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94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体育健身 - 四海为家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走进印度 ——探访印度教神庙内宫禁地(二)
[同主题阅读] [版面: 四海为家] [作者:chenqtao] , 2010年09月12日21:44:18
chenqtao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chenqtao (peach), 信区: Travel
标  题: 走进印度 ——探访印度教神庙内宫禁地(二)
关键字: 印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21:44:19 2010, 美东)
我们很快就离开了金耐机场。这个机场也基本上很不像样子,大概也就国内70年代大城市火车站的水平,虽然我没经过70年代,但感觉上就那么回事了。当然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也第一次见到了没手纸却有个水龙头的厕所包间,稍有点常识的看到这里都已经会心一笑了,当然也解释了为啥子印有圣雄头像的卢比上总有好多指纹,不过纸币也是黄色的,倒是欲盖弥彰,在此按下不表。

出了机场大门后见识到了"热情"的印度人民,其实火车站的掮客大抵这个样子,这些掮客抑或是司机大都黑黑瘦瘦,在崇尚白胖的印度主流文化中,似乎就是传说中那群无种姓的贱民,金耐属于南方城市的典型,基本都是素食主义者,也是长久以来被北方雅利安人赶走的土著子民。雅利安人在四千年前进入这片土地之后,根据不同职业建立了种姓制度,他们中的一部分即教士和学者就是最高的婆罗门,印度教也就是婆罗门教的进化版本,其中吸收了些佛教和耆那教的元素。从他们信仰的宗教中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教授虽然水平不高但是社会地位并不低,后来开会时印度教授们告诉我,印度普通教授的月薪都有十几万卢比,相当于2500美元左右,要知道这是一个人均GDP只有中国一半不到的国家,大多数银行中层管理的工资也才教授的一半左右,这和我们民国时期很相似。也只有像印度人这样坚毅隐忍的民族,才能维系这样的制度。从另一个侧面,也验证了凡是科学家的地位很高的国家,科学反而做不好,比如韩国。

言归游记,我们想去一个叫做Kapaleeshwarar的地方,一本中文地图册上说这是当地最大的印度教神庙。在拒绝了一个开价500(美元换卢比1:45)的家伙后,发现了传说中的出租车官方估价登记处,这个登记处就像一个救济粮发放站,坐着两个公社干部模样的人物,旁边围满了眼巴巴盯着他们手里破本子的出租车司机。我们扒开人群,好不容易说上了话,时间的紧迫和湿热的空气使我们也无力再进行讨价还价,好在也不离谱,就上路了吧。这司机倒也老实巴交,和我后面一周在海得拉巴坐车的遭遇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个车基本上还算是个车,安全带是不存在的,后视镜是残缺不全的,当你车上路后,就基本解释了这个,因为行车时车道的概念也基本是没有的,各种小车大家你追我赶,就像一场热闹的乡村赛狗会,司机们手段之高明,技法之精准,让吾等无不济济称奇,数学上来看这行车水平,基本上中国是美印的几何平均数,而不是算术平均数。这可能就是印度独特的魅力,混乱的和谐吧。一路上就看到了很多还基本上是想象中的东西,好多的赤脚大仙和貌似练瑜伽的干瘪老头子当然还有神牛们,一下子使我喜欢上了印度,我承认我很邪恶,和西方殖民者的心态并无二致,觉得印度就该是这样的,才是有趣的。这也解释了西方人为啥那么喜欢印度和80年代初的中国,而不那么欣赏现在的中国了。因为现在的中国大城市使西方人和我等假洋鬼子心中的优越感当然无存,至少表面上看来是这样。





不得不说他们大中城市里面,最有特色的事物,莫过于马达三轮车,也就rickshaw了,速度还很快,和出租车不相上下。那些司机对外国人都变成了奸猾狡诈之徒,待后文分析,和他们斗法也是在我看来印度的一大乐趣之一,在这里先留点悬念。

