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41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读书听歌看电影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新年扫货】飞天评论《自私的基因》和英美法律理念
[版面:读书听歌看电影][首篇作者:cjdlx] , 2016年01月09日20:53:52 ,3574次阅读,106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首页] [上页][下页][末页] [分页:1 2 3 4 5 6 ]
cjdlx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cjdlx (五柳),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新年扫货】飞天评论《自私的基因》和英美法律理念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an  9 20:53:52 2016, 美东)

  ***更新:本是向飞天学长讨教的随意一贴,不料却得到如此专业和细致的回复。若
不参加【新年扫货】活动,既有愧于飞天的严肃与热忱,也有负于雷版的开放与包容,
更唯恐日后清水,珠砂俱下,岂不可惜?遂先斩后奏,请版务酌情考虑,不甚感激。***

首先,欢迎飞天学长回来灌水,希望闭关期间一路过关斩将,顺利圆满。

然后,请学长评论一下二楼的这篇评论。理查德·道金斯大概是这个世纪大众最熟悉的
生物学家了,不知道你们专业人士如何看待他的以基因为核心的进化论思想?

最后,这篇评论中提到道金斯犯了三个关于法律的common fallacies。Crime Fallacy
and Guilt Fallacy我都能够理解,但是最后那个Truth Fallacy还是让我大开眼界。

我一直以为science的根本是找出truth,法律也应该如此,读完这篇才明白,法律还要
考虑发现truth的成本,所以主旨在于结束争端。

不知道一个曾经的科学家,今日的律师,如何看待那个trade off: Finding out what
really happened, as opposed to ending the dispute?


************飞天评论《自私的基因》************
Dawkins是个否定上帝的无神论者,他提出的自私的基因理论认为:基因是遗传信息的
携带者,其遗传信息(genotype)在体内表达(即dna的转录成rna或进一步转译为蛋白
质),最终表现为生物体的性状(phenotype)。举个栗子,眼睛的颜色应该是由色素
的多少决定的,而色素产生的多少是由基因决定的。每个人的眼睛颜色是“先天注定”
的,因为他还是受精卵的时候基因就已经存在,决定了色素将来产生多少。在外界的自
然选择过程中,能提高生命体生存优势的性状被保留(例如,假设黑眼珠不影响人的黑
暗视力,白眼珠会使人在黑暗中失去全部视力的话,黑夜中的捕食者很可能灭绝所有白
眼珠的人),带来劣势的性状会被淘汰(通过拖累生物体)。由于这些性状是由基因表
达的,于是站在基因的角度上,自然选择带来的结果是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如何算是强
者?不断复制自己,最大化自己的影响(性状)。因为不管你携带的性状是好是坏,自
然选择的压力都是要求“更多更强”。于是我们得到了一个自私的基因,在历史的长河
中不断只管自己的表达,而不顾生物体的存活。

我对此了解的不多,所以以上总结有可能有出入。反正给我的第一印象是WTF。看上去
就和循环赛冠军为什么每场都胜一样,完全倒果为因了嘛。且不说从存活的例子里总结
规律有以偏概全的嫌疑,基因genotype和性状phenotype并不是直接等同的。如果要多
基因联合产生一个性状,那么一个基因自私是没用的。如果生物不同时期需要某性状在
不同的程度上,基因还得学会什么时候自私才行。更重要的是,生物体调控是连接
genotype和phenotype的重要关卡。就像一个电厂发多少电是上头计划说了算的,要你
发多少,你才能发多少。你多发的电可能直接给你送入大地消灭了,甚至还有派纪委来
把你的领导班子一锅端走的危险。小小厂长(基因)不可能翻天(生物调控)。


************飞天评论拉马克理论************
拉马克理论认为“用进废退”,比如长颈鹿的脖子问题,斯氏认为,远古是短脖鹿,后
来在年成不好的时候树叶子比较少,低的叶子很快被吃完了,为了够到高处的叶子,短
脖鹿必须努力伸长脖子,所以其脖子越来越长。这和锻炼使肌肉变强的道理是一样的。
但其理论关键在于性状可遗传观点,即长脖子和强肌肉会遗传给下一代,代代积累,长
颈鹿就出现了。

达尔文进化论则是基因突变加自然被动选择的观点,认为远古短脖鹿会自然产生短脖鹿
和长脖鹿两种后代(或者各种中间状态),后来年景不好的时候短脖鹿和不够长的中脖
鹿都饿死了,只有长脖鹿存活下来,留给现代人一个疑惑。

