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72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读书听歌看电影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征文)《回声》
[同主题阅读] [版面: 读书听歌看电影] [作者:liquer] , 2009年12月07日23:26:34
liqu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liquer (咣咣珰),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征文)《回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Dec  7 23:26:35 2009, 美东)


1.
《回声》是三毛作词、齐豫和潘越云演唱的专集。收录了十二首歌曲,从三毛童年时的
故事讲起,到她恋爱,去国离家,痛失爱人,流浪远方……是一张用歌曲写成的自传。
我听到这张专辑的时候20出头,已经很久不看三毛,亦不怀念她。最初完全是被齐豫和
潘越云的歌声吸引住了。那时候冬天似乎特别长,守着功课的寒夜里我翻来覆去的听这
些歌。之间夹杂着三毛的声音,又轻又软,几乎分辨不清她说些什么。一直听了好久,
我才去注意歌词,注意她说的话,乃至想起她的书中和歌词有关的情节。这张专辑的滋
味于是变得复杂起来。
那时候我最喜欢的居然是这首并不太出名的《七点钟》。也许因为那契合我当时的心声
——
    今生就是那么地开始的   
  走过操场的青草地 走到你的面前
  不能说一句话
  拿起钢笔 在你的掌心写下七个数字
  点一个头 然后
  狂奔而去
  
  守住电话 就守住渡日如年的狂盼
  铃声响的时候 自己的声音那么急迫
  是我、是我、是我——是我是我是我
  七点钟,你说七点钟?
  好、好、好、我一定早点到
  
  啊——明明站在你的面前 还是
  害怕这是一场梦
  
  是真 是幻 是梦 是真是幻是梦
  车厢里面对面坐着
  你的眼神
  一个惊惶少女的倒影
  
  火车一直往前去呀——
  我不愿意下车
  
  不管它要带我到什么地方
  我的车站
  在你身旁
  就在你的身旁
  是我——
  在你身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tofWQg2Rak

  
还有她的《轨外》、《飞》、《远方》,我都会模模糊糊一点看见自己的影子。于是借
着歌声感怀。然后又过了很久,终于将自己完全从歌中脱离出来,以纯粹旁观的心态,
听《沙漠》、《今世》、《孀》,开始重新审视这个我曾经通过文字熟悉的女人——
    月季花慢慢爬墙
  青苔也比它快了
  月季花慢慢爬墙
  青苔也比它快了
  
  点点白花
  是我永不移的星星
  许多年了
  夜 总也不能过去
——《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NA-IUqFoA

    让我 说给你听吧
  但愿 醒来已不在这个世界
  去了 去了 不带一支发夹
  明天的星星 不是挂在这一边
——《说给自己听》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o2BQiIEE74


看她写怀念荷西的文字,我没有直接被感动过,听着这样的歌,我却真的同情她了。“
同情”,我在这里是很真诚的用这个词,理解,并非怜悯。
专辑的最后,是这首著名的《梦田》——
    每个人心里一亩 一亩田
  每个人心里一个 一个梦
  一颗啊一颗种子
  是我心里的一亩田
  
  用它来种什么
  用它来种什么
  
  种桃种李种春风
  开尽梨花春又来
  
  那是我心里一亩 一亩田
  那是
  我心里一个
  不醒的梦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ZFyurjixKo

这首歌对专辑是个完美的收尾。就好比一个作家写精神自传,在最后找到了真正的解脱
。可是三毛的故事,果真就停留在《说给自己听》。在她的散文里,她曾经提到过写作
这张专辑时一度崩溃,夜游、失忆,甚至找不到回家的路。细细的听这些歌,我感受到
了她的彷徨和挣扎。
当然,这也得益于潘越云和齐豫的完美演绎。

2.
曾经热爱过三毛一段时间,从小学高年级到初中毕业。她的《撒哈拉的故事》、《哭泣
的骆驼》、《倾城》、《闹学记》伴我度过了很多快乐的阅读时光。通过她,遥远的沙
漠变得触手可及。在那荒凉炎热的地方,这个台湾女人居然创造出一个丰富多彩的家园
,这在我们这些半大不大的孩子眼里,实在是一个美丽的奇迹。

后来随着年龄渐长,对她的喜欢渐淡。主要是觉得她做作。那时候还没有美女作家这一
说法,但她显然是有这类作家的气质的。如果早些年,我恐怕能举出这女人神经质、夸
张、虚伪的一大堆例子,可是若现在问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人成长中经历的心态颇值得玩味。我曾经愤青,也曾经犬儒。眼睛里只有黑白两色;对
于人性中一点点的缺陷都不能容忍;挑剔,偏激,还自以为是追求真理。三毛的虚荣、
软弱、刻意经营和自我中心,其实不过是人,尤其是女性,以生俱来的一些特质,可是
我不谅解。反而愿意从坏的一面去诠释。这不是文人相轻,是女人相轻——虽然那会我
就一黄毛丫头罢了。

