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166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打烂仗的·(四)罗二和红包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denovo] , 2004年01月30日12:40:11
denovo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denovo (茶包-我是不是又该换ID了), 信区: Prose
标  题: 打烂仗的·(四)罗二和红包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Fri Jan 30 12:40:11 2004) WWW-POST

(四)罗二和红包

罗二的火车也晚了一天,到朱家镇是中午时分。一年多不回来,朱家镇还是老样子,到码
头的公路还是尘土飞扬,路上有群人闹哄哄地围成一团。罗二打小不爱看热闹,这时更没
什么心思,再说得赶紧跑两步才能赶上一点钟那班船呢。

码头上仍然有堆积如山的袋装尿素,好久没闻到这刺鼻的味道了,罗二呛得咳了两声。早
晨起了大雾,江面上一直封渡,罗二到的时候才刚开渡,乱哄哄的人潮挤着他往船上去。
冬天枯水,趸船快停到了江心,一节节满是泥土的木头跳板远远从码头接过去,照例是窄
窄的只容一个人走过。罗二前面的一家子穿得光鲜,大约是从城里回乡下老家过年的,一
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摆着双手,颤颤地走上晃悠悠的跳板,后面的妈妈伸着双手,虚扶在她
两边,生怕她一个不小心失了脚。

罗二已经长得很高了,一步踏下去,那跳板就拼命地晃,前面的孩子惊叫起来。她妈妈恼
怒地回头看了一眼,罗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尽量放轻了脚步。忽然后面有人喊“借个光
借个光!有急事!”人群忽然乱起来,罗二背后传来一股推搡的力气,他猝不及防打了个
趔趄,脚下的跳板歪了一歪,就听见前面一声尖叫,那小孩子斜着跌了出去。她妈妈自己
也晃了两下才站稳,没来得及拉住孩子,小孩直掉进跳板旁边的防护网里。那网子大概很
久没有检查过了,松了一个角,居然吃不住小孩的重量,垮了下去,小孩兜着网子扑通一
声落到水里,啊了一声,呛了一大口水。

罗二也顾不得把胶鞋脱了就跳下水去,冬天的江水冰冷刺骨,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幸好水
不深,只漫到他胸口,虽然底下都是淤泥,摇晃了两下也就站住了,连忙抱起孩子递给上
面的人。他自己抓着跳板想攀上来,却觉得两只胳膊软软的使不上力气,身子一歪,趴在
了跳板上。

罗二恍惚觉得人中疼得要命,慢慢睁开眼,旁边的人叫起来:“好了好了,醒了!”一个
老头子的声音说:“没什么大事,就是太虚弱了。”罗二觉得浑身冰凉,没力气答话,忍
不住蜷起身子,止不住地发抖,心里只觉得要有一碗热汤喝可该多好。这时他才意识到自
己已经快两天没有吃饭了,火车上的饭盒最便宜也要三块钱,零食他更不敢问津,琢磨着
就是一天,忍忍也就过去了,没想到火车晚了这么久。

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唉,都怪那个人非要挤到前面赶船,不然我家小美也不会掉下去。
真是难为这个小伙子了。”老头子接道:“倒也怪不得他心急,救人如救火的事情,人还
昏着,不赶回去叫家里人拿钱,医院不肯治。再说去四明场八队,过了河还要走五六里路
那。”

四明场八队?罗二的神智突然清醒了许多,这不是他家所在的大队么?他撑着坐起来问:
“四明场八队谁出事情了?”

面前的老头子只穿了件旧得看不出颜色的毛衣,抱着胳膊说:“不认得,反正是九里坡那
头哪家的娃,出去打烂仗的,唉,背时啊,好不容易回来过个年,路上就被车子撞了。撞
人的车子一下就跑了,躺在那半天没人理,还好有同个大队的人碰到,帮着送到镇卫生所
了。”罗二听得打烂仗几个字,心头又是一紧,挣扎着爬起来,把件棉袄包在身上就往镇
上跑,那老头在后面喊:“小伙子我的棉袄!”罗二解下棉袄朝后扔过去,禁不住又打了
个哆嗦,可是心里着急,倒象有了不少力气,一路小跑到卫生所去。

卫生所只得巴掌大一个门脸,两层小楼,十多号人。春节前放假,就只有一个值班医生和
一个护士在,整个楼冷清清的。进门左手面的走廊上装着个塑料框子,里面微弱的红色灯
光闪着“急诊”两个字,罗二冲进去,看见罗大躺在一张病床上。罗大露出个惊喜的笑容
:“二娃,你咋这么快就来了?”