当前主流观点认为:达尔文是正确的,拉马克是民科。我觉得两者并不完全矛盾,某些
性状应该可以传给下一代,如帅哥美女后代往往也好看,但这种性状是phenotype,由
于和genotype不是绝对映射关系,所以并不能完美遗传,而且一代代也会被逐渐稀释。
从个体看,是获得性遗传加上各种可能的突变,产生千变万化的后代;从自然外界看,
适者生存,只有优势突变或是无害突变才能生存。

觉得dawkins过于强调拉马克理论了


************飞天评论英美法律理念************
dawkins认为法律是tug of war,还是比较正确地反映了英美,尤其是美国的法律理念
,即案件是双方的争端(刑法是政府代表社会和被告的争端),双方通过discovery 发
掘出案件相关事实,如有争端则陪审团出场,由陪审团裁决何为事实真相。法官基本上
负责司法解释量刑和最后掌舵。具体上有很多变化,根据刑法和民法的不同,双方对事
实有否异议,都可能影响陪审团是否出场,刑法里还有认罪减刑等特例,最终目的是为
了加速审判流程,节约司法资源,“又快又好”地解决社会矛盾。

所以dawkins提出的“双方合作挖掘事实真相”其实已在实行,但双方由于利益抵触,
要完全同心协力是不现实的。这个不是因为律师邪恶,而是因为现实是复杂的,人不是
黑白二分,谁更有理不是简单能看到的。西方传统法律并不是建立在自我牺牲上的,而
是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产生冲突时的调节。

所以,如果希望法律每每能像侦探破案一样穷究到底揭示真相,在美国是不大可能的。
两个原则:1.实用主义。美国人喜欢打官司,美国法庭要接很多官司,多到办不完,不
耐烦办。为了提高效率,节约资源,打击无证据的诬告和滥用诉讼轻率控告,法庭想出
了很多办法来减少面对的官司。如根据案件或当事人属地来决定诉讼地,不能多次针对
被告人提起相同控告,不能通过初步合理性判断的控告不予受理,等等。从开始准备官
司,到陪审团出场,之间有很多结束官司的可能。包括庭外和解,或是双方对“事实”
无异议法官直接审判,真正需要陪审团上场的案子很少。民事案子是双方的争议,如果
双方和解(如赔款之类),法庭是不会吃饱撑的硬要挖出真相的。刑事案子是政府控告
被告,受害者只是证人,告什么罪全由政府公诉人说了算,如果被告和解认罪,往往可
以得到减刑减控优待,一切是为了解决矛盾。2. “原教旨”主义。相对于自由派/左派
法官和法律人士推崇的实用主义,保守派/右派法官和法律人士力求还原法律制定时的
原始意图,要求法庭只解释法律不自定法律(三权分立中制定法律属于人民---以及其
代表国会和各级议会)。这是看上去比较“正经"的态度了,不会为了早点结束诉讼而
结束,但也不会让法官做侦探或是包青天。因为现实是很难做到“不冤枉一个好人,也
不放过一个坏人”的,真正的真相,也许很难及时被最终发现。所以法庭往往要在“为
了不冤枉好人,宁可放过几个坏人”和“为了不放过坏人,宁可冤枉几个好人”之间取
舍。西方个人自由至上的传统选择了前者,法律的目的偏向于昭示,警示和阻遏未来犯
罪,而不是惩罚罪行。因此越是重罪,审的越是慎重。去死刑化,死刑犯几年不死等等
现代现象,皆来自于此,多有走向另一极端的无奈。

因此,法律的公平公正理论上要兼顾程序正义和事实正义,但在当今美国,实用主义和
“原教旨”主义都着重于程序正义,前者认为这是社会最优解(最经济的正义),后者
认为这是最现实解(最正确的正义)。

对于guilt fallacy,不要幼稚地为了真相不能每次被揭示而吃惊。社会现实,政策影
响,科学水平,争议程度,都决定了一个案子能够挂多久,真相能被挖多少。
对于第一个criminal fallacy,相对于刑法,民法案件更为简单。基本是法庭的责任仅
限于双方争议存在的时刻。
相关的,第三个truth fallacy,和guilt一样,法庭挖掘“真相”并不一定到底,而在
于解决争端。当然,法庭不会故意违反公正,也会考虑合法的人情。上诉法院只考察初
级法院是否违反了合理规则,除非是判决明显不正确,在可能正确可能不正确的情况下
一般会维持初级法院原判。

作为理科的科学也表明真理未必能够被观测发现,作为文科社会学的法律当然更加小心
,不把发现真理为目标,而在于社会公平和安定团结。
--
※ 修改:·cjdlx 於 Jan 12 01:16:29 2016 修改本文·[FROM: 155.]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55.]

 
cjdlx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cjdlx (五柳),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an  9 20:55:40 2016, 美东)

Richard Dawkins’ Law Delusion

AIX-EN-PROVENCE – Richard Dawkins is one of the great minds of our time;
yet in his just-published memoir, Brief Candle in the Dark: My Life in
Science, he notes that great minds often err when they leave their field of
expertise. He cites the great astronomer Fred Hoyle, whose book The Nature
of the Universe was essential reading a half-century ago. When Hoyle turned
to biology, he went astray. The same thing happens to Dawkins when he turns
from science to law.