十多岁的时候,我担心岁月会磨平我的轮廓;而多年以后,我时常反省自己是不是露了
锋芒。我曾经觉得真实是最大的美德,施舍常常是伪善者的狼皮;现在我会更关注行为
的实际效果,而懒得分析背后复杂的动机。我还以为虚荣是一种罪过,而现在我把它看
作一种不失童真的心态……

三毛,一个孤单长大的孩子,不那么合群却又可以很热情,不会做老师的作业却天份过
人,害怕父母失望却不能丝毫勉强自己……自闭的长到快成人,突然就到了绝然不同的
另一个世界去学习。之后越来越多的抛却了世俗的顾虑,由着自己的心,越走越远。曾
经有过幸福的家庭,和爱人浪迹天涯,写书,装点家园,然而这个世界突然失却了。这
是敏感脆弱的她不能承受的打击,那么艰难的装作坚强,几乎骗过了自己。却突然,和
她一贯的作风一样,不想不顾的,去了。

她活得很自我,甚至自私。但是也很精彩,如果一个人连自己想要的都不去争取,她能
给别人带来什么?

她在《我的写作生活》里说写作是最不重要的事,生活中有很多幸福,其中最大的幸福
就是婚姻。她做一切事的目的不过是好玩。这些我过去看来做作的话,现在觉得贴心。
翻看了她的《撒哈拉沙漠的故事》。果然写故事的是个多么幸福的女人啊!
“想不到今年二月初,荷西不声不响申请到一个工作,(就正对着撒哈拉沙漠去找事。
)他卷卷行李,却比我先到非洲去了。我写信告诉他:“你实在不必为了我去沙漠里受
苦,况且我就是去了,大半时间也会在各处旅行,无法常常见到你——。”荷西回信给
我:“我想得很清楚,要留住你在我身边,只有跟你结婚,要不然我的心永远不能减去
这份痛楚的感觉。我们夏天结婚好么?”信虽然很平实,但是我却看了快十遍,然后将
信塞在长裤口袋里,到街上去散步了一个晚上,回来就决定了。今年四月中旬,我收拾
了自己的东西,退掉马德里的房子,也到西属撒哈拉沙漠里来了。当晚荷西住在他工作
的公司的宿舍里,我住在小镇阿雍,两地相隔来回也快一百里路,但是荷西天天来看我
。“好,现在可以结婚了。”他很高兴,容光焕发。”

“话说第一道菜是粉丝煮鸡汤,他喝了一口问我:“咦,什么东西?中
国细面吗?”“你岳母万里迢迢替你寄细面来?不是的。”“是什么嘛?再给我一点,
很好吃。”我用筷子挑起一根粉丝:“这个啊,叫做‘雨’。”“雨?”
他一呆。我说过,我是婚姻自由自在化,说话自然心血来潮随我高兴,“这个啊,是春
天下的第一场雨,下在高山上,被一根一根冻住了,山胞札好了背到山下来一束一束卖
了米酒喝,不容易买到哦!”荷西还是呆呆的,研究性的看看我,又去看看盆内的“雨
”,然后说:“你当我是白痴?”我不置可否。“你还要不要?”回答我:“吹牛大王
,我还要。”以后他常吃“春雨”,到现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有时想想荷西很笨
,所以心里有点悲伤。第二次吃粉丝是做“蚂蚁上树”,将粉丝在平底锅内一炸,再洒
上绞碎的肉和汁。荷西下班回来一向是饿的,咬了一大口粉丝,“什么东西?好像是白
色的毛线,又好像是塑胶的?”
“都不是,是你钓鱼的那种尼龙线,中国人加工变成白白软软的了。”我回答他。他又
吃了一口,莞尔一笑,口里说道:“怪名堂真多,如果我们真开饭店,这个菜可卖个好
价钱,乖乖!”那天他吃了好多尼龙加工白线。”

保持内心的自由。对外面世界不懈的好奇和探寻。把生活看作从容的好玩的游戏。我不
知道三毛到底做到没有,但至少她愿意是这样。重新审视三毛,就好像听见我当年的回
声,穿过十几年磕磕碰碰的道路,传回我耳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rjQmZ8t8nQ




--

※ 修改:·liquer 於 Dec  8 08:57:50 2009 修改本文·[FROM: 68.36.]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36.]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