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89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心情好么?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Stubby2
[版面:心情好么?][首篇作者:Goofinaround] , 2018年08月16日23:07:19 ,200次阅读,2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Goofinaround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Goofinaround (香颂 fears4tears), 信区: Heart
标  题: Stubby2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ug 16 23:07:19 2018, 美东)


The only paid pumpers I know are the ones who worked at gas stations in the
50's and 60's. Those were the days.

Yep, I'm a senior citizen.

Back in the early 1960's, every single dime, quarter, and half dollar in my
pocket was made out of solid silver. Sometimes it felt like I had 5 pounds
of metal in my pocket. Now all the money is made out of cheap worthless
paper.

Drive-in movies on Saturday nights were my favorites. Taking a date to the
drive-in... those were the happiest days of my life.

My brother, sister, and I used to go to Saturday matinee movies at the
Uptown theater in Milwaukee in the 1960's. The ticket price was $0.10 cents
and we brought our own popcorn in brown paper bags. Sometimes I bought a
large candy bar for $0.25 cents. Those were the days when they made candy
bars out of real chocolate, not chemicals. We watched Frankenstein, The Blob
, Wolfman, Dracula, the Creature, Invisible Man..

I had 13 uncles and aunts on my dad's side. They were so poor that my
grandparents used to rent my father and his brothers out to the local
farmers.

My dad never saw a nickel of the money. He jumped a train to California when
he was 16 years old. Then he enlisted in the merchant marines during WWII.
My mother lived in East Prussia during WWII. My mother, uncle, and aunt were
members of the Hitler youth. All the German school kids were Hitler youth.
Then the Russians invaded Prussia and my mom's family lost everything. They
ended up in a refugee camp for three years. 1,800 Germans in my mother's
village that didn't get out were executed by the Bolshevik Russians.......
Construction workers unearth WWII remains of what is believed to be 1,800
Germans......

https://dailyreporter.com/2009/01/13/construction-workers-unearth-wwii-
remains-of-what-is-believed-to-be-1800-germans/
--
2Young2Naive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1.]

 
Goofinaround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Goofinaround (香颂   fears4tears), 信区: Heart
标  题: Re: Stubby2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Dec 26 17:48:52 2019, 美东)

人生若只如初见

送交者: 余悸@留园 [♂★品衔R5★♂] 于 2019-12-26 5:04 已读 4873次 6赞


高一班里只有8个女同学,正好占据了每组的第一排。某个课间,有隔壁班的女孩站在
门口,微侧头喊我们班其中一个女孩Y出去。那是我第一次看到C,短发,绿色的线衫,
蓝色的牛仔裤,清爽干净。后来的三年里我记忆中的她几乎都维持着这样的造型,只是
有时线衫换成奶白色。其实她穿过很多不同的衣服,只是第一眼看到的美总会固执地霸
占记忆的不同角落吧,所谓先入为主。

从同桌嘴里得知这对闺蜜曾经在同一个初中读书,随着父母调来县城工作而转学到我们
的附属初中,然后升学到高中。可能因为我们是重点班,老师总爱拖堂多讲几句,她们
班就似乎下课一直比我们早点,于是我频繁看到C站在我们门口喊Y出去,再后来我养成
了下课就往门口看一眼的习惯。

秋意更浓的时候,高一的全校运动会就开始了。我这种读书还凑合、运动却绝无天赋的
人,只能协助做点后勤和啦啦队。有趣的是这对闺蜜都报名了女子1500米跑,我的同班
同学纷纷给Y加油,而我只呆呆地看着C。整个1500米,我的视线就随着她那么慢慢甩出
大家,那么控制着节奏和后面的同学维持20来米的距离。脸色慢慢潮红,脚步有条不紊
,那件绿色的线衫在萧瑟的秋意里平稳地移动,特别养眼。等到她率先冲到终点时我竟
隐隐有点自卑:人家长得好看,擅长运动,成绩也不俗,而我除了成绩略好点完全没有
值得一提的地方。

正好很快有个县里的作文比赛,拿到的奖品之一是一个笔记本,我想想就用来开始写日
记。每天睡前,记录C今天又穿着什么衣服站到了我们的教室门前,记录在早操时看到
她忽然自己下意识笑了一下或者和谁谈笑风生,记录她的闺蜜Y和我一个兄弟很亲近、
也许很快我就能自然进入她们的圈子了。那些夜晚我刻苦的室友们秉烛学习到深夜12点
乃至1点,而我在11点半左右写完日记,带着对她的想念进入梦乡。

高二分文理科并且重新分班,年级里好看一点的女孩几乎都进了文科,包括我的高一同
学Y。C倒是和我一样读了理科,可惜还是不同班,我只能依赖和她同班的一个好兄弟X
跟我八卦一点她的踪迹,然后她还有个远房表哥G恰好是我们班的第一名,偶尔会故意
拿她的一点信息撩得我心痒痒。全年级每隔一个多月就会安排统考并且次日就出排名,
于是每次我也去墙上的公告栏找她的名字,关注她哪个科目强哪个科目略弱。

