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36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妇女肖像』——(3)我们的牛太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liquer] , 2004年01月08日20:57:25
liqu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liquer (咣咣珰), 信区: Prose
标  题: 『妇女肖像』——(3)我们的牛太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Thu Jan  8 20:57:51 2004), 转信


黄昏,黄昏后。这正是Asian Restaurant(亚洲饭店)最热闹的时候,店里每张桌
子都有客人,收钱的小台湾忙得满头大汗,连嗓子都有点哑了。
    客人们大多数都是红毛绿眼的鬼子,谁也不懂茹毛饮血的他们,怎么会看上这
油烟熏人的地方,居然连带整个广场都热闹了起来。
    突然间.一阵音浪仰起,一个身影竟从后门直闯了进来。
    声涛拍桌,满堂骚动,唱歌的人却满面春风的坐上了前台。
一个黄胡子老鬼正待发作,抬头一看,突然怔住。
前台只有一个人,一个女人。
    一个穿着衣服的女人,蜡黄的皮肤,干枯的短发,疲倦的皱纹。
    这本是个任何东方男人一看见她就会联想到下岗再就业、西方男人联想到唐人
街的女人,但现在却快活得像个公主坐在前台。
    前台不高,她却前摇左摆的坐在上面,表情却无辜得像是前台在晃。她没有像
《泰坦尼克》里的罗斯叫起来,只不过因为她的嘴忙着唱去了。
    ……
呵呵,古龙了一把,这么熟了,正儿八经的我写不起来。
对了,你若住在本市,又稍有点常识的话,必然已经猜到这是我们的牛太了。
提起这位老板娘,通常会有这么一段对话:
“今天我去广场吃饭了。”
我:“噢。”
“你们牛太——”
我:“?”
“真牛啊!!!!”
我:“!!!”
……牛太么,自然自然。
聪明的小朋友这时候一定要问:“为什么要说‘你们’呢?”
呵呵,因为牛太是我的房东呀!

转眼住在这第二年了,和牛太一家早已从陌生到熟悉。但是这位活泼的老板娘仍然
时时给我带来惊讶。
第一次见她是两年半前,春节的时候。当时住她家的一个女孩是我师姐,邀了大家
到她家过节去。同学都无比雀跃的说,啊,有没有牛太的汤喝啊?
那天果然吃得不错,中午有四种馅的饺子(含虾仁),下午吃海鲜火锅,各种平时
都舍不得、买不到的好东西全一咕脑往汤里下。当时我那个心疼啊,恨不得背上长
出驼峰来,用一个月慢慢消化。
那次聚会对牛太倒没有太深印象——一个保养不佳的广东移民。后来听师姐说东西
都是牛太买的,她们要给钱,牛太不收,说反正请的都是中国人。
我说,“你房东不错啊!”
师姐乘机说:“是啊,那你要多光顾她的店啊!”
很惭愧的,我至今没拿生意给牛太做过——她的西式快餐,实在让我翻胃。

然而,回到家,她做的就大不一样了。广东人嘛,喜欢煲汤。清补凉啦,老火汤啦
,乌骨鸡啦,葛汤啦,甚至参啦,鳖啦……我要从周四开始吃斋才能在周末挺住体
重,不容易啊……
当然周围的同学嫉妒死了:凭什么你的房费那么便宜还每星期这么大吃一次?家具
也不买了,连餐具都现成!你是不是连菜油钱都省了?
我……不是故意的……住进来前也不知道这么好啊。
凭什么呢?还是凭房东念着大家都是中国人吧。

影响里特别深的一次是吃饭间牛太说到下乡的事来。
牛太普通话不好,又常常词不达意,我都没想到她还读过高中——原来她和我父母
一样也是老三届呢!
那天喝着汤,突然她说“看着你们的样子,就像我下乡的时候……”
“那时候整天肚皮饿啊,有次过那些农民家,突然闻到猪肉的香气,啊啊啊……我
那个口水啊……咝咝嘶,拼命咽下去。我就想啊,以后自己只要吃得饱,就要让周
围的人吃好。”
当时我很惭愧。以前只知道感动于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从来没在“劳动人民”身上挖掘过这种闪光点。

