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03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读书听歌看电影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Dan Brown的创造者与破坏者——Umberto Eco
[版面:读书听歌看电影][首篇作者:wh] , 2013年10月28日17:27:48 ,1874次阅读,73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Dan Brown的创造者与破坏者——Umberto Eco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Oct 28 17:27:48 2013, 美东)

(献给bos——bos对Eco的热情促我瞎写一气,请多点指……)

上周路过历史系墙壁,抬头发现一页广告纸:Umberto Eco来访意大利语系——天哪意
大利人那么低调,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若非撞墙差点漏掉!次日忍痛牺牲一堂荀况子,
去听做讲座的艾柯子——我最早读的他的书倒不是那本大名鼎鼎的畅销小说《玫瑰之名
》(Il Nome della Rosa, 1980),而是他一本正经驳斥“一百个读者有一百个哈姆雷
特”的主观自由阐释论的《阐释与过度阐释》(Interpretation and
Overinterpretation, 1992)。当时觉得这位学者端方正直;后来再读充满阴谋诡计凶
杀温情的《玫瑰之名》,又觉得这位学者作家亦正亦邪,机智调皮。比David Lodge悠
长,比Malcolm Bradbury喜气。顺便提一提,1986年的同名电影省略了小说的学院气,
突出通俗的侦探气;山顶孤独的修道院很有中世纪空气,扮演威廉修士的007演员Sean
Connery极帅气。

Eco也帅气——或者说具有磁铁般的魅力。别人介绍他时他专注地对视并做笔记;介绍
结束后他摊开垂在椅边的大手,那人也会意地弯下腰去握手——玩密码符号学的教授很
有趣呀。他不耐久坐,喜欢嚼笔玩:







轮到他说话时姿态生动,眼睛骨溜,手势翩跹:





年近八旬的老人思维依然敏锐,说话直爽诙谐,常引来全场笑声——看台上几位教授笑
得前仰后合没了眼睛,他自己还正儿八经:




台上的教授从左到右依次是意大利语系主任Giuseppe Mazzotta,热情奔放,主持讲座
;多伦多大学St. Michael学院院长Domenico Pietropaolo,他讲Eco如何引领中世纪文
化热——Eco不仅把中世纪当作学术研究对象,他更关心中世纪对现在的影响(他眼里
的一切充满medieval déjà vu),及学术研究对个人生活的意义(Eco的导师对他说
:每个人一生只有一件事要做。学者之心专一;不过我也认识到处好奇的散漫学者);
还有Johns Hopkins大学罗曼语系教授Walter Stephens,他讲Eco对书的热爱,谓之
bibliophilia——书是Eco笔下真正的主角。且Eco喜欢邪门书——他不收藏伽利略,却
收藏托勒密;不收藏信念(faith),而收藏作伪(forgery)。他爱写骗子、骗局,毕
生致力于愚弄他人。但他并不邪。Eco自己说,他想搞清楚为什么人能撒谎(why can
we lie/tell the opposite of the truth);为了搞清楚什么是谎言,必须相信有一
个真实(In order to realize something is false, you have to believe
somewhere there is truth)。这正是我印象中的Eco:思想正统,身段诡异,擅以反
道证正道。

Eco自己谈了几个热点话题:一是Dan Brown的畅销小说《Da Vinci Code》,不少人认
为是模仿Eco的小说《Foucault’s Pendulum》(1988),圣殿骑士团、密码、圣血、
阴谋等内容甚至情节都有类似。Eco的回答语惊四座:
“Dan Brown is a character from Foucault’s Pendulum. I created this
character.”
我想Dan Brown听到一定会开心而笑吧。但事后一查Eco话意,发现他俩其实不是同志。
Eco爱写阴谋诡计,但他的立场是嘲笑阴谋论(conspiracy theories)和搞阴谋论的人
;Dan Brown则宣扬阴谋论,因此Eco说Brown是他的小说中人(参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Foucault%27s_Pendulum)。这使我顿悟通俗小说的致命缺陷!有人看过《Foucault’s Pendulum》吗?和Michel Foucault有关系吗?和Poe的悬念小说《The Pit and the Pendulum》有关系吗?一想起Poe的pendulum就揪心。

