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93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楚汉相争之龟甲拼图 (三)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idiotbird] , 2004年01月16日20:25:33
idiotbird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idiotbird (很菜的菜鸟), 信区: Prose
标  题: 楚汉相争之龟甲拼图 (三)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Fri Jan 16 20:25:33 2004) WWW-POST


楚汉相争之龟甲拼图

(三) 火烧阿房宫发现的秘密

    范增踏入帐帷的时候,双耳早已灌满项羽的狂笑之声。范增静静的走到项羽对
面,凝视着那永远闪烁着混沌之光的重瞳,凝视着那永远使他愤懑无奈的重瞳。顷
刻之间项羽止住了笑声,大声的询问范增:“亲爱的亚父啊,您智慧的双眸缘何充
满恐惧?您强壮的臂膀怎么在轻轻颤抖呢?”

    范增原是不必再牢牢盯住项羽的。但是那一刻范增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僵硬,
他在项羽成双的瞳孔之中看见稍稍重叠的两个血亮的头颅,於是他只好稍微侧动身
躯。他是不打算再次瞻仰已从项羽眼中看清了的悬在对面幕帷上的头颅。

    秦王子婴的面容由於沾满快要冷凝的污血而显得模糊不堪。秦王子婴的眼睛没
有被阖上,雪白的眼底在被项羽剜去眼珠后空荡荡似两块溜光的木板。

    亚父的面容抽搐痉挛了。立刻有兵士送上黄澄澄的铜制痰盂,亚父剧烈呕吐起
来。事实上范增走进大帐那一刻,兵士们已分别捧上痰盂与漱盆守候在两旁。自从
攻入咸阳之后,项羽频繁发作的间歇性血腥杀戮已使呕吐成为亚父的习惯性常发保
留病徵。

    范增漱口的时候,背上微有些痛痒,他知道那是毒疮重发的徵兆。那毒疮是自
鸿门宴后积怒而生,如今已成了难以完全治愈的缠身固疾。范增的眼前浮现出鸿门
宴上刘邦谦卑的姿态和那双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睛。刘邦对霸王行礼时卑弓着的身体
活像一条蜇伏于严冬的毒蛇!是的,他是将咸阳让于了霸王你,可是,该死,如此
热衷于杀戮的项羽究竟是由于什么缘故要放弃那绝好的消灭异己的机会呢?

    项羽道:亚父,漱完口咱们痛饮几盏吧,我准备祭拜一下我那战死于定陶的叔
父。

    范增颔首。终日生活于刀光剑影之中,唯有这酒能除去弥漾在空气中的血腥之
气。

    项羽将一杯清酒洒于项梁的牌位之前。然后牵范增之手并肩走出帐帷。暮色浓
重黑暗,仿佛为前朝的帝都披上层层孝纱;士兵们手擎的火把照映着项羽和亚父并
辔行进。来吧,亲爱的亚父。让我们去最后看一眼焚烧中的阿房宫吧,听说大火即
刻要燃尽。让我与亚父一道狂醉于这壮丽的废墟之边,就像我们曾经一道狂醉于新
安以南那个小土坑旁吧!

    夜风中引路的火把在范增的视线前方犹如磷火般扑朔闪耀。无数的厉鬼冤魂浮
游于火光后面的幢幢黑影之中。项羽所言的那个活埋过二十万秦兵的小土坑,在范
增的想像中定然已是白骨累叠着白骨的一番景象了。

    黑夜的苍穹被漫卷于山麓的每一道树木每一寸瓦檐的火焰涂染成阴森的黯紫色。
阿房宫的大火已燃烧整整一百天。巨龙般的火舌早已将帝王的金銮龙榻舔舐成满天
飞舞的灰烬;曾经巍峨壮丽的殿阙阁楼渐渐坍塌为无数诗人骚客们凭吊的残垣碎壁;
富丽豪华的殿堂台榭和精致秀丽的朱楼画檐同被焚毁于辉煌的火海之中。当火势即
将完全吞没这象征所有前朝荣耀、财富和光芒的雄伟宫殿之时;当记载着秦王朝所
有的兴盛与衰败、欢乐与罪恶的如一本最精美最感伤的史籍般的阿房宫即将化作这
夜空的最后一缕青烟时,项羽的狂笑声如闪电雷鸣般响彻并久久回荡于焚毁一空的
山麓之间。

    项羽将手中的酒樽投掷于火光之中。项羽说,亲爱的亚父啊,你看火光中是什
么东西?

    微醉的范增答道:是阿房宫。

    项羽气势如虹的狂笑声再次贯彻整个夜空。

    范增忽然有几分伤感之情,前朝事皆已化作尘埃啊。

    陡然间他又添心事。谁将会是主宰沉浮的后继者,在这群雄并起的乱世。咸阳
虽已落入他们掌中,子婴的人头也已被神勇无比的项羽砍下。可是,各路诸侯纷争,
不仅六国的旧贵族们割据一方,那些趁乱崛起的新生势力亦都暗自跃跃欲试。谁终
将成为夺得天下的真正胜者?范增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鸿门宴上那鹰隼似的目光与毒
蛇般的躯体。

    范增决定再次提醒项羽提防他应该提防的人。他放下酒樽正待开口,忽然呆滞
了一秒钟。

    仅仅是一秒钟后,老迈的范增蓦的纵身跃起,奋然扑向项羽。

    范增不记得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怀促使他焕发出年轻武士才具备的强大力量。也
没有任何史书记载过,多劫多难的美丽的和氏璧在阿房宫焚毁之夜差一点要被豪气
勃发的项羽投入最后的一簇火焰之中。范增迅猛而来的一次鱼跃令狂放中的项羽措
手不及。锦盒自项羽的手中跌落在地上,范增扑倒在从锦盒中滚出玉玺上时,美丽
的石头撞痛了他胸前的肋骨,他立刻昏厥过去。

    此时此刻,亚父的性命安危在项羽的心中还比不过草芥蝼蚁。那片赤褐色的龟
甲在阿房宫最后的一缕火焰照耀下,闪现出如远古般神秘的光芒。

    项羽匍匐下来。天神啊!天神啊!天神啊!

    他不断的这样呼唤着。直至黎明前来,他依然倒伏在阿房宫的废墟旁。对面树
杈上的鸟儿开始唱清晨的第一首歌时,只望见一片废墟和废墟旁倒伏的项羽的身躯。


    鸟儿唱着:这是一片废墟,这是一片废墟,这是一片废墟。

(待续)





--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216.43.]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