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79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捐赠及救助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请救救这个孩子
[版面:捐赠及救助][首篇作者:sjwang2005] , 2014年07月01日15:10:03 ,422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sjwang2005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sjwang2005 (sjabbottw), 信区: Donation
标  题: 请救救这个孩子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1 15:10:03 2014, 美东)

   

    旁人眼里,邱培亮曾是一个幸福的人———娶到一个比自己小10岁的娇妻,4年前
喜得儿子,小名狗狗。

  白净乖巧、聪明伶俐的狗狗,是家里下一辈的独苗。邱培亮夫妻带着狗狗从贵州省
六盘水市来到重庆。

  患上脑干胶质瘤的狗狗日渐衰弱,药石无灵。他们住在出租房的目的,是等待狗狗
安然离去,将他的器官及遗体全部捐献。

  “与其烂在土里,不如帮帮别人。”每每说出这句话,邱培亮这个38岁的黝黑男人
,就会哭得像个孩子。

  6月28日早上6点,邱培亮已经连续盯着儿子6个小时,抽完半包香烟。他叫醒妻子
何成琴,自己垫好枕头和衣而眠。

  6月13日来到重庆,10多天里,他习惯了这样的作息,他要盯着儿子呼吸,不能让
他在睡梦中了无生息地走掉。

  最初,他睡不着,现在,他希望睡着,回到两个月前的幸福场景中。

  4月10日

  儿子恶性脑瘤幸福戛然而止

  邱培亮老家在贵州六盘水,初中文化的他与何成琴结婚后,能想到的就是外出打工
,让妻子与70多岁的老母亲过上好日子。

  4年前儿子狗狗出世,让他更加坚定了方向。狗狗1岁多,他带着妻子、母亲一起到
了浙江宁波,租了一间小屋。邱培亮在一家私人公交公司当驾驶员,清晨5点半上班,
晚上9点半下班。

  “狗狗每天都被妈妈抱着,到我回家的车站接我,多远就‘爸爸爸爸’地叫。”邱
培亮在回忆中喜笑颜开,他说自己不懂大道理,只知道即使累得腰酸背痛,拉过儿子莲
藕一般的手臂,一把抱进怀里,全身上下就只有甜蜜。

  2013年,考虑到母亲年迈,邱培亮全家回到了六盘水。多年积蓄加上姐姐帮扶,妻
子开了一家砂锅米线店,小生意渐入正轨。

  狗狗却开始不正常起来。4月9日,六盘水市第一人民医院CT检查,次日医生诊断狗
狗的脑部有肿瘤,已经压迫了部分运动神经。

  “原发性脑干胶质瘤”,这几个字至今仍让邱培亮不寒而栗。医生说,他们不敢做
这样的手术。

  第二天,邱培亮带着狗狗赶到重庆,从医院的专家口中,他得到相似回答。

  回忆至此,邱培亮将手中烟头在蚊香盘中使劲按灭。他的幸福,戛然而止。

  6月13日

  与其烂在土里不如捐献救人

  狗狗长相白净可爱,脸上连一颗痣都没有,小嘴很甜,见人就喊,大人都很喜欢他。

  狗狗上幼儿园不久,老师给小朋友们编了一套舞蹈《卢老板》,狗狗练习得很开心
。当天回家,他主动吵着要给爸爸妈妈表演,在家人一片赞誉声中,狗狗有了第一个家
庭保留节目,他跳完舞蹈,咧着嘴,还煞有介事地给大家鞠了一躬。

  肿瘤对脑部神经的压迫,让狗狗的手脚变得僵硬,只能在床上做几个简单动作。以
前他两只大眼睛很清澈,而现在,黑洞洞的眼神变得混浊,右眼甚至已经睁不开。

  邱培亮不甘心,每一个不眠之夜,都在用手机查询着关于儿子病情的一切,即使在
确定放弃治疗之后,他还是执着地重复。“恶性的脑干胶质瘤,即使切除,铁定会复发
。手术风险大,孩子可能非瘫即哑。”邱培亮的查询,从来没有跳出过这个结论围成的
五指山。

  邱培亮说,贵州老家有个习俗,孩子去世后,烧成灰装在盒子里,要找一个没有血
缘关系的人,送到山上埋进土里。在宁波的时候,他听到过一种叫遗体器官捐献的方式
,两者比较,他更愿意选择后者。“算是换一种方式的延续吧,或许会有人记得狗狗的
名字。”

