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34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妇女肖像』——(2)戴西小姐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liquer] , 2004年01月07日19:26:59
liqu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liquer (咣咣珰), 信区: Prose
标  题: 『妇女肖像』——(2)戴西小姐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Wed Jan  7 19:27:26 2004), 转信



戴西其实不是她的名字,这样叫她,是因为看过《给戴西小姐开车》的缘故,印象
里,单身的老女人都是有点偏执古怪的。
她是我们唯一的邻居——隔着停车场。两家各面对着一条街;她那边是大街,我搭
公车、去超市都要经过窗前——也只有我一人会徒步经过。
她每天坐在客厅里,门锁着,窗帘拉一半,白天还开着灯,电视机的图象花白一片
,有时候过路我会侧头看看——一个臃肿的白发老女人盖着毯子坐在椅子上,侧身
对着我,有时抱着只肥硕的黑猫,无限寂寞的样子。这个情景我几乎每天见到,从
未改变,不免赶路途中用千分之一秒叹息一声。

公车站和家之间有个Price Chopper(北美连锁超市),因为近,通常三天就买一
次东西。
去年夏天某日,付帐时看到前面一个胖老太太只拿了一半东西,费劲的往外挪,正
想叫住她,出纳一笑说,没事,她总是提几次的,愣了愣,叹息了十分之一秒——
我们这个城市是附近大都市所谓的“垃圾站”——残疾人,老人,精神病人都安置
在这居住。虽然风景秀丽,可街道上艰难移动的行人难免让人沮丧。
出了超市看见她还在那吃力的走着,佝偻着背,阳光下,一身肥肉好像要化了,忍
不住赶过去问了句:
“需要我帮忙吗?”
“啊——谢谢”,她很慢才会过意来,声音干涩的说。
我跑回超市拎出她的两袋食物,和自己的一起放在推车上。
“你住哪?”我猜想就是对面的老年公寓。
她指了指公寓旁的小房子,啊,她就是我天天看到的那位老太太,我根本没想过她
还能走出来。
我打算把推车推到她家,车留那,自己的东西拎回家去。超市有人专门收车的。
快过马路时,她突然站住,说:
“你不可以把车推出去。”
“有人收……”
“$◎%…^*”
“晚上有人收。”
“%&*%^%”
我居然听不懂她说什么,不知是口音,还是太老。
最后我妥协:“我待会推回来”。
于是她肯移动了。
仿佛有点不肯接受我的帮助似的,一开始提的那袋食品还固执的抓在手上没放进车
里。我也懒得理了。
过了街就是她家,我还是想偷懒,决定放下她的东西,接着推回家,把车停门口。
可是——
“你把东西放我门口,先送车回去。”
“我先回家……”
“$%&^%..it’s good for you(这是为你好).”老太太一脸严肃的坚持着,我心
里早气得像泉水冒泡——没境界谁让我学雷锋的嘛。
就这么衰,拧不过她,我只好顶着大太阳又把车推回去了;回来的时候,她的门已
经关了,只剩我的东西傻乎乎地在门口候着。过她的窗户我没抬头,感觉有双眼睛
看着我——检查推车送回去没。
以后我还是天天从门口过,看到她的黑猫在室外会“咳咳~“吓唬一下;偏生那猫
跟主人一样另类,不但不跑,还瞪圆眼睛看着我,没辙,我暗骂了一声“靠!”。


