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6212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校友联谊 - 复旦大学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复旦大学90、91、92年级军训纪念
[版面:复旦大学][首篇作者:yaoyue] , 2004年03月21日16:04:31 ,859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yaoyu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yaoyue (尧曰), 信区: FDU
标  题: 复旦大学90、91、92年级军训纪念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Sun Mar 21 16:04:31 2004) WWW-POST

http://www.wangf.net/vbb/showthread.php?s=f289afa6370cf4f3b00fdf53c7e72941&thr
eadid=18503

往复论坛 > 文摘 > 往复文摘 >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缘史人

复旦大学90、91、92年级军训纪念
1989年,北京大学89级新生军训开始,为期一年。第二年,复旦大学加入进来,从90级
新生开始。这样的军训持续到92级。北大和复旦,一共七批新生,高中毕业后踏入的,不
是大学,而是军校。他们从社会的序列中消失,一年后才可以放回来。
北大去了石家庄陆军学院和信阳陆军学院,复旦去了大连陆军学院和南昌陆军学院。复
旦的规矩,一般文科南昌,理科大连。只有91级例外,一些文科系,如中文、外文,迁到
了大连。
92级之后的军训,都不超过一个月。而90、91、92三级复旦大学新生,成为从1989年到1
992年历史夹缝里的唯一的人群了。
他们把自己叫“新三届”。以与“老三届”区分。
之前,没人有他们的经历,之后,更不会有。
历史只是在这几年中迟疑了一下,而对于他们,整整一年的岁月弹指间就流走了。迟疑
没有改变历史的方向,放出来以后,他们不得不倾力去追赶。
离开军训也有十多年了。现在,他们都超过了三十岁。对于他们的未来,惟有祝福。
第一部 四季

90级是复旦军训的第一批。这批人中,许多上海以外的学生在高考前,并不知道军训这
回事,而上海人都是清楚的。那年复旦特别好考。也因此,复旦的招生改为提前志愿。就
是和军校一样,提前招生,比第一志愿的录取还要有限。上海的孩子,真的要出远门了,
而且要生活这么久。这对上海家庭的影响很大。
90中文的孙纯说,在南昌,她们吃到一种小吃叫怪味花生,当时上海还没有。等她们回
来的时候,上海就遍地都是怪味花生了。直到现在也还很常见。
91新闻虞子旭到南昌,看见了红土地,看见了樟树。还有许多的革命纪念馆,还有雨水
连绵。虞子旭高中班的班长,就因为军训之故,转投了清华。
91中文谭真,来自湖北。他在1991年8月13日收到复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里面附了一封
信,要求去南昌陆军学院报到。这是意料中的。因为90中文去的就是南昌。湖北离南昌不
远,那里还住着表哥,也有个照应。但几天后,又收到补发的通知,地点改为大连。要求
带好全国粮票、粮邮关系、毛选1-4卷,邓选1-2卷。事实上1992年他们来到复旦,之后的
几年里,粮票还在使用中。
谭真总是能很乐观。去大连就去吧。路上要经过北京,在北京转车。以前他从没到过北
京,现在终于走过一趟了,并在天安门前照了相。
谭真说如果不去军训就上不成复旦了。确实有几个没来,据说出国去了。
91中文邓芝还记得有个人不肯军训,后来在家长、老师方方面面的劝说下,总算是来了。
来的时候已经迟了两个礼拜。但是,就是这个人,被树为正面典型,在以后的许多场合下
作为榜样上台演讲,接受荣誉。
90中文李霜儿来自西北。高考填志愿时不知道有军训。她说如果早些知道的话,也许就不
会考复旦了。爸爸陪着她,先到郑州,再转北京到南昌的列车。车上,她遇到了好些北方
南下而来前往南昌的男孩子。男孩子们很兴奋。她与他们相遇以后,彼此像是找到了亲人

