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41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TIME (第二部)14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silentwinter] , 2004年01月16日23:58:38
silentwint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silentwinter (空城), 信区: Prose
标  题: TIME (第二部)14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Fri Jan 16 23:58:38 2004) WWW-POST

14

自从论文事件以后,阿姆教授就开始盯我干活了,时不时地还给我一点小鞋穿。我想忍过
这段时间,他气消了也就好了,每每他阴阳怪气的发作的时候,我就默不作声。

这天的会议比较的重要,因为提供研究经费的单位也要来听研究的进展。最近阿姆教授和
Jonathan的争执有升级的趋势。因为争执,两边提供的数据差异很大,研究的结论也有很
大的差异。导致研究停步不前,恐怕这是赞助方没有想到的。所以才弄了这么一个调查会
性质的东西。我什么也不担心,就怕老板和Jonathan吵起来,没有占上风,会迁怒于我。

他们果然又吵了起来,始料不及的是,最后的火种居然烧到了我的身上。我正在后排走着
神的时候,听到Jonathan对赞助方的代表说:“我上次给你们看的那篇文章已经说得很清
楚了,那个设想不是不可能的,既然是这样,我们就不应该还一直在别人都干了一百年的
,甚至现在还有无数的人在重复劳动的领域里面浪费时间。有一个人说:“噢,我记得那
篇文章,有趣的是,那篇文章的作者和文捷先生好像名字很相像。” Jonathan 说,只不
过那个人和庄的刚好调过来。这一下子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到我这里来了。我立刻浑身不自
在,老板的脸色也转成铁青。赞助方代表看着我说,庄,你有没有看过那篇什么什么的文
章?我只好站起来说:“就是我发的。庄是我的姓”这下子小小的会议室小小的骚动了一
下。老板脸色铁青,Jonathan满脸的不可置信,然后要我讲讲我的看法,我心里对他把我
推入这样的困境十分的不满,恐怕也在脸上表现了出来,但是还是简短的把自己的想法说
了一下。老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熬到开完会,没有给我交待工作就走了。我心里想,好
不容易才慢慢平静下来的事情,偏偏给这么一翻,恐怕我以后在阿姆教授的手下,日子更
加难过了。就仿佛头上放了一个铡刀,可是它偏偏不往下掉。非得要吓得你虚脱了才心满
意足。我没精打采的回到办公室,刚好碰到大海和一个挪威officemate正在热烈的讨论着
什么。大海冲我打招呼,说:“嘿,今天刚好我们几个都完了一门,一起去酒吧胡闹胡闹
吧。”我说:“你老婆不管你?”“她现在好多了,没有以前那么麻烦了。”我心想也好
,就算借酒浇愁也是不错的,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出发前打了个电话给家里,潜潜不在,我就留了一个言,说我整个办公室都出去一起喝酒
了。可能会晚一点回来。至于回家她怎么跟我闹,就管不着了。也许明天老板就告诉我,
不要再梦想在他手里毕业了;或者是告诉我,要干无数的活了。这都是明天的事情了。我
把手机关了,就跟着大伙往酒吧赶去。

刚好赶上周末,学校附近的每个酒吧门前都排了一个长队,同去的几个老酒鬼商量了一下
。决定去那个比较有名的有很多漂亮女孩子的酒吧。大海还大势叫嚣:“不要教坏庄阿,
他可是family man。”我笑笑,不理他。

不大的池子里挤满了人,我们要了一些乱七八糟的酒。连名字都叫不出来。大海很快就喝
高了,跑到池子里扭起来,挪威帅哥开始给我细数这些年遇到的女人们,旁边有人笑说他
恐怕已经说了一百次了。我也有一点恍惚起来,靠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上的灯不断的转着
。我突然间闷得慌,便偷偷跑了出来,在街角蹲着醒酒,还是喝多了,眼前的东西都那么
得不真实。旁边有个人在抽烟,烟头一明一暗的闪着,我就蹲在他的旁边,看着头顶的天
空转着,新鲜的空气毕竟对醒酒还是有好处的,我感觉自己又能呼吸了。旁边的人不知道
什么时候挪了过来,递给我一支烟。我转过头,看见 Jonathan。他保持着递烟的动作,
说:“今天我很抱歉。”我笑了笑,接过烟来,借了个火。他在旁边笑着说,你们东方人
的名字,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个puzzle。我笑了笑,吐了一个烟圈,好像所有的晦气和不满
都一起吐了出去。