Dawkins sees law as a tug of war. One party, he says, makes the strongest
arguments for a proposition “whether they believe it or not,” and the
opposing party pays somebody to make the strongest counter-arguments. The
outcome is just a question of who wins the tug of war. He thinks lawyers
would be more “honest and humane” if they were just to “sit down together
, look at the evidence, and try to work out what really happened here.”

Dawkins’ argument is marred by three common fallacies. The first might be
called the Crime Fallacy. As is true of many people, what first springs to
Dawkins’ mind when he thinks of law is criminal law. Criminal trials fill a
large space in the public imagination, but – to borrow a metaphor from
biology – they are but one cell of law’s complex corpus. Most lawyers and
judges never enter a criminal court.

The second is the Guilt Fallacy. Dawkins is “deeply shocked” to discover
that a person who committed an illegal act may be found not guilty. The
Guilt Fallacy confuses “guilt,” which is a legal concept, with the
commission of a forbidden act. Whether one has committed an act is a
question of fact. Whether one is “guilty” is a question of law. A person
may have carried out an act, but quite rightly be found “not guilty” –
just as he may be found “guilty,” even though he did nothing.

This puzzles Dawkins, as it does many others. “Guilt” means that the state
has proved 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 that the accused committed the act. If
the state cannot prove it 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 the accused is “not
guilty” – regardless of whether he or she really did commit the act.
If that burden of proof – “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 – were lowered to,
say, “a 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 as it is in civil cases, the
state would have an easier task. But while this would result in more guilty
verdicts for those who have committed crimes, it would also cause more
innocent people to be found guilty. The underlying premise that Dawkins
seems to be failing to grasp is straightforward: It is better to let ten
criminals go free than one innocent person be convicted. Centuries of legal
history show that this system, though far from perfect, is the fairest that
humans have been able to devise.

Dawkins’ third and most fundamental fallacy is the delusion that law is
about truth – “what really happened,” as he puts it. Let us call this the
Truth Fallacy. It is here that Dawkins goes furthest astray. The goal of
law, unlike that of science, is not to determine truth; its primary aim is
to minimize conflict. US Supreme Court Justice Louis Brandeis summed up this
understanding as follows: “In most matters it is more important that the
applicable rule of law be settled than that it be settled right.” Even a
wrong or “unjust” decision can end a conflict.

Only when parties to a conflict cannot reach an agreement will a judge try
to discover “what really happened.” Lawyers call this the fact-finding
process, which is characterized by a tradeoff: Finding out what really
happened, as opposed to ending the dispute, can be costly.

A comparison of American and French law is illustrative in this regard.
American law has an elaborate fact-finding process called “discovery.” In
French civil disputes, by contrast, there is no oral testimony with cross-
examination of witnesses. All evidence is written. Lawyers gather whatever
written evidence they have and submit it to the judge, who then decides. In
cases where something– a building, for example – must be seen, the French
judge will appoint an “expert” to go look at it and then submit a written
report.

The American legal system is better at getting at what really happened, but
its high cost leaves much of the public without access to the courts. The
French system provides greater access to the public, but it is less likely
to find out what really happened.

The cornerstone of law is social harmony, and its ultimate purpose can be
defined as promoting social happiness, a higher standard than mere harmony.
Dawkins found happiness in science; we are all the richer for his
contribution. But, judging by his memoirs, we are equally fortunate that he
did not pursue a career in law.

原文链接在此:
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richard-dawkins-law-delusion-by
-ronald-sokol-2015-12?utm_source=Project+Syndicate+Newsletter&utm_campaign=
efde99a73b-Reinhart_A_Year_of_Sovereign_Defaults_1_03_2016&utm_medium=email&
utm_term=0_73bad5b7d8-efde99a73b-93837929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55.]

 
dragonbreat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dragonbreath (龙吸),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an  9 21:54:35 2016, 美东)

