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09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TIME (第二部)13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silentwinter] , 2004年01月16日19:05:54
silentwint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silentwinter (空城), 信区: Prose
标  题: TIME (第二部)13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Fri Jan 16 19:05:54 2004) WWW-POST

13

生活仿佛渡轮上的水杯,总在不被人察觉的晃动摇摆着,不是遇到大的外力,你几乎以为
它就在那里定住了,仿佛那个侍者给你送来这杯水的时候,在杯底涂了胶水。直到船突然
间摇晃,它从桌子的这头滑到那一头,砰然落地,摔得粉碎。

我的生活,从来没有与人那么接近过,也从来没有这么平静过,我已经开始学会享受这种
平静,希望它能延续的更长久一点。这天潜潜赶图,打了个电话来说可能晚回来了,叫我
12点以后等她的电话,好去学校接她。放下电话我突然间想起来,小丁到美国也有一段时
间了,还没有好好的跟他聊过天,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便顺手拨了他的电话号码。电话
那头小丁傻笑的叫着“喂”,听出是我的声音以后显得很高兴,接着听见一个小女生远远
的叫着他的名字,他匆忙的答应了一声,便对我说:“不好意思啊,我的红烧鱼要糊了,
今天可是不能砸了锅的。”便挂了电话,并且信誓旦旦的说改天会打电话给我。我心里暗
骂了一句估计要下辈子了,这见色忘友的家伙,便抓起钥匙决定临时去实验室。

一进实验室,就看见大海和女朋友抱着看片子,我不用看屏幕就知道这二位在看港剧了,
虽然大海最讨厌的就是连续剧,他那点耐性,看点打打杀杀的好莱坞动作片刚刚好。见我
进来,两个人同时面无表情看了我一眼,它的女朋友就把眼睛移开,继续看着片子里的人
煽情了。大海却像看见救星一样对我说:“赫,你比约定的时间来早了啊,我还以为你要
8点才来呢。”我顺水推舟:“上线吧。咱两征战南北去。”大海几乎是跳起来一般把女
朋友往自己的椅子上一推。他女朋友满脸不情愿:“你们约了玩游戏阿?我怎么不知道?
”我对她说:“一个月之前他给人家劈了,早就嚷嚷着要报仇了。今天刚好我们都有空。
你也知道大海要是不赢回来,肯定总是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的。”小姑娘打了一个哈欠,说
:“你们玩吧。戴上耳机,我不喜欢听那些打打杀杀的声音。接着就换了一个角度继续看
片子。大海兴奋的声音都有一点发抖,连着催我上线。

我花着大半晚上把一套枪法练到了顶级,正在跃跃欲试准备把魔法也给练到顶级的当口,
阿尔姆昌德教授面无表情的进来了。我来不及退出,抬起头来准备给他一个嬉皮笑脸混过
去,却突然间发现他的表情不太对。他对我说:“庄,来我办公室,我有一些事情要跟你
说。”大海也觉得尴尬起来,便紧张的冲他点了点头。老板从脸上挤了一个笑容,点点头
便转身向门口走去,我只好站起身来跟着他走。出门之前大海冲我做了个鬼脸,做了一个
“保重”的手势,我恶狠狠的瞪着他,给了他一个中指。