从上海出发的学生,也有些走海路。
90社会学系的于姿,在一个夜里赶到公平路码头,在那里坐船,北上。他清楚记得那天,
是1990年9月16日。下着雨。1989年北大军训以后,于姿就避开北大考了复旦。他说,“
人算不如天算。北大自军训以来孤芳自赏不免寂寞,于是慨然要求复旦也来分一瓢羹。这
个 Fair Play 的要求得到了教委的同意,于是从1990年起复旦加入了军训的行列。”军
训就象一个“飞去来器”,他费劲心机把它扔了出去,可是飞了一圈又重新回到了他身边
。命里注定的实在没处躲藏。公平路码头大厅里挤满人,声音沸腾,十分混乱。冲散了的
学生和家长呼喊着,脸上湿湿的,不知是雨,还是泪。眼看前面无路可走,他让妈妈和舅
舅不用再送了,说完转身,挤进人群。快到检票的地方,有人抓住了他的手。是一个中年
女人,满脸仓皇,她抓着他,说:“同学,我的孩子刚刚走进去了,她从来没出过远门呵
,你一定要帮帮她!她拿着一只箱子,你一定要帮帮她呵!”当时大厅里拿着箱子的学生
何止百人。人不断涌来,他不能停留。
三十几小时的航程。第三天早晨,进大连港。大连陆军学院的人已在码头等候了。这是于
姿生平第一次来到这座北方海滨城市。大连的地势多有起伏,房子依坡而建,街上自行车
也少。大连市区开阔,广场、绿草,街景漂亮。行经的香炉礁立交桥,其规模在上海也少
见。
车队驶出市区,经沈大高速公路,到达金州。大连陆军学院就在这里。他们都受到隆重欢
迎。南昌和大连陆军学院派了人马车辆候在火车站、候在码头,张起横幅,学院门口也排
开了鼓乐。男生理发,理成小平头,女孩子们也剪去了长发。在大连,听说是请了金州最
好的理发
师。剪出来是一个样。不少女孩子为此哭泣。军服被褥种种装备接着就发了下来,一应俱
全。于是,军装、领带、徽章,他们在学院大楼前照了相,寄回家去。


学生们对部队生活熟悉起来,走路也有老兵的味道了。
国庆节的时候,冬装发下来,发下了厚厚的军大衣,像裹了一条棉被。这之后在大连,统
一换穿冬装。训练从易到难,队列行进、刺杀操、步枪上刺刀。谭真说“是为了表演,如
同跳舞”。
训练比普通士兵强度低。也有文化课。除了英语是复旦派老师来之外,其余的,都由军校
老师担任。除了英语,其余教材,也都由部队自己编。位子是固定的,每个人的位子这一
年内不会变化。邓芝说有个广东同学,上课穿了皮鞋进来,还锃亮锃亮的,当场就受了批
评。只有军官才可以穿皮鞋的。也就是在这课堂里,他们学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
上的讲话》,并要求坚持共产主义信念,以苏联和东欧的巨变为借鉴。
大连靠海,冬天不至于太冷。整个辽东半岛的气候都不错的。但对南方来的同学,也已经
够冷了。他们戴白手套练习操枪行进,零下多少度记不得了,只是实在冷得受不了。北方
的冬天屋里有暖气。窗户是双层的,中间开了扇小窗。谭真说夜里一定要把这小窗打开,
透气。可是屋里还是臭得不行。一个房间住11人,下铺尤其受罪,两双臭鞋就摆在身边了
。被子也是不能晒的。因为晒了会胀起来,胀起来就叠不整齐了。为了把被子弄平、弄实
,有人用外面的大石滚子,几百斤重的样子,在被子上碾来碾去。打包也要认真学习。要
在最短时间里把背包打得紧,牢固,又好看。夜里一个紧急情况哨子吹起来,须赶紧打包
穿戴整齐。枪愿意怎么拿就怎么拿,有的套在脖子上,有的拿在手上。枪是56式半自动步
枪,十几斤重。邓芝说夜行军时就把头盔发了下来。白毛巾扎在背包上。这时信号弹升空
,全体卧倒。头盔顶上一片闪闪发亮。大连陆军学院周围满是茅草。枯黄的,高高的,深
深的。邓芝说从学院侧门出去,走15分钟,穿过茅草,就可以到海边了。练打靶的时候,
拎了沙袋和小凳子到靶场。沙袋上架了枪,久久趴在地上,很冷。靶子下面有靶壕,很深
,一队打靶,一队就在靶壕里,报靶。91中文的海晗喜欢报靶,因为可以在靶壕里藏着,
聊会儿天。海晗说她们在靶场的黄昏唱罗大佑《光阴的故事》,歌词很美。
海晗记得大连的雪。很干,雪飘在地上,风吹过,就像面粉一样的,一阵阵扬起来。
91外文的张雨说雪下得好厉害。天没亮就起来跑步,棉鞋踩在雪里,容易湿,渗进来的雪
水又冻成了冰。一会儿就没有知觉了。
南昌的冬天没那么冷。房间很大,只住8人,李霜儿说女孩子们带来了玩具、布娃娃,这
些都不许摆出来。只有床,只有书橱,空空荡荡的。屋里没有暖气,就显得尤其冷了。虞
子旭记得南昌的雾。雾里她差点迷了路。早上她去图书馆,雾在她身边,伸手不见五指。