没看还,先瞎说几句

法律应该不是科学

去年看的一部网络小说“死人经”里面一个人告诉主角一个相似观点:我们的目的是解
决问题而不是揭示真相,如果一致纯属巧合

【 在 cjdlx (五柳) 的大作中提到: 】
: 首先,欢迎飞天学长回来灌水,希望闭关期间一路过关斩将,顺利圆满。
: 然后,请学长评论一下二楼的这篇评论。理查德·道金斯大概是这个世纪大众最熟悉的
: 生物学家了,不知道你们专业人士如何看待他的以基因为核心的进化论思想?
: 最后,这篇评论中提到道金斯犯了三个关于法律的common fallacies。Crime
Fallacy
: and Guilt Fallacy我都能够理解,但是最后那个Truth Fallacy还是让我大开眼界。
: 我一直以为science的根本是找出truth,法律也应该如此,读完这篇才明白,法律还要
: 考虑发现truth的成本,所以主旨在于结束争端。
: 不知道一个曾经的科学家,今日的律师,如何看待那个trade off: Finding out
what
: really happened, as opposed to ending the dispute?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cjdlx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4 ]

发信人: cjdlx (五柳),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an  9 22:38:57 2016, 美东)


【 在 dragonbreath (龙吸)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看还,先瞎说几句
: 法律应该不是科学
: 去年看的一部网络小说“死人经”里面一个人告诉主角一个相似观点:我们的目的是解
: 决问题而不是揭示真相,如果一致纯属巧合


家里还有电视的时候,看得最多的是CSI。一直以为,原来做科学研究和破案一样,收
集所有的蛛丝马迹,加上逻辑推断,不断接近并找出事实,深刻解释其中机理。

如此看来,破案和法律不同,就好比社会科学和政治结果不同。就如你说的,前者都是
为了揭示真相,后者都是为了解决问题。

有趣,有趣,也算今日之脑洞大开。

Truth is not the only thing that matters; is it?



--
※ 修改:·cjdlx 於 Jan  9 22:39:53 2016 修改本文·[FROM: 155.]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55.]

 
feiti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5 ]

发信人: feitian (卡死拍死),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an  9 23:42:56 2016, 美东)

你真应该去干主编,有这么强势约稿的嘛?这些个高大上的题目,大大小小的腕们,我
来凑什么热闹嘛

基于本人曾是个不称职的科学工作者,虽然听说过《自私的基因》这本书,但不知道其
作者就是这位richard dawkins。狗了一下,简单叙述一下他的理论,对于law的看法,
以及本文提到的三个错误,请方家指正。一家之言,诸君姑妄听之。

Dawkins是个否定上帝的无神论者,他提出的自私的基因理论认为:基因是遗传信息的
携带者,其遗传信息(genotype)在体内表达(即dna的转录成rna或进一步转译为蛋白
质),最终表现为生物体的性状(phenotype)。举个栗子,眼睛的颜色应该是由色素
的多少决定的,而色素产生的多少是由基因决定的。每个人的眼睛颜色是“先天注定”
的,因为他还是受精卵的时候基因就已经存在,决定了色素将来产生多少。在外界的自
然选择过程中,能提高生命体生存优势的性状被保留(例如,假设黑眼珠不影响人的黑
暗视力,白眼珠会使人在黑暗中失去全部视力的话,黑夜中的捕食者很可能灭绝所有白
眼珠的人),带来劣势的性状会被淘汰(通过拖累生物体)。由于这些性状是由基因表
达的,于是站在基因的角度上,自然选择带来的结果是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如何算是强
者?不断复制自己,最大化自己的影响(性状)。因为不管你携带的性状是好是坏,自
然选择的压力都是要求“更多更强”。于是我们得到了一个自私的基因,在历史的长河
中不断只管自己的表达,而不顾生物体的存活。

我对此了解的不多,所以以上总结有可能有出入。反正给我的第一印象是WTF。看上去
就和循环赛冠军为什么每场都胜一样,完全倒果为因了嘛。且不说从存活的例子里总结
规律有以偏概全的嫌疑,基因genotype和性状phenotype并不是直接等同的。如果要多
基因联合产生一个性状,那么一个基因自私是没用的。如果生物不同时期需要某性状在
不同的程度上,基因还得学会什么时候自私才行。更重要的是,生物体调控是连接
genotype和phenotype的重要关卡。就像一个电厂发多少电是上头计划说了算的,要你
发多少,你才能发多少。你多发的电可能直接给你送入大地消灭了,甚至还有派纪委来
把你的领导班子一锅端走的危险。小小厂长(基因)不可能翻天(生物调控)。

有懂的多指教。关于law以后再说(次回休刊)。


w w

--
金戈曾将武勇夸,丹证大道餐黄芽。直曲坐忘红尘远,指尖清风枕外花。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4.]

 
GSJT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6 ]

发信人: GSJT (GS),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10 01:20:41 2016, 美东)


【 在 cjdlx (五柳) 的大作中提到: 】

: Truth is not the only thing that matters; is it?

