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50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打烂仗的·(二)罗二和女人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denovo] , 2004年01月30日12:38:35
denovo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denovo (茶包-我是不是又该换ID了), 信区: Prose
标  题: 打烂仗的·(二)罗二和女人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Fri Jan 30 12:38:35 2004) WWW-POST

(二)罗二和女人

罗大胡思乱想的时候,罗二也正坐在一列开往朱家镇的火车上。周围都是同校的同学,男
生女生笑闹着,很多人脱了鞋,踩在座位上打牌。罗二低着头,看见人家雪白的棉袜子,
不自觉地将自己的脚往里收了一收,坐得更端正了。

罗二对面的女生伸了个懒腰,把脚支出来,长长叹息了一声说:“还有多久啊,真是累死
人了,坐得脚都肿了。”旁边的女生笑着说:“还早呢,你不如起来走动走动。”两人笑
了一阵,歪七倒八地靠着,罗二心里一动,站起来走开,那女生老实不客气地将腿伸到他
座位上去。

罗二站在列车的接缝处,低头看自己没穿袜子的脚,隐隐地被胶鞋挤得生痛。先前车厢里
人多,倒不觉得冷,现在风从接缝里灌进来,一会儿就双脚冰凉,反觉不出痛了。幸好他
宿舍的同学都不是特别讲究的人,大家都是臭鞋臭袜,也没人计较他没袜子穿鞋,倒是他
的花布大裤头被当作新鲜玩意笑了一阵。那以后罗二都只在熄灯后回房间,摸着黑上床睡
觉,去洗澡也只挑澡堂快要关门的时候,匆匆冲上五分钟。

听见有女生的声音,罗二转过头,看见刚才坐对面的两个女生手拉手地走过来。她们看见
罗二,客气地打了个招呼:“我们也出来活动一下血脉。”罗二只点点头,被那虚饰的客
气刺得有些痛。但是那个客气的女生有双美丽的眼睛,看到那双眼睛,罗二不合时宜地想
起中学时老看着自己笑的花姑来。花姑跟这个女生是不能比的,她没有那么细致的皮肤,
优雅的举止,因为花姑跟罗二一样,是乡下人。好看的乡下人,也还是乡下人,多年后罗
二站在镜子前告诉自己,然后完全放弃了改变自己的愿望。

罗二想起刚上高中的那个初冬,他经过女生宿舍楼,看见楼外的青石板台子上坐着一个老
妈妈,旁边放了一个背篼。罗二知道那背篼里不是红苕就是米饼,再看见老妈妈灰白的头
发,满是皱纹的脸,就生出很亲切的心来。看见她坐在冰凉的洗衣台上,自己好象也觉得
有点冷,正要走过去,看见一个身影从楼里出来,正是花姑。

洗衣台在宿舍楼的西面,罗二走在南面,花姑没看见他,只直向那老妈妈走过去。老妈妈
见了花姑,从洗衣台上跳下来,笑说:“等了这么久,你可下来了。”花姑提起眼,四面
看了看,罗二慌忙躲到了楼侧面。花姑不见周围有人,说:“谁让你来的,我不是好好的
吗?”老妈妈说:“你爹担心你不够吃,让我送些红苕来。”花姑低声说:“我说过不要
红苕了,怎么吃?爹还让你带别的没?”老妈妈现出为难的神情来,说:“你爹煤矿效益
不好,这个月的工资还没发,你爷爷前两天毛病又犯了,给他买了两副药,现在没钱了,
不能给你拿来。”

花姑叹了口气,说:“你回去吧,以后没事不要经常来了。”老妈妈呵了呵手,看了看她
身后的宿舍楼,有些谦卑地问:“我可以不可以上去坐坐?先前我不知道你住哪里,还是
你同学好心帮我找的,也没谢人家。”花姑很快地摇头说:“不用了,你还怕知道的人不
够多?” 老妈妈叹了口气,背起背篼走了,身上补丁摞补丁,刺得罗二眼睛生疼。罗二
看着花姑又四下张望,然后上楼去了,想起自己在大哥不雅地抬脚时也曾这样张望过。