北方四季分明。春天说来就一下来了。而且,就挂在枝头。海晗整个冬天都不顺。走路、
踢腿怎么也做不到要求,1500米跑不下来,爬山上不去,老被抓出来批评。她越来越怕训
练。她说,“简直过不下去了”。春节以后来大连在北京转车,挤得要命,她是被人从车
窗里塞进去的。海晗盼望春天。她说北方春天景色很美。
天气也逐渐好转。白桦树刚刚长出来黄色叶芽,几天里就变绿,成了真正的叶子了。礼拜
天去图书馆,她就从树影下,走过。太阳是金黄的,阳光很好,天很蓝。早晨起床也不那
么苦了。起床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一边跑步,一边做操,天就一点点亮起来。不再那么
难捱,日子也就越过越快了。
新闻联播每晚照旧要看的。谭真记得全大队组织看过一次西昌卫星发射直播。发射出了问
题。“火箭在发射架上动弹了两下,就停了。” 1992年春邓小平南巡。军校里学习了南
巡讲话,多次观看南巡录象。当时他们并不知道,中国在此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分列式大阅。
1992年来大连阅兵的,是国务委员李铁映。沈阳军区政委陪同。阅兵之后,军训就要结
束了。邓芝说越近毕业,越忐忑。高中之后没直接进大学,却来了兵营。一年了对复旦还
什么都不了解,也担心课程会跟不上,像悬在了半空里。最后,发下了结业证书和中华人
民共和国预备役上尉军官证书。
来的时候红旗招展,鼓乐喧天。去时,也如此。孙纯她们临走跟一些小战士道别。小战士
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大学生们可以走了,而他们要一直留下来。
李霜儿记得2班的一个女孩子。那女孩是个 遥派,散散漫漫的。军训,还有以后念书的
时候,都是这样。那么多人分批离开南昌。她比李霜儿早一批。她很高兴的样子,嘻嘻哈
哈,在车窗里笑。她说,终于要走了,以后再不会回来了。李霜儿是来送行的,她不知道
为什么自己老是看着那女孩。她看着女孩的笑一点点消失,一点点哭起来,哭成一个泪人
儿。