高二结束时有了第一轮的毕业会考,我坐在考场,听着外面哒哒的雨声心情很平和。等
开卷的铃声响了却看到正前面的桌子空着,一边想着这是哪个哥们这么心大,一边忽然
莫名地猜测会不会是C呢,然后就马上看到了她穿着雨衣,头发有点湿漉漉的,站在了
考场门口。曾经无数次看到她站在我的教室门口,这是第一次看到她从门口一直走进来
,离我越来越近,直到在我的桌子前坐下。我屏着呼吸贪婪地看着湿漉漉的头发和柔和
的背影,觉得世界特别安静。

会考的考纪向来并不好,有很多人互相扔纸条来串答案。第一个科目,在我答完题无所
事事时,她背着手把写着各题编号的纸条递到了我的桌上。我欣喜若狂,然后很卖力地
把答案都抄了上去再轻按一下她的背,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肢体接触了;等她的手再背
过来时,把纸条放在她手心。连续几个科目都是如此,我为这个事先没有沟通的默契而
特别兴奋,以为在我默默关注她的这两年里她也默默关注了我很久,只是大家没有破冰
而已。很多年后我搂着她,说我自己数理化的会考成绩都是满分,也把答案也都给你了
,你怎么没抄到满分。她幽幽地看我,然后说只是知道我成绩不错,但并不知道成绩好
到可以全盘照抄的地步。

高三的学业真正繁忙起来。C的闺蜜Y和我的兄弟有了一些实质性的绯闻,而且时不时会
主动来男生宿舍看他,而我欣喜的是C有时候会陪同。她的男生缘很好,和每个她认识
的男同学都能聊上几句,而我这种擦边在认识和不认识之间的人只能看到她时笑一下,
说声“Hi”,然后晚上的日记里也就多了些惆怅情绪;所谓少年心事,就这么有时徘徊
有时滋长。

世界杯来的时候,小城万人空巷去录像厅临时改出来的播放厅看大屏幕直播。我看不懂
球,却也备考得很压抑要休息一下,就无意识地在小巷里散步。无意中瞥到路边理发店
一个阿姨在理发,旁边的沙发上应该是她的女儿蹲着身子在系鞋带。等我发现就是C时
,附近录像厅里传来的各种喊叫声一瞬间都消失了,整个世界只有玻璃门外的我专注看
着玻璃门内的她。她湿漉漉的一绺头发在脸前晃动,她黑黑的睫毛也有点颤动,她系鞋
带的样子非常专注,圆头皮鞋也怎么看怎么可爱,让我迅猛加速的心跳能稍微回返一点


高考后离开那个小城进了某个不错的大学,然后逗留了两个月就来了之后栖居二十年的
南洋小岛。在国内最后的这两个月里,得知她也在同城的另外一所大学,有同学想安排
次高中同学会并且告诉我她能参加,可惜要走了,来不及见一下。

异地几千公里,只能通过网络把线牵起来,比如通过Chinaren的同学录乃至网大的同学
录来关注她的发言,等到之后有了qq号,才算开启了另外一个世界。很多个夜里打字打
得不愿意睡觉,甚至到了没有话题却又不想停下来时,她把自己班里女同学的汉语拼音
打给我,让我猜出中文字,牛逼的是我全部猜对。无法解释为语文底子好,而更愿意相
信爱情就是能带来奇迹,即使这个奇迹没有实际的价值。等到关系越来越亲密时,忽然
得知她不幸查出乳房纤维瘤,医生说手术不能根治,只有稳定的性生活才可以。我说那
我毛遂自荐来帮你根治。她给了一个害羞的表情,然后害我失眠到深夜。

假期回家乡,她已经休学在家。我们有时一起骑自行车出城,看风吹起她已经养长的秀
发;有时一起坐公交去更远的农庄,在没有人迹的地方把当年的日记本送给她,然后互
相傻笑,相看两不厌。把小城的每个角落都走完了,也把县内两座著名的山都爬了一番
。从没有这么深入地了解我出生长大的地方,更没有想到几年来的心上人变成了眼前人
。爬岩洞时,终于能牵着她的手;吹山风时,终于能搂着她的肩膀。某天有同学请吃饭
,我被灌醉后,他们续程在其中一家打麻将,我一会儿去抱着马桶吐个十分钟,一会儿
蹭回来坐在她旁边看她怎么出牌。她后来说我坚持在别的同学面前握着她一只手,让她
很害羞也很不方便洗牌,但是心里只有幸福感。又有一天她邀请我去她家作客,以为叔
叔阿姨都上班了,我一屁股坐在她的书桌上要她过来让我抱抱,她红着脸然后闭上眼睛
慢慢投入我怀里。我也闭着眼就这么环抱着她,虽然面对着房间门也没有意识到需要关
门,直到听到叔叔在客厅故意咳嗽一声。

