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54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窦唯潦倒“寒酸”度日 骑自行车哄小女友回家
[版面: 摇滚音乐] [作者:chopsuey] , 2010年08月11日18:30:54
chopsuey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chopsuey (后海大傻鱼), 信区: Rock
标  题: Re: 窦唯潦倒“寒酸”度日 骑自行车哄小女友回家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ug 11 18:30:57 2010, 美东)

人家不是普通自行车,是电动自行车!
难怪这么胖,自行车都是自动的。。。
当年也是开甲壳虫的瑟过。


王小鱼:臧天朔的戾气和魔岩二劫



窦唯烧车以后,已经不开车了。

骑电动自行车。

那是一个秋日的午后,阳光透过尘埃,一束束洒在地安门北面、钟鼓楼后面的小巷里。

巷子里应该有一间我们外地人在京开的牛肉面铺(三块钱一碗,巴掌大,所以不是馆)
,要么就是老北京的土著在清理炉子或者开伙造饭,所以,当窦唯骑着自行车穿过巷子
迎面赶来时,我确信自己看到他身后有烟尘——不管是尘埃里的光芒,还是红尘中的炊
烟——反正那个画面特美——反正就是用文字描述不出来的那种美。

我停好汽车,跟满脸温和面带微笑的他打招呼,看他细心的从车筐里拿出一根黑帮片里
常用来打人的链锁——将他的电动自行车锁在一间酒吧旁的老树上。

这种链锁我也有过,上学时或用它锁自己的山地车,或在学校的后操场挥舞。

看着少年时的偶像——死去的魔岩的一杰,如今活的这么肥胖加安详,我有些感慨也有
点妒忌。

还在我不懂甲壳虫是一种车时,窦唯就已经开着它满街跑了,据说是王菲给买的。

现在,我终于有车了,他却改蹬自行车了。

我们永远追不上他的步伐。也理解不了他的话。

两小时后,窦唯在酒吧里对我说:买房,买车,还有魔岩和娱乐圈,都是阴谋。



又过了一年。

买房的赶上次贷危机,买车的赶上油价股价和车价上蹦下窜,开唱片公司的小室哲哉参
与商业诈骗,连在我们娱乐圈里老吃的开的臧天朔都进炮局了。

不知道这样的结局,算不算是窦唯口中的“阴谋”?莫非它们都统统灵验了?



立冬。

在电视里看四十还不结婚的徐滔和她的《法制进行时》,臧天朔从他那辆刚从修理厂出
来的庞大悍马车里钻出来,茫然的盯着眼前这一大堆精干的“三合会调查科”便衣和索
尼摄像机。很平静温驯,竟也有些安详。

有的人,脸上常有两种神情,一种是暴戾气,一种是憨直气。

这种人即使胖即使丑,却丁点也不讨人厌、不令人恐惧,有时甚至有点喜欢。

比如圈里的臧天朔、崔健、窦唯、张楚、葛优、韩红……

即使在我们不知道的空间和时间里,他们另类、出格、甚至于触犯到刑律。

与那些面目惨白的日韩偶像和奶油气稚气未脱的选秀型男相比,像我们这些老男人,更
喜欢那些“实力派”。他们似乎离“艺术家”的头衔更近一些。



这两年,有人常常说他们江郎才尽甚至于貌似疯癫。

其实是有日子,我们没有通过电台、电视台、盗版碟、下载网站跟他们接触了。

比如写这篇文章时,我正在听窦唯的《艳阳天》、《山河水》、《暮良文王》。

突然听到了他音乐里的工整、层次、精良和用心。

一个能让王菲通过一张《浮躁》立刻脱胎换骨的人,即使《新京报》说他是疯子,也值
得人永远对他肃然起敬。

虽然在记者节这天,宋祖德说臧天朔靠一首《朋友》吃了二十年。但我们依然得替蹲在
家里的窦唯和蹲在东城看守所里的臧天朔鸣不平——仔细听过他们几首歌几张专辑啊,
就说人扛一首歌混江湖?在法院判决出来前,你可以攻击嘲笑说他是某某街上的当事人
,但别给臧天朔们乱扣帽子!那些随便出张单曲就混音乐圈跑廊坊酒吧里扎钱的所谓流
行歌手们干的猥琐事,与这些八十年代我们还穿开裆裤时就已经挥舞吉他贝斯意气风发
指点江湖的艺术家无干!



