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93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摇滚音乐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布鲁斯复兴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摇滚音乐] [作者:brfish] , 1999年01月16日14:07:18
brfis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brfish (小猫鱼), 信区: PopMusic
标  题: 布鲁斯复兴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14:07:18 1999) WWW-POST

布鲁斯复兴

               1949年,人称“铅肚”的黑人布鲁斯艺人胡迪.莱德贝特应邀访
             问欧洲,所到之处无不待之以礼。欧洲人对布鲁斯所持的与美国
             人绝然不同的态度,令这位黑人民歌手深深慨叹。这位半辈子在
             监狱中度过的黑人在当年含笑去世,从这一天起,一场布鲁斯复
             兴开始了。

              1951年,布鲁斯改革者比尔.布隆兹踏上欧洲大陆,随后威利.
             迪克逊和孟菲斯.斯利姆组织美国民谣布鲁斯艺术团赴欧洲巡演;
             60年代,混水、啸狼、索尼.鲍伊.威廉姆森、约翰.李.胡克亦多次
             率团赴欧洲演出……通过他们的介绍,布鲁斯给那些经历二战创
             伤、从废墟中重建的城市中的青年、少年以深深的震动,直至滚
             石乐队以布鲁斯风格风靡欧美,动物乐团和庭鸟乐队分别翻唱约
             翰.李.胡克的作品《隆隆》并同样赢得巨大成功之际,美国人开始
             如梦初醒。

              在民谣学者艾伦.卢马克思倡导下,美国开始建立完整的国会图
             书馆录音资料库,以丰富和完善从四十年代开始的民歌搜集工
             作,并试图寻找二三十年代一些黑人艺术家的下落。其中,寻找
             桑.豪斯的经历最为传奇,随后又在密西西比找到杰克.欧文斯和其
             妻子梅贝尔,当然还有密西西比.约翰.荷特……以“了解一个传
             奇,增添一个梦想”为口号的“再现盛事”(Rediscover),极
             大地鼓舞了无论欧洲、还是美洲,无论白人、还是黑人的布鲁斯
             爱好者。

              五六十年代,一批黑人布鲁斯女歌手如娄.安.巴顿、大玛莎、海
             伦.威尔逊、泰米.詹姆斯、梅贝尔.弗兰克林、米莉.艾斯泼森、莱
             文尼亚.路易斯、罗斯.玛丽等在得克萨斯出现。她们承袭城镇布鲁
             斯与城市布鲁斯的发展,在酒吧乐队形式基础上,演化出酒吧歌
             手乐队的形式。一方面丰富了表演效果,一方面影响了詹妮斯.乔
             普林、“大哥大与控股公司”乐队以及柯兹米克布鲁斯乐队等后
             来者。

              一些伴奏乐手出身的黑人,约翰尼.科普兰、艾克.特纳、科奈
             尔.达普利、埃尔.金、麦克豪森.贝克,也于此时组织起自己的乐
             团,成为当时颇具影响力的团体;老一些的得克萨斯.约翰尼.布
             朗、得克萨斯.查尔斯.诺利斯、埃尔莫.詹姆斯、弗莱德.麦克维
             尔、格兰威尔.麦基这些黑人民间乐手,也都为布鲁斯复兴推波助
             澜,盛极一时。

              与英国白人布鲁斯发展相对应,美国白人布鲁斯运动也发展起
             来。芝加哥青年保罗.巴特菲尔德在美国有类似于约翰.梅耶尔在英
             国的名气,他有多次与啸狼、混水和小瓦尔特等黑人明星同台表
             演的经历。他创作演唱的歌曲影响了60年代后半数以上的传统乐
             队。象迈克.布隆菲尔德、马克.纳夫拉林、埃尔温.毕肖普、尼克.
             格莱夫这些日后重要的制作人、词曲创作者,都是在他的乐队中
             创下最初的名声。保罗.巴特菲尔德以粗犷的芝加哥式口琴引人注
             目,无可争议地成为第一位具有深刻黑人布鲁斯情感的白人乐
             手。 在鲍勃. 迪伦1965年新港艺术节使用电声乐器的影响下,保
             罗推出一系列电声伴奏布鲁斯专辑,尤以1973年《好日子》最为
             出色;而早期作品《东西》则保存了原声状况下保罗.巴特菲尔德
             乐队的精采表演。