罗二见他醒着,放下了一半的心,突然觉得浑身虚脱,眼前白花花一片。他慢慢地扶着墙
壁坐下,说:“我今天也是刚到,幸好路上听到人家说起。大哥,你怎么样了,什么地方
不舒服?”罗大皱了皱眉说:“我没啥大事,就是腿有点痛,头有点昏,过一会就好了。
你的衣服怎么都是湿的?”罗二摇头说:“我不要紧,不小心滑了一下。医生给你看没有
?”罗大说:“刚才医生来了一下,说刘三送我过来的,他回去找你们拿钱来看,其实不
消看了,真的没啥事情。”罗二急道:“咋能不看呢?说不定是骨折,你刚才晕过去了,
头昏也要检查一下才要得,医生怎么这么不负责任。”

一个年轻女护士探头进来,涂着鲜艳口红的嘴唇一翻一翻地说:“你是他家人?”罗二连
忙点头说:“我是他弟弟。医生,你可不可以先给他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有没有骨折,头
上有没有什么要紧……”护士打断他说:“先挂个号,五角钱挂号费。”罗二惊讶道:“
我听说急诊是先看病后挂号的。”护士有些不耐烦:“他人都醒了,死不了,不算急诊,
先挂号才能检查。”罗二有点急:“被车子撞了还不算急诊,你们医生都干什么的啊?”
护士瞪了他一眼,把头缩回去,噔噔地走开了。

罗二还待要冲出去理论,罗大拉住他衣服说:“二娃,我真的没事,不要看了,你扶我去
上个厕所,我们回家养养就好了。”罗二叹口气说:“那怎么行?”从口袋里摸出一堆票
子来,数了半天,为难地说:“大哥,我只有四角钱准备买船票的,你身上带钱没得。”
罗大连连摇头:“我都说了不要看了,还挂啥号,快点扶我起来,我想上厕所了。”罗二
只得扶起他说:“你上完厕所,我去求求这个护士,看能不能先欠着一角钱……”

罗大右边小腿肿了老大,左腿倒还能行动,罗二帮着他上厕所,看见罗大厚厚的裤腰,心
里就有了底。“大哥,你带钱回来了,先给我一点去挂个号。”罗大还是摇头:“不行,
这个钱是留给你读书用的,千万动不得。”罗二急得团团转:“大哥,你身体比我读书要
紧多了,万一有点什么,可是一辈子的事情啊!”罗大没答话,起身时不小心碰了一下右
腿,啊地叫了一声。罗二接着说:“你看看,你这个腿可能真的骨折了,不医好这条腿以
后就不能用了。”罗大头上痛得出了汗,勉强笑着说:“乱说,哪里就骨折了。再说骨折
了也会自己长回去的,干吗非要医?”

罗二见说不通,只好先把他扶到床上躺下,见他累得闭了眼,猛地扯开他的裤腰,使劲撕
他缝钱的布口袋,罗大缝得结实,一时怎么也撕不开。罗大一把捂住,啊啊地喊起来:“
二娃,你这是干啥?”罗二也不说话,使劲掰开他的手,啪地一声,线终于断了,罗二一
把把钱全抓起来,揣在自己口袋里。罗大拖住他的袖子说:“二娃,钱给我,我回去让妈
给你缝衣服上带到学校去,你明年的学费全靠它了!”罗二咬咬牙,使劲甩脱他的手,大
声说:“大哥,这次我不听你的了,你不要生气!”别过头,顿了一顿,冲出门去。罗大
想跳起来追,右腿一阵剧痛,又是满头大汗,只得躺下。

当班的中年男医生终于来检查了一下,说是骨折了,但X光医师要初二才当班,让他们初
二再来。罗大高高兴兴地喊:“二娃,我们先回去吧,你读大学难得回来,妈挂记得很呢
。”医生听罗二在读大学,脸色一下子和悦起来。罗二知道大哥回了家肯定不肯再来医院
,憋了一会,说:“医生你看能不能找到照X光的人,今天先给照个片子,这个腿万一弄
不好,一辈子可都跛了。”他从没求过人,这句话说得跟蚊子声音一样大,脸早红了个透
。医生看他情急,也有点心软,告诉了他那个人住处,叫他上门去找找看。

跑来跑去,罗二湿答答的衣服倒是半干了,却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打喷嚏。做X光的医生是
个好说话的,看见罗二斯斯文文的一个孩子,急匆匆找上门来求情,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事
情,就去了医院帮他们照片子洗片子。当班医生背后悄悄跟罗二说:“人家休假还这么帮
你,你也要有点表示才对。”见罗二傻傻地不明白,又添上一句:“要过年了,多少给个
红包啊。”罗二嗫嚅道:“这个……不太好吧?”当班医生叹气:“小伙子读书不错,人
情世故却不通。”

罗二等在暗房外面,心里感激,咬咬牙,从兜里抽出一张票子,想一想,又抽了一张。X
光医师从暗房出来,罗二把手背在身后,迎上前叫了声:“医生……”就说不出话来了。
X光医师以为他急着看片子,就指给他看:“腓骨这里骨折了,还有两块碎骨头在里面,
必须开刀取出来才行。”罗二答应了,背后的手紧紧捏着那两张钞票,一时不知道如何是
好。医生看他犹犹豫豫的,说:“还有什么问题么?”罗二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顿了
顿脚,猛地把钞票塞到他手里,转身就跑。

医生楞了一下,连忙追上他说:“小伙子,你这是干什么啊!”罗二羞得脸红到了耳根子
:“这么麻烦你,要过年了,就是……就是一点心意。”医生把钱塞回他兜里,说:“小
伙子,我帮你又不是要你的钱,看你们兄弟两个也不容易,开刀还要用钱呢,其他的你留
着好好读书吧。”罗二摸着兜里的钱,不敢看他,嗫嚅道:“开刀要多少钱呢?”医生说
:“这个不算大手术,几百块钱就可以了。”罗二揣在兜里的手一下子僵住了,这里总共
可有几百块钱?