目前的娱乐圈,我们其实应该分开读——娱乐,圈。

娱乐,已经没这些老人们什么事。

他们只是以不同的方式活在圈里而已。

在我们穿开裆裤的年代,他们是改造音乐世界的英雄。

有英雄的地界,不会招苍蝇和老鼠,可是会招美人和霉人。

所以,王菲甘愿给窦唯在胡同里倒尿盆生孩子,斯琴格日乐甘愿给臧天朔在酒吧里唱小
曲打孩子。这些虽都是圈子里的私事儿和平常事,可娱乐喜欢把它当大事。

如果说窦唯上次触霉头是因为他不太喜欢这些搞娱乐的“朋友”。

那么臧天朔这次的倒霉,却是因为他太喜欢各种各样的朋友。

娱乐,因为圈而存在。

圈,因为娱乐而倒霉。



不管是骑自行车的窦唯,还是开悍马的臧天朔,其实他们活得都很可怜。

娱乐忘却了他们,听众无法走近他们。

报纸上只剩些同样的老人给他们修庙或者造坟——虽给“魔岩”三个小伙儿遇到的艺术
劫难找了个好听的名字——“魔岩三杰”——却也是为了忘却的纪念。

没有人真正关心他们的真实存在。



04年秋天,在西安钟鼓楼下的夜风里,熙熙攘攘的回民街小吃摊前,和张楚一起喝酒。
他抽的是一块四的“金丝猴”。张楚说,我想结婚了。结婚以后,你能不能帮我找个在
电台里兼职的活儿——给那些真的喜欢音乐的人讲讲什么叫电子乐?

我和身边一个同样搞娱乐的哥们说:“不,你还是复出吧,我们真的需要你和你的音乐
。”

当时他迷惑了,或许他在想:你们娱乐不是已经抛弃我了吗?西安的夜店里,我出场一
次,门票不是才八块吗?后来他复出了,偶尔出现在摇滚节上唱几首歌,虽然我们发现
他筹备的新歌曲风刚劲,声势夺人,但台下狂欢的人们却更乐于只听他的《姐姐》。



06年秋天,在北京钟鼓楼下的黄昏里,少有人来的酒吧屋顶,我们邀窦唯参加一场为水
灾捐款的义演,窦唯说,什么都是阴谋,包括一堆明星凑在一起搞义演,说不定也藏着
什么阴谋,不过,我愿意捐钱,我现在虽然没钱,可我愿意捐1000块。

我和身边一个同样搞娱乐姐们说:“不,你还是露露脸吧,1000块不如你的脸值钱。还
有,逼你烧车的卓伟也是媒体民工,也不是坏人。”

当时他沉默了,或许他在思考,也或许,他在想:面前这两个人,是不是也暗含着什么
阴谋?但后来,他还是将自己一首歌捐给了义演(钱也偷偷捐了),后来我们发现,他
很早前创作的这首歌,其实就是在说水患——生态遭破坏后带给人民的灾难。



同是音乐路途上的失意人。

到了08年秋天,连路子广面子大的臧天朔也栽了,跟张楚、窦唯这两个魔岩二杰相比,
这个满脸戾气的男人虽然一度改弦更张,另辟蹊径,混得比那些失意艺术家都要牛,但
他最终还是栽了——他会写歌,会高唱朋友,他活得比窦唯张楚“明白”。可他始终不
明白:会写歌的,不见得会开酒吧。朋友遍天下,不见得就能保得住自己。



娱乐,能不能别再揪着臧天朔有没有给窦唯烧车帮过忙不放了?

帮忙咋了?不帮忙又咋了?你犯事,会不会想找人帮忙?都是被我们一起玩颓之后又忘
掉的失意英雄,即使互相帮了,又能咋了?

娱乐,能不能在臧天朔走进东城看守所之后,抱着善意关注和帮助一下这些“疯掉”的
,“毁掉”的,“忘掉”的——曾经的英雄?



让失意的张楚去给人教电子乐?

让呓语的窦唯去给下一个王菲当制作人?

让牛叉的臧天朔不再开酒吧?



他们都不是废人,而是艺术家。

艺术家可以犯错,甚至犯事,但他们依旧是艺术家。

【 在 eightmile (8mile)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www.popyard.com/cgi-mod/newspage.cgi?num=581634&r=0&v=0&j=0


--



※ 修改:·chopsuey 于 Aug 11 18:34:09 2010 修改本文·[FROM: 69.229.]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229.]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