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54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希望的田野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征文 - 我的花 (写好了)
[同主题阅读] [版面: 希望的田野] [作者:windriver] , 2011年04月15日15:04:36
windriv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windriver (不如不说), 信区: RuralChina
标  题: 征文 - 我的花 (写好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15 15:04:36 2011, 美东)

花初为人母的时候,我才念中学。所以把花当作长辈,也说得过去吧。
花已经死了好多年了,我还清楚地记得她安详的面容和短暂而不幸的
一生。长歌当哭,也许她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经历了诸多苦痛之后
又离开,只带走了我对她的怀念。天上有知,她会不会依然安详地看
着我,给我运气,为我祝福。

花是一个孤女,没有人知道她爸爸是谁,她妈妈是谁。
有一天她突兀地出现在我姑妈家,楚楚可怜,姑妈心软,收养了她,
弟弟去镇上姑妈家回来的时候,把她带回了家。爸爸戏说,我们家
有了两个儿子,多个女儿也不错啊。

花一到我们家,我就用有限的知识来了解花。我奶奶曾经说过一龙
二虎三猫四鼠,就是如果妈妈一胎生了一个,就是龙那样强壮,一
胎生两个,就是老虎那样精神,生四个的话就是老鼠那样萎缩。花
没有来历,自然不知道她有几个兄弟姐妹。还有种说法,是四个脚
都是白的话,不恋家,会到处跑,不好,而花的四个脚都是白的。

说到这里,大家都能猜到,花并不是人类,她是猫。

花是弟弟带回家的,是爸爸点头同意收养的,是我最关心的,是妈妈
伺候花吃饭的。妈妈说,泥鳅的营养最好,看花这么瘦弱,妈妈专门
去水田和水沟里捉泥鳅来,用菜叶包住了在灶里煨熟后,拌在饭里,
花吃得很香很开心。

花儿最粘我,我有时候逗花儿玩,在她吃泥鳅饭的时候用手去拨她的
饭碗,她很不高兴,顿时不吃饭了,喉咙里放出呜呜的恐吓声,我才
不怕呢,有本事你咬我呀,花拿我没办法,呜一会儿吃一会儿,不胜
其烦。吃完饭,花会细细的洗脸洗手,拿舌头不停地舔,她洗脸的时
候我把手指头贴在她脸上,连我的手也被洗到了,洗手的时候,我把
手放到她手边,扎扎的舌头连我的手指头也舔到了,有痒痒的感觉,
花不在意,眯着眼睛继续洗她的,就当不知道。

洗完脸花就有空了,就会找我玩,我坐在阳台上看书的时候,花就
很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跳到我的膝盖上,闭着眼睛开始养神。我把书放
在她身上,她依然不理睬,秋后的太阳暖暖地照着,很舒服。我用手指
头悄悄地去碰花的耳朵,花的耳朵就一弹一弹地怕痒,我闹得厉害的话,
花就很无奈地睁开眼睛,喵地叫一声,好像怪我不好好看自己的书,
老是打扰她。

我在外地读书,只有假期可以回来和花玩一玩,每次回家花都长大一些,
但她却清楚地认得我,一点也不陌生。

有一年的冬天,花从外面回来,脚步趔趔趄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细细查看,身上又没有伤痕,而花的手脚却渐渐僵硬起来,我赶紧去
拿了量米的升罗和一只筷子,对着花的头不停地敲,我看到大人曾经
用这种方法救活过弥死的小鸡。

可是不管用,花的眼神都开始涣散,我丢下升罗,不停地按摩花的手脚
头脸,哪里硬了就按摩哪里,终于花逃过了一劫。我猜想也许是花吃了
中毒的老鼠鸟儿什么的。

花儿很厉害,往往出去一会儿,就能叼一只麻雀进来,摆在地上,我很
害怕她再中毒,若是死的麻雀,就尽量夺走,活的我就不管,看花戏弄
麻雀,看花把麻雀吃掉。

我对麻雀并没有什么同情心,乡下太多了,经常偷吃天里的家里的谷子,
还在屋檐下做窝,拉臭臭拉得满地都是。

有一次一大早,妈妈说快来看,一只大老鼠。一看原来是死的。这时花
施施然踱进来,看了老鼠一眼,对着我们叫,好像炫耀一样,才知道
原来是花的杰作。后来又发生过几次,花似乎习惯了抓到东西都弄来
让我们看一看。

又一年的冬天回家,发现花憔悴了很多,问了妈妈才知道,花生下小猫了,
不过,那天妈妈需要出去办点事,走的时候花在舔小猫们的胞衣,回来的
时候,只看到半只小猫了,不知道为什么,花竟然把自己的小猫吃掉了。

也许上天都不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要给花儿降下惩罚。花儿生了小猫
本来就憔悴,吃了自己的孩子后,性格也变得冷漠了许多,经常孤独地
一个人晒太阳,呆呆的,看到我们,也不认识似的,爱理不理的。

花依然每天晚上都出去,然后自己回来,有的时候出去好几天,才回来,
也不知道她去过哪里了,也不知道她去干了些什么。

直到有一天,花回来的时候跌跌撞撞,似乎半边身体都僵硬。她试着跳到
板凳上的时候,似乎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狼狈地跌到了地上。我们把她
抱到桌子上爸爸的座位一角,以前她总喜欢蹲在哪里,看我们吃饭,吃爸
爸放到她跟前的一小块肉。这一次,她没有理会肉,原来她一只眼睛已经
看不见了。

花的情况很糟糕,她依然晚上跑出去,不管冬天的晚上有多么冷。

有一天夜里,睡梦种听到风吹过屋角的电线发出呜呜的声音,我依稀听到
有猫叫的声音。第二天早上,妈妈说花已经死了,妈妈已经把花的身体处
理了。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我永远失去了一个朋友。

猫是不能埋地上的,会变成精怪类不好的东西,所以农村里都是把猫的尸体
吊在荒僻的树上。我不忍心去看她死去的惨状,只知道她孤零零地在村北河边
的一棵树上。

自此我家再没有养过猫。

--

※ 修改:·windriver 於 Apr 15 17:09:18 2011 修改本文·[FROM: 138.111.]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中国: mitbbs.cn 海外: mitbbs.com·[FROM: 76.205.]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