2001年9月11日,我在图书馆查到封朋友不知所云的email,说什么东西倒了,接下
去不知还会怎么样。我想那玩意不是离你远着么,于是轻快的安慰道:接下来你该
别上bbs回家吃饭了。然后我也回家了。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路过戴西的楼前,突然听见有人说话——是叫我么?停下看看。那扇窗打开了,窗
帘也完全拉起,屋子的主人面对着我。
我吓了一跳——她那张脸简直不成样子——双眼红肿,浑浊的眼珠泡在眼泪里,没
焦距似的望着我:
“你知道吗?%$#@#他们%[email protected]今天$#@#$^劫持……飞机,炸了%$#$%,死了……”
我整个晕啊,什么跟什么嘛。
“进来,新闻。”
她一步步挪到门口,开了那扇仿佛永远紧闭的大门。
一股久不通风的气味扑过来,合着熏鱼罐头的味道,我几乎窒息。
房子陈设很旧了,也不大干净,地毯上还有类似咖啡的污渍。一个吉他挂在墙上落
满了灰,还结着蛛网——只有老房子才会有虫。
我突然有个发现:她的电视机旁有个穿衣镜正对着窗户,斜对着她坐的椅子。也就
是说,每次从她门外过,我的一举一动她都能全看到眼里,而我只见到她的1/4侧
影。虽然是我“偷窥”,却有种被监视的感觉,特别想到我吓过她的猫……
但很快我的注意力就被电视吸引了——先是一群人在哭诉,接着反复播放大楼被撞
的镜头,然后消防队,记者……
坦率说我一点都不悲伤,青天白日的,让我相信一个悲剧正在发生很难。可是这老
太太哭得太厉害了,我觉得不表示一下难过有点对不起人。
“这真是……难于置信……悲剧……天哪……”
就像玩了一周末突然来个surprising test(随堂测验),我挖空心思也不知怎么
填满交卷。
幸而她对我还算是满意,临走居然说了句谢谢。
接下来几天她都开着窗坐在那,仿佛专等我似的,一看到我就要说几句关于“9.
11”的新闻。死了多少人啊,布什讲话啊,拉登啊……我特别不想和她说这些,一
来搞不清她什么立场——我不太愿意和外国人讨论这种问题;二来她说什么我实在
听不大明白,这多少有点打击我的自信。不过我们还是渐渐这样聊上了,甚至知道
她的黑猫叫汤姆。在窗口望我仿佛成了她的一种习惯,有时候我赶时间,打个招呼
就走;下次再见到我,她就不主动说话了,很骄傲的样子。
后来超市把通公车站的楼梯封了,我便很少走这边。不用再想着窗帘后是否有人在
偷偷看我,心里居然轻松不少。自然很快就不再想起她了。

一次,去个朋友家玩。她妈妈是这条街的万事通,谁干嘛、有几个小孩、搬来多久
都知道。我突然想到问起戴西来——一直有点奇怪她怎么一个人住着,又不像本地
人的样子。
“戴西啊,跟着未婚夫从魁北克(加拿大的法语省)来的,几十年了。可是刚来不
久,正要结婚,那可怜的人,就出车祸死了……她一直在J&P的养老院做事——就
是那家说法语的。几年前就不做了。你怎么认识她?戴西不会说英语啊?”
“她会吧,我们是说英语啊,可是口音有点怪……” 
“不,她退休之前还不会,我肯定。她一直不太和我们交往的。不过,是个好心人
啊,没有孩子,可是每年都捐很多钱给学校、社区。”
……

回来不久,我特意从她窗口过了一次。她又在看电视。
我突然醒悟:她就是这样学会英语的吧。这个自闭的老人,生活了这么多年,只在
过去的语言中生活,老了反而关在屋里学会了。
我不敢想象她失去未婚夫后的岁月……她为什么不回家乡?是不是那突如其来的打
击使她到老都不能把自己从屋里释放出来?几十年的青春就这样过去了么?
这和我心目中洒脱的西方女人多么不同啊……
“嗨,你好!”我敲敲窗。
她看到我有些高兴的样子,打开窗。
“你看——”她指着雪地。
洁白的地上有圈小动物的爪子印。
“这是什么?”
“$&^&*.它每年都来呢!小东西……”
“哦哦哦。”我又晕了。
“来。”她递给我几片饼干。
我一开始以为叫我吃,过了几秒才想到是让我放在雪地上。
“它晚上会自己来吃呢。”戴西居然笑了起来,一张老脸皱成一团,我看到她的牙
没了。
唉……如果到了三毛笔下,会不会又是个《一个陌生人的死》那样的故事?谁都不
希望有个老去的孤独的邻居整日消耗我们有限的同情吧?
然而,我又开始走那条老路了,偶尔的,隔着窗打声招呼。

今年落雪前发生了件好玩的事——那个“小东西”夜里跑到我窗口来了。原来是只
小浣熊。我特意拍了它的照片给戴西看。戴西居然从公众图书馆借出本法文的介绍
饲养动物的书,讲给我听。上面写着浣熊是种温顺的夜间来访者,什么都吃,对人
类友好。但是分不清手指和食物,所以不要有手喂它;应该装在碟子里。如果吃不
完,它不介意和其他动物分享……我们说着说着笑起来,我发现我越来越能听懂她
的语言了。
于是我们正式收养了这只小浣熊,每天傍晚放些食物在戴西门前。现在是晚饭时间
,也许它马上就要来了。


--

为何你总笑个没够
为何我总要追求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68.46.]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