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54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希望的田野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回忆我的一位同学W (转载)
[同主题阅读] [版面: 希望的田野] [作者:OldogZhao] , 2011年04月23日14:07:33
OldogZhao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OldogZhao (OldogZhao), 信区: RuralChina
标  题: 回忆我的一位同学W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Apr 23 14:07:33 2011, 美东)

【 以下文字转载自 LeisureTime 讨论区 】
发信人: OldogZhao (OldogZhao),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回忆我的一位同学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Apr 23 00:58:43 2011, 美东)

昨天晚上突然梦到了W,还是那个样子,留着短短的贴着头皮的短发,中等个子,白白
净净的,一直是笑眯眯的样子,额头也老是亮晶晶的。醒来一想,这也是十多年前的记
忆了,也不知道W此时此刻在干什么,生活可好?
W 是我研究生时的同学,当时研究生人数不很多,我们一届分住在一栋新楼的二层楼里
。上面一层住的是电子类专业的同学,下面便是我们化工类的研究生。好象专业差别大
连性格也差异大,一层楼内的处的更融洽一些。莫名其妙的是W是学自动化的,偏偏住
在我们一层。于是我们走的更近一些。W的生活好象不象月亮,没有阴晴圆缺,你看到
他,永远是笑眯眯的样子,额头也老是亮晶晶的,不论是在宿舍,在食堂和在图书馆,
或提着他的小包匆匆忙忙的赶路。有一阵,我们常在他宿舍打牌,他上自习回来,便坐
在一旁笑眯眯地观看,偶尔点评一两句,却从来没参与过。有时大家讲一两句黄色笑话
,他也是跟着大家洪堂大笑,一副永远的旁观者的模样。W是很有人缘的,记得每每到
中午吃饭的时候,总有人咚咚的敲他的门:大声喊:同去,同去。于是三三两两的人便
从鸽子笼里冒了出来,伴着咚当作响的瓢盆碰撞和夸张的笑声,蜂拥走下楼去,W必定
是大家簇拥的中心了。
和他更近的交往是毕业之后,我到了T市一COLLEGE教书,而W 在该市的一重点理工科大
学继续读博士。我的单位较偏,他的学校在市中心。所以,虽然我们交往较多,但多数
是我去麻烦他。一次,老妈给我做了一套新被褥,辗转送到W处,他竟骑车一小时给我
送了过去,我正在上课,他便把东西放在我教研室,转身骑车又回去了。事后埋怨他:
着什么急啊?他说怕我当天晚上没有被子盖。我把W 当哥们儿,当时觉得一切都是顺理
成章。只是现在回忆起来才有深深的感动。人只有吃过苦后才知道什么是甜。之后,我
到一设计院培训一年,设计院正好离W的学校很近,他又给我联系了个床位,我可以不
必天天跑。有时候放假回家,我通常是当天晚上住在W那里,第二天凌晨,搭公车到火
车站回老家。这里边还有个小故事,一天中午时分我有事找W,推门进去,里面空无一
人,我坐在他床上等了一会儿,还没人出现。心想,我先回吧,下次在来。刚一出门,
一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拳头紧握,一脸恼怒的喝到:你是谁?你干什么?可能是W新
分配的室友把我当贼了(当时可能丢东西成风?)。我好汉不吃眼前亏,立即便把W 的
户口报了一遍,对方才缓和过来,放我走了。我却难受了数日:我堂堂人民教师,这不
是污人清白末。。。?
枯索肚肠觉得那一次是我最后一次找W了。他身体很好,没有疾病,他也很小心,没有
出事故。可他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爱好--他是XX功的FAN--忠实的坚定不移的从一而
终的FAN(这些词如果有灵的话,一定会很欣慰的,因为她们被用到了真正该用到的人
的身上)。我在T大借宿的时候,W就经常早上叫我和他一起练功,当时练的人可真多。
有时候有见证会也拉我去参加。还把教科书借给我看,我当时感觉这书咋写得这么口语
化呢?W严肃的说越是大道理越简单越浅显。我竟无言以对。我记得我还参加过他们的
一次定期的区域性的研讨会,记得有四五十人的样子,主持人兼主席是一个小巧的男孩
,一看就是能言善辩之辈,开场即说"我们已经不是凡人, 是神仙了。。"之后大家
轮流发言,抒发体会心得,和如今的查经班类似。依稀记得一学生用熵的理论来解释练
功,我几次想替他再简单明了的解释一下熵,终究按捺住了,没有吭声。我女友被别人
撬走了,W专门为这个跑我单位一趟,给我将了很多道理,还给我书看,磁带听。。。
可是我悟性较低至始至终也没有加入W的组织,其实我看着老实八交,唯唯诺诺的,内
心却不太喜欢服从,属于闷骚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令W很是失望,因为他一直是笑
眯眯的样子,额头也老是亮晶晶的…
听到W不再微笑是从另一个同学哪里,他也在T大读博,但在不同系,他说一次在路上见
到W,抱着一大摞书往校主楼走, 一脸痛苦的样子。。。
之后我就出国了,出国前,我打电话到他宿舍, 被告知W毕业了,不知道分配到何处。
我到美国后,自顾不暇,和老同学朋友联系更少,也把W给淡忘了, 我的亲爱的同学们
也大都平庸,胆小,自私如我,在联系中,校友录上从来没人问过:嗨,大家还知道W
的下落吗????
再知道他的消息就不仅只是扼腕叹息和痛心击首了,简直就是惊心动魄和沉默无语了。
我从GOOGLE搜索到了他的一点消息,虽然来源与XX功的网站,但大体可信的
W 可能比较执著,T大把他交给警察,在当地一劳教所劳教两年,因绝食被T大保出,遣
返原籍。当时风头很紧,然而他老家还是频频出现XX功的资料,W又被抓回省城劳教….
资料可能是大约是00年到04年的事,05年之后到现在消息不详….
我不愿再抄写资料上所称W所受的摧残. 但你想, 监狱是人呆的地方吗?是一个重点大
学博士生,一个从来没走近过社会的人呆的地方吗?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听到黄色笑
话也会脸红的人呆的地方?
他会有重点大学的好专业的博士学位,他也许会是某级教授,沐浴在纯洁的目光浴中,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也许是某级高工,漆匠般的刷掉了我们的多项空白,也许他也会
来美国访问兼旅游n年镀镀铁(美国经济差了,无金可镀), 也许…可是现实, 再也没
有了也许。
W已经有三十好几,是否已成家,孩子多大了?也许会有志同道合的女孩会象陈碧君嫁
给汪精卫一样义无反顾嫁给他?我相信他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我也相信会有一个有
慧眼的女孩嫁给他的, 我也相信他会有一个好的, 他自己认为好的,结局….
我一直在想,再回国我一定要想办法见见他,可我的心还没准备好怎么去见他,见他说
什么….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5.38.]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