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13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TIME (第二部)15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silentwinter] , 2004年01月19日21:41:43
silentwint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silentwinter (空城), 信区: Prose
标  题: TIME (第二部)15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on Jan 19 21:44:56 2004) WWW-POST

15

我绕过堆的一地的杂物,检起散落的书信,放到箱子里,然后把其他的东西一股脑的塞进
去,关上箱子,塞进壁橱。做这一切的时候我一言不发,她也一言不发,甚至都不哭。我
做完这一切,一屁股坐到她身边,不知道说什么好,憋了半天就说了一句:“睡觉吧。”
她也一言不发地听话的洗漱。这一晚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她背对着我,我面对着她和天花
板。有很多次我想扳过她的肩膀,和她说话,可是终究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这么天亮了,她一起来就开始收拾东西,看见我在看她。低了头说:“两个星期前就买
好机票要去哥哥那里过上十几天的假期,那时候你在忙,我都没有机会跟你说。”我看了
她一下子,问:“要我送你去机场吗?”她低着头说:“好。”

一直到了安检门,我们都沉默不语,直到快要进去,她突然转过身对我说:“昨天晚上我
很害怕,我不停的打你的手机,你都不在,我才。。。。。。”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甚至
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告诉她我没有为了这个生气,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她抬起头:
看着我:“昨天我最后一次去系里面问明年的TA还有没有我的名额,他们跟我说最后的决
定已经下了,系里缩减财政。。。。。。”她的眼圈又红了。转过身就往安检门里跑,等
我回过神来,只来得及对她的背影喊:“回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回到家中,只觉得寂寞,这种寂寞在当初自己住的时候不觉得,在潜潜搬过来以后更不觉
得。突然觉得自己没有办法面对这样的寂寞,我在脑子里和潜潜争辩着,我问,她答,然
而这样热闹的争辩,回音仍然是空空的四壁和沉默。我想,我也不能呆在这里,这段时间
太难打发。正发着呆,电话铃响,拿起来,居然是难得守信的小丁,我们空空的话了话家
常。小丁说:“哎。你要是能过来就好了,我们可以去附近的湖边钓鱼。。。。。。”我
接了话头:“好,我这就买车票,明天到你那里,你一定要接我。”小丁显然被自己无心
而出的这句客套话带来的结果给弄傻了,结结巴巴地说:“好,好,一,一定。”
接着我以最快的速度买了灰狗票,收拾好了行李,坐公共汽车到了车站,上车,一上车就
开始睡觉。这一路上,除了喝水,上厕所和换车,我都是睡着的,不断的做梦,梦里头是
连绵不断的山脉。

车比准点晚了半个小时,我一眼看见在灰狗站的屋檐下傻呵呵站着的小丁,旁边还有一个
小个子的姑娘。小丁一看见我就傻笑着迎上来。说:“军师,越发沧桑有男人味了阿。”
军师是大学里大伙给起的外号,因为我总喜欢暗地里出些坏主意,自己从来不做,但是这
个外号,取得倒是水浒里“吴用”的谐音。小姑娘怯怯的在小丁身后,小丁有点不好意思
地给我们介绍了一下。上了车,小丁说,咱们下馆子吧。小丁是个聪明的孩子,为了追女
孩子,用光速学会了开车,开起车来的样子拿腔拿调的。看得出小姑娘很崇拜他。我快有
三年没有见他,他的样子和大学时倒没有怎么的改变。一下子就给我时光倒流的感觉。吃
饭时我们天南地北拉着家常,心照不宣的避开谈及凌安。

夜里我和小丁在他的宿舍住下,小丁给我一个睡袋,扔到地上,说:“给你,最高的待遇
了,江泽民来我也就给他一个床单。”我凑上去嬉皮笑脸:“你睡床,让客人睡地毯,还
好意思说。不如我们两个挤一张床吧。”没想到这家伙脸皮比我还厚:“行,只要你今晚
在床上把我伺候的高兴。”说着还懒洋洋满脸得意地往床上一倒,没把我给恶心坏了。
夜里我还是在地板上安家了,小丁在床上我在地板上聊着天,就好像回到大学时代,小丁
在我的上铺,每次哼哼两声,我就会踢他的床板:“没事叫什么春呢,哥哥可不会理你的
。”小丁问我脑子出什么毛病了跑过来,我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大致地说了
一下。我们乱七八糟的说了一会,小丁不知道说到什么说到了“凌安”,然后又有一点犹
豫的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我问了一句:“她最近怎么样?”小丁说:“很有一点玩世不恭
的样子,不过看上去很开心。”我说:“她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挤兑你们的机会。”小
丁呵呵笑:“那是一定的,要不然就不是凌安了。”我说:“她不知道我过来吧。”小丁
说:“我叮嘱穆兰不要告诉她的。”我心里有一点堵,一会儿就好了。一会他好像记起来
什么事情的说:“后天跟我去医学院挣一小笔吧。”我说:“你打算将来要那么百十来个
试管婴儿叫你老爸?”“那我就高兴了,做种猪是我最大的愿望啊。其实不是,就是医学
院有个什么试验要收集不同人的身体上的东西的采样做一个试验,说白了就是每人捐一点
指甲阿,头发的,然后每个参加的人都给三十美元。”接着说:“别人都不知道的,因为
穆兰是那边的才叫上我们。”我说:“搞不好是什么生物武器?”“咳。不可能,就算生
物武器,几根头发,难道给我们下蛊不成,三十块钱,可是能在那个什么什么奥利富花园
吃一顿了。”接着说:“去吧去吧。”我想想在这里也无事可干,就答应跟他去凑个热闹
。我们又闲聊了一下,小丁突然间感慨:“军师,我以前觉得自己很痴情,还蛮自恋的,
不过现在发现,谈恋爱最忌讳的就是拖泥带水,真是害人害己呢。”我说:“你小子在说
我吗?我和凌安都再也没有联络了。”小丁说:“没有说你,我是自己感怀身世呢。”接
着这小子在床上沉重的翻了一个身。我想了一下子,有些话想问他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打
呼噜了。

去医学院的这天太阳很好,春季已经到了尾声,夏天还没有来,暖洋洋的。我和小丁隔着
停车场就看到医学院门口的热闹景象。阳光有一点刺眼,我戴上了墨镜,被小丁取笑为黑
社会小娄罗。
登记身份,每个人填了一张大表,在头顶剪了指甲盖那么多的一点头发,照照镜子,发现
看不出来,领了钱以后我就往外走,小丁还没有忙完,叫我在门口等他一下。
刚转过楼梯的拐角,看见凌安坐在百步之遥的走廊尽头等人,她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很
杂,但是那懒洋洋的劲头,却是凌安才有的。我呆了一下,戴上墨镜,看了她一下,转身
向另外一个方向的门走了去。


--
每一天都有梦在心里头死掉,
我自己对自己大声咆哮。
人太忠于感觉就不能好好思考,
我痛得想哭却傻傻地笑。
※ 修改:·silentwinter 於 Jan 19 21:44:56 修改本文·[FROM: 165.91.]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65.91.]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