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975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打烂仗的·(一)罗大和火车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denovo] , 2004年01月30日12:35:15
denovo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denovo (茶包-我是不是又该换ID了), 信区: Prose
标  题: 打烂仗的·(一)罗大和火车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Fri Jan 30 12:35:15 2004) WWW-POST

楔子

插完了秧,也算过了一个农忙,罗二又回镇上学校里去了。罗妈给他装了一背篼红苕,够
一个月不回来吃饭的,还有几根年前存到现在的香肠,时不时的也能打个牙祭。男娃这个
岁数长得快,去年还拿不动东西,要罗大送,今年倒自己背着背篼走得飞快了。

罗二走了,又没多少农活,家里的伙食罗妈就不怎么挂心了。罗大端了碗蹲在门口吃饭,
罗妈在一边喂鸡,有一搭没一搭地问:“吃得可好?”罗大呆了一下,才说:“挺好的。
”罗妈叹气:“我晓得你年轻,好几天没沾油星子,怕是有点熬不住。家里又没啥肉了,
唉……”

罗大也不知道说啥,只管埋头刨饭。罗妈又说:“对了,我都忘了跟你说,山牙子那头崔
二娃子上个月回来了,那天他妈还跟我说,农忙过了叫你过去玩。” 崔老二是罗大从小
穿开裆裤满地头窜的朋友,前两年崔大伯过了世,崔老大小的时候就得白喉死了,家里就
剩了崔妈,老二和三妹。他家地不多,农闲的时候崔老二就跟人家出去打烂仗。罗大接道
:“对了,妈,反正没什么活做了,干脆我跟崔老二出去打烂仗算了。”

罗妈伸手过来拉住罗大的袖子:“家里又不是要饿死人的,去年打的谷子还剩下不少呢。
打烂仗那么丢人的事情,咋能去做。”

罗大不耐烦道:“妈,有啥丢人的,我又没弟弟脑子那么灵光,读书也读不通,出去打打
烂仗,挣点钱给弟弟读书也好啊。”

一提到读书的弟弟,罗妈就软了下来。罗二在镇中学读书,家里杀了两口猪才给他凑上学
费,他最近又长得快,裤腿都短了好大一截,也没钱做新的。“不过你弟弟连学校的补助
都不要,恐怕也不高兴你去打烂仗吧。”

罗大刨完了饭,抱着碗蹲在门口,眼光望向镇子的方向,只是几十里路,他又哪里望得穿
。“妈,那不一样。弟弟说人家可怜我们,给我们的钱不能要。我去打烂仗,那是靠自己
劳动挣钱,他怎么会不高兴?夏天他就要考高中了,高中的学费还要贵。”

罗妈往地上撒了几把碎米,招呼小鸡过来吃了,叹口气说:“家里就剩一口去年的猪了,
还要靠它过年。你弟弟考个师范最好,听人家说不消交学费,吃饭还有补助。而且三年读
完就可以出来工作,万一幺妹上了中学,他也可以供幺妹读书了。”

罗大严肃起来:“妈,弟弟脑壳好用,他想读什么,就让他读什么,莫因为家里没钱耽误
了他。”

罗妈不说话,靠在墙头看小鸡抢食。罗大转身回屋把碗一扔,大步穿过田埂,向崔家走去


(一)罗大和火车

罗大抱着编织袋坐在甲板上,江风还冷渗渗的,直吹到他布衫里面去。他脱下新解放胶鞋
,摸了摸脚后跟上打起的一个小水泡。罗大平时少穿鞋,偶尔出门才穿罗妈打的草鞋或者
做的布鞋,这次崔老二说在外面做工穿胶鞋不容易烂,叫他去供销社买一双。家里哪有那
闲钱呢,他准备多装几双布鞋上路,幺妹倒自己去镇上把鹅卖了,给他买了双胶鞋回来。
那鹅是幺妹养了几年的,每天上学就赶它到操场旁边吃东西,下学又带回来,鹅也是有灵
性的,颠颠地跟在幺妹后面跑,好看得很。

