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389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TIME (第二部)12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silentwinter] , 2004年01月16日15:58:32
silentwint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silentwinter (空城), 信区: Prose
标  题: TIME (第二部)12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Fri Jan 16 16:05:06 2004) WWW-POST

12.

我开始过上这样的生活:老婆熬夜的时候要陪着,绝对不能自己先睡了,一定要做到“蓝
袖夜添饭”;晚上在学校呆晚了要负责接送,她的驾驶执照,只有买酒的时候有用。平常
分工收拾屋子和做饭,吵架的时候不许还嘴,还要负责最后把她哄高兴了。我做得非常的
合格,以至于自己都自满起来,有一次网上碰到大学同宿舍的同学,忍不住炫耀:“我终
于学会了怎样和女人相处。”给他骂了我好几句: “土人,傻X“,我已经27岁,不能再
像以前一样的任性了。我想我已经很少做梦,虽然偶尔出来一两个梦,都是能称之为经典
的。

想起来我和我过去的女友们,相处了半年以后便彼此不停的争吵和抱怨了,有的时候看着
自己这样平静的生活也很害怕,哪一天一觉醒来,我就可能踏进混乱和迷惑当中,这种恐
惧并不明显,可是我知道它的存在,尤其是想起来和潜潜也已经快半年了以后,就更加的
迷惑,我不知道当初是什么让我和她在一起,或许,只是生活的选择?
她是一个正常的单纯的女孩子,这一点和我碰到的别人没有什么不同,喜欢打扮,爱玩,
怕胖,敏感,柔顺下掩盖的是要强,感情用事,蛮不讲理,有原则的时候原则最大,没有
原则的时候就完全没有原则。从小就被家里宠大,在被宠坏的边缘徘徊。学建筑的,闲起
来无所事事,天天以折腾我为乐趣,忙起来早出晚归,整天板着个小脸一脸严肃的样子。
在系里面做着一个小TA,免了学费,倒是很敬业,所以通常都挺忙。有时候我去她们系里
找她,看见她从那么一大堆图纸或者学生的作业中抬头冲我笑,便有一点点辛酸的感觉,
总觉得相比之下,我可以算是轻松了。所以平常她发起威来, 就总让着。这个家伙得寸进
尺,有的时候居然挥舞起自己的花拳绣腿。
小姑娘也不是没有过去的人,虽然我也从来没有问过,一次闲聊的时候我问她为什么要出
国,学建筑的在国内可是一个好行当。她说:“我也不知道,就是不喜欢在国内工作,也
不想考研,觉得太累了,谁知道出来了更累,就好像嫁错人了一样。。。。。。”说着说
着她叹了口气:“在国内的时候多好啊,我从来不操心钱的问题,而且别人都熬夜,我就
几乎没有熬过,反正有人帮我画图。。。。。。”她好像意识自己说错了什么,转过身来
无辜的看着我。我冲她笑笑,她接着说:“好的设计师都不用自己画图的,自然有人帮你
实现你的想法,只有绘图员,才要任劳任怨。。。。。”我看着她说:“可惜我不能帮你
画图,只好陪着你熬夜了。”她笑了起来,显得很满意。

其实和潜潜呆久了,我突然发现我一点也不了解女人,虽然和女人相处的技巧已经有了长
足的进步。女人这种东西,真是心口不一的动物,很好哄,确是有自己的原则的好哄,就
像点穴,点错了穴道不是她死就是你等死。她认为男人天生就是要保护女人的,女人就是
弱者。虽然说这个要求在大多数的场合并不过分,只不过一旦他有了要求,你就必须满足
,否则她就觉得委屈,说我欺负了她。 一旦要达到某个目的,她就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人
无法忽视她的存在。在外人面前却是腼腆害羞,低眉顺目。就像一根软鞭子,看上去可塑
性很强,净在人的衣服下面留下鞭痕。有一回我问她是不是给家里人宠的,她得意地一笑
:“你要是能做得跟我爸爸妈妈对我一样好,我才能嫁给你。”我说:“要我娶你,你也
要对我百依百顺。。。。。。”有个娇憨可爱的女朋友,如果不是绝顶聪明,最好像郭靖
那样绝顶的迟钝,总之都不是好对付的事情。亏大海还满脸羡慕得说你老婆就是我心目中
黄蓉的样子。问题是我没有郭靖那么愚蠢,潜潜也没有黄蓉那么聪明。任何事情如果只学
到三分,都是相当可笑的。每每想到这里我就吓一跳,什么时候开始,我眼中神圣不可侵
犯的爱情,也开始变得可笑了?