              人称“布鲁斯神童”的约翰尼.温特,出生于密西西比,16岁就
             推出首张专辑,但此后艺术水准却一直停滞不前,直至1968年与
             贝司手汤米.山南和鼓手约翰.特纳组成温特乐队,方重新赢得听
             众,并参与录制一张《激进布鲁斯经验》的合集。真正成为约翰
             尼艺术生涯转折点的,是他的专辑《温特Ⅱ》,其中,温特成功
             地翻唱了鲍勃.迪伦的摇滚名作——《重返61号高速公路》。这一
             次,温特与朋友建立起录音室并进行巡演,巡演得到了布鲁斯大
             师混水的欣赏,在混水帮助下,约翰尼.温特推出两张回归根源的
             电声伴奏专辑——《纯粹布鲁斯》和《白色的热节奏和布鲁斯
             》。此后,约翰尼开始为混水做伴奏乐手和监制唱片,这导致混
             水去世后(1983年3月30日)很长一段时间,约翰尼都走不出混
             水的巨大阴影。 直到1992年的《嘿,你的兄弟哪去了》,约翰
             尼.温特才算重新恢复了自信。

              混水与约翰尼.温特老少黑白的搭档,成为乐坛的一段佳话。与
             之相似,洛杉矶白人布鲁斯团体“罐热”的成长,也一直伴随着
             与黑人大师合作的经历。罐热的团员,最初都是些搜集老布鲁斯
             唱片的唱片迷。1965年“再现”盛期,消失很久的桑.豪斯重新出
             现,以一张《民间布鲁斯之父》奇迹一般呈现于他们面前,激动
             之余,这些布鲁斯爱好者也操起了吉它。罐热的团名,源于1928
             年汤米.约翰逊歌曲《罐热布鲁斯》,这是首记录饮用斯特诺酒加
             苏打水调酒产生幻觉的歌曲。乐队处女作《罐热》推出于1967
             年,其中有翻唱曲《弄干净我的扫帚》和《牛蛙布鲁斯》,初建
             罐热之名气,这是两首黑人布鲁斯名曲,曾被罗伯特.约翰逊和埃
             尔默.詹姆斯演唱过。其后,罐热鼓手换为墨西哥人阿尔弗兰多.菲
             图,菲图带来一些在东海岸已经无法寻觅的热烈情感。也许是菲
             图的吉普赛游牧情怀,新作品《罐热的布吉》充满了异域风情,
             恰好与布鲁斯的苍老相映成趣。其中,《激烈的曲棍球之布吉
             乐》,成为后来罐热在演唱会上屡演不衰的曲目。接下去的《布
             鲁斯经历》,充分再现乐队在成长过程中所受的各位布鲁斯大师
             的影响,从查理.帕顿的《马驹布鲁斯》开始,一直到长达19分钟
             的《布鲁斯小创世纪组曲》,浓缩了桑.豪斯、混水、约翰.李.胡
             克的名作片断。随后的专辑《哈里路亚》和《未来布鲁斯》,将
             罐热推到白人布鲁斯乐队销量之巅,借此,他们成功地出现在伍
             德斯托克艺术节上。

              罐热最令世人难忘的作品是与约翰.李.胡克合作的《胡克与热
             》。胡克因被一家唱片公司控制版权,致使这张专辑推迟数年才
             推出,部分歌曲甚至在十年后方得以面世。即使这样,《胡克与
             热》依然获得了广泛的评论和赞誉,其崇高地位丝毫未受损害。
             它以深刻纯正的布鲁斯语汇,跨越了种族文化的鸿沟,达到单纯
             白人布鲁斯无法达到的美学高度。伴随60年代末期的民权、反战
             运动,罐热也达到了其艺术生涯的顶峰,以后的罐热只是保持水
             准而已。这期间,他们还与“大嘴”克拉伦斯.布朗、孟菲斯.斯利
             姆分别推出只有法国版本的《热之上的嘴》和《孟菲斯热》。
             1981年,乐队灵魂人物鲍勃.哈特因心脏病去世,乐队已无意重
             组,此时,罐热业已成为历史上无可争议的最彻底的根源化白人
             布鲁斯团体,同时受到大西洋两岸的敬重。