通往办公室的路比平时的要长,我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把这次给混过去,阿姆教授的怪脾气
就是,你可以不怎么干活,只要你能混过去,但是你不能让他抓住你在玩,那样就是不尊
重他。虽然从逻辑上说,这个毫无道理。可是有的时候,和某些人是没有道理可以讲的。
而且平常他是不会在晚上到办公室的,不知道今天吃错了什么药,突然间跑到这里又来发
疯了。这两年我已经逐渐地会对付他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事情发生。进了办公室,他让
我坐下,就这样前所未有的阴森森的看了我将近一分钟。我都能感到背后的汗毛的成长。
正在脑子里想着各种对策的时候,他转过身,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杂志推到我面前。我一看
那本杂志的封面,全身的血液就停止流动了。只听见他远远的说:“你看看60叶的那篇文
章。”我听见自己说:“不用看了,我知道那篇文章是我发的。”他立刻开始发作起来:
“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是很不恰当的。”我连着点头。点的我都开始鄙夷我自己。他不依不
饶继续叫骂,内容不过是,我这样做是非常不恰当的,首先,我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自己
发文章;其次,我发的文章没有署他的名;最后,这篇文章完全是一片没有逻辑的不经过
大脑的垃圾,和他的所谓科学理念完全的冲突。我在心里一边整理着他的逻辑错误一边反
驳他,可是脸上还是要挂着谄媚的笑容。说实话,这篇文章他是看过的,看完了以后就骂
了我一顿浪费时间在没有用的想法上,做事情没有科学依据,光凭幻想。还说不要以为它
会愿意在这样的垃圾文章上面署名发表,他也不会推荐给某某他很有关系的著名杂志。我
却不忍心就这样把自己的心血丢到垃圾桶里,便半开玩笑的照样寄了出去,寄出去的时候
想,这个东西到我手里,我所作的努力已经到了尽头了,与其让自己把它丢到垃圾桶,不
如让编辑们干好了,反正眼不见心不烦。没想到还竟然真的发表了。而且从来不看这本杂
志的老板,居然知道了,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听着他大喊大叫了半个小时,他终
于平静下来,给我派了一大堆活以后对我说:“你可以走了。”我点点头便往外走,走到
门口的时候他叫住我,我回过头来,他对我说:“不要再有下次了。”我点点头说:“不
会有下次了。”心里骂了一句:“靠,这是赤裸裸的威胁我呢。”正准备进实验室,大海
从里面跑出来把我揪到角落里,说:“你没事吧。”我拍拍他的肩膀:“没事,你哥们的
神经,比钢缆还粗。”

说是这样说,我的心情还是受到了影响。以至于晚上接潜潜回家的时候,一路上都没有怎
么说话,这种情绪也让她感到了不安,不停的在一旁问我怎么了。我不知道怎么给她解释
,就只好长话短说地说在研究上出了一点问题,不过已经解决了。她说:“解决了就高兴
起来阿。不要给我脸色看。。。。。。”我只好转过头来对她笑:“没事,就是有一点影
响心情。”

晚上睡觉之前我问她,如果有人要把自己的观点蛮不讲理的强加给你,你怎么办。她快要
睡着了,迷迷糊糊地说:“看那个人自己要是得罪不得的,就不要和他争了,反正世界上
的事情哪有这么多对错的。。。。。。”接着翻了一个身,说:“困死了。”就睡着了,
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在黑暗中我对着一个影子说:“你呢?你会怎么做?”她说:“我会
努力去了解他的想法,如果这样我也不能接受,那我就不接受好了。”这个问题,我曾经
也不停地问过的。可是每个人给我的答案都不一样。

接下来的两周,我像牲口一样的日夜颠倒,给阿姆教授干他的活,其实都是一些数据分析
,非常的体力活。不过赶着下一次开会的时候和Jonathan教授讨论,所以都要弄出来。实
验室我用的两台机器都日夜的运行着,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运算结束,活又多,所以总要
不停的守着看。累了就在地毯上睡一觉。潜潜倒也很听话,每次我说今晚可能回不了家了
,她就嘱咐我小心身体。偶尔回家的时候,她不是睡着了,就是已经上学了。终于忙完的
的时候,我在镜子里看着自己胡子拉碴的脸,几乎认不出自己来。这天的阳光很好,我醒
来以后听见树上的鸟在叫着,潜潜已经上学去了。我在床上躺了很久坐起来,仔细的刮完
了胡子,出去理了发。

--
每一天都有梦在心里头死掉,
我自己对自己大声咆哮。
人太忠于感觉就不能好好思考,
我痛得想哭却傻傻地笑。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65.91.]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