  丈夫的建议,何成琴同意了,但他不敢告诉狗狗的奶奶,一个大字不识的70多岁老
人会同意吗?结果老人同意了,没有任何犹豫。

  贵州省红十字会对夫妻俩的捐献申请很快给予回复,相关领导带着两名脑科专家登
门拜访。

  邱培亮了解到,贵州尚未处理过遗体捐献的案例,虽然孩子被安排住进六盘水市第
一人民医院,签了人体器官捐赠表,但能不能成功移植,无论是医院还是红会都没有把
握。

  碰巧,贵州红会一位工作人员刚在重庆接受了肾脏移植手术。她的建议是,重庆遗
体捐赠经验更丰富一些,到重庆试一试吧。

  6月13日,夫妻俩带着狗狗来到重庆。

  重庆市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器官捐献者必须在没有自主呼吸之后才能进入“
待捐状态”。狗狗目前还有生命体征,所以无法进入遗体捐赠的流程。

  6月22日

  期盼孩子最后走得舒服一点

  6月22日是一家人到重庆的第10天,狗狗一直在烦躁地闹腾,直到晚上10点多钟,
他才像往常一样摸着妈妈的脸睡去。

  几分钟后,何成琴感到腿边一丝湿润,狗狗尿床了。几分钟后,狗狗又将新换的裤
子尿湿。再换,如此重复了七八次,何成琴始终没有叫醒孩子,只是心里有一丝不祥的
预感。邱培亮掐了掐孩子的手臂,没有反应。

  当天却是虚惊一场,抱着孩子,邱培亮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医院,夫妻俩很快又将
孩子抱回住处。

  “妈妈,我的手好痛。”第二天早上醒来,狗狗不停地低吟。何成琴扯开孩子右手
上的胶布,拔出留置针。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弯曲的针头,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眼
泪一颗颗落在自己手臂上。

  这么多天,她只是想孩子最后的日子走得舒服一点。

  6月27日

  孩子对不起你的根就在这里

  6月27日,狗狗的状态特别好,上午起床就吵着要吃冰激凌、喝可乐。这让邱培亮
十分开心,顾不得什么禁忌,急匆匆地跑到外面的小卖部,给他买来一盒奶油冰激凌。

  和儿子腻了一个上午,心情稍稍放松的何成琴中午在公用厨房做了两个简单的素菜
,大半个月粒米未进的狗狗,勉强吃下几口米饭。

  “带他出去遛遛吧。”半个多月几乎未见阳光,狗狗脸色有些苍白,平时无论父母
怎么哄,他一听到出门就会狂躁不止。但这次,他点头答应了。碰巧,连续多天的阴雨
天气在那一天临时断档,下午阳光明媚。

  何成琴特意给自己换上一件碎花衬衫,邱培亮笑盈盈地看着妻儿,准备出发。在场
的记者开心地给这一家子当起了司机。


  “看看重庆,看看大城市,到哪里都好。”虽然来过两次,多数时间窝在房间里的
三口之家对重庆并不熟悉,商量了半天,他们决定到重庆大剧院去看江。

  江边,狗狗在妈妈怀里难得地支起身子,对面朝天门码头轮船一声长鸣,孩子笑着
伸手指向天空。邱培亮也笑了,这孩子虽然跟着他去过不少地方,但从没见过大江,也
没看过轮船,这一声鸣笛,他肯定以为是飞机来了。小时候他就这样,听到飞机嗡嗡的
声音,就开心得不得了。

  说着,邱培亮的眼睛里突然暗淡下来。他说,从小孩子就跟着他四处奔波,在宁波
他们搬过3次家,孩子3岁多又搬回了老家。两个月前,他准备带孩子来重庆检查时,狗
狗就曾问他:“爸爸,我们又要搬家啊,我都不晓得我的家在哪里了。”

  邱培亮鼻子发酸,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喃喃自语:“儿子,爸爸对不起你,爸爸也
不晓得哪里才是你的家,但你的根可能就留在这里了吧。”L

  据《重庆晚报》

(原标题:夫妻带绝症儿子奔波千里欲捐遗体)

http://news.sina.com.cn/s/2014-07-01/050030447475.shtml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29.]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捐赠及救助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