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976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青青子衿66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ruger] , 2004年01月17日22:33:55
rug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ruger (微笑), 信区: Prose
标  题: 青青子衿66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Sat Jan 17 22:33:55 2004) WWW-POST

   到店里的时候,已经3点40了。陈旭有些心虚,缩着脑子推门进去,看见万方正收拾柜
台。万方看见陈旭,赶紧招手让他过去,陈旭听见里屋有声音,听了听,听不清楚,问万
方说:“里面谁啊?” 万方小声说:“老肖和童鑫鑫在里面。” 陈旭皱眉道:“不是说
童鑫鑫有事吗?叫我来顶她的。” 万方说:“不知道,好像是有事,老肖好像要带她出
去。” 陈旭不以为然的摇摇头道:“不够累的,哎,今天生意怎么样?” 万方说:“不
怎么样,这么冷的天气,谁来啊。” 陈旭小声的满意的说:“嗯,不怎么样就好,免得
我忙不过来。” 万方笑着拍了他一下,说:“小心给里面听到……东西在这儿,交接给
你了啊。有个片子明天下午要,你得赶紧做一下。” 陈旭看了看点点头,坐到电脑前面
就开始动手做。他想赶快把店里的事情做完了,可以好好考虑一下Hunter的那个东西。现
在的陈旭,已经练就了一身灵魂出窍的好本事。虽然看起来他是好好的坐在店里,也眼巴
巴的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游客,一副非常渴望生意降临的神情。实际上他的心思几乎完全
都在想自己的事儿,要交的功课,要做的项目。他觉得什么事情不怕烦,精益求精就能进
步。

    没做俩下,里屋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一把女声尖利带着哭腔的说:“不去,你休想
。” 又听到老肖含糊的声音,低声劝着些什么,听不清楚,只是低声下气的。万方一时
还没有走,听见屋里的声音停下了手里的事情,侧耳听了一会儿,又看看陈旭,看陈旭一
脸的愕然忍不住对他做了个鬼脸。
    鬼脸没有做完,里屋的门咣当一下开了。童鑫鑫大跨步的走出来,看也不看的将过道
上的杂物踢的到处都是。老肖跟在她后面,手里拿着俩件大衣,作势要给她披上,童鑫鑫
并不领情,肩膀一歪,大衣就披了个空,差点儿滑到地上去。老肖这才看见外面还有活生
生的俩个人,不免有些尴尬,干咳了俩声,说:“外面冷的很,不穿外套要冻着。” 童
鑫鑫冷笑一声,走到一边给自己倒了杯热水,稳当当的往柜台里面一坐,说:“我今天不
出去,用不着穿。” 万方跟陈旭看着局面,觉得自己比当事的俩人还要窘迫,万方连忙
抓了钥匙和小包手套,脸上堆笑的跟老肖打个招呼:“老板,我先走了啊,东西已经交给
陈旭了。帐放柜子里了……”老肖低着头,也不知道听没听清楚,只是含糊的“唔唔”
几声,陈旭有些头疼,万方走了,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岂不是更如坐针毡?万方话还没说
完,童鑫鑫“啪” 的,把杯子往桌上一拍,道:“万方姐,你别走,趁你们俩都在这里
,今天我们把话都说明白了。” 屋里那三个人,听了这话,顿时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
么好。


    倒是万方先反映了过来,走到童鑫鑫旁边柔声劝道:“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不高兴
?你看你,这几天没睡好吧?眼圈都出来了。对了,我上次买了一个兰蔻的眼霜,回去发
现其实我早有个资生堂的没用完,明天带给你试试?” 童鑫鑫吸了吸鼻子,并不答话,
老肖沉着脸站着不动。陈旭不知道如何是好,也傻傻的坐在椅子上愣愣的看着。万方摸了
摸桌上的水杯,看水好像凉了,过去又倒了一杯给童鑫鑫端过来。仔细打量着,她最近倒
真是憔悴了许多,下巴也尖了。想必与老板娘的斗智斗勇并不是那么轻松就能占到上风的
。童鑫鑫又端气水杯喝了一口,可是水好似含在嘴里吞不下去,万方轻轻的拍拍她的后背
,温柔的抚了俩下,却把童鑫鑫的眼泪给抚了出来,一颗一颗的滴在腿上。