我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说:“噢,我和一帮学生一起来疯一疯。”
我笑了笑,他接着说:“我还不是很老,还没有到五十岁。”
我看着他左手的戒指,说:“老婆没有意见?”
他笑了笑:“我不是美国人。我们爱尔兰人,不能没有美酒和美人。”
他接着说:“中国人是一个很有趣的民族,有的时候什么都能忍受,有的时候有一触即发
。”
我说:“恐怕只有中国人才有发言权吧。”
他说:“这倒未必了。如果是这样,任何评论都没有必要了,世界上不需要有影评,文学
评论。。。。。。别人说什么倒是都不重要的,可是如果自己都不能捍卫自己的观点的话
,那别人说什么都可以影响自己。”
“所以你保留自己的评论权?”我心里还是对他让我今后在老板手下不好过有疙瘩。
他一屁股坐下来,说:“我一直有一个设想,你知道我看到你的那篇文章的时候怎么想吗
?我想,终于有一个人想得和我得这么想像了,说明我不是在自己一个人坐着梦,人的细
胞是记录了很完整详细的信息的,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只不过他们在对我们说话的时候,
我们听不懂他们的语言。有的时候我想,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可能它们之间都是在相
互交流的,只是我们听不懂他们的语言,所以以为他们是沉默的。”
我说“这个想法并不是很新鲜。”
“问题就在这里,想法并不是很新鲜,可是所有的人都把它当作幻想,没有谁会花力气去
真正的去做。如果你只是有想法,不去试图了解他,那么有和没有有什么差别呢。如果你
去做,一边做一边不相信自己所作的事情,以至于下意识的去做一些事情推翻他,那还不
如没有想法的好。”
我嘿嘿的笑了起来:”你知道,我老板上个月知道我发了这篇文章的时候给我一个警告:
no next time,这会这么一闹,很有可能下个学期你在学校里就看不见我了。”
他沉默了一下,说:“对不起”
我心里骂了一句:“对不起,对不起顶个屁用。”
一时间,我们两个都没有说话。我们就这么沉默地坐着,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平心而
论,Jonathan 是一个相当好相处的人,只要你不说他的想法是胡说八道,可是一旦激怒
了,他就会涨红了酒糟鼻和你使劲的辩论。

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到这里,原来我以为我是为了我喜欢的女孩子才来美国的,可
是我们的关系没有workout。后来发现没有她我也活下来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什么观点
,而是每个月有老板给我钱,过两年能毕业,我什么也不要想。什么想法啊,没有谁能控
制得了,这些事情本来就是上帝的事情。”

Jonathan 沉默了一下子:“这些为女孩子做的事情,是个男人年轻的时候都做过。可是
这不是你浪费自己天赋的excuse。”
我笑笑:“我有什么天赋?我自己都不知道。”接着用中文补充了一句:“有的时候我觉
得我她妈的就是一个垃圾。”很显然,他没有听懂,不过他也没有问。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三点了,在楼下往家里看的时候,看见灯还亮着,潜潜可能
还没有睡觉,也有可能忘记关灯了。我打开门,往里屋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她坐在我的
打开了的大箱子中间,哭的眼睛红肿一塌糊涂的看着我,面前摊满了我的的旧书信。

--
每一天都有梦在心里头死掉,
我自己对自己大声咆哮。
人太忠于感觉就不能好好思考,
我痛得想哭却傻傻地笑。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65.91.]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