              60年代末至70年代中期,美国又相继出现一些白人布鲁斯乐
             团,此时正是摇滚乐在技巧上飞速发展时期,人们将这一批以布
             鲁斯为蓝本的乐团概括为“南方摇滚”,用以区分以齐柏林飞
             艇、深紫、黑色安息日这类以摇滚为面目加入大量布鲁斯元素的
             硬摇滚乐团。南方摇滚的音乐活动,正发生在布鲁斯的家乡——
             美国南方各州。1969年成立于乔治亚州的乐团阿尔曼兄弟乐队,
             由兄弟俩杜恩.阿尔曼、格里格.阿尔曼,加上两位第二吉它手,两
             位双鼓手组成。杜恩早年是录音室乐手,参加过爱丽莎.弗兰克
             林、威尔逊.皮克特、金.科蒂斯等著名灵歌手的专辑录制。阿尔曼
             兄弟组成不久,乐队连续推出《阿尔曼兄弟》、《懒散疯狂的南
             方》两张专辑,表现出极为稳健的布鲁斯格调,当然也少不了一
             些较激烈的节奏型。接下去的双唱片现场专辑《菲尔摩之东演唱
             会》,是现场录音的典范之作,长达22分钟的《捆扎邮件》,充
             斥了色彩感浓烈的即兴吉它独奏,显示出杜恩令人目眩神迷的吉
             它演奏功力。刚好,此时埃里克.克莱普顿解散超级乐团“精华
             ”,组建德里克和多米诺乐队, 杜恩得到赏识被邀入队中,并再
             次登上菲尔摩之东的舞台。新乐团推出经典作品《雷拉和其他各
             类情歌》,个中歌曲《雷拉》、《遥望》,可被视为南方摇滚与
             硬摇滚两种风格的分水岭,而且,埃里克歌曲创作的背景,无疑
             是典型布鲁斯的传统题材。 然而就在杜恩快速跃向顶尖布鲁斯吉
             它手的高位之际, 竟于1971年丧生于一场车祸。阿尔曼兄弟乐队
             在格里格领导下,继续延续并推出《吃一颗桃》这张以现场与录
             音室两种方式组合成的专辑。但一年后乐队吉它手巴里.奥克利又
             丧生于车祸,两位团员出去另组海平线乐队,格里格陷入与妻子
             的离婚纠纷,乐队发生和巡演经纪人的不和,一次又一次打击
             下,阿尔曼兄弟乐队被迫解散。但在经历一系列独唱生涯后,格
             里格分别又于 1978 、1982和1992年三次重组阿尔曼兄弟乐队。
             最新阵容以技艺超群的迪克.贝茨为主音吉它手,新专辑《起自何
             处》1994年以现场方式收录。无论成绩如何,乐队已分别在杜恩
             和格里格两兄弟领导下延续了30年,无可争议地成为南方摇滚的
             标志性团体。

              比阿尔曼兄弟成立稍早的南方摇滚乐队莱纳德.斯金纳德,团名
             是罗尼.范.赞特从他的生理学老师那里学来的词汇。经过数年在南
             部一些小公司发行单曲,乐队终于被艾尔.库柏发现,出版了专辑
             《我们的名字念:莱纳德,斯金纳德》。这张专辑同时使用三位
             风格小有差异的吉它手,歌曲《自由鸟》中,根源布鲁斯与汉克.
             威廉姆斯式民谣加上布吉伍吉三种风格的吉它,配上对杜恩.阿尔
             曼的颂歌,效果妙不可言。1974年,乐队又创作了《阿拉巴马甜
             蜜的家》,成为广受人们喜爱的热门曲目。专辑《第二餐》后,
             乐队更换了鼓手,推出重型风格的《还回我的子弹》。然而厄运
             也开始降临乐队。先是成员之一发生车祸,其后于1977年10月,
             范.赞特和新吉它手、乐队经理人一起丧生于空难。同月乐队遗作
             《街头幸存者》出版,莱纳德.斯金纳德更名为罗星顿— 科林斯乐
             队。 直到1987年,在罗尼的胞弟约翰尼.范.赞特的支撑下,莱纳
             德.斯特纳金邀回残部重组,推出《为了南方的荣耀》现场专辑,
             并将乐队声名一直保持到今天。