:)

貌似很深刻的探讨啊!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08.]

 
cjdlx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7 ]

发信人: cjdlx (五柳),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10 08:46:43 2016, 美东)


【 在 feitian (卡死拍死)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真应该去干主编,有这么强势约稿的嘛?这些个高大上的题目,大大小小的腕们,我
: 来凑什么热闹嘛
: 基于本人曾是个不称职的科学工作者,虽然听说过《自私的基因》这本书,但不知道其
: 作者就是这位richard dawkins。狗了一下,简单叙述一下他的理论,对于law的看法,
: 以及本文提到的三个错误,请方家指正。一家之言,诸君姑妄听之。
: Dawkins是个否定上帝的无神论者,他提出的自私的基因理论认为:基因是遗传信息的
: 携带者,其遗传信息(genotype)在体内表达(即dna的转录成rna或进一步转译为蛋白
: 质),最终表现为生物体的性状(phenotype)。举个栗子,眼睛的颜色应该是由色素
: 的多少决定的,而色素产生的多少是由基因决定的。每个人的眼睛颜色是“先天注定”
: 的,因为他还是受精卵的时候基因就已经存在,决定了色素将来产生多少。在外界的自
: ...................

飞天学长果然是,行家出章,不同凡响。

一事不明,次回休刊,如何理解?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55.]

 
dragonbreat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8 ]

发信人: dragonbreath (龙吸),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10 09:20:21 2016, 美东)

听飞天兄科普,我觉得这位dawkins很对我的三观

自然选择在逻辑上就是个因果次序无法分割的闭环,我理解

如同鸡蛋之争

这有涉及到小量积累成为可觉察的大量的问题。

【 在 feitian (卡死拍死)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真应该去干主编,有这么强势约稿的嘛?这些个高大上的题目,大大小小的腕们,我
: 来凑什么热闹嘛
: 基于本人曾是个不称职的科学工作者,虽然听说过《自私的基因》这本书,但不知道其
: 作者就是这位richard dawkins。狗了一下,简单叙述一下他的理论,对于law的看法,
: 以及本文提到的三个错误,请方家指正。一家之言,诸君姑妄听之。
: Dawkins是个否定上帝的无神论者,他提出的自私的基因理论认为:基因是遗传信息的
: 携带者,其遗传信息(genotype)在体内表达(即dna的转录成rna或进一步转译为蛋白
: 质),最终表现为生物体的性状(phenotype)。举个栗子,眼睛的颜色应该是由色素
: 的多少决定的,而色素产生的多少是由基因决定的。每个人的眼睛颜色是“先天注定”
: 的,因为他还是受精卵的时候基因就已经存在,决定了色素将来产生多少。在外界的自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feiti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9 ]

发信人: feitian (卡死拍死),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10 09:26:24 2016, 美东)

日本漫画在杂志上连载,若是下期空缺,会在本期最后一幅图上写着“次回休刊”之类
的,基本上等于说连载暂停。像有些大神如富坚之类的休刊可能就变成有生之年系列了
。昨晚很困先睡了。今晚连载

【 在 cjdlx (五柳) 的大作中提到: 】
: 飞天学长果然是,行家出章,不同凡响。
: 一事不明,次回休刊,如何理解?



--
金戈曾将武勇夸,丹证大道餐黄芽。直曲坐忘红尘远,指尖清风枕外花。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0.]

 
feiti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 ]

发信人: feitian (卡死拍死),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10 09:55:16 2016, 美东)

拉马克理论认为“用进废退”,比如长颈鹿的脖子问题,斯氏认为,远古是短脖鹿,后
来在年成不好的时候树叶子比较少,低的叶子很快被吃完了,为了够到高处的叶子,短
脖鹿必须努力伸长脖子,所以其脖子越来越长。这和锻炼使肌肉变强的道理是一样的。
但其理论关键在于性状可遗传观点,即长脖子和强肌肉会遗传给下一代,代代积累,长
颈鹿就出现了。

达尔文进化论则是基因突变加自然被动选择的观点,认为远古短脖鹿会自然产生短脖鹿
和长脖鹿两种后代(或者各种中间状态),后来年景不好的时候短脖鹿和不够长的中脖
鹿都饿死了,只有长脖鹿存活下来,留给现代人一个疑惑。

当前主流观点认为:达尔文是正确的,拉马克是民科。我觉得两者并不完全矛盾,某些
性状应该可以传给下一代,如帅哥美女后代往往也好看,但这种性状是phenotype,由
于和genotype不是绝对映射关系,所以并不能完美遗传,而且一代代也会被逐渐稀释。
从个体看,是获得性遗传加上各种可能的突变,产生千变万化的后代;从自然外界看,
适者生存,只有优势突变或是无害突变才能生存。