医生迟疑了一下,又说:“你是读书人,不懂这些门道,我悄悄跟你说,开刀的大夫可能
会说比较忙,要拖几天,你得去给他递个红包,不然拖的时间长了,你哥哥的腿恐怕会长
得不好。”

罗二站在开刀大夫的门口,捏着兜里刚买来的红包,两手汗津津的。方才那女人的胖脸还
在眼前晃荡,大概是医生夫人吧。罗二敲开门,刚刚说了句:“请问张大夫在不在?”那
女人就气恼地喊了声:“不在!烦死人了,要看病过了年再来!”砰地一声摔上了门。罗
二气得发抖,两手握得紧紧的,短短的指甲都掐进了肉里。在门口站了一会,想着躺在医
院里的大哥,气消了许多,却止不住有些伤心。

他看着那扇门,抬了几次手都又放下了,难道再自己送上去给那个胖女人侮辱?他从来就
知道天道不公,可是他总相信,靠自己的努力一定能挣出一片天地,所以他有自己的尊严
,谁也侵犯不得。可这次,是自己巴巴地来受她羞辱,一次不够,还要再来么?还是递红
包这种令人不齿的事情。

冷风从楼道里吹进来,他又连着咳了几声,胸腔子都要咳出来了似的。果然是感冒了,他
头晕晕地想。可是感冒没什么,过几天就好了,大哥的腿却万万不能拖。他摸到兜里一根
粗粗的线,是方才从大哥缝钱的地方扯下来的,想起大哥说:“你的学费都靠它了。”突
然有仰头大嚎的冲动,为什么自己这么没有出息?已经19岁了,还要靠大哥打烂仗赚钱读
书?还不能赚钱给大哥治病?他知道一些打烂仗的事情,虽然大哥说得不多。相比之下,
自己送个红包,有什么辛苦的呢?可是——他不停地对自己说——那是自己劳动赚钱,不
求人施舍的啊。

他头越来越晕,满脑子都是大哥疼出来的汗水和挤出来的笑容。大哥的腿,一辈子的事情
。他忽然重重地向门拍了下去,到了门上,却变成了轻敲。门开了一条缝,那女人刚露出
半边脸,罗二已经攥着红包递了进去,笑着问:“请问张大夫在不在?”

开年是极好的天气,虽然有些冷,可是却难得地阳光普照。初三那天罗二的感冒已经差不
多好了,他借了个板车,推着罗大去镇上做了手术,罗妈和幺妹一定要跟着去,两兄弟拦
住了。过了初十,罗二才匆匆赶回学校,罗大打烂仗的钱做了手术,开了药,还剩了百来
块,罗二除了路费,一分都不肯要。回去的那天他就找到生活委员,填上了申请助学金的
表格,然后写信给家里:“大哥不用出去打烂仗了,我申请到学校的助学金,生活完全够
了。幺妹再等一段时间,我一定想法供你上中学。”罗大的腿养了三四个月,恢复得很好
,幺妹用歪歪扭扭的字给罗二写了一封信:“二哥,大哥的jiao可以下地了,全家都好,
不要dan心。”

(全文完)


后记

在2004的农历新年,我终于决定把这个旷日持久的坑给填上。这不是什么喜庆的贺岁作品
,但是:

——请允许我将这篇小文献给所有在新的一年里还要背井离乡的四川民工,献给他们的家
人和兄弟。尤其是我所见过的,认识的,交往过的那一些,文章里许多细节是他们的真实
经历。写的时候仍苦恨对他们的了解还是太少,希望以后会有所改善。

——也给GNC/kaworu,如果没有你,我不会想到写这篇东西,更不会坚持把它写完。不过
关于方言的问题,只能说声对不起了,方言写作太难,离家近十年,我自己也是心有余而
力不足。

——还要给我自己。坐在温暖的房间里,在键盘上敲敲字为民工抱不平,大概是世界上最
廉价的同情心了。我希望写完这篇小文的自己,在现实生活中遇上他们的时候,在捂鼻子
和皱眉头之前,先想一想他们是我们的同乡,是我们的兄弟,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却不如
我们幸运;想一想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努力地寻找机会,靠自己的双手生活。


--
蜘蛛深爱着蚂蚁,表达爱意的时候却遭到拒绝
蜘蛛大吼: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蚂蚁怯怯地说:俺妈说,成天在网上呆着的都不是好人。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56.145.]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