第二部 关键词
站岗
每夜都须有人值班站岗。
据邓芝的记忆,白天由士兵值班,夜里是学生。18:00—22:00,22:00—2:00,2:00
—6:00。分三班,每班四小时。一幢楼住好几个中队,每个中队有一个门口。到时间,
那一个站岗学生带着步枪,到本中队门口守着。很冷,即使夏天夜里也冷。
海晗她们女生站岗时条件稍好些。不带枪,至少有椅子,每班有两个人,不会太寂寞。只
是也不能随便说话,楼里很安静,怕吵了人家。海晗就借着走廊里的灯光写信。虞子旭记
得有人偷偷进了她们院子,据说不是贼,是拾荒者。夜里有老鼠出来的。虞子旭吓唬过她
的同班,把她吓得跳到了桌上。虞子旭的办法很简单,她只是喊,“老鼠!老鼠!”
帮厨
在部队,帮厨是一项传统。就是跟炊事班一起做饭。
做包子做饺子,海晗她们就朝里面塞满了肉。煮的时候都煮破了。炊事员要李霜儿打100
个蛋到锅里做汤。李霜儿是把蛋打了进去,可没打散,成了水泼蛋。洗死鱼的时候她觉得
好委屈,一边洗,一边流泪。
海晗说那时男生变瘦,女生胖了好多。女生的生理结构不同,换了环境容易发胖。不过
她们吃得也确实凶。一个瘦瘦的女生一顿能吃16个白馒头。虞子旭一年下来胖25斤,老外
婆都认不出她了。回来,隔一个暑假进复旦,女生们就不再是那样。她们变得苗条,也打
扮自己,留起了长发。
大连陆军学院边上有块菜地。邓芝他们摘了菜去洗,洗着就唱起歌来:
麦苗儿青来菜花儿黄,毛主席来到咱们农庄……
陆军学院有个士兵当炊事员。他养的猪不错,很肥。受了嘉奖。还照了相。邓芝见过那张
照片,士兵胸口戴了红花,欢喜地和猪站在一起。
英语
军校里没有专业课,他们唯一能抓紧的,只有英语。
邓芝他们带了收音机,悄悄用短波收一些电台,练习听力。
那时候孙纯看了许多名著。之前和之后,她阅读名著都没这样密集过。而临班,管理学院
和世界经济系的,使劲学英语,“抓得可紧了”。孙纯说如果那时候匀出一部分时间给英
语,就不会耽搁了自己。
入党
刘震云《新兵连》里写道:
这时大家也开始懂得追求进步,纷纷写起了入党、入团申请书。早晨起来开始抢扫帚把。
随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紧张了。
在大连、南昌军营环境下,相似地,也有很多人积极要求入党。气氛热烈。李霜儿说,那
些以积极姿态要求入党的,几年之后,也最积极地要求出国。这些人,海晗把他们叫“投
机主义者”,李霜儿叫“弄潮儿”。她们每人发到一本军训画册,最后几页,就是参训名
单。在以后的多年里,李霜儿会时时翻看这名单,哪些人出国了,她就在名字旁边画一个
小圈。例外总还是有。来南昌火车上她遇到过一个男孩子。来自湖南浏阳,瘦瘦小小的。
军训的一年里,她听说他写了一万多字的政治论文。后来大学毕业,他放弃留上海,回到
浏阳。
听说他在浏阳不能施展抱负,又出来打工。以后的事就再不知道了。
进城
休假是极少的。只有周日上午半天。每礼拜每班有1-2人可以轮到休假,可以进城。谭真
说天没亮就在校门口坐车,到金州火车站,再坐火车进大连市区。要不了几个小时又得赶
火车回来。事先要出请假条,回了出消假条。军营里吃的其实挺好。可虞子旭她们进了南
昌还是会忍不住大吃一顿,吃撑为止。吃小笼包子,登滕王阁。
拉练
春夏间的五、六月,是拉练的时间。离开学院,在外面生活、行走两个礼拜。
在大连,部队首长与学生们一起徒步。军民关系很好。当地人煮了绿豆粥,等在路边。海
晗她们拉练的终点就是海边,在沙滩上行军。在南昌,车子先拉到三湾,然后下来步行,
走到井冈山。军用卡车也跟着,谁走不动了就可以上车。一路许多革命遗迹。孙纯说革命
史一旦生动起来就有了强大力量,使人不得不正视它。江西、湖南交界处红军时期是最苦
的地方,现在也仍然是。当地小孩穿得肮脏、破烂。在笔记本上,孙纯记下小孩的模样,
把他身上的衣服一层层仔仔细细记了下来。
那时正等待开拔,学生们坐着,那些小孩就从中间穿来穿去。井冈山里有5个瀑布。她们
看了其中3个。天气已热起来,看瀑布的时候,她们卸去武装带,只戴军帽,穿了薄薄的
军服。李霜儿记得一路都是上坡。绕着山一层层往上爬。山下面有条河。景色很美。只是
因为疲惫,也顾不得体会了。夜里,住井冈山体育馆。3个女生中队200多人,在馆子中央
打地铺,铺子一个挨一个,完全没有空地了。从看台上望下去,很壮观。虞子旭她们在一
个毛主席纪念馆的亭子里过夜,抬头,就看见许多星星。孙纯说春天拉练以后,觉得已经
进入“情境”中,也忘了自己是复旦的大学生了。