在路上还看到了很多印地文写得画报,感觉像是在介绍电影明星,要知道金耐也是一个电影城,没在那里看场电影真是可惜了。还有好些中老年妇女头顶麻袋在优雅的行走,步态相当稳健和婀娜,这些场景连同前面的赤脚大仙,干瘪神汉,以及散漫的动物们,构成了一幅印度的清明上河图,似乎几千年没有变过,只不过不断加入新鲜的元素罢了,并不取代旧物。这一切都极具异域情调,极度挑战我们的想象力和心理承受力,使我的肾上腺素分泌加速,我感到在这里没有啥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想要进一步了解印度底层社会的,可以参看 [澳] 格里高利·大卫·罗伯兹所著的《项塔兰》,作者是澳洲的大学人文讲师,毒品成瘾者,抢劫犯,越狱者,混迹于孟买底层当赤脚医生和黑帮十余载,畅销书作家,此书也改编成电影,里面探讨了人性,善恶,黑帮,国家和社会存在的意义,人的精神世界以及你想知道关于印度的一切一切。






很快就到了神庙,一座高塔出现在眼前,就这样伫立在市井中,显得如此扎眼。这就是印度,现实和理想在时空中交错。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发觉这倒是和家乡上海的静安寺有异曲同工之妙,为啥我想不出美妙的词汇来说一下静安寺呢?好吧,我就是有异域控,一说起诸如马丘比丘吴哥窟等地,立马就兴奋激动血脉贲涨,做想做的职业就是考古学家,而不是现在的mathematician,最想搞清楚的秘密是亚特兰蒂斯文明,而不是什么黎曼猜想。


我们让司机等在门口,行李啥的都放在车上了,他让我们不必付钱,我们觉得不好意思,给他500也找不出零钱,于是付了300,怕都给了,人逃走了,呵呵。神庙门口还有一道很硬的关口,那就是必须拖鞋才能进入,我估摸一下自己作为国际老混子的能力,想混进去然后在里面自由走动是不可能的。于是就乖乖脱了鞋,还在门口付了25的摄影费,事实证明后者是毫无必要的。照例在外面各处拍了大俗照后,我们准备好好去里面的一些殿explore,因为里面昏暗的火烛,晃动的赤膊大块头神父,虔诚而刚毅的信徒对我形成了致命的吸引力,我必须要进去。每次一些殿里面做完道场,总是走出一个或几个抖动着身上绩绩肥肉的大肉虫神父,手里捧着一些香灰,以供圣徒们享用。每次都被围上来的善男信女们瓜分完毕,我们也照例分了一杯羹。就我观察来看,信徒当中可能还是男少女多,中老年妇女居多,多穿着民族服饰沙丽,可能那个年龄段还是以Housewife为主,这点上印度融入西方社会的程度似乎远不如我们。当然最不可思议的很多人并不是让神父把灰涂在脸上或是额头上,而是放在手里,似乎他们真的吃下去了。这个问题我与同行的巴黎数学教授(将要在海得拉巴举行的国际数学家大会作45分钟特邀报告)讨论过,似乎他也没看清楚,也只是感觉,吃灰问题倒是他先提起的。





接下来还看到了印度人对神牛的态度,好多人走过去都摸摸一只可爱小牛的头和下巴,看来神牛并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我也壮起狗胆,过去摸摸头再照个像,似乎也无任何人不爽或是阻拦。看来只要不真把他们当下酒菜,摸一小下还是可以的,并不会被人打得半死扔出去然后满地找牙。



我们决定闯一闯内殿,不出意料的之外的我们被拦住了,说是只有印度教徒才可以进去,问我是不是,巴黎教授反应快,指指头上的灰说着带法语口音的英语“我额头上有灰,是印度教徒,请让我进去。”我也跟着说,一起混进去了,我问他我们这样会不会遭报应?印度教有那么多神,一起作法,我们如何消受得起?他说没关系我们是进门就信,出门就不行,我一听觉得很有道理,此时又传来了他招牌式的爽朗笑声。。。

说实话内宫也并不那么得有意思,就是昏暗房间和一群淡定的人们,信徒们作者各种做过几千遍的动作。而且还不许照相,不过俺还是偷照了一张。这就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的原理。所以最好看的照片,不是风景,而是被神职人员强行删除照片后,愤愤得拍他门一个背影。。。