              德国人约翰.凯在加拿大多伦多组建的乐队麻雀,也许算不上严
             格地域意义上的南方摇滚,但无论是风格还是经历,却都与南方
             摇滚如出一辙。麻雀乐队的两位成员和约翰.凯1987年移居洛杉
             矶,之后乐队改组并更名为斯泰朋狼。斯泰朋狼大概算得上是最
             出色的公路布鲁斯摇滚乐队了。他们的《生来疯狂》,无疑已成
             为重型摩托车手平时最喜爱的飚车劲歌。

              南方摇滚没有先辈艺术家的天赋,也没有约翰.梅耶尔、保罗.巴
             特菲尔德的实验开拓,更没有埃里克.克莱普顿、吉米.佩奇的精微
             技巧,在许多人眼里,他们喜欢骑着摩托在公路上飞车,在舞台
             上弹奏懒散冗长的吉它即兴。但南方摇滚以不屈的团队精神,顽
             固的布鲁斯形态,陪伴了七八十年代那些布鲁斯备受冷落的年
             月,以普及布鲁斯为己任直到今日。

              九十年代,寻根的热潮再度兴起,无数二三十年代的唱片不断
             再版。回顾数十年,仍然在世的黑人布鲁斯大师仅存约翰.李.胡克
             一人了。一些深受其影响的后辈如卡洛斯.桑塔那、罗伯特.克雷、
             邦妮.瑞特、洛杉矶狼乐队,以及滚石乐队的凯思.理查德,与胡克
             一起灌录专辑《医治者》,随后又有《幸运先生》、《隆隆》等
             唱片问世。无疑,这些作品将成为下个世纪的布鲁斯启蒙教材。
             而这个时期最惊人的事件,莫过于白人布鲁斯吉它大师斯蒂夫.雷.
             沃甘的坠机身亡。他在八十年代的一系列专辑,以及遗作《天空
             的呼唤》,深深赢得了广大布鲁斯听众。在歌曲《下落人生》中
             斯蒂夫唱到:嘿,在那里, 老朋友,这离终结并不长久,我们在
             大雨中弹奏,在路上,在我们走过的路上重头再来。正如歌中所
             言,今天,邦妮.瑞特、加里.摩尔、乔治.索罗古德和“破坏者”
             等乐队和个人,重又举起布鲁斯复兴的大旗;埃里克.克莱普顿推
             出老歌新唱专辑《来自摇篮》,滚石乐队推出现场原声专辑《原
             声》,它们正可以说是布鲁斯复兴的佳作。

              《回到摇篮》翻唱的是老黑人们“混水”、威利.迪克逊等人的
             旧曲,并在音乐上走回“布鲁斯开拓者时期”的简洁乐风。在这
             张老歌新唱中,可以听到克莱普顿一向热爱的威利.迪克逊、埃尔
             莫.詹姆斯、弗莱迪.金和混水的旧曲。正象标题所表明的,这是他
             的摇篮,是他的根。