觉得dawkins过于强调拉马克理论了


【 在 dragonbreath (龙吸) 的大作中提到: 】
: 听飞天兄科普,我觉得这位dawkins很对我的三观
: 自然选择在逻辑上就是个因果次序无法分割的闭环,我理解
: 如同鸡蛋之争
: 这有涉及到小量积累成为可觉察的大量的问题。



--
金戈曾将武勇夸,丹证大道餐黄芽。直曲坐忘红尘远,指尖清风枕外花。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0.]

 
dragonbreat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 ]

发信人: dragonbreath (龙吸),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10 10:00:05 2016, 美东)

是吗?我还以为偏向达尔文呢
我再看看仔细


【 在 feitian (卡死拍死) 的大作中提到: 】
: 拉马克理论认为“用进废退”,比如长颈鹿的脖子问题,斯氏认为,远古是短脖鹿,后
: 来在年成不好的时候树叶子比较少,低的叶子很快被吃完了,为了够到高处的叶子,短
: 脖鹿必须努力伸长脖子,所以其脖子越来越长。这和锻炼使肌肉变强的道理是一样的。
: 但其理论关键在于性状可遗传观点,即长脖子和强肌肉会遗传给下一代,代代积累,长
: 颈鹿就出现了。
: 达尔文进化论则是基因突变加自然被动选择的观点,认为远古短脖鹿会自然产生短脖鹿
: 和长脖鹿两种后代(或者各种中间状态),后来年景不好的时候短脖鹿和不够长的中脖
: 鹿都饿死了,只有长脖鹿存活下来,留给现代人一个疑惑。
: 当前主流观点认为:达尔文是正确的,拉马克是民科。我觉得两者并不完全矛盾,某些
: 性状应该可以传给下一代,如帅哥美女后代往往也好看,但这种性状是phenotype,由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feiti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2 ]

发信人: feitian (卡死拍死),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10 10:19:49 2016, 美东)

我觉得哈,纯拉马克理论是主动的,用则进废则退,子承父业,千秋万代,如人类阑尾
和尾骨的退化。纯达尔文理论是被动的,任尔千变万化,都要挤生存压力的独木桥。因
此基因是否自私是无意义的,因为自然筛选的是生物体,而不是单个或多个基因。基因
未必要自私才能促进生物生存,要是自私对生物有害,反而会被一起抛弃。

还是回到冠军为什么每场都胜的例子,我觉得并不是说基因趋向于最大程度表达自己,
而是由于自然选择优胜劣汰,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只有胜利者和尚未被淘汰者而已



【 在 dragonbreath (龙吸)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吗?我还以为偏向达尔文呢
: 我再看看仔细




--
金戈曾将武勇夸,丹证大道餐黄芽。直曲坐忘红尘远,指尖清风枕外花。

※ 修改:·feitian 於 Jan 10 10:44:20 2016 修改本文·[FROM: 70.]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0.]

 
jingdama2715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3 ]

发信人: jingdama2715 (悟~空),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10 10:36:04 2016, 美东)

说得好!!

死人经不错,正在看,感觉最近要看的好多呀,这个那个的,好像都挺好看,还要忙着
网上灌水找乐子,时间简直不够用呀


【 在 dragonbreath (龙吸)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看还,先瞎说几句
: 法律应该不是科学
: 去年看的一部网络小说“死人经”里面一个人告诉主角一个相似观点:我们的目的是解
: 决问题而不是揭示真相,如果一致纯属巧合
: Fallacy
: what



--
真味只是淡,至人只是常~~~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4.]

 
feiti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4 ]

发信人: feitian (卡死拍死),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10 11:55:45 2016, 美东)

dawkins认为法律是tug of war,还是比较正确地反映了英美,尤其是美国的法律理念
,即案件是双方的争端(刑法是政府代表社会和被告的争端),双方通过discovery 发
掘出案件相关事实,如有争端则陪审团出场,由陪审团裁决何为事实真相。法官基本上
负责司法解释量刑和最后掌舵。具体上有很多变化,根据刑法和民法的不同,双方对事
实有否异议,都可能影响陪审团是否出场,刑法里还有认罪减刑等特例,最终目的是为
了加速审判流程,节约司法资源,“又快又好”地解决社会矛盾。

所以dawkins提出的“双方合作挖掘事实真相”其实已在实行,但双方由于利益抵触,
要完全同心协力是不现实的。这个不是因为律师邪恶,而是因为现实是复杂的,人不是
黑白二分,谁更有理不是简单能看到的。西方传统法律并不是建立在自我牺牲上的,而
是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产生冲突时的调节。