大海和女朋友吵了一架后一天晚上拉了我去公园坐着,我在边上看他一根一根的抽烟,直
到地上铺了一地的烟头,还要拉着我陪他,我说我戒了烟,他鄙夷的一笑意思是我不象个
爷们,这么容易就给整服帖了。接着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说:“你说人他妈的为什么要谈恋
爱阿,不是整个找罪受吗?连你这样的大烟枪都说戒烟了,人生还有什么乐趣。”我笑笑
:“你知道有人还等着你,心里会舒服很多吧,再说还要和女孩子打KISS,这么一想,
就不想抽烟了。”他又鄙夷地看了我一眼,说:“看你这说话的口气,跟个女人一样。”
我没有争辩。
他接着抽了一口烟,说:“我就想不明白,我怎么就变成一个廉价服务员了,三天两头挑
我的不是,动不动就说外面有多少比我好的人对她多好多好,瞧她那样,衬吗?”
我说:“不会吧。她也就吓吓你。”
“我也觉着不会,就她那样,骗人吧。也就我要她。换了别人,谁受得了她,要才没才要
貌没貌的,还忒她妈自恋。”
我嘿嘿一笑,想起来潜潜跟我转述过大海的那位说过几乎一模一样的话,果真是物以类聚
,人以群分,从这点看来,这二位倒真是绝配了。看来天下说另一方有什么不是的人,那
毛病倒多半出在自己身上,这么一想,我倒出了一身冷汗,想起来自己平日对潜潜的不满
,有的时候也向暗涌一样的盘旋着。回到家里潜潜正趴在床上看韩剧。我把衣服往椅子上
一扔便问:“丫头,你有没有觉得我身上什么东西你特别不满的?”电脑里刚好放到一个
女的悲愤的对一个男的说:“你根本不爱我。。。。。。”潜潜头也没有回,扑的一笑,
说:“你根本不够爱我。。。。。。”我呆了呆,便上去挠她痒。直到她求饶。
夜里她在我怀里睡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我有过几个女朋友了,他们都不完全一样,我
认真地谈每一次恋爱,可是都不成功,有时候看到历史重演了,我都会那么恐慌的无能为
力,却逃也逃不掉。是的,我现在想稳定一点了,可是未来依旧不可预知。想起以前的一
腔热血,有的时候都有一点可笑了,我甚至曾经头脑发热的对某个人说:“我什么都可以
为你做的,甚至不要自己都可以。”换来的回答不过是:“不管我多爱你,有的东西我永
远不会放弃。”我在黑暗中自我解嘲的笑了。

说实话最近和老板的关系渐渐的变的微妙,我在许多问题上的观点已经和他的有了分歧,
但是他仍旧要依赖我来帮他做一些分析,我也要依赖他拿我的学位,还有每个月那么一点
点的薪水。最近和他合作的生物系教授Jonathan和他吵得很凶,两个人经常在开会的时候
从头吵到尾。老板在本系里从来都是满脸堆笑夹着尾巴做人的,敢和Jonathan吵起来,不
过是别人资历比他浅,又同样是外国人,而且还没有拿到终身教职,再加上还不是本系的
。从观点上来说,我更加倾向于Jonathan, 但是从现实来说,我所能做的不过是趁着他们
吵架的时候,在教室后排研究不同地域人口的口音问题。说实话我对自己审时度势的能力
还是颇为自豪的,虽然有的时候会厌恶自己,恐慌未来,然而想想眼前的事情我都还没能
应付完,什么未来阿的,就过一天算一天吧。我不是超常聪明的人,也早过了年少出名的
年龄,刚上大学那时以天下为己任的雄心,每天都在往下下着台阶。说起来颇像在体育场
上看别人比赛,离得远了加上周围的气氛煽动,看见别人冲刺拿冠军的时候免不了自信心
爆棚,跃跃欲试,觉得自己可比那帮爬虫跑得要快多了。可是要进入赛场就要一级一级的
下楼梯,真正站在跑道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快,对手也比自己想象
的要强。

有的东西转瞬即逝,有的东西长久的如影随形,这都不是我们能够选择的。记得还没有跟
潜潜在一起之前,有一次刚对付完恰好更年期发作的老板,出来就下了大雪,校车停了,
我便走了回去,心里是那么的寒冷,我突然想起前女友,格外难受,我对着自己哈出的白
气说:“你说你是孤苦伶仃的,难道我就不是吗?”



--
每一天都有梦在心里头死掉,
我自己对自己大声咆哮。
人太忠于感觉就不能好好思考,
我痛得想哭却傻傻地笑。
※ 修改:·silentwinter 於 Jan 16 16:05:06 修改本文·[FROM: 165.91.]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65.91.]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