              不象克莱普顿那样打着旗号复兴,罗伯特.格兰特在沉寂三年后
             于1996年推出的作品,全部是创作曲,但明显地深入到齐柏林飞
             艇一向推崇的黑人巨匠啸狼的音乐中。极简单的配器,显示更无
             遮拦的歌唱的技巧,《黑月亮》中甚至出现了非常“啸狼”的啸
             声。通过这些曲目,格兰特有意重新探索美国黑人三角洲布鲁斯
             的世界。属于重金属明星的灰姑娘乐队,有一段时间也转向根源
             性的蓝调,而从本质上来说,他们一直走的便是硬摇滚+乡村乐
             +布鲁斯的路线。也在这个时期,加里.摩尔出版了他最返回根源
             的作品《仍旧爱布鲁斯》,意想不到地获得300万张的销售纪录,
             《仍旧爱布鲁斯》满载着慢板的摇滚叙事曲,这正是摩尔的拿手
             戏, 最能展现其舒缓中充满烈性的吉它和演唱。在九十年代“拔
             去插头”(Unplugged )的热潮中,艾罗史密斯、吻、邦.乔维这
             些重金属名团,也纷纷走进不插电行列,不管是跟风还是商业的
             噱头,一旦去掉金属吉它轰轰轰轰的重型拨弦打击音响,拿起木
             吉它的重金属乐队总不期然地要流露出他们与布鲁斯的密切联
             系。同时,不依赖录音室和电声设备后,乐手和听众又回到简简
             单单的装备和小酒吧甜蜜而嘈杂的气氛中,重现了民间歌唱本来
             的自娱自乐本性。

              回顾整个布鲁斯复兴的历史,我们发现这样一个戏剧性的景
             象。五六十年代英国布鲁斯人才辈出,而美国本土却缺乏象样的
             白人布鲁斯乐队。直到六七年后大哥大控股公司、罐热等冒起才
             起变化。近年布鲁斯在英国已死,反倒是美国好手纷现。已有二
             十年艺龄的邦妮.瑞特,无疑是女乐手中吉它弹得最好的,她沙哑
             的嗓音和感人的吉它即兴,展现了布鲁斯和民谣的美好姻缘。她
             的根一部分扎在密西西比布鲁斯中,一部分扎在波士顿坎布里奇
             民谣土壤里。邦妮.瑞特最初被视为一位坚定和正直的女权主义
             者,她的艺术生涯与政治历练根茎丛生地交错在一起,美中不足
             的是,她直率坦诚的个性与她温文尔雅的乐风存在着些微龌龉。
             九十年代出现一个酷似瑞特的女歌手,既是词曲作家,又是出色
             的多种乐器演奏者,这位叫谢丽尔.克罗的女性,一出现即获得巨
             大的成功。可与邦妮相互映照的是,谢丽尔.克罗的音乐也是源自
             密西西比河流域,同时弥漫着乡村音乐的气息,歌词所及则是美
             国各地冷漠与颓丧的景象。

              布鲁斯一直有传统的一部分,也有演化的一部分。这演化的一
             部分,五十年代是山地摇滚,六十年代是摇与滚,七十年代是硬
             摇滚,八十年代是重金属,九十年代是象贝克那样的纷杂景观,
             这时,布鲁斯更象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传统语言的一部分。在一些
             变化的形态里,我们也往往可以发现一些潜在的布鲁斯线索,比
             如黑乌鸦乐队身上,就有一条从布鲁斯—小脸(Small Faces
             )—肉饼(Humble Pie)—黑乌鸦的线索,它体现的,是布鲁斯
             之上渐渐敷上迷幻、风琴等民谣内容的过程。

              我们谈论了大量的从黑人民间一直到白人流行乐的众多布鲁斯
             乐人,但如果不涉及那些并不纯粹的布鲁斯形式,这个布鲁斯篇
             章将不会是完整的。而随着时间的演进,那些在历史上并不被认
             为是纯粹布鲁斯的乐队,现在看来则纯粹是布鲁斯,吉米.亨德里
             克斯就是这样一个最突出的代表。