所以,如果希望法律每每能像侦探破案一样穷究到底揭示真相,在美国是不大可能的。
两个原则:1.实用主义。美国人喜欢打官司,美国法庭要接很多官司,多到办不完,不
耐烦办。为了提高效率,节约资源,打击无证据的诬告和滥用诉讼轻率控告,法庭想出
了很多办法来减少面对的官司。如根据案件或当事人属地来决定诉讼地,不能多次针对
被告人提起相同控告,不能通过初步合理性判断的控告不予受理,等等。从开始准备官
司,到陪审团出场,之间有很多结束官司的可能。包括庭外和解,或是双方对“事实”
无异议法官直接审判,真正需要陪审团上场的案子很少。民事案子是双方的争议,如果
双方和解(如赔款之类),法庭是不会吃饱撑的硬要挖出真相的。刑事案子是政府控告
被告,受害者只是证人,告什么罪全由政府公诉人说了算,如果被告和解认罪,往往可
以得到减刑减控优待,一切是为了解决矛盾。2. “原教旨”主义。相对于自由派/左派
法官和法律人士推崇的实用主义,保守派/右派法官和法律人士力求还原法律制定时的
原始意图,要求法庭只解释法律不自定法律(三权分立中制定法律属于人民---以及其
代表国会和各级议会)。这是看上去比较“正经"的态度了,不会为了早点结束诉讼而
结束,但也不会让法官做侦探或是包青天。因为现实是很难做到“不冤枉一个好人,也
不放过一个坏人”的,真正的真相,也许很难及时被最终发现。所以法庭往往要在“为
了不冤枉好人,宁可放过几个坏人”和“为了不放过坏人,宁可冤枉几个好人”之间取
舍。西方个人自由至上的传统选择了前者,法律的目的偏向于昭示,警示和阻遏未来犯
罪,而不是惩罚罪行。因此越是重罪,审的越是慎重。去死刑化,死刑犯几年不死等等
现代现象,皆来自于此,多有走向另一极端的无奈。

因此,法律的公平公正理论上要兼顾程序正义和事实正义,但在当今美国,实用主义和
“原教旨”主义都着重于程序正义,前者认为这是社会最优解(最经济的正义),后者
认为这是最现实解(最正确的正义)。

对于guilt fallacy,不要幼稚地为了真相不能每次被揭示而吃惊。社会现实,政策影
响,科学水平,争议程度,都决定了一个案子能够挂多久,真相能被挖多少。
对于第一个criminal fallacy,相对于刑法,民法案件更为简单。基本是法庭的责任仅
限于双方
争议存在的时刻。
相关的,第三个truth fallacy,和guilt一样,法庭挖掘“真相”并不一定到底,而在
于解决争端。当然,法庭不会故意违反公正,也会考虑合法的人情。上诉法院只考察初
级法院是否违反了合理规则,除非是判决明显不正确,在可能正确可能不正确的情况下
一般会维持初级法院原判。

作为理科的科学也表明真理未必能够被观测发现,作为文科社会学的法律当然更加小心
,不把发现真理为目标,而在于社会公平和安定团结。







--
金戈曾将武勇夸,丹证大道餐黄芽。直曲坐忘红尘远,指尖清风枕外花。

※ 修改:·feitian 於 Jan 11 09:21:42 2016 修改本文·[FROM: 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0.]

 
cjdlx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5 ]

发信人: cjdlx (五柳),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11 06:39:03 2016, 美东)


【 在 dragonbreath (龙吸) 的大作中提到: 】
: 听飞天兄科普,我觉得这位dawkins很对我的三观
: 自然选择在逻辑上就是个因果次序无法分割的闭环,我理解
: 如同鸡蛋之争
: 这有涉及到小量积累成为可觉察的大量的问题。


虽说隔行如隔山,聪明人到哪里都还是聪明人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55.]

 
cjdlx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6 ]

发信人: cjdlx (五柳),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11 06:48:26 2016, 美东)


【 在 feitian (卡死拍死)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真应该去干主编,有这么强势约稿的嘛?这些个高大上的题目,大大小小的腕们,我
: 来凑什么热闹嘛
: 基于本人曾是个不称职的科学工作者,虽然听说过《自私的基因》这本书,但不知道其
: 作者就是这位richard dawkins。狗了一下,简单叙述一下他的理论,对于law的看法,
: 以及本文提到的三个错误,请方家指正。一家之言,诸君姑妄听之。
: Dawkins是个否定上帝的无神论者,他提出的自私的基因理论认为:基因是遗传信息的
: 携带者,其遗传信息(genotype)在体内表达(即dna的转录成rna或进一步转译为蛋白
: 质),最终表现为生物体的性状(phenotype)。举个栗子,眼睛的颜色应该是由色素
: 的多少决定的,而色素产生的多少是由基因决定的。每个人的眼睛颜色是“先天注定”
: 的,因为他还是受精卵的时候基因就已经存在,决定了色素将来产生多少。在外界的自
: ...................