再次相聚又是几年后。这几年里我目睹身边异地的情侣全军覆没,就在身边开始了自己
的恋爱,然后失恋。而她在另外一个城市读研,也有了她自己的恋爱和失恋。假期飞去
看她,原本准备我多呆一些天,所以她给我找了一个住处,不过我坚持住进了一个有我
另外记忆的酒店。晚饭后送她回学校,她送我一块十字绣并且跟我表白,而我冷静地拒
绝了。她一直哭,我忙着给她擦眼泪,总算把她送到宿舍楼下还是不放心,牵着手在某
个高高的台阶上一直开导,告诉她异地实在不能维持,告诉她长痛不如短痛,告诉她我
们不得不回归理性。后来有女性朋友告诉我那块十字绣按面积来说至少要绣个半年,让
我的心很疼很疼。

毕业十年时我们班有个正式聚会,老同学和班主任的盛情难却,于是有了我人生中第二
次醉酒。没醉的同学们去洗浴中心做完桑拿发现我还是人事不省,无从知道我家具体地
址,有好事者就自作主张给她打了电话,想不到她恰好也回了家乡,就让她把我接走。
她和闺蜜Y一起赶过来,在楼上酒店开了房间,然后让Y先回家,她一个人等着我醒。半
夜醒来,看到她在我床前守着,一度以为是幻觉。她一边嗔怪我怎么喝这么多,一边把
我侧搂在怀里喂我喝提前泡好的浓茶。我说让我好好抱抱你。我说不穿衣服好不好。我
说我想跟你做爱。她一直微微低着头,抿着嘴,配合我一件一件脱了她的衣服。我亲上
去,从柔软而有弹性的唇开始,然后长久停留在挺拔的乳房,在她轻微的扭动中又去追
逐她因为舒服而冒出来的各处鸡皮疙瘩。那个晚上特别安静,她一直不说话,偶尔娇喘
几声,引导我进入后,一直轻轻地抚摸我的背部。我不知疲倦地耕耘在崎岖和泥泞之间
,想让这么多年的朝思暮想在她身体里打开一个通道,通去只有我们自己知晓的地方。
在她连续高潮两轮后,我说今天陪我一起睡好不好。她说还是要回去,怕爸爸妈妈担心
。于是我坚持爬起来把她送回家,坐着小城特有的三轮出租车颠颠簸簸,看暖色调的路
灯把三轮车的影子慢慢拉长,像我们渐行渐远的青春,就不由得把她再搂紧点。到楼下
后她不放心我,想再把我送回。我说这么送来送去天可就亮了啊。

两天后我住另外一个酒店,和她从小城另外一边走了很远的路回来,然后我说跟我去房
间吧,今天想完全清醒地和你做爱。她安静地跟着我,去了房间我们灯也不开,互相摸
索着脱衣服,互相缓慢地抚摸。我蜻蜓点水触着她乳房的每一点,问以前纤维瘤的位置
,如果她说这个位置有过,我就用舌尖轻轻地舔一会儿,温柔而虔诚。她反应越来越大
,咬着我的耳朵说想要。后来换着不同的姿势做了很久,久到她开玩笑说:你再不结束
我就不管你直接回家了。

现在C已经嫁为人妻有了孩子,在一所高校当老师。有学生在网上抱怨说她特别严肃和
无趣,我很想回复:你的老师曾经是我整个的青春,只可惜岁月长,春衫薄,留不住章
台柳。

贴主:余悸于2019_12_26 5:06:03编辑

--
2Young2Naive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1.]

 
Goofinaround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Goofinaround (香颂   fears4tears), 信区: Heart
标  题: Re: Stubby2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8 03:33:57 2021, 美东)

深夜灯里回头望,留园余悸草木荒。

【 在 Goofinaround (香颂   fears4tears) 的大作中提到: 】
: 人生若只如初见
: 送交者: 余悸@留园 [♂★品衔R5★♂] 于 2019-12-26 5:04 已读 4873次 6赞
: 高一班里只有8个女同学,正好占据了每组的第一排。某个课间,有隔壁班的女孩站在
: 门口,微侧头喊我们班其中一个女孩Y出去。那是我第一次看到C,短发,绿色的线衫,
: 蓝色的牛仔裤,清爽干净。后来的三年里我记忆中的她几乎都维持着这样的造型,只是
: 有时线衫换成奶白色。其实她穿过很多不同的衣服,只是第一眼看到的美总会固执地霸
: 占记忆的不同角落吧,所谓先入为主。
: 从同桌嘴里得知这对闺蜜曾经在同一个初中读书,随着父母调来县城工作而转学到我们
: 的附属初中,然后升学到高中。可能因为我们是重点班,老师总爱拖堂多讲几句,她们
: 班就似乎下课一直比我们早点,于是我频繁看到C站在我们门口喊Y出去,再后来我养成
: ...................




--
2Young2Naive

※ 修改:·Goofinaround 於 Apr  8 03:44:57 2021 修改本文·[FROM: 9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98.]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心情好么?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