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39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拉斯维加斯的雪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ealc] , 2004年01月11日02:11:56
eal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ealc (阿牛), 信区: Prose
标  题: 拉斯维加斯的雪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Sun Jan 11 02:11:56 2004) WWW-POST

在拉斯维加斯,霓虹闪耀处,雪,翩然而至。
已是午夜,从Rio的赌场出来,最初飘落的是雨。凝雨为雪,当出租车驶入LasVegas大街
之时,拂于车窗的,已然是白色的精灵了。困倦的司机说这是95年以来拉城的第一场雪。
于是,车停在酒店后,决定看一看当灯红酒绿的拉城蒙上白色面纱之后,是否依然浓艳如
初。
拉斯维加斯给人的第一印象,无疑是惊艳。从加州到拉斯维加斯一路尽是荒漠,唯一的绿
色是一种叫做骆驼草的植物。那不是一种能让人眼前一亮的绿,在绿意被黄土所暗淡之后
,泛灰的绿色述说的只是自己的苍老和无奈,于是骆驼草的存在,似乎仅仅为内华达沙漠
的伟岸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注脚。车渐行天渐暗,纵然司机们将油门踩得很大,成行的车
灯被置于无垠空间之中,所给人的感觉,就是在蠕动。后方的车从黑暗中来,前方的车向
黑暗中去,当四轮动物成为黑暗中唯一的生命之时,不免会对黑色之彼岸的力量充满了敬
畏和幻想。这时候在黑暗的尽头处突然灯光闪亮,并从细小的亮点迅速放大,放大,放大
成姿态各异的靓丽建筑,已经适应了黄黑两色的眼睛猛然遭遇斑斓色彩,脑子在怀疑是否
看到海市蜃楼的同时,嘴巴已不自觉地长大“啊!” ……拉斯维加斯,到了。
沙漠中的城市,自然一切源于人功。无论夜空中的色彩给人以怎样的晕眩,总让人觉得远
离自己的生命。虽信美而非自然兮,何曾足以少留。据说拉城的白天就像忙碌一天后卸妆
的女郎,死气沉沉毫无光彩。拉城的美丽在于夜景,一种在极力装扮后加以黑暗的衬托方
才显现的夜景,一种非人头攒动不足以撼人的夜景。我是一个喜欢深夜赏景之人,夜间的
景色,动人之处恰在于无人。午夜时分的西湖,从柳浪闻莺到平湖秋月,都留下过我年少
轻狂的身影。与一二友人,静对无声西子,何必有莺,又何须有月,谧然于心,自以动人
。拉城的夜景,聚集在Las Vegas大街上,从海上女神的艳舞,人造火山的喷发,到音乐
喷泉的奏乐,无处不见人熙熙而来,攘攘而往。跻身其中,便会不自觉地急速融入人流,
因为在热闹的街头,旁观意味着被遗弃,在众人狂呼的喧闹的彩色的夜晚中,如若不能分
享别人的喜悦,无疑是空落的。在拉斯维加斯,独行是可耻的,是恐惧的,是与美不相干
的。
然而人流中的我,却不再属于自己。女郎扭动腰肢时,众人尖叫,我亦尖叫;烈焰燃于火
山时,众人狂嚎,我亦狂嚎。景色固然绚丽,却并不震慑,如若独自观之,断不至于惊叹
,然而至于人狂亦狂,不能自已,只是因为在融入中我失去了自己。Las Vegas大街上的
我,和沙漠中的骆驼草一样,存在只是为了见证一种力量
独处,遗弃,融入,无己。不是被放逐,就是被同化。Las Vegas大街上涌动着的人流,
向黑夜诉说着人们对于“热闹”的向往,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惊叹,组成了拉城真正的夜景

此时,雪翩然而至。
我酷爱着雪。断桥残雪,自是故乡名景,但我一向认为看雪何必到断桥。雪落杭城是去断
桥,看的是人,脏的是眼,伤的是心。如张岱般湖心亭看雪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找
一个无人的角落,敞开领子,让雪钻进我的每一个毛孔,是我对于雪的享受。欣赏,总是
不能用言语表达的,除非有默契于心之人共行,要不然与人看景,总是对心情的破坏。京
城求学,燕园雪景,也是观者如云而令人索然。十年一觉京城梦,印象最为深刻的,却是
去岁的雪。去岁因为签证未得,我滞留于北京,在网站做着新闻,过着三班倒的生活。中
班午夜下,夜班夜半上。夜里十二点钟的冬日北京,街上除了永远兜兜转转的出租车,人
影是不多的。从建国门地铁站出来,长长的电梯上,经常只有我一人独立。前望,无人;
回望,无人。到得出口,外面只有风声,北京的朔风,不消说,永远是劲且哀的,这时候
再加一点雪,落到我本就有些凉的心上,美固然美,却未免有些悲。我知道将要去的berk
eley是不会下雪的,所以把京城的每一场雪都当成自己所见的最后一场雪,但是踩在雪上
的脚,却总担心被签证官的一声sorry而再次羁绊于京。从建国门到网站大约5分钟的路程
,落雪的夜里,我总要走上半个钟头。一个人看雪,本是我的最爱,而不得不一个人看着
雪落长安街,千楼具缟处唯我独行,却不免让我对于雪霁后的道路充满了疑问,于是我所
能做得,就是在这雪中留下脚印。
拉城染素时,身边还有三个朋友——两个熟人,和静。两个熟人一男一女,远远的走在前
面。静从东部michigan来,常为雪困于斗室,对于雪,似乎已然恨多于爱。静笑着,脸上
流露着对于路人们对于雪少见多怪的不屑。突然间,希望一个人看雪。雪因时兴灭,素因
遇立。落在拉城,又怎会同于他处。
两个熟人和静打车先回了酒店。午夜后的Las Vegas大街没有了海上女神,没有了人造火
山,没有了音乐喷泉,没有了盲然的喧嚣,没有了机械的嘈杂。在Las vegas大街上,不
断有人从casino出来,叫着it's snowing!人们三三两两的,寻找着自己所喜爱的雪中的
景色,脚步不再被人流所左右。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孩子般的笑容。在弗拉明哥(弗拉明哥
是意大利大毒枭的情人,毒枭被击毙的那天,正是弗拉明哥自杀殉情之日,人生知己若此
,已然无憾。)酒店门口,一个墨西哥小伙拉住我,要我对着他的手机喊"it's
snowing",因为他在远方的朋友不相信雪落拉城。对着手机,我大声地喊“it's
snowing, it's really beautiful!”言出我心。墨西哥小伙开心的走了,哼着不知名的
曲子。
雪中的拉城,欢笑源于自然。灯光不再是人追逐的目标,人们只是因为雪而感动。也许只
有雪,能让casino中的赌徒们摆脱老虎机的诱惑,在街上天真的嬉笑。在一个如此人工的
城市,人们依然会激动,会因为雪而激动。在美国的第一场雪,我居然发现,自己能和路
人一起分享快乐。我对自己说,"it is my first snow in the US".一个胖胖的黑人老妈
妈听见了拍拍我的肩膀,说:"it's my first snow too."她从洛杉矶来,从来没有见过雪
,黑色的肌肤在雪的映衬下分外美丽。如此夜景,也许只能祈求于蓦然回首的霎那吧。
在凯撒饭店附近,一个casino的保安见我独行,以为我输了钱抑郁,问我住哪家饭店,认
识路否,最后对我说“take care”。带着陌生人的问候,和被雪所湿润的外衣,我回到
酒店,拨了73224,静的房间,告诉她——我喜欢她!
那时,雪还下着!


--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69.229.]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