第二天罗二就听旁边坐的女生议论头天花姑的妈妈来找她,她连宿舍楼都不让她妈妈进,
怎样怎样。罗二高中是在县里上的,学校里隐隐分了等级,最高的是县城里的学生,都走
读,从来不参与住校学生的闲事,也很少和他们来往。其次是各乡镇的非农业户口学生,
也住校,但一般家境还算过得去,也不大看得上罗二这样彻底的农村学生。那议论的女生
住在花姑家附近的镇上,和花姑就比较熟悉些。

罗二看她说得眉飞色舞的样子,有些替花姑觉得不平。他平素是不大言语的人,这次忍不
住插了句:“说不定她有什么想法,你不知道呢。”那女生看他一眼,讥诮地笑起来:“
再怎样想,也不能这样嫌自己的妈妈给自己丢脸啊。狗还不嫌家贫呢。”罗二一时语塞,
那女生就滔滔不绝下去:“穷就穷,承认就是了,有什么怕别人看不起的?真是虚荣,大
冷天的让自己妈妈在石板上坐着。领困难补助,领了就去买新衣服穿,非要想跟城里人一
样,还不是自取其辱。城里人怎么了,我还看不上他们呢。”说了一梗脖子,作出骄傲的
姿态来。

罗二离了位子,到走廊上去,正看见花姑从那头过来。他这才留心看了花姑的衣裳,果然
是新的花外套,衬着花姑红红的脸。花姑见他看自己,也笑着望过来,罗二一时间有种很
复杂的心绪,拼命地扭开了头。

罗二站在火车的接缝处,好象站在从前的教学楼走廊上,风冷飕飕的。他看看自己的脚,
今年居然没有长冻疮,就是在北方上学的好处吧,到底屋里都有暖气。高中的时候,冬天
的屋子里冷得人直想跺脚,罗妈跟人讨了点棉花,替他纳了双棉鞋带来。那棉鞋暖和是暖
和,就是太过臃肿,当地土话里叫做“抱鸡婆”,罗二上课的时候从来不穿。除了棉鞋,
他就只有单层的胶鞋穿,一到冬天脚上生满了冻疮,痒得要命,在教室里还得忍住了不去
抓。有时冻疮裂了流血,自己还没觉得,晚上脱鞋的时候才发现粘住了,使劲拉开,血又
流出来。

他知道花姑脚上一定也生很多冻疮,因为她冬天时还是穿着那双黑色的单皮鞋。一个月的
困难补助只有十五块,她能买得起的衣裳鞋子总是有限。一想到花姑,他心里又乱乱的,
不知道什么味道,就和从前在教学楼走廊上一样,使劲地扭开了头。

扭开头就想起妈妈,大哥,和幺妹。妈妈又老了些没有,幺妹还等着自己毕业赚钱再回学
校读书,大哥出去打烂仗的钱全给自己交了学费和生活费。他也想出去打工做家教,可是
有许多讲标准普通话,成绩又好的城里孩子要“自力更生”,根本轮不上他。团支书来找
他,小心翼翼地问:“你要不要申请助学金?”他摇头:“不用了。”他努力读书,希望
能够上奖学金的标准,可是第一年下来,还是排在全班二十多名,离奖学金名额远而又远


想到大哥打烂仗的辛苦,自己实在太不中用,他喉咙翻滚,只觉得苦涩涩的。有什么脸面
去见家人呢,可是一年半了,他又实在抑制不住自己想看他们的愿望,还是买了半价的硬
座车票回来。

那两个女孩子又走动了回来,一路说着话。“早知道坐硬座这么累,还是咬咬牙买卧铺算
了。”另一个笑:“累是累点,可是有这么多同学一起,很好玩啊。”罗二苦笑:很好玩
啊。

--
蜘蛛深爱着蚂蚁,表达爱意的时候却遭到拒绝
蜘蛛大吼: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蚂蚁怯怯地说:俺妈说,成天在网上呆着的都不是好人。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56.145.]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