第三部 声音
孙纯 90中文 南昌 第22中队1区队2班 大学教师
中学毕业白纸一张,未来知识分子的理想、好动天性、很小的年纪,一下子投入了军营
。完全是个插入性事件。把你推进去,不是自己的意愿。为什么要把我推进去?部队有魅
力,也有很多痼疾。处理得好或不好,差别很大的。教条主义、长官意志,我们猝不及防
地知道了这些。听说大连那边训得很苦,南昌毕竟鱼米之乡,也比较有人情味。
回复旦以后,90级学得特别抓紧,之前之后几个年级都不如90级。因为90级有危机感,
要补课,学习风气铺面而来。
李霜儿 90中文 南昌 第22中队1区队4班 自由撰稿人
军校里冷冰冰的。没有个性整齐划一,没有自由。完全不是想象中大学的样子。当时很
受打击。体力上不是多大的考验,但很枯燥,色彩单调。有段时间我几乎决定转学了。我
受不了束缚,现在我也是自由撰稿,非职业状态。
回复旦以后,关于军训也谈得很多。如果没有军训,我们也许会更放松一点。军训遗留
的压抑,到高年级的时候,才慢慢隐去了。今年元旦聚会。来了一对91级的夫妻。当年军
训时一个在大连,一个在南昌。我们又聊起了军训。聊了许久。眼见着记忆一点点淡了,
我想抓住些什么。迟早,我要把军训那段日子写出来。
谭真 91中文 大连 第13中队3区队8班班长 大学教师
三年军训心态是不一样的。90级对许多人比较突然,觉得吃了苦。91级就接受了,上好
学校就付出代价的。92级觉得冤枉,因为他们是军训的最后一年,到时候要和93级一起毕
业,就业压力大。
军训这一年,反作用大于正作用。大话空话,两面三刀。军队里也就这么回事。现在回头
去看有点荒诞。训练强度非常低,仅仅作为一个项目做过了而已。目的要通过一定手段才
能达到的。如果是真练倒也算了。
邓芝 91中文 大连 第13中队3区队2班 国家公务员
起先有新鲜感,后来失了热情,觉得是浪费时间了。军训作为一种体验是挺好的,一个
男人如果没有经历过军队生活,会是遗憾,但时间太长。三个月差不多了。作息时间安排
得特别紧,没有独立的时间,没有思考的时间。不知道国家有没有对这件事做过评估。如
果国家的目的是要隔离的话,那么,他们是做到了。单位里有专业军人分配进来,宴席上
兵们会吆喝两声,“当兵的来喝一杯”。这时我会过去,因为我也当过一年兵。
海晗 91中文 大连 第 中队 区队 班
嫁到了日本,跟日本同龄女人谈起军训的事,还给她们看了照片。她们非常惊讶。女生
怎么会去军训?她们完全没有类似的经历。其实军训时间不算太长,不像上山下乡牺牲了
那么多。军训只是一种体验。部队很有人情味,但也特别形式主义。为了拍一部纪录片,
大雨天拉出去跑步。一边又赶紧熬了姜汤给我们喝。
如果军训的目的是改造人的思想的话,那么,在我身上是失败了。当时我对春天对自然
界的感动,也只有在那种压抑的环境下才会有的。
虞子旭 91新闻 南昌 第23中队1区队1班 媒体
其实,毕业之后,我们很少谈起军训。也不愿意作出什么评价。军训里很多事情让我们
记忆犹新。在同龄人沐浴大学阳光的时候,我们天天的任务就是喊口令,站队列,然后去
上以政治、语文、中国革命史为主的文化课。部队对我们挺好的,伙食、住宿,但是很多
同学事后还是觉得挺压抑的,因为生活太单一了。也因此,很多人产生逆反心理,回复旦
后特别不愿意谈军训。
一年级有门课是写作课。我写的是军训时,在阳光里做操的情景。写得很美。老师当范
文念出来的时候,满堂嘘声。
王一衣 91新闻 南昌 第21中队1区队1班 媒体
中学里我曾想报考军校的……
1991年冬天放假,我到南京,去新华书店买书,营业员让我进柜台看,特别信任我。我
就在大家羡慕的眼光中,走进去。当时穿着军装,本来觉得军装肥而没有个性。可军装穿
在身上,人家就会对你客气、对你尊敬。
张雨 91外文 大连 第10中队2区队5班
我们这批军训过的,总有些不同。尤其是初回复旦,初回上海的时候。有一种断裂感。
隋云卿 91中文 大连 第13中队2区队5班 经商
杨绛的《洗澡》。军训的性质,就是洗澡的性质。
在军队里人不真实,像在舞台上。有舞台剧的感觉。领导来了,就赶紧打扫卫生。投机、
搓麻将……人的基本特征教官们也都有。
郝采陵 91中文 大连 第7中队2区队5班
2002年,我回到大连。我是全中队唯一一个回去的。十年了。队长们都很感动。他们人
很好。队长带我去看了一个展览,关于大学生军训的内容占了好几个展板。军校是很看重
这件事的。十年之后,队长还能叫起我的名字。
我们没经过三个月新兵训练就直接进了军校。那时我们多么叛逆呵。给他们惹了不知多
少麻烦。他们对我们凶。因为上面有压力,他们也没办法。