二是听众问数码书的流行对他这样的古董书迷有何影响。他无动于衷地一言以蔽之:
none。大伙大笑。他不喜欢数码化,不能触摸纸张,不能眉间鬓边批注,没有前人遗留
的精华:“Bibliophilia is an erotic affair”。汗!这不是和jsolomon、qicheji
一个口径吗……男书痴都这样吗……他甚至喜欢书虫——选择性地。那些只会钻洞吃字
的书虫是非文艺的笨虫;文艺书虫像刺绣一般给书页添制精美的花边。他还想象一对男
女文艺书虫的罗曼史:一只从头文艺到尾,一只从尾文艺到头,两位在书的正中页相会
。不好意思,这些玩笑听时有趣,写下来实在酸不可闻。

三是有关历史。他编写了History of Beauty 和History of Ugliness两本书,在别的
国家都按原书名翻译出版,唯有美国的书名翻译去掉了history,变成On Beauty和On
Ugliness。呜呼,history doesn’t sell in America。欧洲人真为自己的历史感骄傲
。不过他对自己的定位是哲学家而不是历史学家。我觉得他搞出名的还是中世纪历史吧
?他的符号学对当今哲学有什么重大突破吗?

四是作为意大利人无可避免的宗教话题。不少人问他和前米兰红衣主教Carlo Maria
Martini的历史性会面——我没听清他们见面了没有(压根不知道Martini……),他俩
曾应邀进行过一场非宗教学者和宗教学者之间的书信对话,收录于《Belief or
Nonbelief?》一书里。他说Martini当然很好,不过他不喜欢这种把教徒和非教徒拉在
一起的努力。这感觉如此熟悉,仿佛鲁迅的不合作姿势。

然后我就去上荀况子了,没听他的后一个讲座,也没看法国人给他拍的纪录片《
Umberto Eco derrière les portes》(Umberto Eco Behind the Doors, 2012, 52
mins)——片名很有符号密码学的神秘气息,网上找得到吗?



附录一:
Eco的书总有大量远超正文长度的注解;容我小量效仿一下。网上有他后一个讲座的一
小段视频,可一窥其喜剧色彩:
https://www.rebelmouse.com/CommunityMediaL/292719576.html
就是他的意大利英语听不大懂,开头是不是“I hope the Divinity people will not
be upset if I start with a homage to the Sterling Library” ——听众为啥笑?
他后面说《玫瑰之名》的灵感最初来源于在耶鲁Stirling Library查资料的时候,资料
藏在电梯不及的地方——后面的我又没听懂。只明白Stirling Library是《玫瑰之名》
里的修道院图书馆的原型。


附录二:
网上还找到跟我一样的另一个听众对Eco另一个讲座做的笔记,说Eco提到博尔赫斯小说
里的一个人,看什么都能记住,却因此成了白痴。所以遗忘与记住一样重要。这个故事
听着挺像古希腊神话。我听的讲座上也有人说如果博尔赫斯在世,一定乐意把Eco写成
他的小说中人。然后提起《交叉小径的花园》。博尔赫斯的花园迷宫倒是和Eco的图书
馆密码很合拍。博尔赫斯还把迷宫设在中国,可我读起来怎么不觉得有中国气质?围棋
的布阵设局思路相似,但似乎更有无穷无尽的变幻的潇洒,不像花园迷宫那样变化有限
、重在破解?反正总觉得中西思维方向不一样。不知道其他读过的人有何感觉?

附《交叉小径的花园》全文链接:
http://www.5156edu.com/page/07-06-23/25417.html

附那个听众的笔记:
http://yalestories.wordpress.com/2013/10/18/umberto-eco-at-yale/
Umberto Eco at Yale

He spoke about Libraries. And from the fragments I can gather now, he spoke
of how ‘forgetting’ is as much important as ‘remembering’. He recalled a
story by Borges who storied about a man who remembered everything that he
had ever heard, read or learnt. He had the absolute memory. But it is
essentially that, that made him an idiot, because he was not able to filter
anything from all what he remembered.

