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781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过年闲话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bemyself] , 2004年01月20日16:56:50
bemyself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bemyself (猪头三),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过年闲话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Tue Jan 20 16:56:50 2004) WWW-POST

写的真好。我们的童年是如此相似,你写的每件事我几乎都感受过,当时的感觉也很清晰
。可是,为什么从你的文章里,我觉得你好像很怀念那些日子,同时为失去的岁月而淡淡
地遗憾,而我,坦白地讲,对贫穷和溃乏恨之入骨,以至于我每每想起童年,只觉得是一
场恶梦,同时庆幸那样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将来我也决不会告诉我的孩子们这些事,说
不清为什么,我就是希望它从没发生过。

【 在 sevens (sevens)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一次贴文,自己写的。请多关照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过年闲话
:
: 不知怎的,最近特爱怀旧。
:
: 昨天是一月十八号,星期日,中国的农历腊月二十七,再有几天就过春节了。虽说春节

: 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可是我身在美国,春节又不放假,这里也不见什么过节的气氛。

: 里数来数去,一共就我和我先生两个人,没小孩也没老人,便连采购年货也省了。睡觉

: ,跟老公商量着,除夕到朋友家去聚一聚,看看电视;初一给家里打个电话,拜拜年,

: 年也就算是过了。"是啊是啊,那你还想怎么过?“忙了一天,我这样疲惫的应着”快

: 吧,明天又要上班了。"睡下时我也不觉得怎么着,半夜醒来,突然觉得好象缺了点什

: 似的,再也睡不着了,开始一遍又一遍的回忆起以前过年的事。
:
: 自幼长在北京,我家算不上贫穷,但也算不上富裕。我妈是在东单胡同里长大的,兄弟

: 妹五个。每到过年,她总是不厌其繁的讲,她小时候每年过年,我姥姥如何会做一水缸

: 馒头,年糕,一脸盆的肉皮冻,放在院子里。从初一到十五,家里便不再开伙做饭,只

: 这些剩的。妈妈每次讲起来的时候,看得出还是很怀念的,不过幸好她并没有打算把这

: 传统带到我们家。到现在我也未必能理解为什么要十五天吃一样的剩的,那能好吃的了

: ?更何况,我一直怀疑这十几天是不是也不能洗澡,洗脸,因为水缸和脸盆不是都被吃

: 占上了吗?
:
: 和姥姥那个四合院里的大家庭不同,我是个独生女。从小到大,每年过节家里都只有三

: 人:我,我爸和我妈。要是我爸再要回老家看我爷爷奶奶,那就只有我和我妈两个人了

: 我很少被父母带着去拜年,也不多有人来我家串门。在我的印象中,我似乎没有收到过

: 包。父母也极少在过年时给我做新衣服。我家过节几乎没什么传统节目,如果说有,就

: 每年年夜饭里的两三个菜里,都必定有一道木须肉。和大多数家庭一样,我们家平常是

: 爸比我妈忙,一年到头都是我妈做饭,不过除夕这道木须肉却多是我爸爸围上围裙,亲

: 下锅炒的。还依稀记得小时候,父母早早就拟好除夕的菜单,然后到菜市场去买,这样

: 能在最后几天肉蛋菜涨价之前把东西买齐。除夕那天,他们早早的就把木耳黄花泡上,

: 肉从冰箱里拿出来解冻。那天的中饭大多就凑合了,全家就盼着那顿“丰盛”的晚饭了

: 说真的,这么多年了,我长大了,爸爸妈妈变老了,身边的社会环境早已变的物是人非

: 可是我家那道木须肉的味道就从来没怎么变过。小的时候,拿木须肉当山珍海味,一上

: 就恨不得把里面的肉都挑了吃了;等长大了,在馆子里吃多了这道菜,除夕回来再吃爸

: 的手艺,更多的已经是吃的那一种心情,那一种除夕团圆的心情了。去年过年时给家里

: 电话,我爸爸说,反正我也不在,他们老俩口干脆就到外面的馆子里去吃了一吨,想来

: 次自然是连木须肉也给省了。
:
: 如果说春节还有什么让我特别怀念的,那就是过年的时候,我可以吃到平时吃不到的,

: 者不能尽情吃的各种零食。说是零食,其实那时候北京的零食还是很贫乏的,好象在我

: 年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喜欢吃的翻来覆去不过就是山楂饼,话梅糖之类的东西。山楂

: 是那种小圆桶式的包装,红底黄字的圆柱形纸包,这么多年样子从来没变过,是不是也

: 了一种品牌。现在,它还漂洋过海,出现在美国大大小小的中国超市里。至于那种酸酸

: 甜的话梅糖,记忆中是用薄薄的糖纸包着,蓝黑色的纸上印着白字,看着并不起眼。上

: 我一个大学同学从纽约来加州玩,竟然在我们这里的超市里发现了一包这种老式包装的

: 梅糖。当时她眼睛一亮,指着那包糖说,那就是exactly她想找的。小时候,我还集过

: 种话梅糖的糖纸。让大学同学那么一说,我似乎觉得一颗酸酸甜甜的话梅糖已含在我的

: 里,一时间,嘴里竟然无端的涌出了许多唾液。可惜那之后不久,它在我们这里也消失

: 无影无踪了。去年回国时,在北京的超市里又见到了话梅糖,虽然包装还是以蓝黑色为


--
盖国家大计,社稷安危,是有主谋。
非比夸辩之徒,虚誉欺人;
坐议立谈,无人可及,临机应变,百无一能。
诚为天下笑耳!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31.167.]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