(以上均为化名)


第四部 链接
装备
;春秋装、冬装、夏装、棉大衣、绒衣、绒裤(硬硬的,不透汗)、汗衫(有领子,
可以翻到外面)、袜子、
•解放鞋、便鞋(黑色布鞋)、棉鞋、
•被子、褥子、军毯、床单、白色尼龙蚊帐(营房里不准用,回了复旦才可以)
•武装带、水壶、书包、搪瓷杯、搪瓷碗(里面白色,外面涂成草绿色)、白毛巾

•肩章、领章(可以带回来,因为是学员不是军官,所以都只是红牌子,没有任何
星、任何杠)士兵有的,他们也都有。各种装备、还有伙食补贴。受的是军校学员待遇,
比一般士兵高。国家在每个人身上,花了上万元。据说,这是从时任总理的李鹏特别基金
里提取的,不到紧急情况不会动用。


《解放日报》 1990年9月21日 星期日

复旦文科新生在南昌军训
本报南昌专电
9月19日上午,南昌陆军学院隆重举行复旦大学文科新生军训开学典礼。
599位复旦新生身穿崭新的军装,各个神采奕奕,英姿焕发,他们军容严整,坐姿端正,
受到与会领导和陆院官兵一致好评。国家教委副主任朱开轩、南京军区副政委王永明,江
西省委书记毛致用,复旦大学党委书记钱东生等领导同志出席了开学典礼。

(文中提到的599人,就是90级文科新生的数目,而90级新生总数为1398人,多数去了大
连)


三年军训期间历史背景大事记

1990年
2月16日 中共中央转发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关于新形势下加强和改进军队政治工作的
若干问题》
4月18日 李鹏在上海宣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同意上海市加快浦东地区的开发
8月2日 伊拉克军队进入科威特
8月14日 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知识分子工作的通知》
9月22日至10月7日 第十一届亚运会在北京举行

1991年
1月17日 美国发动海湾战争。1月28日,战争结束
8月19日 苏联局势出现动荡
12月21日 独立国家联合体建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不复存在