崔老二看了好笑:“罗大,你这双脚倒金贵得很,穿个胶鞋都打出泡来。”罗大不好意思
地笑笑:“你又不是不晓得,我没穿过嘛。”忽然听见吸鼻涕的声音,罗大抬起头来,正
好一个穿青袄子的女人从旁边走过,想是被风吹得鼻子发堵。女人头发梳得亮光光的,斜
眼看了罗大,皱了皱眉头,拿手捂住鼻子, 匆匆走进舱里去了。

罗大望着那女人两条腿一晃一晃地进了舱门,好半天才回头问崔老二:“他捂什么鼻子?
”崔老二笑笑说:“城里头的人嫌你脚臭,到人家家里做工时,记得不要脱鞋子。”

很多年以后,罗二还能记起大哥那天来学校找自己的模样。他跟罗大说,罗大就嘿嘿地笑
:“要不你能读书呢,什么都记那么清楚,我是早就忘了,好像你们学校还有好多小姑娘
,样子也不记得了。”

那天罗大穿着单布衫,解放鞋,肩上斜扛了根短扁担,把个大编织袋挂在背后,袋子上还
有着蓝色的模糊字样:尿素。罗大解开编织袋,从衣服包里掏出皱巴巴的十块钱来:“幺
妹卖了鹅,妈叫我顺路把钱给你送过来。”罗二把钱推回去:“你要出门,带点钱在身上
应急。”罗大把钱塞进罗二的兜里:“大哥有双手,走到哪里没饭吃。再说钱我都用了一
些了,你看我的新鞋。”说着把脚抬起来给罗二看。罗二四下看了几眼,来来往往的学生
没人注意到他俩,等他哥把脚放下来,才说:“那你吃过饭再走。”

罗大摇头说:“崔老二还等我呢。妈给我带了干粮,我路上吃就是。”说着在编织袋里摸
索着,抓出两个米饼子来给罗二看。罗二说:“大哥,跟你们说过不要把化肥袋子装吃的
。不健康。”罗大又嘿嘿笑:“我们做活的人,身子经得整,这也毒不死人。你读书又长
身体,自己多注意就是了。”

罗二坐在课室里,听着江上传来的汽笛声,突然有点恍惚,往门外看着,发现门边坐的花
姑娘在望着他笑。

罗大跟着崔老二在朱家镇下了船,忽然听见呜呜的长啸,吓了一跳。崔老二笑他:“火车
叫两声你都吓成这样,还是大老爷们不是。” 罗大平时不觉得,这时候才发现崔老二虽
然只比自己大两岁,知道的却多得多。他带着些敬畏说:“原来火车也跟轮船一样,要叫
的啊。”

“到火车站要多久?”罗大跟着崔老二的脚步问。“码头到车站有个两三里路吧,你不看
码头下来就有好多三轮,都是专门跑这一路的。”正说着听见叮叮的铃声,一辆三轮从他
们身旁经过,挂着有彩条的塑料帘子,露出女人梳得亮光光的头。罗大认得那女人是船上
嫌自己臭的那个,不由有点惭愧,女人也看见他盯着自己,哼了一声,把帘子摔了下来。

终于到了三轮成排的一个门口,崔老二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罗大喊:“二娃,这里不是
车站吗?”崔老二头也不回地回答:“是,我们不走车站进去。”罗大搔了搔头,崔老二
又解释说:“从车站走要卖票,贵得咬人,前面有个地方可以进去。”罗大明白过来,答
应了声:“也好,那我就只欠你一张船票。”

罗大第一次坐的是列货车。其实他坐客车的次数并不多,几乎都是在春运的时候,其中还
有好几次是春节加开的闷罐车,也是货车临时改的。车厢里没座位,或者只边上有两列长
条凳,很不容易抢到。他倒是不在乎坐地上,不过能坐在地上也是难得的福气,人太多时
只能站着,自己的前胸贴着别人的后背,车厢里弥漫着体味。

罗大觉不出体味,但偶尔能看见一些买不到票的城里人来坐闷罐车,看得出他们在努力地
忍受异味,但又不想太明显,免得罗大不高兴。这个时候罗大就觉得挺感动,又有点歉疚
,所以他总是努力地给那些可怜的城里人多让些位置出来,也努力地忍着不脱自己的胶鞋
。有一回他觉得自己似乎看见了那个头发油光光的女人,也是两条腿一晃一晃地走到车门
口,费力地爬上来。他忍不住伸手去拉她,那女人抬头看了一眼,一点也没认出他来,只
甩开了手不理他。