    童鑫鑫的眼泪下来了,老肖的心也软了,长叹一声,颓然的也找了个地方坐下。万方
张望四周,发现已经没有椅子可坐,只好尴尬的站着,心里有点后悔自己这个殷勤献的多
余。陈旭想了想,小声问老肖道:“下午还做生意吗?天气这么冷,没人来了吧。” 老
肖一想也是,示意让陈旭去把店门关了,虽然窗明几净的外面一样看见里面的四个人,但
开着大门欢迎人来看他们丢脸,毕竟不合常规。万方顺着台阶劝童鑫鑫道:“有什么事情
进屋里说吧,这么在外面坐着也不舒服。” 老肖自己先起身进了里屋,童鑫鑫自己落了
会子泪,缓过力气来,对万方说:“万方姐,你来店里也有一年半快俩年了,你看得见我
给老肖他出多大的力气。我刚跟他的时候,不过就俩间店面,现在光租下来的门面就4间
了,还不算那些零的……我一个学文学的本科生,给他拼死拼活的忙里忙外,那姓王的,
不过就是做做帐,生怕咱们贪了她的迷了她的,其他跟在外面跑的,白天黑夜夏暑寒霜是
我童鑫鑫,不是她,不是她!” 万方忙点头称是,又去看陈旭,陈旭只是坐着,也不知
道附和俩句。陈旭却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看不出来童鑫鑫还是大学毕业的,认识她这么久
,从来不知道她以前是学文学的。

   
  
万方低头看着童鑫鑫,心里也颇有感触,算起来她不过27、8的年纪吧?老肖却已经46了
。大好的青春年华这样投掷在一个半老头子的身上,难道她没有想过自己到底要什么?其
实答案她自己的心里早就有,不外乎是身份和经济的保障,老肖是公民,结了婚就能有临
时的绿卡,跟着他至少不用担心一般的开销。童鑫鑫来美国这么多年也没有再读个学位,
又一直在华人的圈子里面做,要到外面去找工作,那难度不可说不小。所以这个赌只得打
下去,压上自己的全部,而她的全部除了青春和身体还有什么?想到这里,万方也禁不住
叹息一声,她太理解她了。为了个身份做出什么事情来的都有,能抓住老肖已经算是童鑫
鑫的福气了呢。

    万方缓和了口气贴心的小声劝童鑫鑫说,“你急什么啊?时间对你是有利的啊,你看
你年轻漂亮的,着急上火容易老啊。老肖对你不错,你看这边的帐基本都归你了不是吗?
每天还费多少心思跟那边请假来陪你。” 童鑫鑫冷笑道:“你也是女人你知道啊,我怎
么等得起?我已经等了那么多年了……那边不就仗着生了个儿子吗?” 说着,提高了声
量道:“儿子谁不会生?我不就要给你生一个吗?偏这个,这个,这个没良心的不要我们
……呜呜。” 说到这里,万方也完全明白了,最近的剑拔弩张原来全是来自于这个问题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老肖会不要这个孩子。万方又细声细气的劝道:“怎么会,那是你
多心,你现在啊,可别想那么多,就该好好的多休息休息,你看你瘦了这么多,怎么行呢
?” 童鑫鑫一听,眼泪又涌了出来,哽咽道:“怎么是我多心呢?怎么是我?你问问他
,他今天要拉我去哪儿要去干吗?我没见过天底下这么狠心的男人,非逼着我去医院把孩
子给拿了。肖德铭我可告诉你,你休想!” 说到后面的时候,她声嘶力竭的叫了出来,
声音尖锐的仿佛可以划破人的耳膜,吓了陈旭一大跳,万方也愣了一下。

    老肖快步的从里屋走出来,抖着手指着童鑫鑫说:“你别在这儿发疯啊。” 童鑫鑫
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抓起桌上的水杯往老肖面上砸过去,厉声道:“什么发疯,你以
为我是发疯吗?我告诉你,肖德铭,你休想这么着就打发了我走,没那么容易。” 老肖
满脸是水,气得浑身发抖,左右看看好像要找趁手的东西,陈旭赶忙扑过去拦住了。童鑫
鑫却哭叫着道:“你有本事动手啊,有本事你就碰我一下,我立马拨911你信不信?你今
天想回那边邀功讨好睡安稳觉,你休想,你给我到局子里做梦去吧。”

    老肖给气疯了,哆哆嗦嗦的要扑过去,可是怎么抗得过陈旭?这边万方拉着童鑫鑫,
哭的喊的热闹非凡。万方看这架势难以善终,给陈旭做了个眼色,说:“陈旭,要不你先
送老肖回去吧。我在这里陪鑫鑫一下。老肖你别开车了,让陈旭开吧。”陈旭忙抽出只手
来柜台上找车钥匙,摸来摸去找不着,又怕老肖冲动不敢放手,只好接着盲目的四处乱摸
。最后老肖叹了口气说,“别找了,在我兜里呢。” 说完推开陈旭,自己进里屋拿了外
衣,也不再看童鑫鑫一眼,径自拉开店门走了。万方连忙叫陈旭去追,这个时候开车,最
怕出事,陈旭赶忙答应了一声,抓了东西也追将出去。