1992年
1月1日 《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在改革开放中稳步发展》的社论
1月18日至2月21日 邓小平视察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发表著名的南方谈话。
3月22日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为澳大利亚发射“澳赛特B1”通信卫星。由于火箭点火线路
发生故障,在已点火的状态下,发射紧急中止
8月14日 “澳赛特B1”卫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顺利升空
10月12日至18日 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江泽民代表党的第十
三届中央委员会向大会作题为《加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步伐,夺取有中国特色社会主
义事业的更大胜利》的报告
90中文军训班级日记
至于从国防绿中学到了什么,每个人都会有不同收获。得到了许多。但我们又留下了什么
?一段生命呵!岁月如梭,若干年后再回首往事,记忆中永远沉淀着最美的风景画面。但
是一丝丝一缕缕,那种恐惧,咬住我的信,我怕离别的场面,所以预先打好招呼,我不保
证自己不会哭。想都不敢想那时的凄惨,任泪水流淌,也是一种痛快的发泄。不知不觉中
,mi已十九岁了。今天是她十九岁的第一天。可她叫口令仍如mi叫,很动听,很温柔。请
珍惜这一次指挥队列的机会,要象个兵那样挺起腰来。祈求上帝,让我们笔直地站着,写
下一个大写的人来。军训已接近尾声,无论它对于我今后的生活有没有意义,但我经历过
了,这便是意义。




03-06-2004 07:19 PM  编辑  引用 


 
宾南

化名。。。。


由 宾南 于 03-07-2004 02:27 AM 最后编辑


03-07-2004 01:54 AM  编辑  引用 


 
宾南

化名。。。


由 宾南 于 03-07-2004 02:28 AM 最后编辑


03-07-2004 02:01 AM  编辑  引用 


 
宾南

化名。。。


由 宾南 于 03-07-2004 02:28 AM 最后编辑


03-07-2004 02:05 AM  编辑  引用 


 
宾南

虞子旭 91新闻 南昌 第23中队1区队1班 媒体
其实,毕业之后,我们很少谈起军训。也不愿意作出什么评价。军训里很多事情让我们记
忆犹新。在同龄人沐浴大学阳光的时候,我们天天的任务就是喊口令,站队列,然后去上
以政治、语文、中国革命史为主的文化课。部队对我们挺好的,伙食、住宿,但是很多同
学事后还是觉得挺压抑的,因为生活太单一了。也因此,很多人产生逆反心理,回复旦后
特别不愿意谈军训。
一年级有门课是写作课。我写的是军训时,在阳光里做操的情景。写得很美。老师当范文
念出来的时候,满堂嘘声。


王一衣 91新闻 南昌 第21中队1区队1班 媒体
中学里我曾想报考军校的……
1991年冬天放假,我到南京,去新华书店买书,营业员让我进柜台看,特别信任我。我就
在大家羡慕的眼光中,走进去。当时穿着军装,本来觉得军装肥而没有个性。可军装穿在
身上,人家就会对你客气、对你尊敬。


“虞子旭”涉及的这个回复旦以后的事情,到确实是有的。。。。。。。。。。
王一衣,呵呵。。。南京。。。

全部是化名?


由 宾南 于 03-07-2004 02:28 AM 最后编辑


03-07-2004 02:09 AM  编辑  引用 


 
散木

呵呵。写得还算马马乎乎,总体框架还行。


90级是复旦军训的第一批。这批人中,许多上海以外的学生在高考前,并不知道军训这
回事,而上海人都是清楚的。那年复旦特别好考。也因此,复旦的招生改为提前志愿。就
是和军校一样,提前招生,比第一志愿的录取还要有限。上海的孩子,真的要出远门了,
而且要生活这么久。这对上海家庭的影响很大。
----------------------------------------------------------------------
那年复旦的取分还是比交大高。其实,我们是没有多少选择的。
当时高中生直接出国念大学的现象并不普遍。喜欢文理的去复旦,喜欢工科的去交大,是
上海学生的一般选择。
另外,90是正常录取的。0志愿是91级的事。因为交大反弹得太厉害,所以只实行过一次
就停了。