This idea of filtering is important, and hence forgetting is important,
since if we remember everything, we do not have an identity. Forgetting is
essential to shape one’s own identity.

I vaguely recollect now – that he spoke of ways of forgetting. Or it is
perhaps something like a painter painting over and over his images in order
to forget the original one. But it can also be counter absolute in a way
that the original image might become stronger and stronger, the harder you
attempt to erase it from your memory!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修改:·wh 於 Dec 29 15:12:25 2016 修改本文·[FROM: 69.]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

 
maxsnoopy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maxsnoopy (maxsnoopy),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Dan Brown的创造者与破坏者——Umberto Eco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Nov  1 21:56:50 2013, 美东)

迷宫 不是具体的迷宫啊。中国间谍祖先写的小说才是迷宫,“一个象征的迷宫”,这
个故事其中折射出的不同可能性的世界才是迷宫。

我喜欢他的原因,可能就是这种世界是迷宫的感觉。所有的一切折射出不同的可能,谁
也不比谁虚假,鬼魂和行人并肩在街上行走、互换角色。每一个意象的背后都可以看到
不同的故事。

就好像 卡而为落 一个故事里写到的一次会面 “我就是你选择左转时向右转的那个人
,我就是你从左边杯子里喝酒时从右边杯子里喝酒的那个人,我就是你娶黑发姑娘时娶
了金发姑娘的那个人”。波而和司 的故事总是能够用他不确定的口吻给我塑造出这个
无限可能的迷宫。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错没错,我看完了但基本等于没看,没耐心去弄明白。又看了一遍,迷宫在英国司塔
: 福郡范顿县。这回明白了大概。你喜欢他的什么地方?我看这遍时想起matrix,并更觉
: 得这种解迷宫的思维很是西方人读中文书的分析方式:紧扣字面,然后发散出西式联想
: 。常常不是中国作者的本意,但多一种思维也很好玩。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

 
maxsnoopy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maxsnoopy (maxsnoopy),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Dan Brown的创造者与破坏者——Umberto Eco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Nov  1 22:01:26 2013, 美东)

英国人的花园只是迷宫的一个象征。真正的迷宫是有着无穷可能性的世界。

“在其中一个,您是我的朋友。在另外一个,您是我的敌人。”大意如此。

【 在 maxsnoopy (maxsnoopy) 的大作中提到: 】
: 迷宫 不是具体的迷宫啊。中国间谍祖先写的小说才是迷宫,“一个象征的迷宫”,这
: 个故事其中折射出的不同可能性的世界才是迷宫。
: 我喜欢他的原因,可能就是这种世界是迷宫的感觉。所有的一切折射出不同的可能,谁
: 也不比谁虚假,鬼魂和行人并肩在街上行走、互换角色。每一个意象的背后都可以看到
: 不同的故事。
: 就好像 卡而为落 一个故事里写到的一次会面 “我就是你选择左转时向右转的那个人
: ,我就是你从左边杯子里喝酒时从右边杯子里喝酒的那个人,我就是你娶黑发姑娘时娶
: 了金发姑娘的那个人”。波而和司 的故事总是能够用他不确定的口吻给我塑造出这个
: 无限可能的迷宫。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

 
maxsnoopy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4 ]

发信人: maxsnoopy (maxsnoopy),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Dan Brown的创造者与破坏者——Umberto Eco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Nov  2 01:55:03 2013, 美东)

恩恩,我觉得borges是对迷宫有各种可能的这种繁复性本身感兴趣,而并不是对某一个
甚至是所有的可能性感兴趣(当然是相对而言)。所以他感兴趣的是整个世界,在其中
故事们可以被折射出无数个角度。
Borges喜欢的另一个形象是镜子,“镜子和XX都是污秽的,因为它们都使形象增加”。
或者是黄帝诗人写的一句诗,短短的几句话里包含了整个世界。
或者是印加祭司在豹子花纹中悟道的十几个词,说出来就成为全能。

Calvino 那个故事风格其实和borges没有太大的关系了,只是那个人物本身总让我联想
到borges的风格。命运交叉的城堡 倒本来就是他写folklore的一个尝试,所以你联想
到古爱尔兰的故事还真不是没有原因。