牛太真是地地道道的劳动人民。虽然薄有房产——出租民用住房四间于我和室友两
人,手下也雇了个把移民过来找不到工作的工程师、副教授之类,但是每天早出晚
归,劳累程度实在不下你我——期末的时候。
她早上8:30出门去一家服装店做缝纫工,中午离开,到餐馆去帮手,过了高峰期
,再回去干到下午5点左右,然后又到餐馆,客走收摊,10点后才能回来。每晚归
家,牛先生——大厨兼老板,已经累得不想说话,非要泡泡澡;牛太呢,马上开始
做点简单的晚饭,因为牛先生一闻到饭店的那种味道就什么都吃不下了。
如此周而复始,只有周日一天休息——但是还要做帐和打扫餐馆。
不过每逢周日,牛太都是喜洋洋的——儿子要回来了嘛!
儿子——这就是她和老公这么辛苦的压力和动力,他们的骄傲和“盼头”。
房东哥哥还是挺争气的,在最好的医学院学医,每周回家一次。和父母一样,对我
们这些穷学生好得近乎施舍,他的小破车总是装满了各种惹口水的东西。有时候一
看到我就坏笑,那就说明一定有我爱吃的来了!
记得刚住进来时,师姐问我是否习惯。我说不知和房东怎么交往,他们吃饭说粤语
,我又听不懂。她说你跟她谈她儿子啊,你一问“牛仔”牛太话就来了……果然屡
试不爽。最搞笑是牛太对儿子的专业始终不满意——她怕他毕不了业,医学院嘛,
总是每年要踢人的。
“我就是搞不懂,看个病还要学九年。学的物理都讲到火箭上天喽!”
“人家问我‘牛太,你儿子工作了吧?’我都不好意思回答。说他留级我又不情愿
,说他是学医,万一明年被踢出来,我以后怎么讲?”
于是我和室友一起献谄:“麦克这么聪明,不会拉!”或者“现在苦点,以后给牛
太在西海岸买大房子住啊。作医生好多钱呀!”
“那你们为什么不学?”
有时候实在受不了她这种功利的思维方式,我也唱反调,“个人兴趣总要尊重呀。

牛太听得几乎喷饭:“中国人读书要兴趣?!你喜欢你的功课?”
不待我分辩,她又说:“还不是看大家抢什么我们就抢什么,要不然出国干什么啊
?”
我语噎。

牛太之所以牛,一来是因为她逻辑诡异,明明满口胡言,我们却不知如何反驳;二
来她声音奇特:我总怀疑她可以唱个高音什么的,有时甚至觉得听她说话我耳朵疼
。心情好的时候,她还喜欢唱两句,一律没有歌词,只有调子,有次听到居然是《
洪湖水浪打浪》。正是这个缘故,来我家玩的中国人都对这位老板娘仰慕不已。
然而乐观不仅仅是种天性,更是一种面对坎坷的勇气,一种磨练后的豁达。
牛太一家的足迹从广东台山到香港,从旧金山到多伦多……到底到过多少城市,也
许他们自己都忘了。如牛太所言,他们并不是怀着怎么伟大的理想,无非“大家抢
的我们也要”,但是其间的艰辛却是无法回避的,即使几十年后,一切稳定下来的
现在。
牛先生不会说英文,一切对外事务都要牛太负责,但是她也没正式学过。于是常常
有些大大小小的麻烦。有一次我去她那拿东西,亲见一个十多岁的小老外刁难她,
越看她听不明白,要求越发古怪,故意舌头打着弯说话。牛太一脸的茫然无措像个
小孩,我不由看得心酸。将心比心,是我的母亲,我舍得她五十岁还受这种气么?
可是回家,牛太仿佛忘了这事,反而开心的告诉我们,今天拿了好多小费——其实
我知道,是那孩子的父亲看到觉得过意不去给的。牛先生也知道,但是他还是笑了
;牛仔不知道,他也笑了。
过了一会,我也笑了。也许有一天,我也能如牛太一般健忘,一般爱笑,爱高声歌
唱。

我们的牛太,果然是很牛的!

--

为何你总笑个没够
为何我总要追求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68.46.]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