              同罗伯特.约翰逊一样,亨德里克斯也是一个短命的、只有27年
             生命,但却影响了长长历史的重要人物。他是电声时代的布鲁斯
             巨人,其个人风格建立在哇声吉它之上,他是即兴的天才,也是
             集大成的承前启后的一代宗师。亨德里克斯将黑人的布鲁斯同白
             人的“摇与滚”混成一体,更把众多的城市布鲁斯大师混合在一
             起,通过他的器材革新,他把城市布鲁斯放大 了。他象迪伦那样
             唱歌,象混水那样弹奏。他是一个音乐家,更是一个发明家,他
             在音响器材上的革新,把传统布鲁斯的吉它演奏引进一个未知的
             领域。通过电声的放大、扭曲和变形,亨德里克斯使吉它发出了
             从没发出过的声音。从他音箱里发出的巨大轰鸣,惊动了一个时
             代,也广泛播下布鲁斯艺术在全球声音艺术中发新芽结新果的种
             子。昨日的先锋已成今日的传统,当年的噪音已是今天的乐音。
             亨德里克斯当年的奇异演奏,在今天听来却象是道道地地的黑人
             布鲁斯风格加上了一些不协和音。在这位左撇子琴手的一把吉它
             之上,布鲁斯的灵魂获得了新的阐发,新环境的声响化成了即兴
             的激流。布鲁斯是现代吉它大师的摇篮,从它那里诞生的吉它名
             手如果要详细的记述,仅仅是罗列姓名,也许就需要这本书的整
             整一个章节才能容纳。值得注意的是,从亨德里克斯开始,布鲁
             斯吉它手多向发展的势头开始加速度了。这种多向性更内在的推
             动力,在于时代强大的变迁,从简单的通电到各式各样的效果
             器,从给吉它装上音箱到给吉它接上合成器和电子计算机,这个
             简单的过程背后,则是整个人类从农牧时代、工业时代走到电子
             时代的沧桑幻影。

              今天我们已无法用布鲁斯来规范一些音乐形态了,因为从声音
             来讲,它们已毫无相似之处。但在深层的乐理上,二者依然是相
             通的。比如“金属”乐队的重型拨弦打击乐,似乎听不出一点布
             鲁斯味,其实主奏吉它手柯克.汉密特的弹奏,依然揉和了大量布
             鲁斯和弦。再比如吉它手从布鲁斯引申出去的古典化倾向,从布
             莱克摩凸起,历经克里斯.雷、大卫.吉尔莫、杨威.迈尔姆斯汀点
             化,更有比尔.弗雷瑟尔、迈克尔.布鲁克、罗宾.加思里这些先锋
             派在未知领域使其加速变形,最后琴音出来时,我们却已不能辨
             认。琴还是那个琴,手法还是那些手法,还是那个揉弦,还是那
             个滑音,传出来的声音却已不是吉它不是黑人的哀怨,而是超时
             空跨乐界的幻音。

              布鲁斯这位百岁老人,起起伏伏已有太多的沧桑。面对一个即
             将到来的新世纪,又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它呢?