话说这些古老故事里的形象其实真的是简明深刻,最近由于纠结一个妹纸,总会感慨
calvino的这个故事。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又读了一遍……这回看到“所有的人都以为这是两项工作,谁也没有想到写小说和造
: 迷宫是一回事”。我看得好粗。
: 你说的也像yeats说的古爱尔兰的daemon,就是alter-ego,他总是做和你相反的事,实
: 现你内心无法实现的欲望。Ego Dominus Tuus诗里说但丁的面容像石刻一样冷酷禁欲,
: 生活却很放荡。keats小时候贫穷病弱,长大却花天酒地纵情享乐,走另一个极端。
: http://www.bartleby.com/148/33.html
: borges如果对迷宫的各种可能性一视同仁,那和eco似乎有点不一样,eco的迷宫似乎有
: 个清晰的道德指向。或许因为eco是学者,他的理论倾向性更大;borges可能更“自由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

 
maxsnoopy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5 ]

发信人: maxsnoopy (maxsnoopy),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Dan Brown的创造者与破坏者——Umberto Eco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Nov  2 02:02:19 2013, 美东)

恩基本上所有的短篇吧,比较著名的那些就可以。象什么 巴比伦图书馆 玫瑰街角的汉
纸,不死的人。有一个风格比较不同也不太有名,但我非常喜欢的是 乌尔里克。
诗的话我读的不多,因为是读英文版的缘故,自己西班牙语又不通,计划什么时候自学
中~~~ 你可以google一个Delia Elena San Marco
网上可以搜到的另外一个英文诗我也很喜欢: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I offer you lean streets, desperate sunsets, the moon
of the jagged suburbs.

I offer you the bitterness of a man who has looked
long and long at the lonely moon.

I offer you my ancestors, my dead men, the ghosts
that living men have honored in marble:
my father's father killed in the frontier of
Buenos Aires, two bullets through his lungs,
bearded and dead, wrapped by his soldiers
in the hide of a cow; my mother's grandfather
-- just twenty-four -- heading a charge of
three hundred men in Peru, now ghosts
on vanished horses.

I offer you whatever insight my books may hold,
whatever manliness or humour my life.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I offer you that kernel of myself that I have saved,
somehow -- the central heart that deals not
in words, traffics not with dreams, and is
untouched by time, by joy, by adversities.

I offer you the memory of a yellow rose seen
at sunset, years before you were born.

I offer you explanations of yourself, theories about yourself,
authentic and surprising news of yourself.

I can give you my loneliness, my darkness, the hunger of my heart;
I am trying to bribe you with uncertainty, with danger, with defeat.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还推荐borges的其他什么小说?多谢!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

 
maxsnoopy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6 ]

发信人: maxsnoopy (maxsnoopy),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Dan Brown的创造者与破坏者——Umberto Eco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Nov  2 02:04:31 2013, 美东)

我感觉中Borges是把自己当作一个纯粹的讲故事的人的,不过这纯粹是一个普通读者的
感觉拉。

另,我读这篇估计得有不下上百遍。。。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又读了一遍……这回看到“所有的人都以为这是两项工作,谁也没有想到写小说和造
: 迷宫是一回事”。我看得好粗。
: 你说的也像yeats说的古爱尔兰的daemon,就是alter-ego,他总是做和你相反的事,实
: 现你内心无法实现的欲望。Ego Dominus Tuus诗里说但丁的面容像石刻一样冷酷禁欲,
: 生活却很放荡。keats小时候贫穷病弱,长大却花天酒地纵情享乐,走另一个极端。
: http://www.bartleby.com/148/33.html
: borges如果对迷宫的各种可能性一视同仁,那和eco似乎有点不一样,eco的迷宫似乎有
: 个清晰的道德指向。或许因为eco是学者,他的理论倾向性更大;borges可能更“自由
: ”。




--

※ 修改:·maxsnoopy 於 Nov  2 02:06:16 2013 修改本文·[FROM: 71.]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读书听歌看电影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