳的一盒子,色香味俱全。年轻的时候
大概胃口总是特别好,火车站上卖的小吃也可圈可点,最好的是暑假时的凉面凉粉。卖
小吃的大多是半大的孩子,衣衫褴褛,蓬着头发赤着足,锲而不舍的追着火车叫卖,在
我们眼里他们是火车站一晃即失的风景,他们眼里的我们,大概也是这样。很早以前看
过一篇小说,讲一个家住在火车站旁边的小姑娘靠着卖茶叶蛋给火车上的旅客攒钱买向
往已久的彩色文具盒,忘了谁写的,细节更记不起来了,可是特别喜欢,一直记在心里
,因为扣合了我的某段记忆。”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thomas the tank engine的作者说小时候住在火车站旁,火车是当时的新事物,孩子们
: 非常好奇,每天晚上听着火车鸣笛安心入睡。回忆得很美。我也特喜欢火车轧铁轨的节
: 奏声,是像催眠曲。而且不喜欢有空调的火车,打开车窗能呼吸当地气息……哈哈。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6.]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读书听歌看电影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