其他很多小错就不多挑了。比如,军校本科毕业生正常毕业通过实习期的,一般也只能授
中尉衔。我们是不可能授预备役上尉衔的。事实上,在那张预备役军官证书里没有标任何
衔级。




03-07-2004 12:01 PM  编辑  引用 


 
散木

谭真 91中文 大连 第13中队3区队8班班长 大学教师
----------------------------------------------------------------------
编的象一点好不好?
8班是2区队最后一个班。




03-07-2004 12:09 PM  编辑  引用 


 
麻衣


引用:
------------------------------------------------------------------------------
--
最初由 缘史人 发布
眼见着记忆一点点淡了,我想抓住些什么。迟早,我要把军训那段日子写出来。
------------------------------------------------------------------------------
--



已经有人写这军训的小说啦。




03-07-2004 11:47 PM  编辑  引用 


 
宾南

当时军校一共出了三本书,
材料够多德拉,
虽然是些被歪曲的材料。。。。。




03-08-2004 01:18 AM  编辑  引用 


 
散木


引用:
------------------------------------------------------------------------------
--
最初由 麻衣 发布
已经有人写这军训的小说啦。
------------------------------------------------------------------------------
--



什么名字,哪里有看?




03-08-2004 01:50 PM  编辑  引用 


 
麻衣

我见过一本,好像叫《到处乱跑》。是不是已经出版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不过,不是写
复旦的军训,是写北大的。作者是个中人,亲身经历。




03-08-2004 06:44 PM  编辑  引用 


 
老木匠

这些学生写的是现在反思场合下的真实感情,是否在每一个细节上完全符合当时的实际
情况,以及是否是当时的真实感情,还可以有更多的人出来回忆补充。

记得当时的几个片段:

南昌军校有一个军官克扣军粮,第一批去的敢怒不敢言,传给第二批;第二批传给第三批
,第三批终于出面揭发,使得南昌军校大丢了脸面。

90年负担大学来了个新的党委书记,下令凡是要给90级(第一批军训学生)上课的教师都
必须到军校去接受教育,看看解放军是如何教书的,免得回来后不能接上茬。于是教务长
带队,全部集中到大连军校。看学生是如何排着队进教室,一齐唱歌,一齐敬礼,笔直僵
硬地坐在座位上,没有提问,没有交流,教师慢条斯理读稿,下面一齐做笔记。看学生如
何给附近大娘补鞋(真的有几个,是军校教官带的),看学生如何将被子叠成有棱角的豆
腐块,看学生如何走正步,看学生如何在讨论会上顺溜地如背诵般的发言,看学生打靶(
自然也都可以打几枪)。
一个星期下来,教师们也都动作僵硬起来。回上海的船上,就要开始讨论如何将军校的优
秀作风带到学校。可惜大多数教师不以为然,教计算机的说:花一年来学如何叠被子之类
的事情未免太浪费时间了;教哲学的说:大学是要激励创造力的地方,和军校不同,军校
的一套未必可以带回大学。最恶毒的一个是说:罐头肉保鲜的关键是隔离,要是一旦开了
罐,恐怕坏的比一般的肉还快。害得带队的领导只好找几个说好话的去汇报。
90级后来给教师的普遍印象是,出乎意料的老练,就是不知道他们讲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03-19-2004 08:52 PM  编辑  引用 


 
散木

呵呵。是吗?

克扣军饷是军校的通病了。下到学员队当干部早就成为军校教员调剂生活水准的主要手段


至于动作僵硬等等。做表面文章是军队的老传统了。看上去队列整齐,大盖帽一动不动,
其实每个人都在动。练的就是这个,没人真正能一动不动地站上半个小时。但可以做到看
上去一动不动地站上半个小时。

谈到大连陆院,似乎还有个细节可以作为注脚的:那里是刘晓波的老家。

--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欺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http://centurywind.myrice.com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41.151.]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复旦大学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