             【名词中英对照】

             孟菲斯.斯利姆     Memphis Slim
             《隆隆》        Boom Boom
             杰克.欧文斯      Jack Owens
             梅贝尔       Mabel
             娄.安.巴顿      Lou Ann Barton
             大玛莎       Big Martha
             海伦.威尔逊       Helen Wilson
             泰米.詹姆斯      Tammy James
             梅贝尔.弗兰克林     Mabel Franklin
             米莉.艾斯泼森     Millie Esperson
             莱文尼亚.路易斯     Levenia Lewis
             罗斯.玛丽      Rose Marie
             詹妮斯.乔普林     Janis Joplin
             “大哥大与控股公司”乐队  Big Brother & the Holding
             Company
             柯兹米克布鲁斯乐队    the Kozmic Blues
             约翰尼.科普兰      Johnny Copelend
             艾克.特纳      Ike Turrner
             科奈尔.达普利      Cornell Dupree
             埃尔.金        Al King
             麦克豪森.贝克      McHouston Baker
             得克萨斯.约翰尼.布朗    Texas Johnny Brown
             得克萨斯.查尔斯.诺利斯  Texas Charles Norris
             埃尔莫.詹姆斯      Elmore James
             弗莱德.麦克维尔      Fred McDowell
             格兰威尔.麦基      Granville McGhee
             保罗.巴特菲尔德      Paul Butterfield
             迈克.布隆菲尔德      Mike Bloomfield
             马克.纳夫拉林      Mark Naflalin
             埃尔温.毕肖普      Elvin Bishop
             尼克.格莱夫      Nick Grave
             《好日子》       Better Days
             《东西》        East--West
             约翰尼.温特       Johnny Winter
             《激进布鲁斯经验》      The Progressive Blues
             Experiment
             《纯粹布鲁斯》      Nothing But the Blues
             《白色的热节奏和布鲁斯》  White Hot and Blue
             《嘿,你的兄弟哪去了》    Hey,Where's Your Brother?
             罐热         Canned Heat
             《民间布鲁斯之父》     Father Of Folk Blues
             汤米.约翰逊        Tommy Johnson
             《弄干净我的扫帚》     Dust My Broom
             《牛蛙布鲁斯》       Bullfrog Blue
             阿尔弗兰多.菲图       Alfredo Fito
             《罐热的布吉》       Boogie With Canned Heat
             《激烈的曲棍球之布吉乐》   Fried Hocky Boogie
             《布鲁斯经历》       Living The Blues
             《马驹布鲁斯》       Pony Blues
             《布鲁斯小创世纪组曲》    Parthenogenesis
             《哈里路亚》       Hallelujah
             《未来布鲁斯》       Future Blues
             《胡克与热》        Hooker 'N' Heat
             “大嘴”克拉伦斯.布朗    Clarence “Gatemouth” Brown
             《热之上的嘴》      Gate On Heat
             《孟菲斯热》       Mephis Heats
             鲍勃.海特       Bob Hite
             阿尔曼兄弟乐队      The Allman Brother Band
             杜恩.阿尔曼       Duane Allman
             格里格.阿尔曼       Gregg Allman
             爱丽莎.弗兰克林     Aretha Franklin
             威尔逊.皮克特       Wilson Pickett
             金.科蒂斯        King Curtis
             《懒散疯狂的南方》      Idlewild South
             《菲尔摩之东演唱会》      Live At The Fillmore East
             《捆扎邮件》        Whipping Post
             德里克和多米诺乐队      Derek And Dominos
             《雷拉和其它各类情歌》     Layla And Other Assorted
             Love Songs
             《遥望》         I Look Away
             《吃一颗桃》        Eat A Peach
             海平线乐队         Sea Level
             迪克.贝茨         Dick Betts
             《起自何处》        Where It All Begins
             莱纳德.斯金纳德       Lynyrd Skynyrd
             罗尼.范.赞特        Ronnie Van Zant
             《我们的名字念:莱纳德,斯金纳德》Pronounced Leh'-nerd
             Skin-nerd
             《自由鸟》         Free Bird
             《阿拉巴马甜蜜的家》      Sweet Home Alabama
             《第二餐》         Second Helping
             《还回我的子弹》        Gimme Back My Bullets
             《街头幸存者》         Street Surivors
             罗星顿-科林斯乐队        Rossington-Collins Band
             《为了南方的荣耀》       For The Glory Of The South
             约翰.凯          John Kay
             麻雀           Sparrow
             斯泰朋狼          Steppenwolf
             《生来疯狂》         Born To Be Wild
             卡洛斯.桑塔那         Carlos Santana
             罗伯特.克雷          Robert Cray
             邦妮.瑞特         Bonnie Raitt
             狼乐队           Los Lobos
             《医治者》          The Healer
             《幸运先生》          Mr.Lucky
             斯蒂夫.雷.沃甘         Stevie Ray Vaughan
             《天空的呼唤》         The Sky Is Crying
             《下落人生》          Life By The Drop
             加里.摩尔           Gary Moore
             乔治.索罗古德           George Thorogood
             破坏者             The Destroyers
             《来自摇篮》           From The Cradle
             《原声》             Stripped
             谢丽.克罗            Sheryl Crow
             吉米.亨德里克斯          Jimi Hendrix
             金属             Metallica
             柯克.汉密特           Kirk Hammett
             克里斯.雷            Chris Rea
             大卫.吉尔莫           David Gilmour
             扬威.迈尔姆斯汀          Yngwie J Malmsteen
             比尔.弗雷瑟尔           Bill Frisell
             迈克尔.布鲁克           Michael Brook
             罗宾.加思里           Robin Guthrie


                                                   返回


--
Well, I fucked a queen, I fucked fuck,
I've even sucked an old man's cock.
So what, so what.
And I fucked a sheep, I fucked a goat,
I rammed my cock right down its throat.
So what, so what.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35.152.19]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