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689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转载] 衣裳楚楚在过往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philbcs] , 2004年01月18日14:12:47
philbcs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philbcs (Phil), 信区: Prose
标  题: [转载] 衣裳楚楚在过往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Sun Jan 18 14:12:47 2004), WWW转贴

【 以下文字转载自 Fashion 讨论区,原文如下 】
发信人: yu (雨落烟飘), 信区: Fashion
标  题: 衣裳楚楚在过往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Sat Dec 20 17:37:01 2003) WWW-POST

头发又长得很长了,可是明白自己已不再是年轻姑娘。

二十多岁的时候,很少注意自己的相貌,一心思索所谓存在的意义和些深刻的话题,不相
信永恒,怀疑爱情。那时候要的是独特和与众不同。听到别人说自己怪远比夸好看要高兴
的多。可是,也喜欢胡乱搭配衣服,尽量穿出别具一格的风采。清汤素面的脸,根本不知
道化妆为何物,也不屑。往昔的模样,回头想一片模糊,几件曾喜爱过的衣裳却是在混沌
的记忆长河中清晰飘荡。

一件是爸爸从日本给我带回来的蓝呢大衣,黑色的小翻领,紧裹腰肢,长及小腿。是我最
喜欢的蓝色,纯粹,高远而鲜明。穿着它在大学舞会上跳舞,赢得我所接受的第一场爱情


再早,是姐姐传下来的一件绿色军装上衣,小西服领,我穿一直有些松松垮垮的样子。没
想到这件自以为平凡的衣服,却给我的同学们留下深刻印象。每次聚会,大家都会提起我
一穿几年的绿军装上衣。男同学就笑着说忘不掉我穿着它在台上大声朗诵诗歌的样子,那
时刻真的是fell in love with me.  自己都觉得奇怪,翻出高中毕业照来看。那时的我
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丫头,梳妈妈给剪得标准的学生头,齐齐的刘海,苍白严肃的脸。绿
军装套在身上并不合身,袖子略略卷上去,露出两只瘦骨嶙峋的手腕。

初高中时自己喜欢的其实是另一件,也是宝蓝色,细条绒的料子。一年年长大,买来正合
身的衣服见证我身体上的一点点成熟,曲线的一丝丝显现。现在想来,喜欢它不光是因为
我爱的颜色,更是因为显“身段” ,紧身衣一般包裹着我初发育的小小胸脯。这一件是
穿到袖子要硬塞进去,胳膊抡起来担心绽线,才恋恋不舍地收起来。

大学里还有套衣服印象深刻。上面是海军蓝的毛衣,胸前绣了朵大而奇异的图案。我下面
总是配偶然淘来的灯笼裤,土黄的底色,遍撒蓝色的小花,脚腕处松松地裹匝住。那时一
头飞扬的直发,一颗飞扬的自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心。妈妈最恨我这身打扮,说整个一
颓废青年,一点朝气也没有。也因此,我越发喜欢。
那几年,尽管常为赋新词强说愁,愤世嫉俗,心里波澜壮阔,但偶尔还是会假扮清纯。一
件粉红小吊式毛衣,一条灰色呢裙,和朋友逛街,人山人海中忽然听到几声呼唤,引发我
年轻时代的另一场故事。

我历史最悠久的衣服有两件。一件是我的黑呢短大衣,塌肩,翻领,斜侧兜。当年看中的
是另一件有腰带的硬挺的小黑色大衣。一项推崇简单并很少发表意见的当时还是男友的他
忽然一定坚持我选这件。犹犹豫豫地买下来,这些年过去,证明他是对的,一穿七八年,
直到现在。

再有就是一条米白的短裙,也是爸爸从日本带回来。精致的内衬,纯棉的质地,恰恰掠过
膝盖。许多年来用它配过各色短袖毛衣,夏天就配紧身体恤,一穿竟是十几年。有时担心
腰变粗起来,就找出来试试。从高中到现在,一点点得意不过是还能游刃有余地套上这条
裙子。

我一向对别人说的不以为意,常故意反其道而行之。二十岁时编麻花辫,室友说好看,纯
极了,就很少去梳。二十五岁以后反倒常编起来,技巧是一点长进也没有,还是一正一反
地翘着。一些衣服总觉得似乎只能麻花辫才配的起来,脸摆在那里怎么样倒在其次了。以
前还扎过很高很高的刷刷辫,长长的,一边一只,荡来荡去。记得配过一件短而肥的白毛
衣,毛绒绒的吊在腰上,下面是湖蓝色一字呢长裙,脚上是跑遍全城才买到的平底半筒靴
。现在回想真暗叹那时毫不在乎的勇气。穿这一身在小雪天坐公车,感觉我一直注意的一
个女孩子的目光。她的穿衣一直是我喜欢的。关于她的衣裳故事也许将是我下篇的主题。

到美国,开始还带着国内时的恶习,一味追求平淡中搭配出神奇。后来忙起来,体会异国
谋生的艰辛,也就只能换换牛仔裤的样式和寻找尽量别致又便宜的体恤了。我一件在国内
买的黑色薄体恤是当时的最爱,胸前两排小字,旁边印一头浅色小熊。我配过各式的牛仔
裤,夏天外出就戴宽的翻卷上去的草帽,边上镶一圈黑色缎带。

去餐馆打过工,穿过皱巴巴的白衬衫和一条肥肥的黑色长裤,头发扎成一大把,拖在背后
。他进来吃饭,第一次看到我,后来说那一身白衣黑裤是他见过的最楚楚的衣裳。。。

就到了最近。头发早就烫了起来,幸而没有我担心的鸡窝似的蓬乱。我已微显的眼袋让我
很快断定,以往中分直发是只能更凸显我如今的疲累和憔悴。我把两边的头发轻轻掠上去
用发夹卡在脑后,尽量在头部做些微微的起伏。我还舍不得遮盖高高的大脑门,但或许不
久的以后是不能不用刘海了。当年的大刷刷辫早已不敢再扎,但偶尔会放低,分成两股,
长长的垂在两肩。因为是卷发,倒不似村姑般乡土。最近买过一件花衫,根本是一些五彩
的布片拼成,无袖,柔软轻薄的料子垂到膝盖上面,下摆分些岔。为穿它,重又编起两根
直垂到胸前的辫子。先生说我只缺打狗棒,乞丐服是置备齐了。

也是奇怪,三十岁以前一颗心动荡不安,对人生充满惶惑和消极的哀叹。我用纯色和简洁
的衣裳遮盖这湍急的暗流。如今,安静下来,以往被误认为二十出头的得意已被慌忙的自
检所取代。我静下来,仿佛第一次认真审视这张渐衰的脸,并开始发觉颜色的美,繁复中
的浪漫。惧怕时光老去的心放松下来,并学会耐心倾听周遭一切声响。是盛开的季节。




--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68.6.]
--
※ 转载:.Unknown Space mitbbs.com.  [FROM: 68.6.]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