    好不容易快到停车坪了,陈旭才追上了老肖,他还只埋着头蹭蹭的往前走。陈旭拉了
老肖一把,才没一脑袋撞对面过来的人身上,陈旭跟对方道了声对不起,拉着老肖慢点走
。找到车,陈旭要来钥匙,让老肖坐副驾的座位上,打着了火暖车。车嗡嗡的响着,以往
陈旭会觉得这个声音特别烦人,今天听来却好像格外亲切。陈旭轻声咳了一下,问老肖道
:“去哪儿?” 他猜想老肖现在不一定会愿意直接回家,但内心也的确不太乐意陪他这
么坐着,更怕他想不开非拉着自己去酒吧。老肖愣了会儿神,说:“去Nudale吧。”
Nudale是他们新开的一个店面,刚装修好没多久,那儿地段好,MALL也成型完善,老肖在
那儿还留了个小间,前阵装修忙的时候就在那儿过过夜。当时陈旭还在想,难不成这儿也
要开辟个第三战场?

    车开动了起来,老肖也稍微活了一些,却还是萎靡着精神抬不起头来。陈旭看他耷拉
着脑袋,心里也有些不忍,可是又不知道找什么话说,忍不住叹了口气。他这口气叹出来
,老肖倒抬起头来看他一眼,道:“你叹什么气啊?” 陈旭忙道:“没有没有,就是出
气大声了点儿。” 说完有些懊丧,难道自己是在说刚才闹得鸡飞狗跳的自己大气都不敢
出吗?老肖却顺着也叹了口气出来,说:“今天真是把老脸都丢光了。” 陈旭安慰他说
:“没事的,明天就好了。” 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安抚老肖,自己本身对女人的经
验不足,并不知道过了今晚事态会有什么样的发展,童鑫鑫虽然跟他说不上铁,但关系也
不错,怎么他也不愿意在背后乱说什么。老肖叹息道:“你们肯定都在心里骂我无情,可
是我也没有办法啊。” 陈旭奇道:“啊?什么?怎么会?老板,你这么多年都过来,不
会吧?” 老肖摸了摸已经有些见光的头顶,说:“我这么多年都过来了,靠的是什么啊
?就是个平衡。俩边都处理的平衡了才没事。可是她这么一闹,来个孩子,还平衡什么啊
?” 陈旭一时接不上,想了想说:“其实童鑫鑫也不错啊,又挺能干的。” 老肖点头道
:“我知道,她这些年跟我是帮了很多忙。可是她跟我我也没有亏待她啊。” 这话陈旭
听着有些不太顺耳,说:“那人家女孩子不这么想呢?” 老肖说:“童鑫鑫跟着我出力
出人是不错,可是她图的是什么大家都清楚。钱我没有亏她,可是身份,我真是给不了。
” 陈旭脱口问道:“为什么?” 老肖答道:“陈旭,你现在年轻不懂,以后就知道了。
人活着,谁对你是真好,你应该是知道的。谁是什么都不图的跟着你,就图你这个人的,
你不能辜负了。钱和名声倒是虚的呢,跟你过一辈子的,是实在的人。”



    陈旭送完老肖,心中恍惚,低头看表,时候倒还早,慢慢的走去路边等车。没一会儿
手机叫起来,一看,是万方打来的,连忙接了。万方问清楚陈旭已经把老肖送到Nudale了
,松了口气,说也刚把童鑫鑫送回家,劝了她好一阵才肯去睡了。陈旭问道:“她一个人
没事吧?” 万方说:“应该没事,她刚才就是气急了。鑫鑫不是那么傻的人,鱼死网破
对她没有好处的事情她也不会做的。” 陈旭回想和童鑫鑫共事的这些日子,想她那么精
明能干,现在终於还是逃不过一场空,忍不住又叹了口气。万方在电话那边听到,笑道:
“哟,你还多愁善感起来了。” 陈旭道:“看着朋友这样,谁都不能好受啊。” 万方道
:“算了吧,鑫鑫可不是省油的灯,她早让老肖给她把房子买下来了,另外还有个房子也
是入她的名,老板娘那边不知道而已。而且鑫鑫一直管这边的帐,你就不要替古人操心了
吧。没有点份量她也不会瞎闹得。”
  
    陈旭挂了电话,站在路边发愣,手里捏着带出来的Hunter的材料,看半天看不进去。
世界原来是这样的复杂,不是他的想象,老肖说,跟你过一辈子的人,要是对你真好的人
。属於他陈旭的这个人,她是谁?

    正想着,手机又叫了起来,却是黄小辉打过来的,劈头盖脑的说陈旭的电话一直不通
,还没等他解释,又说他们家上午打了电话来,要陈旭找到小歌,让小歌给国内打个电话
。陈旭听的没头没脑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找小歌干吗?还要通过他来找,这个弯子怎么
这么大啊?



--

任何力量都是可以为人们带来幸福的,关键是使用他的人拥有的是怎样的一颗心。

而亲爱的T,你的心,就象阳光一样温暖。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94.130.]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