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768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体育健身 - 一天到晚上钩的鱼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红叶飘,秋收忙】Rod and Gun
[同主题阅读] [版面: 一天到晚上钩的鱼] [作者:bass] , 2014年11月03日20:37:56
bass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bass (rod and gun), 信区: Fishing
标  题: 【红叶飘,秋收忙】Rod and Gun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Nov  3 20:37:56 2014, 美东)

这个帖子是接昨天的帖子。不小心写的太长,就分成两部分发。但发现标题太长,无法
完全显示,所以就改个简洁的。

From Outer Banks to Appalachian Mountains (2)

五.备战Appalachian mountains

说是备战,其实出发前也没啥现准备的。半年前说好的West Virginia猎鹿计划,装备
都是现成的。Appalachian mountains包括很多山脉,从Alabama一直到加拿大。马里兰
和弗吉尼亚附近有包括大家熟悉的shenandoah national park,blue ridge mountains
,shenandoah valley。我以前在打火鸡和coyote也是在马里兰西部的Green Ridge
State Forest。这次是要到WV境内的山区猎鹿,是在朋友家的private land。

从OBX回来,休整了一周多后,接到朋友Ed的通知,west virginia的early doe season
这周末开放三天,鹿多,人少,速来。二话不说,整装提枪上马出发。

六. 他乡故知

路过north virginia时,顺路拜访秀才。秀才一定要给我践行,说是西出NOVA无故人,
估计你这趟又是搞不来肉,我请你吃正宗粤式肉菜吧。真的上了一桌的肉菜,秀才说小
时候太祖当道,吃不到肉,所以长大了就喜欢吃肉菜。告别秀才,一路向西,吃的太多
了,一路打嗝不是鸡肉味就是鸭子味。

接近傍晚进入阿帕拉契山脉,在北边跨过shenandoah national park,然后沿着blue
ridge mountains西边的shenandoah valley一路向南。以前秋季去过几次shenandoah
national park,叶子全是黄色,和新英格兰没法比。特意咨询了龙头老大Oldshell,
他建议到shenandoah national park的西侧看看。这次一看,果然色彩丰富很多。以前
站在blue ridge的时候,看着山下的农场和公路,总是感觉山外有山,希望有一天看一
下山那边的人和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不过今天急着赶路,
基本没停。

天黑后,终于见到一个大城市,本想下去打尖,一看路边牌子,virginia tech,头皮
一紧,还是悄悄地通过吧,呵呵。晚上见到Ed。两年未见了,上次见面还是北卡24小时
搞肉,后来大家都不去了。

七,初试身手
第二天凌晨从Ed家出发,再向西进入WV,到达Ed父母家。他父母有一个farm,面积不大
,也不种啥。周围也都是farm,有好几家种玉米的,所以这里的鹿爱吃玉米,肥的很。
天开始亮的时候,我俩进入farm,开始第一天的猎鹿。早晨有大雾。刚开始是沿着农场
的路一点点地缓慢前进,尽量不踩出任何声响。悄悄地进村。Ed让我走在前面,有目标
好及时作出反应。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慢慢来到Ed父亲春季制作maple syrup的小屋
子潜伏下来。他又把最好的位置让给我。松鼠很多很活跃,不断制造声响,但一上午都
没有见到鹿。整个上午听到7到8声枪响,大多在远处的收费猎场。只有一声很近,应该
是邻近农场。

午间返回Ed父母家,主人已经准备了丰盛的午餐。午饭后,Ed帮父亲修车,我欣赏乡村
景色。下午近3点,两人再次进入农场。我跟Ed说,有机会你就打,不用让给我。他笑
笑没说什么。走到一片开阔地时,发现对面山坡有一头公鹿带三头母鹿,距离250米左
右。但那是别人的property,不能开枪。后来我俩分头蹲点伏击,我在下到一个坡底的
时候,一抬头看见山脊上一头鹿跳跃离开。不确定在我下去之前,那头鹿是在对面山坡
还是山脊。在山脊的话,不敢轻易开枪。山另一头400-500米是条公路。如果打中,估
计子弹不会飞那么远,如果没打中,子弹会飞一个mile。如果是在上坡上,那就是错过
了一次机会。傍晚时分俩人会合,再一起潜伏了一会,天黑前返回了他父母家。主人又
准备了丰盛的晚餐。

第一次一起打猎,配合默契,晚上又讨论了一些细节,包括鹿的好奇心。共军所以能战
胜王师,就是因为有战前动员会和战后总结会。这也是我第一次在private land deer
hunting。以前是在public land打火鸡和coyote。虽然火鸡和coyot比鹿难打, 但毕竟
是完全不同的打法。Ed 在这个farm从小长大,打了几十年,每年都有收获。

