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191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读书听歌看电影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参赛]-- 我的名字叫做爱 by 修理雨伞
[版面:读书听歌看电影][首篇作者:LeiWritings] , 2013年07月19日18:37:47 ,1748次阅读,95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LeiWritings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LeiWritings (雷版最强文),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参赛]-- 我的名字叫做爱 by 修理雨伞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ul 19 18:37:47 2013, 美东)

1. 情书


看到你,一丝不挂,我的心中开出一朵花。 -- 不二

鱼玄机,我想你,在你死后,我愈发的想你。泣知泪苦, 思知心楚;醉知酒浓,醒知
梦空。是谁在你的胸前,射出了爱液连连;是谁在你墓前,葬下了一生诺言?红尘画卷
,画得谁的生死之恋;佛家经典,经不住那薄命红颜。看星空满天,黄沙满地,悲伤萦
转,却转不过斑驳流年。燃尽的风华,为谁化作了彼岸花?你潇洒的死去,而我却在尘
世间苦苦挣扎。

鱼玄机,我想你,不知道是在与你欢好的一瞬,还是在你死后的一刻,我爱上了你。你
一生睡过太多的男人,或许不记得我是谁;而我一生只见过、睡过,爱过一个女人,那
就是你。在你死后,我来到敦煌,你的故居。废弃的院落,无尽的大漠,我马勒戈壁,
吐纳,凝息,干涩的旷野中搜索着你的气。没有佛经,没有姑娘,我带着五祖的衣钵,
怀着六祖的希望,一个人,凿窟、雕佛、种麻、养花、撸管、想你。

鱼玄机,我想你,第一次闻到你的气,我就迷上了你。在东山寺的大殿里,你问弘忍:
“你想看我的裸体吗?”我躲在茅房,看不清你的身体,却能感到你的气。你的气淫荡
而强烈,那种悄然间寂静的升腾,感染了整个五界乾坤。所有的鸟雀低声鸣啼,所有的
树枝轻摆吐绿,暧昧的阳光投入你的眼睛,你的眼睛里仿佛看到了弘忍宽大的袈裟下勃
起的阳具。我的小腹中燃着一团烈火,肿胀的下体不自觉地指向了你的身体。忽然间,
我明白了刚入寺的时候弘忍告诉我每个人都有一个入处,而你,就是我的入处。

“绕砌皆清趣,抽簪映细流。卧床书删遍,半醉起梳头。”

鱼玄机,我想你,即使你睡过很多男人,我依然想你。无论是弘忍,慧能;还是韩愈,
飞卿,他们都不懂你。那两个老和尚以为睡了你就是悟,以为无爱便可成佛,他们始终
不明白,没有纯爱,何来无爱?至于那些个文人骚客,骚是够骚,却也只是骚在表面,
没能参透生死,如何得到极致的爱?这些天冥冥中总有一个声音在让我接近你,让我回
味你的气息,让我为你心动,让我想着你勃起。我睡了你,或者说你睡了我,这分别不
大。我需要覆雨翻云,欲死欲仙,激情过后,高潮之余,方能得到真正的宁静。那时候
,听风还是风,看雨还是雨,无我也无你。

鱼玄机,我想你,无论阿弥陀佛,还是马勒戈壁,都阻挡不了我爱你!


2. 鬼



从打不二第一次见过鱼玄机,每到夜里,他便睡得不再安稳。他想她一次,就会手一次
淫,然后亢奋的起身,在墙上刻上一个”干”字。当干字最后一笔从上贯穿到底的同时
,不二会忽然的静止,左手紧握,右手扶墙,双眉紧锁,一声喘息。日子久了,墙上的
干字连成一片,像一排降魔杖又像一片片荆棘,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
干干干干干干干。不二睡觉的时候总是会梦到一个女人,长长的头发,细腻的皮肤,不
是玄机,她比玄机更年轻,她的眼神中流露着不为人知的神秘。她会忽然闯入不二的梦
里,把他带到一个从没去过的地方。

咸宜观内,

紫藤树旁;

玉鞭粉背,

主奴成双。

“主人,狠狠的罚奴儿”,绿翘哀怜的声音中流露出渴求。玄机抚摸着绿翘光滑的脊背
,以前的鞭痕还隐隐透着两道红印,她用指尖沿着红印轻轻划过,绿翘脖颈一缩,身子
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绿翘的背变得发烫,她满是柔情的望着玄机,浓浓的爱中夹着一
抹决绝。玄机没有说话,手气鞭落,“啊!”,绿翘一生惨叫,一道长长的鞭痕从左至
右划过她的后背,未等她平复呼吸,玄机又一鞭子抽在了前一道鞭痕的下方,平行延伸
。玄机稍作停歇,静静地不带一丝表情的看着爱奴;绿翘回应着玄机的目光,她知道她
在回想她们几个星期前说过的话。

“绿翘,知道为什么每次我都要抽你三下么?”,玄机搂着怀中的绿翘,在她耳边问道。

“主人说过,第一鞭是生,第二鞭是死,两鞭平行;第三鞭贯穿生死,是轮回”。

“那你感受到了几重?”

“奴儿感到了生,似乎也感到了死,但怎么也体会不到轮回。”

“轮回是一种极乐的快感,需要摆脱生死的极致的爱才能触发出的顿悟。你活着,自然
能感觉到生;我对你的虐,便是对你的爱,让你隐约感觉到死。

但是,轮回是由死到生的过程,没有真正的接近死亡,自然感觉不到轮回。”

“难怪每次主人都说,我背上竖着的第三道鞭痕总是没有横着的两道明显”

“绿翘,你要体会极致的爱么?”

绿翘点了点头,玄机把手中的长绳一端挂在紫藤树上,另一端在绿翘的脖子上打了个结
。她慢慢的收紧手中的绳索,把自己冰冷的唇送上了绿翘温热的唇边。她轻柔的吻她,
闭上眼感受她嘴唇和身体的变化;花瓣片片飘落,落满她绽放的身躯。绿翘的呼吸变得
急促,身体不停的抖动,她的头慢慢的仰起,脚尖也跟着踮起。她张开双臂,要飞向远
方,那里花香四溢,那里极乐神秘。她的头慢慢的仰到了最高点,玄机左手的绳索猛的
一拉,同时右手挥起皮鞭,“啪”!

“啊!”,不二一声尖叫,从梦中惊醒,猛地坐了起来。他看了看四周,还是那间小禅
房,还是那面墙,只是墙上的“干”字中间的一竖,慢慢的变淡。


3. 二


不二终于见到了鱼玄机,他只说了一句话:“看到你,一丝不挂,我的心中开出一朵花
。”

“傻逼,装文艺”,玄机笑了笑,“干我”。

不二望着她,似乎又没在看她;缓缓地插入,又似乎没有进去。他抱着她炙热的身体,
内心一片空灵。钟声想起,耳边飘来熟悉的声音:
“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
佛土。是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须菩提。若菩
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在玄机死去的那个夜里,本已凋零的紫藤树,忽然间开满了鲜花。不二回到屋中,还是
那间小禅房,还是那面墙,只是墙上的一排干字,一排降魔杖,一片荆棘皆已不再,干
字中间的一竖终于消失,远远望去,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
像天梯?像连通生死之路?

是二?还是不二?


四. 无指定题目,自由发挥


何为生?何为死?何为轮回?

情书是生?鬼是死?二是轮回?

玄机是生?绿翘是死?不二是轮回?

从生死相间
到生死相连
到生死无间
生死自在

从你我相间
到你我相连
到你我无间
无你无我

你二,

或者不二;

我就在这里,

不三不四。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08.]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读书听歌看电影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