真正的有一排一排座位和小桌子的火车罗大只坐过两次。那种火车上还有厕所,是逃票的
好地方。只不过要走到厕所跟前也不容易,过道里都挤得满满的,常常看见脸憋得通红的
小姑娘费劲地在人群中挤过去,总也挤不到跟前,急得都快要哭出来,罗大就想起家里的
幺妹,怪替她们心疼。

罗大坐第二次的时候已经知道各节车厢的拥挤程度是不同的,如果自己在的车厢太挤,就
想法到别的里面去。他挤起来自然比小姑娘要容易许多,终于找到一个人不多的过道,过
道对面的车厢里甚至传来新鲜空气的味道。罗大深深吸了一口,正要再往前走,两个高高
的男孩拦住了他:“前面不能过。”

罗大看那两个男孩都斯斯文文的,跟罗二有点象,觉出些亲切来,就笑着说:“怎么不能
过呢?有地方大家用嘛。”他站在两节车厢的交接处,火车忽然减了减速,他抖了个踉跄
,伸手抓住旁边的接缝。那两个男孩拿手把着通道说:“这几节车厢都是学生票,你们民
工有自己的车厢。”

这声音真象罗二的,罗大楞了一楞,不知道怎么回答。穿过那两个男孩的手往车厢里望去
,有衣裳光鲜的男孩女孩走来走去,嘻嘻哈哈地说笑。有人喊:“钓主!拖拉机钓!”然
后许多人轰地笑起来,乱麻麻地喊着:“我靠!你太阴险了!”然后有个人喊起来:“老
三,大麻,要不要换人啊?”罗大面前的一个男孩回过头去:“靠,光知道说,你们倒是
过来啊!”

车厢里过来另两个男生,还有个女孩子,手里拿着橙子,脸红扑扑的,递给罗大面前的男
孩:“辛苦了辛苦了,快回去接牌局。要不是你们看着这里,咱们也要被那些民工挤死了
。”那男孩接过来,分了半个橙子给同伴,笑着说:“我们这班还算好的,上午刘朋那班
差点跟民工打起来。”

罗大觉得自己眼花,那男孩真是长得象罗二。他慢慢地抓着自己的编织袋,往拥挤的车厢
里走去。

罗大走回塞满人的“民工车厢”里,一点点往前挤,不时弯下腰看看,终于寻到一条椅子
下面空着。他舒了口气,把编织袋塞进椅子下面,自己再慢慢地蹭了进去。这个时候他出
门打烂仗也有五年了,汗臭,粪臭,死老鼠,阴沟,对他都不是什么新鲜东西。但钻进椅
子下面,他还是闻出一股异味来。他艰难地转侧着身子,发现身旁一团软软烂烂的东西,
看了看,决定不理它。还有一天才到朱家镇那站,罗大枕着编织袋, 蜷起腿,准备睡一
觉。

他从来是沾枕头就着的人,今天却怎么都睡不着,自己也觉得奇怪。没法子,只好睁开眼
睛,看着外面密密麻麻的腿,各色各样的鞋,还有地上的瓜子壳烟头橘子皮。今年罗二不
知道会不会回家过年?他上大学也有一年多了,写过几封信回来,头一年春节幺妹曾经念
给罗大听:“妈妈,大哥,幺妹,我一切都好,你们不用担心。火车票太贵,我今年不回
来过年了,正好在学校多赶赶功课,同学都很聪明,我怕跟不上。听说学校会请留在这里
过年的学生吃年夜饭,肯定有油有肉。你们要注意身体,不要老用化肥袋子装吃的。等我
毕业赚到了钱,就让幺妹回学校读书。”

罗二去了那么远地方上学,家里也不能再给他带红苕,不知道吃苦了没有?个子又长高了
没有?今年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回来呢?


--






※ 修改:.denovo 于 Jan 30 12:36:19 修改本文.[FROM: 156.145.]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56.145.]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