八.清晨遭遇战

第二天早晨,一样是天亮前赶到farm。Ed的母亲说,希望你今天能带一头回马里兰。我
说没事,习惯空军了。晨雾中继续悄悄地进村,Ed在我右边稍微靠前一点。我俩都是把
枪背在右肩。走出没多远,右侧树丛突然冒出三个母鹿的脑袋。我马上把枪从右肩交到
左手,正要举枪抵肩瞄准,Ed作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我停了一下。这三头鹿作了一个愚
蠢的决定,要从我们面前跑过去。一个跳跃鹿就到了路中间,然后向右边拐,要奔向我
们的前方。而我的枪还在左手,瞬间想,二儿他妈妈,这拨是错过了。这时,Ed吹了一
声口哨,三头鹿竟然都停了下来好奇地端详我们。其中一头整个身体侧对着我们,距离
大约70 yard。另外两头在它的后面,斜对着我们,浓雾中也看不清。说时迟,那时快
,我立马举枪,瞄准镜正好把头前的那头鹿套上,十字正对要害, 和教科书一样。枪响
后,鹿应声倒地。好奇害死猫,Ed说过不知道有多少鹿倒在口哨声下。另外两头应声而
逃。Ed一直没有举枪,把机会完全让给了我。我又load了第二发子弹,向鹿走近。其实
,已经没必要了。走到近前,鹿已经挂了。双肩对穿,左进右出,难怪立仆。关上保险
,和Ed握手,无言感激。Ed说这是2岁多的母鹿,perfect meat。抚摸那温暖柔软的猎
物,感慨良多。这时Ed已经熟练地把鹿拖到一旁,开始field dressing。发现子弹是从
心脏上一寸穿过,因为弹头穿左肩胛骨时已经开花,再加上.308win的威力,应该是瞬
间毙命。

Ed用对讲机叫父亲把truck开过来。后来我们又决定用割草的拖拉机挂小拖车,结果出
了故障,最后还是用truck。再把鹿挂在shed里。一个多小时过去了。Ed说,折腾出这
么大动静,鹿都跑远了,今天怕是不会再有收获了。以前很少能连打两头。但这天早晨
出奇地静,都快九点了,一直没听到别处响枪。于是我们再回到field,才陆续听到别
处响枪,也是收费猎场那个方向,但明显比昨天少。走到一个open field,坡底突然窜
出两头鹿,向对面farm的山坡跑去。有可能是另外两头跑到安全距离,躲在坡底下观望
。当然也可能是别的鹿经过。再次到谷底的小木屋潜伏到午间,无鹿,午间收工。我问
Ed他那个停止的手势到底什么意思,他说只是发现鹿让我停止前进,不是停止举枪。

九,感谢

Ed父母很高兴我开胡了,我也向两位老人表达了深深的谢意。随后,Ed带我去check in
deer,并帮我大致处理了猎获。这期间,只要有机会我的眼睛一直瞄着field
dressing的方向,并不时用望远镜观察。Ed知道我在等coyote出现,可惜coyote比鹿聪
明多了,大白天不会轻易露头,最后那些内脏都被鹰给分了。我坚持要留一半猎获以表
谢意和尊重,他们坚持我带走自己的猎获,最后,我只好都带回来了。老人家听说我有
个女儿,还特意拿出一瓶自己作的maple syrup送给我。见我很欣赏山区的风景,Ed还
特意带我走了一段风景更佳的山路,可惜没时间停下来拍几张照片。这不是我第一次跟
山里人打交道,但这家人真的是非常热情淳朴好客的一家人。返程时,正好在天黑前又
欣赏了VA南部境内Appalachian mountains的景色。

大约十年前开始在Boston钓鱼,就是几个当地的sportsmen教我,也从那时起对打猎有
了兴趣。这期间,漫长曲折,困难重重,既有客观的原因,也有主观的原因。这个兴趣
一直没变,就是每一两年走一小步。最遗憾的是,在boston期间,已经参加了俱乐部,
拜了弓猎名师,但由于太忙和搬家最后没有机会学习。也从那时候起,在网上结识了年
轻的老猎人nightrunner,  从那以后几乎所以的狩猎装备都是在他的指点之下添置和练
习。后来又搬回马里兰,有机会当面请教,见习狩猎。在马里兰玩飞钓时,又结识了当
地的老猎人Harry。他不但指点我飞钓,还带我真正走入woods and mountains。我这几
年太忙,每年只能跟他打一两次coyote或turkey,但也经验值大涨。路上给Harry打电
话报喜和致谢。给nightrunner打电话没开机,不奇怪,肯定在shenandoah的另一侧打
猎呢。

天黑路过NOVA时,终于联系上秀才和nightrunner,我要摆个小型的庆功宴答谢
nightrunner多年的指导和秀才的肉菜,同时奉上最好的里脊肉。席间,nightrunner问
我开枪的一瞬间是否听到枪声了,是否感受到后座,心要跳出来,血往上涌。我说,因
为是遭遇战,都靠平时的技战术素养,瞬间完成动作。还真没在意枪声,没感觉后座,
就是全部注意力都在鹿上。经常听说的第一次打鹿心狂跳血往上涌也没出现,估计如果
是伏击战或弓猎,看鹿慢慢走近很可能会出现上述症状。平时在靶场,打一枪且磨叽呢
,肩是否靠近,脸是否贴上,眼睛和镜子是否对上,镜子是否套住靶子,十字是否对准
,呼吸是否停住。这次完全体会到了他说过的,只有打猎以后才能体会到啥叫说时迟,
那时快。还有一点,这次用的Remington 700是新枪,夏季在靶场校准一次后,这次直
接实战。原来我有一点担心,情急之下,端枪不正或镜子没套住靶子,还得移动寻找目
标,贻误战机。还好我的shotgun是remington 1187,枪托和700几乎一样。1187我还打
过飞碟。所以虽然是第一次站立抵肩射击,眼睛和注意力都在猎物上,但一端枪,正好
对准猎物,没掉链子。不过老猎人推荐的Hornady whitetail子弹,击中目标后,竟然
出现了铅心和铜壳分离,实在对不起这个牌子。

接下来的几天里,脑子里不断重放遭遇战的瞬间。这种兴奋劲,只有当初刚会钓鱼的时
候有。也许再打几头,也就无所谓了。呵呵。



--
子在川上曰: “逝者如斯夫, 不舍昼夜。”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8.]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