老实讲,在读到你的这个详细评论之前,我对《自私的基因》的理解,完全主观臆断在
“对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的基因层面的解释”,而且基于基因而非个体的进化论,可以解
释拥有相同基因的不同生物个体之间的利他主义行为,读完后才知道,这里面的机理要
复杂很多。

“基因genotype和性状phenotype的不同”,这个确实是只有专业才能有的洞见。“从
存活的例子里总结规律有以偏概全的嫌疑”,倒是做社会科学里也一直强调的
selection bias,在统计上纠正这个偏差是James Heckman获得诺奖的主要贡献。

有个性,有共性,是为趣味和共鸣。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55.]

 
cjdlx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7 ]

发信人: cjdlx (五柳),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11 06:59:17 2016, 美东)


【 在 feitian (卡死拍死) 的大作中提到: 】
: 拉马克理论认为“用进废退”,比如长颈鹿的脖子问题,斯氏认为,远古是短脖鹿,后
: 来在年成不好的时候树叶子比较少,低的叶子很快被吃完了,为了够到高处的叶子,短
: 脖鹿必须努力伸长脖子,所以其脖子越来越长。这和锻炼使肌肉变强的道理是一样的。
: 但其理论关键在于性状可遗传观点,即长脖子和强肌肉会遗传给下一代,代代积累,长
: 颈鹿就出现了。
: 达尔文进化论则是基因突变加自然被动选择的观点,认为远古短脖鹿会自然产生短脖鹿
: 和长脖鹿两种后代(或者各种中间状态),后来年景不好的时候短脖鹿和不够长的中脖
: 鹿都饿死了,只有长脖鹿存活下来,留给现代人一个疑惑。
: 当前主流观点认为:达尔文是正确的,拉马克是民科。我觉得两者并不完全矛盾,某些
: 性状应该可以传给下一代,如帅哥美女后代往往也好看,但这种性状是phenotype,由
: ...................

这一贴Challenge了我的两个“常识”:

一,原以为“用进废退”只适用于生物体自身性状的假说,不涉及遗传;
二,原以为获得性性状是不可能遗传的,所有遗传的因素都在基因层面。

容我保留一定程度的怀疑,虽然也要脑洞大开。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55.]

 
cjdlx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8 ]

发信人: cjdlx (五柳),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11 07:04:44 2016, 美东)


【 在 feitian (卡死拍死)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哈,纯拉马克理论是主动的,用则进废则退,子承父业,千秋万代,如人类阑尾
: 和尾骨的退化。纯达尔文理论是被动的,任尔千变万化,都要挤生存压力的独木桥。因
: 此基因是否自私是无意义的,因为自然筛选的是生物体,而不是单个或多个基因。基因
: 未必要自私才能促进生物生存,要是自私对生物有害,反而会被一起抛弃。
: 还是回到冠军为什么每场都胜的例子,我觉得并不是说基因趋向于最大程度表达自己,
: 而是由于自然选择优胜劣汰,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只有胜利者和尚未被淘汰者而已


自然界是如此,人类社会何尝不是如此?
想着生命如此之短暂,拉马克理论的“主动”含义倒是又多了几分启示。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55.]

 
dragonbreat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9 ]

发信人: dragonbreath (龙吸),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11 07:11:27 2016, 美东)

拉马克一派据说有两个脑残支持者。

一个造假实验被确认之后举枪自杀,另一个是前苏联的大牛,忽悠当权者把小麦预冻一
下就可以增产,结果可想而知。(有点美国间谍嫌疑)

获得性性状是否可遗传,估计是个大难题。

细节参听罗胖二42,离开达尔文的日子



【 在 cjdlx (五柳)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一贴Challenge了我的两个“常识”:
: 一,原以为“用进废退”只适用于生物体自身性状的假说,不涉及遗传;
: 二,原以为获得性性状是不可能遗传的,所有遗传的因素都在基因层面。
: 容我保留一定程度的怀疑,虽然也要脑洞大开。





--
※ 修改:·dragonbreath 於 Jan 11 07:14:18 2016 修改本文·[FROM: 73.]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dragonbreat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0 ]

发信人: dragonbreath (龙吸),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请飞天评论:from science to la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11 07:19:29 2016, 美东)

我听了一篇文章,文章认为他是达尔文的支持者,主要在于回答进化论中的“理他行,
互惠性”困难

进化论的其他两个困难:时间跨度和不连续性之前已经有人试图回答了。

【 在 dragonbreath (龙吸)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吗?我还以为偏向达尔文呢
: 我再看看仔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首页] [上页][下页][末页] [分页:1 2 3 4 5 6 ]
[快速返回] [ 进入读书听歌看电影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