从里面出来后觉得再看也实在无味了,先前的兴奋早已变成了无聊,就想这赶快出了这大门,找到放在一个石头柜子里的鞋子,不要被偷了,才是正道。巴黎教授眼尖又看到了一个貌似苦行僧(Sadhu)的很有精神得干瘪老头子,黑墨般的脸上直挺挺得戳出了遒劲有力的大白胡子,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我心想这一定是苦行僧了。后来研究了以后才知道,这最多是半个,或者还俗的苦行僧,因为真正的苦行纯老爷们是不穿衣服的,是满身涂灰的,是十二年才下山一次的人,然后再一个小镇集结并在河边进行巡回演出,表演一些奇技淫巧的绝活,带动当地的旅游业使其人口瞬间暴涨几十倍。后来想想,如果没有那么多人推崇和来看,没有啥机会12年出山一次,那些苦行僧们还有没有动力坚持下去呢?我想可能什么东西都还是要有群众基础的。


我们停车的那条街上,有些中老年妇女用头顶在搬运砖块,看了很让人辛酸。印度乡村的很多地方,都是妇女在从事重体力劳动,不想在印度第四大城市(前三是孟买,(新)德里,加尔各答)也看到了这种情景。后来了解到这样一天只能赚200卢比,也就是4块多美元。而且印度女子出嫁都要支付很多彩礼,算是不上班的饭钱,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可见印度妇女地位之地下。现在印度也提倡男女平等了,有工作的女性可以相应减少聘礼,不过离开男女平等还差得很远很远。想象上海的女人们可能在全市界来说地位是最高的了,远高于欧美国家,可以既要男生死追,又可以不做家务,也不孝敬公婆,还能让全能老公都听他们的,不出钱也能在房产上加个作者署名权。可能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没有完全的平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也可能只有上海这样才是男女完全平等了,毕竟有多少男生想要承受生孩子的痛苦来换这些上海女生的特权呢?那些西方的女权主义者也仍然是大傻冒,要在工作以及任何事务上完全平等,做女强人,却忘记了生孩子事件很吃亏的事情。当然也有可能外国女人生孩子就不累,没见过要做月子的。国男的悲哀原来来自于生理愿因啊,都是上帝惹的祸!


后来又在街上逛了下,买了些象头神的纪念品,这个象头神,就是印度三大主神破坏之神湿婆(不知是啥原因,印度三大主神除了梵天以外其他两个名字翻译的都很猥琐,另一个叫毗濕奴)的儿子,据说被他老爸一怒之下砍下了头,装了个象头上去安抚其母亲雪山女神的。又看了一个不怎么知名的神庙,庙身倒是全白,听显眼的,里面则是毫无意义,完全没有point。


回机场的路上发现好多没窗的公车上座的印度民众都对我们外国人很感兴趣,探出头看一会,就友好地笑了,第一次享受了类似于在中国当老外的感觉。也看到了三三两两行走在按照印度标准也能算是高速公路的隔离带上面,悠然自得。显然最不能错过的印度火车,也算是被俺瞅到了,基本上是不关门的,一些人喜欢吊在外面,显示自己的不凡的技术,其实里面并不是那么的挤倒,也没有人坐在火车皮顶上,可能还不到时候吧。所以我心里有种若有所失的感觉,觉得很不尽兴。




很快到了机场,付钱的时候说还有停车费,倒也合理,只收了我们来回700卢比。匆匆办好登机去目的地印度第五大城市海得拉巴的手续,还听说我们走后马航请了其他人等吃午饭,我完全不羡慕。只为没看到最变态的苦行僧和耍蛇人(Snake Charmer)而懊恼。

金耐就是这样一个城市,几乎集中展示了世界上所有的山寨。当然金耐让我看到了很多在以后的海得拉巴看不到的东西,后者算是电脑科技新兴城市,也是伊斯兰化的城市。不禁感叹道,现代还算运转正常的国家中毒性最大的一定是印度了,国家基本瘫痪但是属于正常人群和社会中最毒的那一定是黑非洲了。剩下来的就是问题出在了和进化论有关的地方了,属于上帝的笔误了,比如印尼,巴布亚新几内亚,南美亚马逊河原始森林等地,哪里都是堪称奇葩了,出现了进化论里面各个连续的环节了,肯定可以找到生物学家关心猿猴进化成人的missing link,不信大家可以去试试。

请看下集(三)海得拉巴——被现代文明掠过的双城
--

※ 修改:·chenqtao 於 Oct 23 03:25:04 2010 修改本文·[FROM: 76.170.]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70.]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乐程旅游网
中餐美食地图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